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如何死得重于泰山[快穿]_分节阅读_260

    【简单来说,你就是要开始虐狗之旅了?】小助手突然发出一句感慨。

    【别忘了,我是大佬。】

    【……】被权势压倒的小助手迅速隐匿。

    陆恒向来是个洒脱之人,既已知道事情症结所在,那自然就立刻开始行动。

    翌日。

    清水镇的教书先生离开了,这个消息,让镇上无数的姑娘都为之扼腕。那个先生虽已年近而立,却依旧没有娶妻。生得是面如冠玉,为人又温和有礼,且学富五车通身的诗书气度。他收养的那个孩子已在六年前离开,如今简直是所有待字闺中的姑娘们最为理想的托付终生之人。

    谁知,他却不声不响地离开了。

    陆恒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景耀如今所在的云城。云城为江南重镇,如今景耀所率领的大军,暂时以此地为大本营。待到将蛮夷驱逐之后,作为皇家正统的景耀,自是要重新入主都城太明宫。

    如今战事正是紧张之际,云城的城防戒备已经提到最高级别。蛮夷做事向来不择手段,派人刺杀之事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因此,要入云城之人,现在都要经过严密的盘查搜身,确定没有携带任何兵刃之后,才能入内。

    陆恒到达云城之时,天色已晚。他紧赶慢赶,依旧没能在城门关闭之前赶到。看着那禁闭的城门,陆恒有些无奈,他可不想在荒郊野外对付一晚。

    他从包裹之中,拿出护臂带好,随后又掏出一个小小的鹰哨,放在唇边吹响。片刻之后,一只神俊无比的海东青就落在了陆恒左臂之上。

    这只海东青,在近四年来,承担起为景耀和陆恒传信的重任。如今陆恒想在城门关闭之后进这云城,也只能指望它了。

    徘徊在城门口没能进城的人群都渐渐散去,想着此时离开,说不定还能在郊外的破庙之中找到个空位将就一晚。

    就在此时,城墙之上的守卫突然一阵骚动。本已是严密防守的城墙之上,又登上了一只小队。新来守卫身披的铠甲,与之前的式样完全不同。并且,这些守卫悉数都是面容严肃,眼露煞气,一望就知是身经百战的精兵。

    云城那才关闭不多时的城门,再度开启。

    当先走出的,是一队身披与城墙之上士兵相同式样铠甲的精兵,只是他们手中所持乃走了出来,在城门之处站定。聚集在城门处的人群,悉数被分至两边。为防止有人趁乱涌入城门。城墙之上的士兵,也拉满了弓弦,一旦有蠢蠢欲动之人,就地射杀。

    随后,一个身形高大面容俊美的年轻人走了出来,他身上穿着简单的常服,没有披甲。有熟悉云城的人认出了这年轻人的身份。这个才行冠礼不多时的年轻人,正是这云城,也是如今半壁江山的主人,宸王。

    宸王可谓是近来传奇般的人物,且不论他的身份乃是出自正统的皇家遗脉,就说这遗落于民间十数年的皇子。在被旧部拥立为王之后的种种功绩,也是令人瞠目结舌。

    当初旧部在清水镇找到宸王之后,本以为他在年幼之时就遗失于偏远小镇,没有得到正统的帝王教育,要扶持起来将会面临诸多困难。当初在旧部之中,确实有野心家只是想将宸王当做一个天下大义的幌子,毕竟起义之事,还需民心所望。

    不想这宸王十六岁被寻回之后,两年之内就将大权完全握在了自己手中,军事之上也是天赋卓绝,带领前朝旧部在短短数年之内,就形成了与蛮夷王朝分庭抗礼之势。

    虽说在江南之地,蛮夷王朝的统治是最不稳固。加之江南多文人才子聚集在此,这些文人自蛮夷入关之后就从未承认过现今的蛮夷王朝,宸王起事之后自是一呼百应。江南之地有数座城池,都是郡守开了城门将宸王的军队迎入城中。

    然而,宸王能在之后率领麾下军队,抵挡住蛮夷铁骑的猛烈攻势,甚至渐渐开始向北扩展领地,其心性手段可见一斑。

    宸王自城门之内大步走出,速度极快,他身后的近卫官甚至都追不上其步伐。他脸上表情也是颇为奇怪,眉头紧皱,面带焦急,眼中却又夹杂着几分欣喜之意。

    见景耀出现,陆恒也从一旁隐蔽之处走出,唤了一句:“陆耀。”

    景乃是前朝皇家姓氏,当初陆恒捡到景耀之时,见这孩子无父无母,便让他跟自己姓,又为其取了耀这个名。景耀在被旧部寻回确认身份之后,恢复了景这个姓氏,却没有再用他留在皇家玉牒之上的名字,而是一直沿用了耀字。

    “先生!”

