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分卷阅读8

    是昨日争吵中那个青楼里出来的女人。

    枝枝对她的印象谈不上好,也谈不上坏。在那样的境遇下说出那样的话,其实对当时来说就是最好的选择。她更是没有瞧不起她青楼女子的身份,若是她没有被过路富商弄丢,如今她与她从前的身份也无什么差别。

    被认出来后,女人笑的坦荡,规规矩矩的给她行了一个礼,道:“奴是梨花,被派来伺候姑娘的,以后每日都会过来送吃食,若是姑娘有什么需求,都可以对奴交代。”

    枝枝只是村里长大的一个丫头,跪天跪地跪父母,还从没有被其他人跪过,她吓得向后跳了一步,连忙说:“你干嘛跪我呀,快起来吧。”

    梨花笑着抬头:“姑娘是伺候了六殿下的,日后可就是主子了,自然要跪得的。”

    枝枝走上去扶她,边说:“我也就是个伺候的丫头。”

    梨花以为她是在虚说,不想随便问了几句,两个人竟然还没圆房。

    再细细一看,她果然还是少女之姿,清秀隽美,身段姣好比楼里的花魁都要惹人怜爱,就是稚嫩了些,是个青瓜。

    她将心思放下,拿出包袱里的衣服,挑了一身水蓝色的百褶布裙,配了白色绣花的夹袄,笑着对枝枝说:“那我给你换身漂亮衣服。”

    衣服料子珍贵,款式也好看,比她身上的士兵常服不知道好多少倍,是枝枝这辈子都没穿过的好衣服。

    换上后,梨花满意的笑:“姑娘可真是堪称绝色,我从没有见过这样的美人呢。”

    但是美貌带来的不一定是好处。枝枝十多岁的时候,村头的恶霸就上门要人,阿爹和弟弟拼死才拦住了人。后面家里就开始不停的被要挟,无奈之下,阿爹只好让她再也不许出门,想要将她藏在家里保平安。

    比她小一岁的弟弟还曾红着眼对她说:“姐姐,等我考上功名,一定让姐姐可以随意出门,像其他姐姐们一样可以出门游玩。”

    想到这些,枝枝的眼眶有些湿润。

    梨花连忙靠近给她递了手帕:“你别哭啊,是不是我说错话了?”

    枝枝拭了眼角的泪珠,囔着鼻子说:“我就是想家人了。”

    梨花叹了一口气,站到枝枝的身后,边给她拢头发边说:“姑娘至少是个有父有母有盼头的,就算为了有朝一日和她们团聚也要努力活着。像我这种从小就被卖去那种地方的,也只能看着姑娘羡慕着了。”

    一句话既将人推高了身份,也提及了父母,让人重新对生活有了期翼。

    枝枝的小脸上也有了光彩。

    梨花笑着继续说:“昨日我在营帐里听说了,如今姑娘伺候的是当今的六皇子,最喜欢姑娘这样的美人,虽然他不随便带美人入府,可是就算如今,每个被遣散的美人也都赐了千金,后半生都衣食无忧了。若是侥幸被带回去做了妾室,这可是光耀门楣的大事。”

    说话间,她的一双巧手给枝枝挽了一个简单漂亮的发髻。

    枝枝的眼神亮了亮。

    她可不稀罕做那劳什子妾室,爹爹从小也都教诲她和弟弟:靠女子光耀的门楣也不是多鲜亮。

    她看重的就是被遣散,和遣散能得到的千金。

    有了千金,她们一家就不必这么困苦,可以搬去一个没有战乱的地方好好过活了。

    但是在此之前,她需要好好的活着,抱紧六殿下的大腿,好好的活下去。

    梨花从一旁的包袱里拿出了首饰盒,里面有一套金银首饰,和两块成色不错的玉饰,将这些放到枝枝面前,问道:“姑娘今日想带哪一只钗子?”

    枝枝看了一眼,都很漂亮,她拿出来一只银钗道:“就这只吧。”

    妆扮完,梨花拍了拍手,笑着夸道:“姑娘果真和大家夸耀的一般,仙人一样。”

    枝枝腼腆的笑:“都是有劳梨花姐姐了。”

    白日里,那个矜贵的六殿下都不见人,枝枝也乐的清闲。

    直到天色黑透,外面都点上了火把照明,营帐的才掀开,进了人。

    男人穿着黑色的披风,上面落了一层雪,也不知道在外面干什么了。

    枝枝从榻上站起来,乖巧的迎上去。

    “殿下回来了,我帮您把披风拿过去吧。”

    短短一日,女人似乎发生了什么变化,眼睛又黑又亮,看着他的时候,里面好像带了细碎的光。

    给他解披风的时候踮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