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分卷阅读11

    左马刻和铳兔是小官当前最重要的责任,所以请放心,小官一定会负责到底。”

    铳兔手臂背转过去搭住理莺的颈,侧着头亲他,“理莺,你的话让我深受感动,但眼下第一重要的事,是‘这里’啊。”

    他意有所指地夹了夹小穴,理莺会意,“唔,说得是,铳兔差不多快要到了吧。”

    炖?肉@记

    “就是如此。”

    “那么,小官会努力的。”

    理莺把性器重重抵进,又抽出至穴口,来回数十来下,将铳兔送上巅峰,浓郁精液射在理莺的手里。

    铳兔脱力般歪倒在理莺怀里,抬手抹掉眼角生理性的泪水,不免又被左马刻笑话了两句。

    理莺亲了亲铳兔头顶,随后小心地抽出性器。左马刻把床头柜上的纸巾盒递过来,“铳兔,你还差得远啊。”

    铳兔伸手抽了几张擦拭下体,随口问,“什么意思?”

    “持久度啊,持久度。你看,理莺还很精神。”

    正在认真擦手的理莺抬起头,无辜地接受两双眼睛一起投来的注目礼,下面那根雄赳赳地翘着。

    铳兔叹道,“不愧是……”

    理莺解释,“小官刚才已经射过一次了,所以——”他的视线落在左马刻身上,“这次想和左马刻一起。”

    ??? d?r?j

    左马刻的脸“唰”一下红透,但是又开心到飞起,“是、是这样啊。”

    铳兔笑着摇摇头,想,理莺还真是这家伙的克星呢。不过话说回来,他的持久力真的好厉害,我都快不行了……

    他翻身下床,“我去抽根烟歇一歇。”

    左马刻眼睛一亮,“帮本大爷也拿一根。”

    “卧室禁烟。”

    “嘁。”左马刻对着铳兔背影直撇嘴。

    理莺问,“左马刻,为什么这会想要抽烟?”

    “也没有为什么……习惯吧,听小兔那么说了,本大爷就也想来一根。”

    “是吗。”理莺挨近过来,盯着左马刻看,“那么,小官的吻能让贵殿暂且忍耐一下吗?”

    “理莺……”

    理莺温柔地吻上左马刻的唇,缓慢把对方压在身下。左马刻伸臂抱住了理莺的脖子,心悦于对方主动的亲昵之举。

    这一刻就算理莺要自己戒烟,只怕也会一口答应——在他面前,任何底线都会疯狂后退。

    吸烟是因为犯烟瘾,从什么时候开始,对理莺也像上了瘾一样离不开?

    或许可以称之为“理瘾”。

    左马刻被自己发明的词逗乐,忍不住笑出声来。理莺吻着他问,“贵殿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

    左马刻双腿勾住他的腰,好让他更贴近自己。“本大爷在想你。”

    “想小官什么?”

    “一切的一切,全部。”

    “如此说来,小官的一切都已呈现在这里,请贵殿不用客气。”理莺露出“队友限定”的粲然微笑,“全部吃掉也没关系。”

    左马刻把他缠得更紧,“所以说现在正要开始享用啊。”

    两人身体贴合,缠绵亲吻。理莺不徐不疾地用手掌抚摸左马刻的肌肤,唇舌在他的脖子和锁骨上留下一串印记。

    左马刻从刚才起就一直在垂涎理莺胯下那根巨物,这会硬硬地戳着自己小腹,更觉难耐,大腿夹紧理莺,腿根不停蹭他的腰。

    “理莺,快点……你刚不是说想和本大爷一起吗?”

    “唔,小官是这么说了,但是,首先要把左马刻那里准备好才行。”

    “交给你了。”

    左马刻躺在理莺身下,享受地发出呻吟,身体迎合对方的爱抚,双腿更是放肆叉开。

    平时三个人的欢爱总是酣畅淋漓,充满无穷无尽的刺激,但和理莺的二人世界也很美妙。没有那只公兔子在一旁烦人,自己想怎样就怎样。

    可以对理莺为所欲为,还有比这更棒的事吗。

    理莺熟悉左马刻的喜好,舌头舔湿他的乳头,把两颗小圆粒吸得又红又肿。左马刻爽得胸都挺起了,舒展肢体,脚板都绷成直线。

    理莺沾了润滑剂的手指移至左马刻私处,慢慢揉着向内深入。第一次的时候左马刻紧张到一个指头尖都进不去,如今已很适应,甚至刚被理莺触碰就有快感。

    是理莺的话,向他袒露弱点也好,让他看到自己丢人的一面也好,什么羞耻心都可以抛开。因为他会给予无条件的包容,让他们之间变得更亲近。

    理莺的手指在左马刻股间小穴里抽插,轻声问,“会难受吗?”

    “有点胀而已。啊,顶到了……”左马刻抓住理莺的手腕,“理莺,用手指就把本大爷插射的话,可不会放过你啊。”

    “这个小官知道,会按贵殿的意愿,把趣味留到最后一刻。”

    左马刻嘟哝,“说什么‘趣味’……”

    一边接吻,一边被扩张后穴的感觉实在太好,左马刻有点沉迷其中了。他能感觉到那里被润滑得很湿,理莺手指进出都伴随着黏腻的水声,就像真正的性器交合那样。

    “理莺,是不是差不多了?”

    “唔,小官也这么看。左马刻,贵殿是否也考虑像刚才铳兔那样,换一个不常用的体位?”

    “本大爷才不像那家伙一样喜新厌旧呢。”

    “好,小官知道了。”理莺便如以往那样,分开左马刻两条修长的腿,性器抵上小穴。那里已经做好了充分的润滑扩张,穴口微微翕张,显出诱人的红。

    粗壮阳物一点一点挤入,饱胀的龟头捅开甬道,柱身摩擦火热肠道,直至胯下的耻毛蹭刮穴口嫩肉,便是已经到了最深处。

    终于进来了,左马刻这时才体会到自己有多想念这份充实的快感。二十多天,为了给这家伙筹备庆生,居然禁欲这么长时间,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