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分卷阅读19

    营帐外停了一辆马车,驾车的是一个熟悉的面容,却不是熟悉的人。

    冬至将上马凳放在马车前,梨花扶着枝枝上了马车,自己也躬着身子坐了上去。

    去镇子上的路需要半个时辰,路上冬至对枝枝道:“姑娘到了镇上,看上了什么尽管开口,殿下说了,都应允姑娘。”

    一个堂堂皇子,就算是暂时落魄也不会缺钱,对喜欢的女人更是大方。

    但是枝枝对自己的定位很明确,她可算不得是六殿下喜欢的女人。

    所以枝枝腼腆的笑着回道:“知道了。”心底可没准备去大手大脚。

    到了镇子上,马车直接被冬至递给了守城的士兵,枝枝和梨花挽着手臂走在前面,冬至不远不近的在后面跟着。

    不知道的定然只以为是哪家丫鬟在陪小姐逛街,还有路上夸赞了几句这家小姐生的美貌。

    枝枝自从十岁以后就再也没有到镇子上来过了,每日里就是在家里绣些针线活贴补家用,父母亲都疼爱她,除了忙时让她在家做个吃食,洗碗这种活都是比她小一岁的弟弟抢着干的。

    如今再次来到镇子上,她有印象的店铺已经换了铺面,更多的由于战争已经多日不开门了。

    这场战争打的太久了,从夏日里打到冬日,许多村子都像枝枝的村子一样出来逃难了。街上也有许多难民在乞讨,被商贩不停的驱赶。

    枝枝有点想念阿爹阿娘和弟弟,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逃到这还算平静的镇子上,被士兵庇护起来。

    带了心事,逛街的兴致也少了许多。

    除却路上来回需要的一个时辰,其实她们能在镇上待的时间也就一个多时辰,从镇子的这头走到那头也就差不多了。

    两个女人逛街,无非就是胭脂水粉或者首饰店铺,这里有的,枝枝的妆匣里都有,她也几乎不用。

    又不出营帐,平时一根钗子挽起头发就可以了。

    随着梨花逛了几家,都是梨花在挑选,然后和掌柜的讨价还价。

    逛得差不多了,枝枝的新鲜劲也过了,枝枝道:“那我们就回去吧。”

    梨花显然有些意犹未尽,但是她也是个有分寸的,继续站到枝枝的身后做丫鬟样,道:“行,正好时间也快到了,姑娘还是早些回去为好。”

    路过一个卖冰糖葫芦的摊子,枝枝停了下来。

    糖葫芦是小时候他们姐妹最馋的东西,不过糖的价格贵,他们只有逢年过节,母亲才会买一串回去给他们姐弟解馋。

    枝枝看着就有点想念了,道:“来两串吧。”

    冬至见状,利索的掏出碎银子付钱。小贩递过去四串糖葫芦,又看着手中的碎银子,惶恐道:“这这么大的银子,小的找不开啊。”

    如今做小生意太难了,枝枝看他也可怜,笑道:“那就不用找了。”

    反正六殿下也不缺这点碎银子,但是这点碎银子却能够普通人家过活几个月了。

    小贩跪地道:“多谢女菩萨,多谢女菩萨。”

    小贩还要上前跪谢,被冬至拦住,冷声道:“退后。”

    枝枝怕冬至继续吓唬人,赶忙溜了,带走了他。不得不说,秋至还是比较温和点的,冬至不亏得了冬至这个名字,人都冰冰的。

    回去的路上,冬至浑身散发这生人勿进的气息,往她们这边看的人都少了。

    枝枝揣着四根冰糖葫芦快步回了马车。

    在她途径一条小巷子的时候,一个瘦弱的男孩儿抓住了妇人的衣袖,咬紧牙关,激动地开口:“娘,我好像看到姐姐了。”

    妇人激动地回头问道:“在哪儿呢,快指给娘看看,与你姐姐相别一个月了,娘好悔啊,早知道就算当初饿死,也要一家人团团圆圆的。这天杀的战争,呜呜呜……”

    少年的眼中也带了泪光,用手指着某处道:“那个穿着白色披风的,就是姐姐。”

    妇人眼中的光一瞬间散去,道:“买走你姐姐的那个富商说是带回去当小姐的贴身丫鬟的,你说的那个女子身形虽像你姐姐,但是她穿的衣服就是那家小姐也穿不得的。”

    少爷倔强的说:“娘,我不能认错姐姐的。”

    远处,那白披风的女子已经在城门处被扶着上了马车,很快就消失在两个人的视野里了。

    妇人擦了擦眼角的泪滴,带着男孩儿道:“你爹爹还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