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如何死得重于泰山[快穿]_分节阅读_266

    程释没有多说什么,陆恒也没有,毕竟程释身后还跟了不少公司的人,叙旧也不适合在这种时候。

    探病的程释走后不久,那肇事司机的家人终于到医院把费用结清,陆恒可以回家了。

    “小伙子,你们公司的福利待遇这么好,大领导竟然亲自上前探病。要好好珍惜啊!”

    临走之时,同病房的大爷这么说道。

    “会的,我一定好好珍惜。”陆恒微笑回答。

    不想才一下楼,陆恒就见一辆低调奢华的黑色轿车停在门口。他不禁多看了一眼,因为这款车还挺少见的。

    陆恒的视线才看一过去,轿车的门就打开了,程释走了下来。

    “陆恒。”程释停了一下,又想到对方的小毛病,“我是程释。”

    “程总?”

    “上车,我送你回家。”程释直接打开了后座的门:“我了解过了,尾骨受伤不能坐,只能趴着,你就趴在后面吧。”

    “真是太感谢你了。”说完,陆恒也不同他客气,直接钻了进去。

    程释发动车子,平稳行驶片刻之后。他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和后面的人说话:“你……还痛不痛?”

    陆恒却是没有回答,而是问到:“你是程释吧?我们在同一所高中念书的……”

    “你记得我?”程释喜出望外。

    陆恒笑了笑:“当然记得。”

    程释呆住了,他从来没有想过,即使是在最美妙的梦中也没有想过,陆恒竟然记住了自己。他回来,本是想慢慢侵入陆恒的生活,期待着在朝夕相处中,总有一天,陆恒能记住自己。

    “你,你不是不太能记住别人的脸吗?”

    “是的,不过你的眼睛颜色很特别,所以我记住了,而且,我还记得在幼儿园的时候,曾经有一个关系很好的小伙伴,眼睛颜色跟你差不多。”陆恒笑了笑,“要不是他叫路易,你叫程释,我都要以为你们是同一个人了。”

    程释一脚刹车就停了下来,要不是车速并不快,陆恒怕是要滚到地上去。

    “抱歉,我太激动了。”程释解开安全带,急忙回身,“我的英文名就叫路易。”

    “路易?真的是你。”陆恒半撑起身体,想表达一番自己与小伙伴的久别重逢之情,却因为动作太大,尾骨处传来一阵疼痛。

    “嗷!”陆恒哀嚎一声,就倒了下去。

    “你不要紧吧!”程释一时心急,探身过去就把手覆上了对方的伤处。

    然而,陆恒的伤处实在是有些尴尬。

    程释的手放在自己暗恋多年之人臀部之上,他甚至能感受到手下那种结实又富有弹性的感觉。

    现在是夏天,陆恒的裤子不算厚,他能感觉到自己臀部之上的那只手,传来有些惊人的热度。

    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

    “你,能把手拿开了吗?”见程释迟迟没有动作,陆恒终于受不了开口说到。

    “抱,抱歉。”程释突然惊醒,急忙将手拿开回过身去。

    陆恒却是看着前面那人通红的耳廓,心中暗笑不已。

    第194章 结局卷

    汽车再度启动,平稳上路。

    陆恒没有提那封信的事情,他怕程释一个激动又是急刹。自己脆弱的尾骨受不了那样的冲击。

    程释也没问那封信的事情,他以为陆恒没有见过那封信。当年程释到最后关头还是退缩了,他把倾述了自己所有情愫的那封信,塞在了陆恒的书桌内。那是时候,高考已经结束,几乎不会有学生再回到教室里去。

    他并不怕信被其他人看到,因为那封信,程释使用d语写的。程释的父亲是a国人,a国的通用的语言除了y语外,还有d语。而d语,并不是高中会学习的外语。

    这封信与其是说写给陆恒的,不如说是程释疏解自己心情的一种方法。暗恋很甜蜜,却也很苦涩,尤其是程释马上就要远走他乡,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到自己的心上人。待到见到之时,也不知是否物是人非。

    程释的眼神又一次飘向了后视镜,虽然后座的陆恒是趴着的,他什么都看不到。但是心中却是胀满了幸福的感觉,让向来稳重的程释握着方向盘的手都有些微微颤抖。

    他嘴角止不住的翘起,要不是怕吓到了后面的陆恒,他甚至想大喊上几句,才足以宣泄此时心中的激荡之情。

    “陆恒,我能回来真好。”程释突然说道。

    “是啊,能回来真好。”陆恒也是微笑。

    两人话中之意也许不同,但是心思却是所差无几的。

    能相遇,能重逢,能恋慕着你,真好。

    陆恒住的地方离公司很近,步行到公司只需二十分钟左右。所以他早上才会步行上班,还遭遇了这场无妄之灾。

    程释将车停入小区地下车库后,将陆恒搀扶了下来。

    “你自己上去没问题?还是我送你上去把?”程释问到。

    尾骨骨折虽说要卧床静养,尽量少活动,但是偶尔要移动还是可以的。

    陆恒走路的时候虽然会有些疼痛,但是咬牙坚持一下还是没问题的,反正是乘电梯也没有几步路。他见站在车旁边的程释,虽是表情严肃,但陆恒觉得他眼神之中写满了“想上去看看”这几个字。

    “能不能麻烦你送我上去?”陆恒苦笑,“尾骨骨折这感觉太不好受了,如果不小心再摔个跟头就惨了。”

    “可以。”程释唇角轻轻上扬。

    陆恒租的公寓并不大,两室一厅,六十几平米。但是对于一个应届毕业生来说,这房租并不便宜,陆恒本打算在之后招个室友合租,如今看来倒是有现成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