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分卷阅读17

    一直放着的补药拿进来一饮而尽,我还是太没用了,他暗暗地想。居然又晕过去了,自己这么弱,阿渊应该没有玩尽兴吧。他沮丧极了,暗下决心一定要养好身体,至少能目送着阿渊离开才好。下次见面不知道又要到什么时候。薛闻卿睡衣全消,坐到桌前开始描绘起心上人的模样。不能时时看到真人,能看看画以慰相思也是好的啊……

    傅承渊回去后,翻来覆去睡不着觉,他一直觉得薛闻卿是因为家人被胁迫才自愿被擒,可囚禁在宫中时,他一句家人的情况都没问过。这实在是太奇怪了,他翻身起床,把小东子叫进来吩咐道:“你派人去流放之地找薛家人,好好问问当年的换亲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还有薛闻卿这些年到底去干了什么。”他能感觉到,薛闻卿的身体状况大不如前,这里面到底有什么隐情?

    【10】亵玩掌箍娇臀,木马玩射,激烈挨肏一路跪爬

    “唔…”薛闻卿浑身赤裸地趴在傅承渊腿上,屁股上时不时挨几下巴掌。

    傅承渊一阵气闷:他本来想着不查清楚这件事就不踏足长瑛殿,谁知几十天过去了,薛家人的口供来来回回还是老样子,说薛闻卿应该是早和薛家离了心,这么多年都没有联系过,但如果当真如此的话,他又为什么甘愿被擒呢?傅承渊想不通。他也不知怎么的,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长瑛殿,本来想悄悄离开的,谁知薛闻卿已经看到他了,一脸欣喜地跑过来接驾,他顺势就进来了。

    自己怎么总是这样,在面对薛闻卿相关的事就这么不坚定,傅承渊郁闷不已,对着自己腿上的屁股又是狠狠的一下。“唔…陛下…”薛闻卿难耐地晃动几下,自己光着身子被打屁股,陛下却衣冠楚楚,另一只手上还拿着一本书,这反差让他羞耻极了。更让他难为情的是,陛下这次好像不怎么想折腾他,只是把自己当作个器物把玩,边看书边用手抚摸揉捏着自己的臀部,时不时抽几巴掌。断断续续的刺激最为难以承受,他感觉臀部一阵酥麻的痒意,甚至想要陛下揉得再重一些,或者多打他几巴掌才好呢。

    “老实点!”傅承渊没好气地在自己腿上扭来扭去的屁股上狠抽一巴掌,“好好看着书,捣什么乱!”他虽然在接回薛闻卿之后就比较重欲,但暂时还不想白日宣淫,温热圆润的触感在自己身上乱蹭,险些把自己蹭硬。

    薛闻卿一阵委屈:不想我乱动,倒是把手从我屁股上拿开啊。后穴已经被肏熟了,光是被打屁股就已经很难耐了,带点薄茧的大手还一直在他屁股上来回揉捏着,让被打过的地方有些微微发烫。“唔…”又是重重的一巴掌落在臀部,薛闻卿没控制住溢出一声呻吟。趴在爱人的腿上光着屁股挨打,一会还有可能挨肏,这心理冲击比肉体冲击还来得刺激,他的前端已经硬了起来。

    “真是个骚货,打屁股都这么兴奋!”傅承渊清晰地感受到了腿上坚硬的触感,他有点上火,想好好待一会儿看看书,这人又开始发骚勾引人,他气得在微微发红的屁股上狠抽几下。“啊…哈…陛下…”薛闻卿彻底控制不住地浪叫出声。傅承渊把人扛了起来,“这么喜欢发骚,就让你好好浪个够!”

    薛闻卿感觉自己又要被收拾了。一进房间,看着桌边摆放着的一个硕大的木马,他本能地升起了一丝恐惧,“陛下,我不要,求您。”傅承渊铁了心要折腾他,无视了他的请求,抱着他就往木马上放,“这么喜欢发骚,就让这玩意来肏你吧!”

    “不…不要—啊!”娇嫩的小穴被木马上的假阳器硬生生捅进去,即使有淫水的润滑,还是胀得发疼。“不…进不去的…唔…”薛闻卿的哭求被无视,他被直接摁坐在木马上,小穴艰难地把假阳器全根吞进,手脚也被牢牢绑住,动弹不得。

    傅承渊打开了机关,木马猛然晃动起来,马上的假阳器以更快的速度捣弄着,薛闻卿哀鸣一声,双手紧紧地抱着马脖子,想要使劲坐起来,从假阳器上面逃开。然而木马实在是晃动地太快了,他没一会就没了力气,又跌坐了回来,后穴被重重地顶撞一下,“啊——”这下子假阳器进得更深,把他牢牢地钉在木马上,后穴的捣弄更剧烈了,他无助地哭求,“陛下……救救我……”

    美人满脸是泪,在木马的晃动中浑身都染上了情欲的粉色,口中还胡乱喊着无助的哀求与哭叫。傅承渊兴味更浓,“将军这小曲儿唱得挺好听,朕很是喜欢。”薛闻卿已经被弄射了一次,他疯狂地摇着头:“不要…求你……”傅承渊一拉机关,木马晃动地更剧烈了,美人的哭叫声高亢了起来,他回到桌前:“刚刚好好看着书被将军打扰了,那将军就唱小曲儿一直唱到朕看完为止吧。”

    “不…不要…薛闻卿身上想去抓他的救命稻草,却扑了个空,重重地跌回木马上,狰狞的器物狠狠地把他的身体从中间劈开,剧烈的刺激让他的哭叫一下子消了音。他低低地啜泣着,艰难地抬起头,发现陛下当真拿起了本书津津有味的看着,好像真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