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如何死得重于泰山[快穿]_分节阅读_265

    【666号,科技位面的金手指最多只能开一秒钟,自求多福……】

    陆恒还没意识到小助手这句话意味着什么,就已经落地。也许金手指余韵仍在,他很幸运地是臀部先行着地。

    不幸的事,在落地的瞬间,陆恒觉得尾骨处传来一阵剧痛。

    那辆闯红灯的小轿车,在把陆恒撞飞之后终于刹住,随后就被热心群众围了起来。一部分热心群众在谴责无良司机,另一些则是围过来察看伤者情况。

    “哎呀!小伙子你没事吧!”一个手上提着菜的大婶关切问道。

    如今陆恒情况不明,也没有人敢上来随意挪动伤者,好在已经有热心群众打了急救电话,救护车不久之后就能赶到。

    “没,没事……”陆恒疼得眼冒金星两眼发花,耳朵旁只听见嗡嗡的声音,什么信息都无法分辨出来。

    见陆恒似乎没什么外伤,又是屁股先着地的,大婶很有经验的说:“小伙子,看来是尾巴骨受伤了。没关系的!尾巴骨折了就是有点痛,没什么大问题。去年下雪的时候我出门买菜,也是尾巴骨折了,在家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陆恒好不容易回过点神来,又听到大婶这一通长篇大论,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我现在是该先打电话请假还是叫救护车。

    x公司人事部的丽莎挂了手机,心中有些无语。

    这个刚入职的管培生,在上班的第一天就打电话来请假,理由居然是车祸导致尾骨骨折,现在进了医院。片刻之后,对方的诊断报告通过微信发了过来,丽莎也只得无奈准了这个新人的请假。

    见其他入职的新人都已陆续到齐,丽莎准备带他们到公司各部门去露个脸。毕竟管培生之后可是要在各个部门内轮岗,熟悉各部门这个流程十分必要。

    只是尚未出门,丽莎就见自经理急冲冲地走进办公室。

    “赶紧把你们的办公桌收收,程总的座驾到楼下了!”经理说到。

    “什么!总裁不是今天才到v城吗?”丽莎大吃一惊。

    她有一个关系不错的朋友在总裁办,  刚好是负责高层的行程安排,机票酒店预定之类的工作,前几天她们一起吃饭的时候,丽莎才听对方说了这次新任命的亚太区总裁的资料。

    新上任的亚太区总裁跟刚退休的那个胖乎乎秃顶外国老头可不一样,据说是个才二十几岁的大帅哥。

    至于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怎么能坐到亚太区总裁这种位置,自然是因为这是一位太子爷。今后全球各地的x公司都是他的产业,二十来岁当个亚太区总裁只能算是实践罢了。

    这名为程释的年轻总裁,自最全球最优异的商学院毕业后,就直接进入自己企业工作,并且到了现在潜力最为巨大的亚太区任总裁。

    丽莎还听说这程总念大学之时就已经在总公司那边协助自己的父亲打理公司,是个工作能力很强并且极其严肃认真的人,对于手下的要求也很高。

    不过见经理这副紧张兮兮的模样,丽莎也止不住在心里吐槽,大boss来公司第一天,谁有空到下面这些地方看啊。顶多跟公司高层见一面就回去倒时差去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换谁也扛不住啊。

    丽莎心里还没吐槽完,就听经理手机响了起来。只见他听完电话那边的内容,表情更加紧张。

    “程总要来看新入职的管培生。快快快,那些新人来齐没有,总裁第一个视察的就是我们人事部门,我们可不能丢脸。”

    听到经理这么说,丽莎赶忙到一旁的会议室内把在里面等候的新人都带了出来。

    “怎么少了一个人?“这一期的管培生招了多少人经理当然是心中有数,他粗略一点,发现竟然还有一人未到。第一天上班就敢迟到,真是太不像话了,究竟有没有把公司的规章制度放在眼中。

    “是这样的……”丽莎将缘由解释了一遍。

    经理听完,眉头皱了皱,却也无可奈何,车祸这种事情也没人预料得到。反正程总也不知道这一期管培生有多少人,大概就是走个过场,少一个人应该也发现不了。

    然而,经理心中这美好想法,在总裁跨进人事部的那一刻就破灭了。

    “刚入职的新人都在这里?”程释拧着眉头,看着眼前的人事部经理。

    “是……”经理背后有点冒冷汗。新上任的这位程总,虽然年纪轻轻,气势却是够足。自踏进此处的那一刻起,就没见他笑过,目光凌厉,表情严肃。

    经理想起自己从各种渠道了解的消息,他记得有一个总公司那边曾在程释手下工作过的人说。

    “路易啊,是个工作认真严肃的人,你们最好在工作上不要出什么岔子,如果出了岔子,千万不要想着混过去,不然,呵呵呵……”

    想到此处,经理立刻改口。

    “不是,程总。有一名新人他在上班的路上,出车祸了,所以请假了。”

    “叫什么?”

    “那个新人,叫陆恒。”还好自己对这些管培生的资料都牢记心中,经理对答如流。

    只见眼前表情一直严肃淡定,惜字如金的程释,神色一变:“出车祸?他情况怎么样?受伤严不严重?”

    陆恒趴在医院病床上,有些无语。其实他受伤并不算太严重,只是伤到的地方比较微妙。尾骨骨折,不能打石膏,也不能复位,只能多趴着等它自行恢复。这地方的伤势,还挺影响行动的。

    体贴的护士在离开之时,还给陆恒肚子下面垫了个枕头,说让臀部略微抬起一点,疼痛感会减轻许多。

    不过陆恒还待在医院里,倒也不是因为要住院,而是肇事那个司机是酒驾,整个人都晕乎乎地什么都交代不清楚。交警查找肇事司机的家人费了不少时间,现在陆恒只能趴在医院病床等对方家人过来结清相关费用。

    陆恒一边百无聊赖地趴在床上刷手机,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同旁边床位的大爷谴责酒后驾驶的无良司机。

    正在此时,就听病房的门被轻轻敲了敲,随后就呼啦啦涌进来一堆人。

    当先那人陆恒极为熟悉,身材高大,黑发灰眸,轮廓深邃。

    两个久别的人,就以陆恒趴在床上,臀部翘起的姿势重逢了。陆恒在这一刻,只想把小助手给格式化了,这简直是他这么多年以来,最没有形象的一瞬间。

    觉得自己很丢脸的陆恒不想说话。

    终于见到阔别数年的心上人的程释,一时失语。

    病房之中,陷入了有些诡异的沉默氛围。

    一直负责与陆恒联系的人事部丽莎,在此刻站了出来,担任打破僵局的重任:“陆恒,这是刚上任的亚太区总裁,程总。听说你出车祸了,程总很是关心,就带着我们来探病了。”

    “程总,你好。”陆恒点头招呼到。

    “你好,你没有什么大碍吧?”程释就势在陆恒床边坐下,亲切问道,“你放心养伤,这是在上班路上发生的事情,算是工伤。公司会给你带薪假期直到痊愈,不用担心。”

    原来程总竟是这么和蔼可亲体贴员工的好老板,那些传言根本就不可信嘛!站在病房里的众员工心中想到,觉得今后的日子大概要比之前更加好过。

    新上任的公司总裁关爱手下新员工的感人故事,在亲切友好的氛围中很快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