    陆恒的声音不大,在这有些嘈杂的地方,其实很容易被忽略过去。景耀却是直接停在了原地,随即便向陆恒的方向看了过来。

    只见那因久居上位,面上已是带着威仪的年轻人,向着陆恒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随后就几乎是数步并成一步地来到了陆恒身边。

    陆恒尚未开口,就被景耀一把拥入怀中,有些灼热的气息,打在了他的耳边。陆恒这才发现,六年前离开之时,身高才至他眉心的少年,已经成长为如今这个比他要高上些许的男人。

    也许是常年征战,景耀的身体极为健壮结实,搂得陆恒有些喘不过气来。片刻之后,陆恒见景耀仍未有松开的意思,终于是忍不住用力推了推对方。

    察觉到自己似乎有些逾矩,景耀立刻松开了手,他有些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先生待人向来是有礼有节,虽然温和却总是有些距离感,即使是对他也不例外。如今自己在久别重逢的激动之下,竟是唐突了对方。

    景耀有些小心地打量了下陆恒的脸色,见对方没有露出不悦之色,这才放下心来:“先生你怎么自己独身一人就来了,如今这乱世之中,太过危险,应当让我前去迎接你才是。”

    陆恒随着景耀向城内走去:“你的身份已是今非昔比,擅自离开云城也不妥当。我在年少之时,也曾孤身游历不少地方,自清水镇到这云城来,算不得什么大事。”

    景耀也知先生并非是那种文弱书生,他出去文采斐然之外,还有着一手好剑术。自己这身武艺,可以说是完全传承自对方。

    如此想来,方才自己的那些言语,又是太过唐突,先生没有生气就好。景耀又看了一眼陆恒,心中想到。

    看来此次重逢,先生的心情也是颇佳。景耀的唇角勾了勾,无法抑制的露出一抹笑容来。

    之后的日子,陆恒就暂且在景耀的住处安顿下来。景耀本是力邀陆恒作为他的军师,这六年来,景耀虽是谋士无数,但是身侧的军师之位,他却始终为陆恒留着。

    但陆恒却以现在尚不清楚宸王这方的形势,予以拒绝。如今宸王势大,现在他身边之人,在将来都是从龙之功。军师一位更是无数谋士引得虎视眈眈,众人皆知,如能成为景耀最为信赖的军师。在他入主太明宫之后,如今的军师就必将坐上在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之位。

    只是,陆恒虽考虑良多,没有贸然接下这军师之位,仍是有人迫不及待的想要把他拉下马来。

    一份关于陆恒真实身份的案卷,摆在了景耀的案头。

    陆恒,原名陆嘉。前朝丞相陆翰之子,当初陆翰以私通蛮夷之罪入狱,最后被诛灭九族。之后却又发现,陆翰乃是佞臣与蛮夷勾结陷害,陆家皆为无辜枉死。

    如此种种。

    立于案前的谋士,满脸痛心疾首之色:“主上,这陆恒虽是名臣之子,陆翰当年也是冤死狱中。他全家满门七十六口,皆是被先帝所杀。他此次前来,目的不明,您切不可掉以轻心啊!”

    景耀却是面色不动,神情淡然,听这名谋士说完之后,只是挥了挥手:“你先下去,本王自有定夺。”

    谋士还想说些什么,却见眼前景耀眼含煞气,顿时就惊出一身冷汗,赶紧诺诺退下。出了书房之门,他才长吁一口气,抹了抹额头的汗珠,觉得自己这一步棋走得着实精妙。

    没有一个君王,能容忍一个可能会威胁到自己性命的人待在身侧。陆恒的身份,注定他得不到主上的信任。

    第190章 结局卷

    那谋士才将门掩上,就有一人自景耀身后屏风转出,一袭青袍,周身上下除去那一方压衣的羊脂白玉佩外,再无其他装饰。

    这人不是陆恒又是何人。方才谋士求见之时,景耀正拉着陆恒一同研究如今这两分天下的形势,现今景耀在江南之地的统治已是稳固异常。

    当初蛮夷占领都城之后,连屠三城以示威慑。不少城池的守备官以为前朝皇族已被悉数杀死,且为了全城百姓性命,选择了对蛮夷王朝俯首称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