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第1页

    《和“柔弱”师弟he了》作者:茶查查【完结+番外】

    文案

    沈修瑾日复一日守在寒山涧,直到小飞仙境开启。

    本欲只身进入,却意外被人喊住。

    已经快十六岁的谢孤悬长开了些,男生女相,那张绝色的脸比玄月宫女修都要动人。

    他仰着脸表情怯怯:“师兄可否带我一同前去。”

    云岚宗不少弟子心中扼腕痛惜。

    “师兄,我怕。”

    怀里有这样的绝色美人寻找依靠,不少人都要为之神魂颠倒,可谢孤悬偏偏选上了沈修瑾。

    忍了又忍,在谢孤悬死命往他怀里钻的时候,沈修瑾冷声呵斥:“没用的东西!站到后面!”

    骂归骂,他还是忍着,一路护着这个过于娇弱的师弟,没有丢掉对方。

    以为回去后就能和对方彻底分道扬镳,再也不见。

    谁知谢孤悬就像是跟定了他,总在眼前晃悠,娇滴滴怯生生地喊师兄。

    可就是这么个娇气的人,在后来的一次任务中,于黑暗中扑进他怀里,却撞得他连连后退,直抵上墙面。

    怀中极具压迫性的成年男性躯体让沈修瑾惊觉,那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小师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长大了。

    “师兄,我害怕。”

    是沈修瑾惯常听到的话,可不知为何,耳畔的声线带着磁性和低哑,同往常的娇弱细语全然不同。

    ——

    攻谢孤悬 受沈修瑾

    封面白衣服是攻,黑衣服是受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修瑾,谢孤悬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嘤嘤嘤,师兄我害怕

    立意:前路艰险,但找到对的人后,就不再孤单。心怀希望,每一个努力的步伐终将会带来回报。

    第1章

    翠绿竹林前,往日鲜少有人停留的野地,今日却聚满了人,就连天上都是各门派的法舟宝船。

    竹林上方,一个灰色混沌漩涡正在缓缓旋转,灰色的混沌雾气笼罩了这片竹林上空,从里面逸散出的细微天地灵气让不少人面露喜色。

    百年一遇的小飞仙境今日要开启了。

    和其他秘境不同,小飞仙境虽说比不上已经四百年未见的飞仙境,却已经是足以让所有门派都重视的福地洞天。

    云岚宗驻地。

    同其他门派一样,弟子不是打坐休养,就是三五成群闲聊。

    今日小飞仙境开启,来到这里不用练功修习,便没了那么多拘束。

    而后方一处明显人少的地方,黑衣人盘腿坐在地上,一柄长剑横放在腿上,正闭目调息。

    他生得极好,模样稍显稚气,看年纪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鼻梁高挺薄唇浅淡,即便坐在那里也能看出身形挺直劲瘦,只是周身冰冷气息将人拒之于外。

    随着时间过去,混沌漩涡里泄出的灵气越多,意味着小飞仙境即将开启。

    灵气逐渐汇聚,形成一种奇异的波动,以漩涡为中心涤荡开来。

    也是在这时,云岚宗飞舟上有人缓缓落地。

    当一身白衣的谢孤悬出现在众人眼前,周围人愣了一瞬,很快就响起窃窃私语。

    而众人后方,闭眼打坐的沈修瑾睁开眼睛。

    恰好这时,他和那双潋滟桃花眼对上了视线。

    美人一笑,倾国倾城。

    即便是还未长开的美人,也足以窥见以后颠倒众生的模样。

    谢孤悬脸上笑意引来一片吸气声,只是很快,这一眼就被前方逐渐聚拢的人挡住。

    红颜祸水。

    这个词突兀在心中浮现。

    师父那些话本里有说过。

    只是这话用在谢孤悬身上有些不妥,他毕竟是个男人。

    眼眸微动,沈修瑾将自己这个不合时宜的突兀想法压下,在周围一声声“师弟”“师弟”的嘘寒问暖中,他站了起来,径直看向入口处。

    磅礴灵气在下一瞬席卷周遭,将竹林吹了个七零八落,要不是这里的人都是修士,指不定会怎样狼狈。

    而这灵气来得快也去的太快,消散在天地间,不留任何痕迹,难以被修士捕捉化用,所以没有人去做无用功。

    小飞仙境开了。

    入口一个时辰后会关闭,十天后才会重新打开。

    各大门派先前已探知这处小飞仙境不会有假,便有人开始小心翼翼进入。和那些危险重重的秘境不同,这里是少有的善境。

    云岚宗也不例外,有弟子陆续飞身上去。

    长剑负于背后,沈修瑾便要孤身进入。

    “沈师兄。”

    前方谢孤悬从分开的人群中走出,小心翼翼喊出了口。

    脚步一顿,沈修瑾看着他,心中疑惑。

    谢孤悬自小拜入宗主门下,所以两人认得,不过也只是点头之交。

    “师兄可否带我一同前去?”谢孤悬走到近前几步远,他微仰起脸,表情怯怯不安。

    看着没有自己高的白衣少年,沈修瑾没有立刻答应。

    路上来的时候,他便已想好,应当是自己一人进入小飞仙境,而不是多给自己找个麻烦,更何况,来这里的宗门弟子,确实没有他熟识的。

    而之所以说是“麻烦”,倒也不是恶意针对谢孤悬或旁人,只是他惯常一人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