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如何死得重于泰山[快穿]_分节阅读_262

    陆恒见景耀说得一脸坦然,煞有其事的样子,心中想着,这人怕是觉得自己向来君子端方,定然不会想到其他地方去,才敢这么明目张胆吧。

    第191章 结局卷

    好在景耀也知道分寸,如今这断袖分桃之事并非正道。尤其是在士大夫阶层,如有这般传闻,对于名声将是毁灭性的打击。

    陆恒在过来之时,就知现今以阴阳交合为伦常。他与景耀现在是师徒,将来又是君臣,如贸然做出什么事情,将要面对的将是天下文人的口诛笔伐。

    他其实以做好了自己与景耀在这一世中,仅以单纯的君臣身份相伴一生。如今景耀明白了自己的心思,也没有贸然做出什么来,必定也是考虑诸多。

    这并非是景耀忧心人言可畏,而是更多的为了陆恒所考虑。陆家曾是天下清流之首,将来景耀登基之后,定然是要为陆家平反。那么,作为陆家唯一的血脉,陆恒的名声绝对不能有污。

    整顿月余后,景耀终于挥军北上,收复被蛮夷铁骑所掠夺的江山。如同之前所预料的那般,景耀的大军势如破竹,一路就攻至都城周边。在距都城约十数城之地,才遇到了阻碍。

    蛮夷铁骑,并非浪得虚名。双方大军在梁城一带僵持不下。

    如今景耀大军驻扎在翼城附近,翼城与梁城距离不算太远,梁城久攻不下,景耀便将大军撤回翼城周边修整一段时间,准备刺探清楚梁城情况之后,择良机再战。

    当初攻下翼城并未耗费太多时间,翼城守备官乃是前朝旧臣,在景耀大军将至之际,直接杀了监察官将景耀迎入城内。当时军机紧急,景耀并未在翼城多加停留。如今返回翼城,守备官设下宴席,称要好好款待景耀。

    景耀同陆恒都不是轻信之人,翼城距离都城距离不远,基本算是蛮夷王朝统治最为稳固的地域。这守备官虽是前朝旧臣,但如今究竟是心向何方还不能确定。

    陆恒二人都怀疑这次宴席,怕是其中有所蹊跷,但景耀却不能不赴宴。因现今景耀所占之地,几乎有半数为前朝旧臣打开城门拱手献上。如景耀不赴此宴,定要传出不信任旧臣的名声,后方怕是要起波澜。

    二人商议一番之后,决定由陆恒陪景耀前往翼城赴宴,并带上一队精兵在府外随时待命。陆恒乃是标准文士模样,现在景耀身边也无人得知他其实有一手精妙剑术。

    对方为不引起景耀怀疑,即使此宴席乃是鸿门宴,也不会动用太大阵仗。遇上异变,陆恒和景耀二人要撑到府外精兵攻入,也是绰绰有余。如守备官真有异心,正好将计就计直接拿下,顺势将翼城完全控制在景耀手中,更有利于接下来的战事。

    之后的事态发展,果然如他们所料。翼城守备官并非真心投靠,所谓的宴席果然是别有用心。

    宴席之上,献舞的十数名舞姬,在转至景耀身前之时,突然发难。

    好在陆恒和景耀早有防备,二人靴中都藏有短剑。刺客才有异动,景耀就一脚踢翻眼前食几,结实的红木食几重重击打在当首那名刺客腰腹之处。巨大的力道,将她连人带几踢得翻倒在地,口吐鲜血,已是失了战力。

    而陆恒则是起身就袭向想要悄悄离开的守备官之处,守备官虽是武艺不弱,但显然没有想到外表文弱的陆恒竟有一手精妙剑术,猝不及防之下,竟是未过几招就被陆恒制服。

    见守备官被制住,那些刺客下手不免略带迟疑,当下就被景耀抓住空隙一一拿下。

    事情如同他们计划的那般顺利,然而在最后关头却发生意外,景耀受伤了。在府外精兵闯入之时,本已被陆恒制服的守备官,突然暴起发难,拼着被利剑穿膛而过,将一柄匕首送入景耀腹中。

