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分卷阅读23

    ??? d?r?j

    柳宁侧身想挡住薛闻卿,然而已经来不及了,太后一眼就认出了这张把她儿子迷得神魂颠倒的脸,“是你!你还活着?!把他给我拿下!”

    “不可!”柳宁挡在薛闻卿面前,“太后!他是陛下亲自派人接进宫的,要是他有什么闪失,陛下怪罪下来,谁都担当不起!”

    太后怒极反笑,她看看薛闻卿又看看柳宁,冷笑道,“我说怎么陛下都被没名没分的狐媚子勾了去,你皇后一点反应都没有,原来是你们兄弟共侍一夫啊!”她走到薛闻卿面前,“薛家人都罪无可赦!保不齐陛下昏迷的事,就是这贱蹄子搞的鬼!来人!给我去长瑛殿搜!”

    “太后慎言!这段时间陛下与薛将军根本没有见过面!”柳宁还想着说什么,薛闻卿却已经一叩首,“太后,容罪臣去给陛下诊诊脉。之后任凭处置!”

    “表哥!”柳宁着急了,还想争辩一番。太后却拍拍手,“好啊,不就是见一面吗!来人!带他进去!”

    薛闻卿诊了诊脉,发现傅承渊确实中的是自己这种毒,不过好在毒性已经压住了,他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既然陛下没事,那他受什么罚都没关系。他明白自己宫中的药粉势必会让他陷入麻烦,但要是细细深挖,说不定能提供一些宫中卧底的线索,也算是给陛下帮上忙了。他深吸一口气,向外走去。

    此时太后已经在他宫中搜出了毒药,当即命人将他拿下。“太后!”柳宁挡在薛闻卿面前,“薛将军只是在研制解药,与此次投毒绝无关系!”

    “怎么?皇后难道要包庇有嫌疑毒害陛下的犯人吗?!”大后大怒,“是不是要哀家将朝臣叫进来,看看如今的江山还是不是姓傅!”这帽子扣得太大了,唯恐连累到他人,薛闻卿冲柳宁摇摇头,由着人将自己绑起来,被一队侍卫押出去。

    柳宁心急如焚,后宫之事太后绕不过他,只是薛闻卿牵扯进了陛下中毒之事中,他没法强行保下他,此事只有陛下能帮忙,只是距离陛下醒来约莫还有两天,若是太后动用私刑,表哥不一定撑得过去。他急得团团转,忽然想起了薛闻卿走之前塞给他的药,他忙把太医叫进来,“把这种药和陛下中的毒一起查验一下,看看效果,要快!”

    确定了这解药没什么问题,柳宁急忙命人把药给傅承渊喂下去,他双手合十祈祷着:陛下一定要快些醒来啊,要是表哥出了什么事,陛下一定承受不住的!

    傅承渊醒来时感到头有些微痛,他揉了揉太阳穴,问道,“现在什么时辰了?”小东子的回话没有响起,反而是柳宁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陛下,表哥出事了!”

    “什么?!”傅承渊大惊,听柳宁解释完忙匆匆穿戴好,往关押薛闻卿的地方跑去。

    “这小子,骨头还挺硬!”狱卒嗤笑着,又是带着倒刺一鞭抽在薛闻卿的身上,白色的衣服已经被血染红,薛闻卿没反应,已经疼晕过去了。刑还没上完,狱卒命人把他泼醒。

    冰凉的水浇在身上,薛闻卿一个激灵醒来,被身上的疼痛折磨地说不出话来。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他感觉自己已经快要不行了,连发出痛呼的力气都没有了。不知道陛下醒来没有,薛闻卿就靠着这个念头吊着一口气。

    “给我狠狠地打!我就不信了,还撬不开他这张嘴!”狱卒难羞成怒,笞刑,夹棍,鞭刑都上了一遍,这人硬是一句话都不说,现在连哼都不哼一声。旁边的牢头笑得一脸谄媚,“狱卒大哥啊,太后金口玉言要咱们严刑审讯,依小的看啊,不如直接上烙刑!”

    狱卒觉得有理,反正得罪了太后,打死了都没关系。他正把烧好的炭火拿起来,门口忽然传来了一声怒吼:“都给朕住手!”

    看到浑身是血低垂着头的薛闻卿,傅承渊感觉自己的心跳都要停了,他急忙上去把已经昏死过去的薛闻卿解下来,小心翼翼怕碰到他的伤口,却发现他已经遍体鳞伤,无处下手。不知是怎么带人回到重华宫的,傅承渊感觉自己的双手一直在颤抖。这么重的刑罚,那闻卿该有多疼啊。

    傅承渊恨极,恨连累闻卿的庸王,更恨没有保护好闻卿的自己。听柳宁说了他才知道,薛闻卿是为了自己才硬闯重华宫的,而自己呢,准备实施这个计划的时候,只是让人看好长瑛殿不让他出来,却没想着和他提前知会一声,让他平白遭次大难。宫人们在长瑛殿不仅搜出了药粉和解药,还找到了不少他的画像。

    看着画上情态各异的自己,傅承渊终于抑制不住流下了泪:上百幅画,闻卿这是有多想着他,念着他,才会描出了这么多他的样子呢。而自己又是怎么对他的,从来都不相信他,还一直折辱他,伤害他。

    又看了闻卿留在桌上没来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