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第2页

    小飞仙境只有元婴以下修士能进,金丹修士便是顶天,而大多数年少弟子,修为不是筑基就是炼气。

    独来独往惯了,在谢孤悬开口之前,沈修瑾未曾动过与人同行的念头。

    眼下突生意外,他想要不要带上对方。

    同为云岚宗弟子,照顾一二也并非不可,可谢孤悬看上去这般娇弱,又因相貌会引来不少人注意,着实麻烦。

    许是在寒山涧待久了,本该是在思索的表情,却因为冷冰冰的气势让人以为是不悦。

    沉默引来有的弟子不满,尚未说出口,温婉柔弱的宗主夫人飞下来,落在他二人面前。

    “夫人。”

    众弟子纷纷拱手施礼,沈修瑾同样如此,甚至神情更为敬重。

    “修瑾,”宗主夫人温婉开口:“师叔知你心切,只是悬儿修为低下,在仙境中纵使有法宝护身,也难让人放心,看在师叔面上,还请相助一二。”

    一个“请”字让沈修瑾立刻拱手,说道:“夫人言重了,弟子理应照顾好谢师弟。”

    说完,他直起身子,就看见宗主夫人带了歉意的笑。

    夫人曾与他有恩,谢孤悬又是宗主最小弟子,不论宗主如何,只凭夫人平日里对谢孤悬的疼爱,他在刚才便已有了决定。

    两三句话就定了谢孤悬跟着谁,原本还想献殷勤的弟子只得歇下心思。

    不过依旧有不甘心的。

    未满十六岁的谢孤悬年初就长开了些,一张脸堪称绝色,男生女相,比那玄月宫的女修还要动人,在宗门里几乎男女弟子通吃。

    余光察觉到三长老之子萧元徵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沈修瑾依旧是那副冷冰冰的模样,身后长剑出鞘。

    他不想再多来几个人跟着,同夫人道了声,在旁人没有开口之前,一手抓着谢孤悬胳膊带他上了剑身,便御剑进了入口。

    两人身影很快消失在众人眼前。

    *

    小飞仙境内

    穿过那层混沌,眼前豁然一亮。

    祥云浩渺,白鹤穿梭其中,远处仙山雾气缠绕,从不断聚拢又分散的薄雾中,偶尔闪过缕缕祥瑞宝光,碧海翻腾,似有蛟龙跳跃,再细看时,却只是虚影。

    这里俨然是一方广阔无垠的天地,难以在短短十日内探全。

    沈修瑾带人穿了过来,混沌入口在半空中。

    不愧是仙境,除了充沛灵气外,偶尔还能察觉到几丝仙灵之气,着实让人心神舒爽愉悦。

    只是这种愉悦没有维持多久,沈修瑾感受着四面八方而来的重压,维持御剑飞行的状态有些艰难,便落了下去。

    百年一开的小飞仙境在修士初入之时,会压制境界,空中更有禁制在,扛着如山般的重压根本无法飞出百里之外,只有炼化这里的特殊灵气为已用,方可重拾境界。

    “师兄。”谢孤悬站在地上,抬起脸叫了声,似有不安。

    沈修瑾收剑回鞘,听见声音就看了过来。

    矮了他半头的白衣少年稍有无措,一双桃花眼含着怯意,却还是朝他露出个浅浅的笑。

    与刚才秘境外的那个笑相比,带了些羞怯,却生出一种让人越发怜惜的柔弱。

    沈修瑾看他一眼,便微垂了眼眸,薄唇微启:“何事?”

    或许在旁人看来,他冷冰冰的模样分外不解风情。

    可身侧微蜷又舒展的手指只有极为熟悉的人知道,面对这样一个比师姐或师妹还要娇气的师弟,他有些不知该如何与对方相处,毕竟不熟。

    被问道的谢孤悬这会儿越发羞涩,他仰起脸,用那双极为漂亮的桃花眼看着面前的师兄,小声说:“没什么,只是想叫叫师兄,我修为低微,有些害怕。”

    话说着说着,他就沮丧地垂下头,为自己这样的弱小感到难过。

    害怕。

    沈修瑾听见这个词,看着这个小师弟。

    弱不禁风的身骨,又是这样一副“祸水”般的相貌,从头到脚都写着胆怯柔弱,把害怕这种话说出来,似乎一点都不意外。

    “不用怕。”他开口,本意是想安慰,听起来却干巴巴的,于是沉默了一瞬后,又说道:“剑拿出来。”

    谢孤悬闻言,反手便从背上缓缓抽出剑。

    两人使的剑倒是有那么点相似的地方,都是长剑,只是握着剑时气势截然不同,一个凛然,一个无害。

    “有危险就用手里的剑反抗,一味退缩只会更害怕。”

    沈修瑾简单说了两句,于心而论,他并不会安慰人。

    看着自己手里的长剑,谢孤悬又抬头看他,咬了咬唇,小心翼翼问:“那,师兄会保护我吗?”

    他问完后,眼里有点点光芒,像是在期待什么,只是这样的光在等来沉默以后,便一点点消散,化作满眼失落。

    世人就是这样庸俗,哪怕已是修行之人,可见到这般容颜的美人被自己弄得失落难堪,不少都会宽慰两句。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并非是什么令人诟病的事情。

    “也是,是我逾越……”

    “会。”

    讪讪的话音未落,谢孤悬就听见这个淡然却清晰的回答。

    沈修瑾看着眼前这个需要他保护的师弟眼中如星辰般的光芒重聚,亮晶晶地看着他,薄唇微微抿了抿。

    因为他没想到,谢孤悬会如此,娇弱,会向他寻求庇佑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