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分卷阅读175

    让他们寝食难安了,再知道自己怀了孩子,更加担惊受怕了。

    知道她有了身孕的,只有陈父陈母,还有她的两个贴身丫头。

    枝枝低下头,额间的碎发让她看起来温柔美好,她的掌心轻轻地抚摸在自己的肚子上,轻笑,“女儿在这里很好,清净闲适,每日睡到日上三竿。”

    陈母笑道:“小没良心的,娘亲也让你睡到日上三竿行吧。”

    枝枝握住母亲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嘴角勾起:“娘,您摸摸您的小外孙。”甜糯的声音,软软的撒娇。

    这孩子不知道对于自己的女儿来说,究竟是福是祸了。女儿如今和那个人关系复杂的很,没有孩子还好说,有了孩子也不知道孩子究竟是个什么身份了。

    陈母将手轻柔的放在上面,眉头紧拧,最终却什么也没说。

    母女俩聊了一下午,最终陈母走的时候,又问了一遍,“真的不回去住两天?”

    枝枝摇了摇头:“女儿改日再回去探望娘亲。”

    她要在这儿等一个人回来。

    在那个人离开的两个多月,枝枝没有向边疆传过一封信,捎过一句话。

    但是却总是能听到从边疆传回来的许多消息,有胜有败,但是每一场有他的战事总是胜利而归,让她突然很安心。

    送走了陈母,枝枝用过了晚膳就睡下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了外面起了风,没过多久就听到了大雨吧嗒吧嗒的声音。

    半夜的时候,风声愈发的大了。

    枝枝翻了个身,就听到了房门哐当一声开了。

    本以为是风吹开的,但是她睁开了眼,却看到一个漆黑的影子,一步一步的向她走来。

    “傅景之?”枝枝试探性的问道。

    那边熟悉的声音带了沙哑,“我回来了。”

    枝枝从床上下去,赤着脚扑进那人的怀里,“傅景之,你真的回来了,我不是在做梦吧。”

    傅景之将人抱着,两步到了床边,又把人塞进被窝里,哑着声音道:”当然不是在做梦。”

    说着话,他视线下移,皱眉:“地上凉,怎么可以赤脚下地。“

    枝枝眼底的泪大颗大颗的掉落,也不说话,仰着头委委屈屈的哭。

    “别哭,乖,别哭。”傅景之手足无措的给小女人擦眼泪,可是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越擦越多。

    半天,终于等到小女人不哭了,傅景之才觉得心底拨云间月,心疼的问:”在这里可有人欺负你。“

    “哪有人敢欺负我。”

    他走后留在这里的人里三层外三层,寻常人进都进不来,哪里敢欺负她。

    她说完话,就瞧见男人眼底得逞的笑意:“方才你叫我什么?”

    枝枝清晰的重复道:“傅景之。”

    “再叫一遍。”男人眼神里燃起了一团欢喜的火焰,紧紧抓住女人的手道。

    “傅景之。”枝枝又叫一遍。

    男人的眼底竟然泛起了微红,“我以为……”

    “以为什么?”枝枝道。

    “以为你会一直做戏下去。”傅景之喃喃道。

    枝枝小声哼了一句:“你不是早就知道了。想当初是谁在我未出阁时候就跑到我闺房里胡闹的。”

    “那次是真的喝醉了。”傅景之底气不足的狡辩。

    枝枝翻了个白眼,”那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没有失忆这件事的。”

    “要真话。”枝枝强调。

    这是在翻旧账了。

    傅景之抽了下嘴角,“第一次我去找你,你让你的侍女装成你的样子。”

    没想到他竟然那时候就已经发现自己了。枝枝心底泛起异样的甜蜜,却还是绷着脸道:“原来你一直在做戏。一直在骗我。”

    明明什么都知道,但是却以天子的身份,陪她做戏。她不拆穿,看样子他还要继续演下去呢。

    真是个傻子。

    两个人心知肚明的戏。

    没有一个人舍得结束。

    但是久了,也会不安,会想打破这种梦境。所以她想的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