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分卷阅读13

    蜡油瞬间在身上凝固,傅承渊被这美景勾得不行:鲜红的蜡油衬得美人的肌肤洁白胜雪,美人哭泣挣扎着,身上的红梅不停晃动着叶子,像有了生命一般。傅承渊耐不住了,又在雪地上补上了一片红梅,花瓣晃动地更剧烈了,铁链的叮当声不绝于耳,薛闻卿的哭求越发可怜,“不行了…不要…放过我……”

    美人垂泪并不能让冷情的帝王心软,傅承渊正玩得起劲呢,白皙的大腿不停挣扎着,晃得他一阵眼热,他拿过烛台,向着那大腿内侧的娇嫩处滴下一串。

    axc

    “啊——”薛闻卿的尖叫声变了调,身体猛然弹动起来。他的美目已经哭得红肿了,眼泪不住地往下流着。身上的折磨还在继续,他像只寒风中的花朵一样不段剧烈抖动着,头脑的清明已经在这蜡油的刺激下尽失,他饱受蹂躏,却还向施暴者寻求着庇护,“陛下……阿渊…救救我……”

    “将军真是不长记性,”傅承渊情人般温柔地抚摸着他的脸颊,薛闻卿被心上人眼里的温情蛊惑了,他努力凑上去,想要讨一个吻。傅承渊顺势扣住他的后脑,吻上了他的唇,在他的口中长驱直入,来回驰骋。氛围一下子变得温情起来,傅承渊看似沉迷,另一只手却毫不留情倾倒烛台,一大串蜡油瞬间滴在了薛闻卿腿上。

    “唔——”薛闻卿被刺激得想要尖叫出声,嘴却被越发凶狠的吻牢牢堵住,发不出声响。小舌被来回挑逗玩弄着,然而每当他快要身心沉浸在心上人的深吻中时,滚烫的蜡油总要无情滴下,激得他挣扎不停。

    美人满脸是泪,傅承渊难得地升起了一丝怜惜,他吻在了那可怜的泪痕上,想拭去美人泪。比起折磨,薛闻卿更耐不住傅承渊的温柔,他的眼泪流得更凶了,口中呢喃道,“陛下……陛下…”

    傅承渊把薛闻卿搂了起来,发现他的玉茎已经立起多时了。他又起了坏心思,把蜡油滴在了他可怜的小球上。“啊!!!”最敏感的部位被刺激,薛闻卿身体疯狂弹动起来,他疯狂地摇着头,“不……不要……”

    傅承渊拨弄了一下他立正的玉茎,红绸的绑缚让他无法释放出来。然而持续的刺激早已让薛闻卿达到了高潮,他难耐地快要发疯,铃口不停向外流着液体,他哀求着,“放了我…不行…要坏了……”

    “将军这里怎么这么不乖呢,”傅承渊故作关心地说,“罢了,将军既然克制不住这里,就让朕来代劳吧。”他直接在铃口处滴上了一圈蜡油。

    “啊!”薛闻卿快要崩溃了,反复不断的挣扎让他的手脚已经磨出了一圈红痕。他的眼睛已经因为流泪过度而有些酸涩,蜡滴在身体的敏感处滚动,玉茎又被红绸绑缚,又硬又胀得发疼。脆弱处反复受到凌虐,他的忍耐达到了极限,哭声越发凄惨,“不要…求你…”

    看人实在是被折腾得不行了,傅承渊这才放下烛台松开了铁链,薛闻卿重获自由,扑进傅承渊怀里放声痛哭,死死地搂住他的脖子。被折腾得狠了,薛闻卿像是已经被玩傻了似的,不知道去解开红绸,只是在傅承渊怀中反复扭动着腰肢,缓解玉茎的难耐。

    “看来薛将军没玩够啊。”傅承渊帮已经失去理智的薛闻卿解开束缚,怀里的人立即哭叫着射了出来,好一会才停下来。傅承渊拍了一下他的屁股,发现后穴处已经一片湿润。“薛将军怎么这么淫荡啊。”他把浸湿了淫水的手指伸到薛闻卿面前,“看看你的东西把朕的手都弄脏了。”薛闻卿还沉浸在余韵中,乖顺地舔舐傅承渊手上的水迹。

    红艳艳的小舌在自己手上来回动作着,傅承渊下身一阵冲动,恨不得把这不知死活的小东西按在身下好好操弄一顿,然而他顾念着薛闻卿已经被折腾了一通,再挨肏可能会承受不住,把人翻过来,趴在自己大腿上,“今天就先饶过你,就让你这穴儿替你受了吧!”

    他拿起烛台把蜡油直直的滴在怀中人的穴口。“啊——”后庭的嫩肉被折磨,薛闻卿带着哭腔尖叫一声。股间的小花可怜地抖动着,花瓣愈发红艳,紧紧地闭合着,保护着内部脆弱的花蕊。蜡油接连滴下,娇嫩的穴肉抽搐抖动,小花在接连的冲击下溢出花蜜滑过蜡点,仿佛可怜兮兮溢出的泪珠。

    怀中人嗓子哭叫到声音沙哑,傅承渊才把他抱到温泉中,洗去身上的液体与蜡印。薛闻卿乖觉地趴在他怀里,傅承渊忍不住捏了捏他的脸,“只有在神智不清的时候,你才不会惹朕生气。”昏睡中的美人不知道这是在说他,依恋地在心上人怀里蹭了蹭。

    【8】妓馆伪公开玩弄,玉势插射,美人身心受辱挣扎哭叫

    虽然傅承渊已经手下留情了,薛闻卿第二天还是没能起来,浑身上下都快要散架了似的,手腕脚踝更是又酸又痛。

    傅承渊练完剑,见他还是一副精疲力尽的样子,冷冷地丢下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