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分卷阅读1

    ?帝将情(主攻/肉香/微调教)

    【作品编号:57675】  连载中

    投票    收藏到书柜 (778)

    原创 / 男男 / 古代 / 高h / 正剧 / 美人受 / 宫廷

    宣王傅承渊与薛大公子从小竹马情深,佳偶天成,两人约定远离朝堂权力纷争,做一对平凡的恩爱夫夫。然而薛闻卿大婚之日换亲出逃,把宣王的真心与尊严摔得粉碎。

    五年后,宣王登基,边境再无薛将军,只有囚在长瑛殿日日承宠的禁脔。软鞭,麻绳,木马,令人胆颤的淫器一件件送进长瑛殿,哭叫哀求日夜不息。

    “哈…啊…不要……”美人的求饶被撞得断断续续,挣扎着想逃。

    “卿卿,你跑不掉了。”冷峻的帝王说情话似的在耳边呢喃,身下的动作却越发凶狠,一下下把人订在床上,“你活着,就是为了被我肏。”

    “唔…陛下…阿渊…”薛闻卿被操弄得跪都跪不稳,眼里却是溢满了的深情。

    即使遭到背叛,我还是舍不得真的伤害你。

    只要能留在你身边,被玩弄,被凌辱我都甘之如饴。

    傅承渊x薛闻卿

    黑化冷情帝王攻x隐忍痴情将军受

    深宫泪,帝将情。我从未有一刻停止过爱你。

    其实是个披着狗血皮的两情相悦伪虐身故事啦,两人身心始终只有彼此,但之间有误会,因此一开始大美人都在被凶巴巴地这样那样,说开了之后就甜甜甜地这样那样啦。

    【1】新帝登基美人被囚,灌肠清洗激烈口交,血腥味的吻(后续:被迫当场排出灌肠液)

    五皇子傅承渊登基,以铁血手段肃清朝局,人们对于曾经羞辱过新皇的薛家噤若寒蝉,都以为当年公然拒婚换人的薛将军已经被秘密处死。宫人们也只是隐隐明白,长瑛殿是皇宫的禁地,约莫是关押着什么人。

    “薛大将军。”傅承渊轻佻地打量着跪在下面的人。薛闻卿一身白衣,头发松散地绑着,披散在肩上,骄傲的脊背弯了下来,眼中也不复当年的神采,倒是有了点我见犹怜的姿态。他俯下身行一大礼,“罪臣任由陛下处置。”

    “呵,”傅承渊嗤笑一声,“不愧是薛家子弟,当年看不上我一个小小闲王,如今知道薛家有难,倒是乖乖回来了。”跪着的人嘴角动了动,像是想解释,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看到他这副万念俱灰的样子,傅承渊顿时大怒,他一脚把人踹翻在地,“薛家的罪孽,就由你这长子来承受吧!来人,给我脱!”

    几个年长的太监上前开始撕扯薛闻卿的衣服。薛闻卿一开始还咬牙承受着,一身白衣很快就扯破,眼开就要撕开亵衣,他终于撑不住挣扎了起来,“别碰我,陛下,陛下…”他跪爬着向傅承渊这边挣扎着。然而双拳难敌四手,他很快就被控制住,露出了衣服下的春光。

    看到薛闻卿如莲的身躯已经若隐若现,始终不停挣扎着,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不堪蔽体,傅承渊忽的生出一丝不悦,挥手示意宫人们退开,上前捏住薛闻卿的下巴,迫使他抬头看向自己,“进了宫,你就不再是什么大将军,只是朕的禁脔,搞清楚你的身份。”被自己昔日的恋人这般冷待,曾经满怀爱意的眼睛现下尽是冰冷,薛闻卿竟然悲哀地感到了自己心底生出的一丝欣喜,至少以后能常常看到他的阿渊了。他含泪点了点头,“罪臣明白。”

    傅承渊不愿意奴才碰到薛闻卿的身体,亲自把人带到汤池,拿出来一截软管,不顾美人猛然颤抖起来的身体,冷冷地丢下几个字,“自己灌。”

    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了选择的权利,薛闻卿接过来,苦中作乐地想,至少没有让旁人羞辱他,陛下还是心疼他的。没有任何润滑,他直接把软管插进了自己的后穴。软管不算粗,但异物侵入的感觉让他一阵胀痛,没等他适应过来,汤池里的热水就灌进了他的穴中,“啊—”他忍不住痛呼一声,下意识想向爱人求饶,“阿渊…太烫了…”

    “别这么喊我。”傅承渊不理会他的哀求,厌恶地灌进了更多水,直到薛闻卿的小腹像个怀孕的妇人般高高鼓起,才堪堪停了下来。他拿过旁边的鞭子,“一炷香的时间,漏一滴,抽一鞭。”

    薛闻卿含泪点点头,他强忍着腹部的绞痛,尽力咬住后穴。软管被紧紧夹住,傅承渊失了耐心,猛然一下子抽出来,薛闻卿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漏出来一些水。

    “啊——”两鞭子不留情面地抽了下来,白皙的臀肉被抽地颤动不停,留下两道狰狞的红痕。看着那雪间落梅的美景,傅承渊竟然感到了一丝燥热,“真是个狐媚子!”他气得又是几鞭下去,把臀肉打得通红一片。

    几鞭子下来后面一阵抽痛,稍稍动一下就加剧了小腹的绞痛,薛闻卿疼的跪立不稳,一下子没撑住就要摔倒在地上,然而却跌在了一个熟悉的怀抱里:傅承渊一脸玩味地环着他,“边关打的这几年仗,怎的闻卿还变娇气了。”薛闻卿几乎有了种自己还是被宠爱着的错觉,然而腹部的剧痛狠狠地击碎了他的幻境,傅承渊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