    陆恒大怒,一脚将守备官踹飞,那守备官本就受了重伤,受了这一脚立刻就气绝当场。陆恒也没工夫理会那守备官,他面带焦急扶住景耀,伸手就要查看他的伤势。

    景耀面色苍白,手轻轻地拦了一下:“先生,此处不宜久留,先带我回营帐。”

    陆恒简略交代了处理善后一事,随后就带着景耀先行赶往城外营帐中。一入帅帐,陆恒就吩咐立刻让军医前来。

    待到军医前来,景耀说到:“先生,事态紧急,在军医医治之时,善后事宜就拜托你了。”

    说罢,景耀扯下腰间信物,交予陆恒。

    陆恒接过信物,知道自己现在在此处也帮不上什么忙,观景耀状况也并无性命之忧,便点了点头走出帅帐。

    留在城内的精兵已带着守备官的尸体和刺客回到营帐之中。在陆恒悉心察看之下,发现守备官脸与脖颈交界之处有异状。

    人皮面具?陆恒心中一凛。果然,揭开面具之后,露出一张蛮夷长相的脸来。原来翼城的守备官早就被取而代之,之前的一切,都是为了今天的这场鸿门宴。

    如此说来,事情对于景耀更加有利,假意投靠之人乃是蛮夷间谍,那此事爆出之后,也不会造成后方人心动荡。

    陆恒沉吟半晌,便召集景耀麾下诸多谋臣,商议今日之事。景耀交予陆恒的,乃是代表这宸王势力最高权限的信物,见此信物如同见景耀本人。那些谋臣平日暗地里虽是有些争斗,但遇此大事,又见陆恒手持景耀信物,也就不敢怠慢分毫。

    处理完一切,陆恒回到帅帐之时,天色已微亮。

    陆恒才靠近床边,景耀就睁开了眼睛。

    景耀挥了挥手,让军医退下。

    见他神色清明,像是一夜未睡,陆恒微微皱了皱眉:“你既伤重,为何不好好休息。”

    “除了先生之外,旁人在这卧榻之侧,我怎么可能安心入睡。”景耀面色苍白,说话都有些中气不足之相,看来受伤匪浅。

    陆恒却是盯着景耀,沉吟半晌。

    景耀被他似乎洞察一切的目光看得有些心虚起来。

    片刻之后,陆恒开口:“景耀,你明明能避开的?你心中有何计划竟要以自己安危作为赌注?”

    “我……”景耀就知这些事情都瞒不过陆恒,但是他真实的目的是绝对不能说出来,“这是诱敌之计罢了。”

    “那为何事前不与我商量?”

    “我担心,你知道之后,会让旁人看出端倪来。”

    陆恒细想一下,觉得以现在的性格,如知道这乃是景耀的计策,确实会因为过于平静让人发现端倪。那景耀瞒着自己倒也正常,只是不知为何,陆恒总觉得对方的目的不仅仅在于次。

    “先生,我现在受伤,很多事情都必须假他人之手。我知你代我打理军务已非常繁忙,但还是要请你晚上与我同住,照顾一二。”景耀说。“除了你,其余人等,我都无法交付所有信任。”

    这也并不算什么过分的要求,陆恒点头答应下来。

    此时军医将熬好的药送了进来,毕恭毕敬放于桌上之后就退了出去。

    陆恒取来靠垫放在景耀身后,又将他扶起靠坐。景耀行动之间颇为费力,扶他起身之时,他几乎大半个身体都挂在了陆恒身上。

    陆恒将药端来之后,景耀又无奈苦笑了一声:“我现在气血两虚,手上无力,还请先生……”

    他话未说完,陆恒就知道了未尽之意。

    床上这人如今是个伤者,陆恒也不扭捏什么,撩起袍角就坐在床沿,一勺接一勺地喂景耀喝药。

    一时之间,满室温情涌动。一碗药很快见底,景耀见那瓷白碗底,脸上竟是露出意犹未尽的神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