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分卷阅读173

    “最近扬州城里不安定,你想要施粥,我给你安排。”傅景之说话的时候,眼神都没有看着她。

    她知道,这男人肯定是生气,气她没有保护好自己了。

    枝枝在床上靠着,抓着他的手,“我知道错了,我只是……”

    “只是想到了当初自己流落边疆的遭遇,不想再有人遇到我的苦难。”

    果然,听到了这句话,男人的身子紧绷僵硬在了原地。

    如果两个人当初的相遇没有那么糟糕,或许他们之间也不会这么曲折。

    他的父亲家也是扬州的,他们的家只相隔三条街道。

    他一定会护着她一生平安喜乐,不曾有战火让她颠沛流离,不会让她受诸多委屈,与她青梅竹马,与她携手白头。

    可是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如果呢。

    这件事几乎是他心中永远的痛处。

    就在他不知如何言语的时候。

    又听她说:“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如我这般好运,遇到一个像你这样的好男人。”

    有了傅景之的布置,城外的流民不仅有粥喝,还有了临时的帐篷可以居住。

    至此之后,傅景之也更加忙碌了,整日里待在书房里,一待就到深夜。

    “小姐,自那日您从顾府回来,姑爷就整日待在书房,甚至有时候晚上都睡在书房。难不成书房里藏了一个颜如玉不成?”柳儿气呼呼的说。

    边关战乱,傅景之作为一个皇帝,自然是要忙上一阵子的。所以他每日只能抽出半个时辰过来陪她,这几日更是忙得睡了书房。

    两个小丫头不知道其中的秘密,竟将刚学到的东西乱用上了。

    “这几日教你们读书没白读,还是记住了一点的。”枝枝塞了一个葡萄入口,笑着说:“那你们要不要随我去看看?”

    银杏点头道:“自然是要去看看的。”

    “顺便把厨房里熬了两个时辰的鸡汤带着。”枝枝道。

    书房门口守着的人看到枝枝,拦都不敢拦,枝枝小声开了门进去。一眼就看到窗前的傅景之一夜没睡,嘴边的胡茬都已经清晰可见了。

    枝枝轻笑一声,对后面两个小丫头道:“看你们姑爷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邋遢样,哪个颜如玉能看上他。”

    两个丫头也捂嘴笑起来。

    傅景之听到声音看过来,放下了手中的狼毫笔,走近道:“夫人怎么过来了?”

    “怕你在书房金屋藏娇。”枝枝故意板着脸。

    傅景之疲惫的脸上出现了正常人的喜色,靠近拉着枝枝的手到案桌前坐下,“夫人尽管检查。”

    枝枝坐下后,内忧外患几个大字瞬间入眼,她随便一扫就看到几个信息:禹王流落民间之子,边疆谢小侯爷失踪。

    她一瞬间就懂了,为什么傅景之这几日连房间也不回了,甚至连夜不睡觉在处理公务。

    枝枝站起来,扶着男人坐下道:“看你忙得,这几日辛苦了,我给你熬了鸡汤。”

    银杏和柳儿将鸡汤放下就对视一眼,出了书房。

    枝枝起身,将汤盅打开,扑面而来的油腻气息让她忍不住捂住口鼻,缓了几口气才好些。

    傅景之猛地起身,担忧的问道:“夫人怎么了。”

    枝枝道:“方才受了凉风,无碍的。”

    傅景之起身,端起汤盅,将正适口的鸡汤一口气饮下,拿起一旁的手帕擦干净了自己,抱着枝枝坐到床边的软塌上。

    以前这软塌正是她休息偷懒的地方。

    “你这般不会照顾自己,若是我离开了,你要怎么办?”

    枝枝仰头,男人的胡茬擦的她的额头微微痛痒,“你要离开了?”

    傅景之忙解释道:“家中生意出了些事情,可能要去一趟边疆。”

    枝枝基本上已经猜到了是什么事,她问道:“那你能见到我小舅舅吗?”

    傅景之反问:“你就不问问是什么事?”

    枝枝闭着眼睛,将头深埋进他的怀里,男人身上清冽的气息让她舒适许多,忍不住贪婪的抱住他的劲腰,瓮声道:“我和顾恒哥哥,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关系。”

    “在我的怀里,不许想别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