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如何死得重于泰山[快穿]_分节阅读_26

    珉却摇了摇头,说:“我精气已被那阵法吸收殆尽,生机已断,妖丹予我已无用了。”

    那厢被取了妖丹的临阳郡主,犹自在那怒骂:“你这妖狐!竟敢如此对我!”

    珉从口中吐出一团精气进入临阳郡主的体内,随后对陆恒说到:“当初她救我一命,现在她一凡人修行邪法,短了寿命。我将余下寿数赠与她,算是还了当年那段因果。”

    珉又看了临阳郡主一眼,似乎是在对自己前世的恋人告别:“峥,我的妖丹赠与你。不必担心,心甘情愿送出去的妖丹,你吸收了其中的修为,是没有什么恶果的。我只希望你能把我的尸骨,带回族地。”

    鸟飞反故乡兮,狐死必首丘。

    交代完后事,珉总算是了了心愿,安心的闭上了眼睛。

    沉默了许久才平复了心绪,陆恒发现那临阳郡主饱满的肌肤竟突然开始干瘪,满头乌丝瞬间变白,整个人苍老得犹如八十岁的老妪,与之相反的,体内生机却极为充沛,余下寿数足够她再活七八十年。只是这样的情状,对于向来自恃美貌的临阳郡主,并算不算好事吧。

    “这是为何?”

    “以凡人之躯使那邪法,总是会有些不良后果的。”释空解释。

    “你说珉给予临阳郡主寿数的时候,知不知道这般后果。”陆恒有些感慨。

    “这与你我都无甚关系,此番事了,当是离去之时了。”释空将全程记录的留影珠取出,唤了只纸鹤送给恭亲王。又挥袖解了临阳郡主的定身术,就牵了陆恒离开了恭亲王府。

    陆恒还犹豫着回头看了一眼:“这临阳郡主害了这么多人性命,就这样不管了吗?”

    “修行之人,为避免染上因果,最好不要伤凡人性命。”

    “因果?”

    “因果之力越重,天劫就越难渡过。你当谨记,渡天劫之前,必将因果了结。”

    陆恒似乎听到那小院之中,传来了临阳郡主凄厉的惨叫声,大概是她看到了自己现在的容貌吧。

    将珉的尸骨放入储物袋中保存起来后,陆恒有些犯难。他修为尚浅,接收的传承并不完整,在有限的那些传承中,完全没有提到妖族的族地在何方。

    陆恒沮丧的告诉释空这个事实,释空思考片刻,说:“你且回之前的山林修炼。“

    听出释空话语中有分别之意,陆恒急急问道:“那你呢?你要去哪,还回不回来?”

    “我需回宗门禀报此间发生的事,顺道在宗门典藏中查阅一些关于妖族修行事宜。”释空看了陆恒一眼,看他表情不舍,又解释到,“宗门里有些同门对妖族有所偏见,你还是留下修炼为好。”

    释空离开后,陆恒对于修行之事也不敢有丝毫的懈怠,毕竟释空可是言明回来时要检验他的修行情况的。只是没了释空的陪伴,在渺无人烟的山中生活,还是让来自现代社会的陆恒无聊到快要发疯。

    “好想要部苹果啊!”这日,陆恒发泄的对着空无一人的树林大叫了一句,也算是某种宣泄情绪的途径了。

    “那个……苹果的话,我知道哪里有哦。”

    陆恒听到身后传来一个怯怯的声音,他回头,看见一个面容清秀的青年。他看起来很害怕的样子,整个身子都藏在树后,只露了个头在外面。

    “真的吗?”虽然知道此苹果非彼苹果,陆恒还是很高兴终于有个人能说说话了。

    看到陆恒绽开的笑容,那青年鼓起勇气从树后走了出来:“我叫白,雪兔族。”

    第26章 风华绝代的大妖巴蛇

    原来是妖族。不过也不奇怪,能突兀的出现在这种人迹罕至的山林,一般除了妖族也不作他想。

    “我叫峥,巴蛇族。”陆恒看到白对他笑了笑,看起来挺友好的样子,但是他的奇怪之处还是令陆恒忍不住发问了,“你很冷吗?为何一直发抖?”

    “不,不是,这是天性,过会就好。”白抖得声音都有些发颤。

    “……”陆恒有些无语。

    这白抖得都快散架了,为何还要克服天性来跟他搭话。向来藏不住什么话的陆恒,直接就问了出来。

    “同为妖族,怎么可以放任一个幼崽独自在外!”白毕竟修为要比陆恒高深,总算是慢慢缓了过来。

    陆恒看了看自己的五短身材和肉肉的小手,勉强接受了幼崽这个说法。

    于是白就在陆恒的竹屋旁搭了个草屋住下,他两很快熟悉起来。白心思单纯,和他相处是件很愉快的事情。

    白对妖族事物颇为了解,对于陆恒的各种疑问也都知无不言。照顾幼崽,是妖族的惯例,每一位成年的妖族,都有义务作为幼崽的引路之人,带他们了解妖族的各种传承。妖族向来比人族来得团结,这也是妖族人数虽少,但实力却并不比人族弱的原因。

    一日夜晚,白神秘兮兮的说要带陆恒去看个好东西,陆恒见他那副样子也被勾起了十足的好奇心。两人七拐八绕的来到一株四人合抱的大树底下,白掐了个手决,那看起来杂草丛生的地方如同云雾被拨开般,现出一个黑黝黝的洞口来。

    这洞口的上方没有树叶遮挡,现在正是月光最盛之时,月光恰好能从树叶空隙之处直照洞底。陆恒很是好奇的向下望了望,只看见一片朦胧的光晕,看不清下方有何物事。

    “下面是株灵药,我已经进去打探过了,没有危险。”

    陆恒放出神识下去探了探,确实如白所说,下面没有什么危险。相反的是,里面传来一种令他很是神清气爽的感觉。

    于是陆恒就放心大胆的随着白跳下了洞穴。

    洞中根须缠绕,从其中一根异常粗壮的树根中,一滴一滴的流出豆大的翠绿色液体,汇入地面一丈见方的水潭之中。那水潭之中,层层叠叠的铺满了巴掌大的莲叶。在层层莲叶拱卫之中,羞答答的探出了一朵洁白无瑕的花苞。

    “这是灵药千叶莲。”白用一种献宝的语气说。

    千叶莲,凡人用之能活死人肉白骨,修者用之能增加修为,于妖族用处却不是很大。

    只是看到白两眼亮晶晶的样子,脸上就差写着快夸我几个字。陆恒还是很给面子的说:“你好厉害,这么珍稀的灵药都能找到。”

    “哪里哪里。”白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我是运气好。那日我来这山林寻灵药,恰好飞过这大树顶上。却被突然爆发灵气冲乱了气息,就一头从飞行法器上栽了下来,正好落进这洞中。”

    能被灵气一冲,从飞行法器上栽下来,这白也是够丢妖族的脸了。只是也许是傻人有傻福,竟被他找到了这等珍稀的灵药。

    “这千叶莲不是一般只生长在灵气纯净充沛的雪山之巅吗?”陆恒有些疑惑。

    “可惜这老树了。”白有些感慨,“这树本已生出灵来,马上就能成妖。只是不知为何,这主根破损,树心产生的灵液积年累月之下汇集成了这片小小的灵泉。便宜了这粒不知从何而来的千叶莲莲子了。”

    “这草木成妖,本就艰难,真是可怜,只差这最后一步了。”白看上去颇有些感同身受,随之又振作起来,“不过最占便宜的还是我,找遍整个大陆都没寻到的千叶莲,竟在这里走运碰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