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分卷阅读7

    着理莺那根性器比划,“刚好是我的‘一把’,也就是十八厘米,不愧是我们mtc的至宝呢。”

    左马刻在心里吐槽,这只兔子真是不知羞。不过,也不能算错……

    “是吗,十八厘米啊,那小官没有让二位失望吧。”

    “怎么可能失望,”左马刻毫不顾忌形象地挺了挺胯,展示自己下面鼓鼓囊囊的一包,“不如说从刚开始给你舔就兴奋得要命了。”

    说着又瞥了铳兔一眼,“这只发情的公兔子也好不到哪里去。”

    “比不过发情的马驹。”

    两个幼稚鬼互损一番,铳兔望着理莺继续说道,“总之,火候已经差不多,接下来就请在我嘴里尽数释放吧,我会一滴不漏地吞下去的。”

    “铳兔,贵殿——”理莺话未说完,下体便即溺于铳兔司掌的无垠欲海之中,再也没有余裕分神了。

    左马刻也没有闲坐着,他欺到理莺身旁,亲吻耳后的敏感带,啃咬他线条优美的锁骨,在他充满力量的身躯上到处留下吻痕,就像兽王标记自己的领地一样。

    身体被队友这样肆意占有,理莺的蓝色眼珠蒙上一层情欲的迷雾,声音越发低沉,“左马刻……”

    他把左马刻搂近到胸前,两人亲吻得难舍难分;与此同时,胯下又被铳兔主导着,掌控他最敏感的部位,唤起他全部的性欲。

    经验最为丰富的海军,也在这片海域中迷失航向了。

    左马刻从理莺越来越滚烫的呼吸和急剧起伏的小腹肌肉感觉到他已近高潮,便把头转向铳兔,果然见铳兔用力一吸,喉部持续吞咽的动作,随后抬起头,“真是十分浓郁美味的开胃汤,全部都喝下去了,多谢款待。”说罢张开嘴,刻意伸出自己饱蘸淫水的舌头,让跟前两人看到,舌背上还沾着少许白液,尽显情色意味。

    美男吞精的画面,谁见了都会把持不住。左马刻受到蛊惑,抓住铳兔的胳膊把他拽过来,“你这家伙……”不由分说地吻住他,动作粗暴又急切,毫不掩饰欲念。

    铳兔伸出双臂搂住左马刻的脖子,配合地张嘴,两条舌头互相勾缠摩擦,交换口中的津液,入侵对方的口腔,像一对势均力敌的蛇,彼此争斗,又彼此交颈缠绵。

    直到吻得气喘吁吁,双方才分开,舌间还绵延出银丝,显得淫靡至极。

    两人把头转向理莺,见他双颊泛红,看得眼睛都直了,刚射精的阴茎又翘得老高,完全是被煽动的状态。

    铳兔笑着说,“理莺最喜欢看我们接吻了。”

    “是啊,”左马刻吐舌露出一个狂放的笑,凑上去亲理莺,“就这么想看本大爷和铳兔亲热吗?”

    理莺单臂抱住左马刻回吻他,铳兔也含笑贴上来,鼻尖在理莺耳廓上蹭了蹭,张嘴轻轻咬住柔软的耳垂,“这种时候的理莺很好懂呢,果然是没我们不行。”

    理莺把两位队友紧紧拥住,好像拥有了全世界。

    “左马刻,铳兔……小官这一刻觉得非常幸福。”

    铳兔优雅地亲吻理莺的脸庞,“那你,不想更幸福吗?不能冷落某根十八厘米的‘至宝’啊。”

    左马刻也说,“理莺,今天是你的生日,你说了算,不管什么条件,本大爷和铳兔都乐意奉陪。”

    理莺说道,“那就让小官好好款待二位吧——用小官的身体。”

    左马刻和铳兔僵了数秒,对视一眼,内心不约而同地想,差点被前半句吓软,好险!

    “理莺,说了这话,你可要做好觉悟啊,今天务必尽兴为止。”

    “那是当然,请两位尽情享用。”

    理莺脸上露出粲然笑容,与他平时端上野味大餐时一般无二,满怀为队友倾尽全部的爱意。只不过一者令人冷汗涔涔,一者令人兽性大发。

    对左马刻和铳兔来说,没有什么美食比理莺本人更香甜可口,让人只想把他吃干抹净。

    铳兔从床头柜里拿出润滑剂,说道,“刚才已经得了理莺的招待,所以下一轮就由左马刻开始好了。”

    左马刻盘腿坐在理莺边上脱他那件宝贝夏威夷衫,往铳兔望了一眼,调侃道,“哦,难得你这小兔这么体贴谦让。”

    “这里三人中你最小,谦让你是应该的。”

    “那还真是多谢了。”左马刻顺手把衬衫递给铳兔。

    铳兔接过,帮他拿了个衣架挂好,“你真会得寸进尺。说起来,衣服脱了扔得到处都是才比较有感觉,理莺你觉得呢?”

    理莺低头看自己被那两人脱得半裸的样子,“唔……”

    左马刻辩解,“这是特意为理莺生日这天新买的,今天第一次穿,本大爷很喜欢,还想好好地穿回去的。”

    铳兔打趣,“左马刻在这种地方意外地孩子气呢。”

    理莺点头赞同,转过头对左马刻说道,“左马刻,要是贵殿不介意,小官任何时候都可以借干净的换洗衣物给你。”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他在队友面前装凶,通常就是不好意思了。比如理莺的话让他瞬间想到“男友衬衫”,其实对此并非一点兴趣也没有,但一定会被铳兔那家伙狠狠嘲笑,所以不要了。

    他把理莺的裤子慢慢脱下,双腿分开,把对方压到身下亲吻,“给对方脱衣服的情趣也不错吧。”

    “嗯,小官很喜欢。”理莺抱住他,手掌抚摸左马刻光洁瘦削的后背,多年军旅生涯在他的手上留下厚厚的茧子,滑过身上人后腰,直至臀肉,引得对方轻颤,喉中发出享受的低低呻吟。

    炖?肉?记

    理莺双手托住左马刻的臀,就着两人相拥的姿势,翻身与对方交换了上下体位。左马刻显得很受用,长腿一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