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分卷阅读28

    觉得这龙椅还是有点意思的。”

    “嗯?什么?”薛闻卿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摁在龙椅上,热吻雨点似的落在自己的脸上,脖子上,穿戴整齐地衣服也被拉得松松垮垮。他这次明白自己的处境,开始微微挣扎起来,“阿渊…这里不行…”

    小猫似的挣扎在欢爱中只会增添情趣,傅承渊吻得更热烈了,薛闻卿的裤子已经被扯了下来,他把爱人两腿分开,抱坐在自己腿上,在爱人光裸的屁股上时轻时重地揉捏着,在穴口旁打转。

    最是受不了阿渊这样温柔的玩弄,薛闻卿难耐地扭动着,被热吻堵住的嘴说不出话来,只能发出无助的呜呜声。傅承渊最是知道怎么让他情动,屁股上被摸过的地方已经泛起了阵阵痒意,后穴已经有些湿了,薛闻卿理智上觉得不能在这个地方行这档子事,身体上却期待着更激烈的亵玩。

    “卿卿…宝贝…”昨夜的红梅还没有谢,傅承渊又在爱人的脖颈上留下一串串新的爱痕,他把抹了香膏的手指刺进爱人的后穴,那里面的温热紧致让他硬得发疼,恨不得直接挺身而入。他在光滑的翘臀上拍了一巴掌,“昨天刚肏过,怎么还是这么紧!卿卿真是要勾死我了!”

    “唔…”知道爱人惯会恶人先告状,薛闻卿不自觉地咬紧了后面的手指,甚至还想要更多。想到后面润滑的触感,一点不适也没有,他喘着粗气,“你怎么…唔…还带着这种东西…”

    “当然是卿卿太诱人了,害得我随时随地都想吃了你!”傅承渊又加了一根手指,开始在里面摸索着。他对爱人的身体已经了如指掌,没一会就找到了地方,反复按了下去,“唔…阿渊…”怀里美人的呻吟声都变了调,难耐地搂紧了傅承渊的脖子。

    自从两人心意相通后日日欢爱,傅承渊的忍耐能力反而强了许多,爱极了爱人主动求欢羞涩又挣扎的样子,即使下身已经硬得发疼,他还能忍住不进去,等着爱人主动求欢。手指在湿热的小穴里反复搅弄着,发出滋滋的水声,傅承渊咬住薛闻卿的耳朵,把小巧的耳垂含进口中反复舔弄,还调笑着“卿卿真淫荡啊,这里都发大水了。”

    后穴的空虚已经击垮了薛闻卿理智,他也顾不得自己身处什么地方了,只想让爱人赶紧插进来好好疼爱疼爱他。跨坐在爱人腿上,他明显的感觉到爱人顶着自己的东西,后穴湿得更厉害了,他不由自主收紧着穴肉去要傅承渊的手指,带着哭腔求道,“唔…阿渊…快进来…”

    “卿卿真是个小狐狸精!相公这就疼你!”傅承渊把自己早就急不可耐的肉棒放出来,捅进了美人又软又湿的小穴。饥渴的穴肉紧紧地裹上来咬着肉棒,咬得傅承渊一阵舒爽,他狠狠地拍了一下美人扭动着的屁股,“小骚货!”开始疯狂的操弄起来。

    薛闻卿上衣还穿着华服,下身却已经光溜溜的,无力地承受着爱人的顶弄。傅承渊边肏弄着,双手还不老实的在薛闻卿身上做乱,把他的衣服扯的松松垮垮的,露出胸前的风光。衣衫半解的美人有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美感,白皙的胸口还留着他昨天吻出来的印记,胸口的红果早就在情动中立了起来,在翠绿玉环的映衬下愈发红艳。傅承渊被这美景勾得又大了一圈,忍不住上手去拉那刻着自己名字的乳环。

    “啊…不要…”胸前的乳环被拉动,薛闻卿难耐地叫出了声。被穿上玉环的乳首本就格外敏感,又看到阿渊耳朵上那和自己是一对的玉环,感觉像是两人交换的定情信物似的。这么想着,薛闻卿更兴奋了,主动晃动着屁股去吞爱人的肉棒。“啊——”屁股上又挨了重重的一下,爱人恶狠狠地说,“看来你明天是不想下床了!”

    傅承渊加快了顶撞的速度,看来是他不够卖力,这小家伙居然还有劲来勾引他!他把闻卿抱着转过身,让他对着大臣上朝的大厅,边顶边说,“看,这就是大臣上朝的地方,我把卿卿肏得射在这里好不好?”

    “哈…啊…不要……”薛闻卿被肏的娇喘连连,但还是被这庄严的布置拉回了一点理智。他脑海中浮现出大臣们上朝的场景,和自己的现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最严肃的场合双腿大张挨肏的感觉实在太羞耻了,薛闻卿的后穴控制不住地咬紧,换来了更加激烈的操弄。

    “阿渊…不行了……”

    “唔…慢些…我要到了……”任由薛闻卿哭喊哀求,傅承渊还是把他肏射了好几次,暧昧的液体溅的龙椅上,台阶上到处都是,他这才把累得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的大美人裹得严严实实的抱回寝殿。

    再次被抱在怀里一口一口喂着燕窝粥,薛闻卿简直要羞耻到冒烟,他感觉宫人看他的目光都是崇拜中带着一丝敬畏。他有些无奈,毕竟阿渊在别人面前都是一副冷面帝王的样子,到了自己这里……薛闻卿抬头看了看小心翼翼地把粥吹凉了才给自己喂过来的皇帝,不由得甜蜜地笑了笑,罢了,有皇帝陛下这样贴心伺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