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第230页

    大阵已成,师父和师姐他们还在维持阵法。

    他朝下方看去,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这阵法逆转血祭,以血祭力量关了天门,倘若像师父说的,也能除掉魔君,可血祭已经停下,阵法剩余的力量根本不足以杀了现在的魔君。

    浮屠抬头看了过来,眉宇间的英气不减,如同每一次离开云岚宗前,朝他笑了下。

    牧师兄和宗主也在阵法里,甚至还有江承钰和百里彦。

    察觉到他的视线,熟识的人都与他遥遥对视,眼神中丝毫怨艾也无。

    阵法中不止是熟悉的人,还有其他门派的弟子长老。

    所有踏进阵法之中的人,都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

    沈修瑾眼中透出茫然,他看到阵法旁边,云婵站在宗主夫人旁边,还有避月,三人眼中有着泪痕,但都没有哭泣。

    他看向阵眼之中的天霄。

    “师父。”

    一声低语让天霄睁开眼睛。

    她神色坦然,目光是一如既往的柔和。

    杀红眼的魔君终是被谢孤悬引进阵法之中。

    困住魔君一瞬后,阵法摇摇欲坠。

    沈修瑾没有犹豫,手中天罚剑带着雷霆贯穿魔君胸膛,将其钉在地上。

    天道法则在这一刻起了最大的作用,让魔君一时无法脱困。

    阵法已经开启,汲取着所有人的性命。

    但还是不够,魔君在嘶吼,声势不减。

    沈修瑾发觉这一点后,在天霄难过的眼神里,还是朝阵法飞去。

    他大乘期的修为,又有之前天道相助,想来也就足够了。

    落在阵法前,还未踏进去的时候,一道黑影袭来。

    手脚俱不能动,被死死定在地上。

    缚地术。

    谢孤悬什么都没说,转身进了阵法。

    而在他进去之后,阵法里的其他人相继被扔了出来,连天霄都是如此。

    谢孤悬背对着众人站在阵眼之上,接手了整个大阵。

    论血祭之术,嗜血珠也该算在前列。

    他这样想到,好歹能保住师兄,保住师父师娘,还有天霄师伯,浮屠师姐。

    那日他砍了大师兄肩膀,直到现在还不曾问过大师兄伤势可好了。

    还有师兄。

    即便背对着沈修瑾,他也能想到那个无措到让人难过的眼神。

    阵法之外的天霄叹了口气,摇头笑道:“傻孩子。”

    她再次走了进去,只凭谢孤悬一人是杀不了魔君的。

    若是加上她的话,倒也可行。

    她进去之后就封了阵法。

    沈修瑾被定在原地,就在阵法之外。

    有刺眼光芒闪过,他眼睛一眨不眨,直到光芒消散。

    一步之遥,生死两别。

    第130章

    阵法消失, 原地空荡荡的。

    缚地术自行解开。

    沈修瑾看着地上那个木盒,他走过去拾起。

    头顶忽然被一只透明的手抚摸。

    他下意识抬头。

    像小时候那样,难过的时候师父总是摸摸他。

    天霄魂魄虚影出现, 她收回手, 又看了眼浮屠,眼中全是温柔。

    “不必难过, 我欠了陆沉一命,如今也是解脱。”

    她笑着说道, 神色再没有这般轻松。

    百年来的心病在这一刻终于可以放下。

    虚影逐渐消失, 沈修瑾最后看到的,是一双明亮的笑眼。

    不知师父看见了什么。

    他颓然站在原地, 天罚剑就插在几步之远的地上, 却无力召回。

    “师兄。”

    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往前看去,谢孤悬一身白衣,盘腿坐在地上,倚靠着天罚剑笑吟吟看他。

    手里的木盒被一阵风打开,露出里面装着的桃花。

    沈修瑾看了看那些桃花,又抬头去看天罚剑旁边的魂魄。

    师兄, 我学会了。

    谢孤悬笑着想到,刚才的缚地术他比师兄用的都要好。

    然而话到了嘴边,却怎么都说不出来。

    罢了,还是不说, 免得再惹了师兄伤心。

    他已经让师兄伤心了好几次。

    除了沈修瑾之外,他又看向后面。

    视线一一扫过无比熟悉的人,最后落在何情身上。

    师娘。

    魂魄逐渐变淡, 连一声师娘都喊不出来了。

    何情满脸泪痕, 看见他那样歉疚的神情, 想说悬儿乖,却哽在喉间无法出声。

    看着他渐渐消失,沈修瑾眼神微怔。

    最后一瞬,谢孤悬眼前忽然一亮。

    漫天桃花纷飞,在他俩周围落下。

    如同那年摘花台上沈修瑾为他降下的那场花雨。

    消失前一抹笑意绽放。

    而后的漫天桃花下,唯剩一人身影。

    沈修瑾久久伫立在原地。

    忽有九天雷霆震动,渺渺仙乐响起。

    雷劫将至。

    第131章 番外

    十年后。

    天色刚亮, 山林里响起鸟雀的清脆鸣叫,宛转悠扬。

    春雨过后的山林还带着冷意,风一吹让人忍不住缩缩脖子。

    而一大早, 林间就有零星几个人影出现。

    雨后蘑菇冒了上来, 农妇早起就背着小孩上了山,在漫山遍野中寻找着菇子的踪迹。

    离那场灾劫过去十年了,人间从凋零在逐渐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