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如何死得重于泰山[快穿]_分节阅读_25

    “撤去身上敛息术。”

    陆恒听到释空传音,虽不知缘由,却也听话的撤去身上术法。敛息术一撤去,那碧踪狐族立刻抬眼向陆恒望来。

    随后,陆恒就在脑中感受到了碧踪妖狐的意识:“你是我妖族中人,来自何族?”

    陆恒询问的望了望释空,看到释空对他微微点头,便放心继续与妖狐交流:“巴蛇一族,我名为峥。”

    “珉。”妖狐也报上自己的名。妖族向来是一个比较团结的种族,很少会伤害同族。互通名字后,基本就是立下一个互相信任的契约。

    “你为何落到这般境地。”陆恒问道。

    珉沉默许久,终是一声叹息:“此事说来话长。”

    随后,陆恒就在脑海中看到了一段记忆。

    珉是一个有些特立独行的妖族,不同于那些一般躲在深山灵气充沛之地修行的大妖,他喜爱住在俗世之间。珉喜欢四处游历,遇上心仪的地方,就停下住上一段时间,也许是几年,也许是几十年。

    临江城就是这么个得他青眼的地方。珉爱酒,也会酿酒,他在临江城开了个酒肆,看人生百态悲欢离合。不多时,他的酒肆出名了,比酒肆更出名的,是酒肆的老板。狐族人形向来以貌美出名,珉更是他们一族中的佼佼者。每年的花神节上,珉所开酒肆的画舫上都堆满闺秀们掷来的鲜花。

    珉在临江城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他打算待在这走完一个凡人的一生,然后就再找下一个有意思的地方生活。

    直到那一年,临江城成为恭亲王的封地。珉也遇到了他的劫数,临阳郡主。像珉这般修行千年的大妖,遇过无数的人,见过无数的事,像临阳郡主这般普通的凡人女子,即使有几分姿色,在珉眼中,与那芸芸众生应该也是没什么两样的。

    但是临阳郡主不一样,珉第一眼就认出了这个熟悉的灵魂。那是很久之前的事,珉还是一个不能化形的小妖。每日修行之余,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躲在河边的树后,看着不远处村庄的人来此打水、洗衣、嬉闹。

    有次珉刚渡完天劫,大意之下竟被猎人设下的捕兽夹夹住,虚弱无比的他已无余力动弹。后来是村庄里一女童救了他,那女童将珉藏在附近的山洞中,每日为他采草药治伤,悉心照顾他直至伤愈。

    之后,珉就一直伴着女童长大,直至女童变成少女。在她及笄那年,珉化形了,随后两人定下百年之好。化形后的珉,回到族地去接受传承。却未曾料到,等他回来,恋人已遭受人世间最大的苦楚。

    少女在集市被县令的独子看中,想纳她为妾。有了心上人的少女抵死不从,之后的故事就如同戏文中常见的那样,纨绔子弟用少女家人的性命威胁,少女只得被一顶小轿抬进了县令府中。和戏文中不同的是,少女的恋人终究是没能来得及救她出魔爪,刚烈的少女当晚就吊死在了房梁上,又被恼怒的县令之子一把火烧成了灰烬。赶回来的珉,连自己恋人的尸身都未能见到。

    惊怒之下,珉差点入魔大开杀戒,幸好被赶来的族人带回族地。等他恢复心性后,已经失去少女灵魂的踪迹,连她的转世也无从寻起。珉一直生活在凡俗之地,并不是没有抱着哪天能得上天垂怜,再次遇到少女转世的心思。

    第25章 风华绝代的大妖巴蛇

    之后的事情看似顺理成章,两人再度相恋。

    沉浸在重逢喜悦之中的珉,却不知道,即使是同样的灵魂,经历的不同,也会造就不同的人。临阳郡主,并不是当初那个对爱情坚贞不屈的少女。

    在都城时,临阳郡主也是无人不知,不仅因为她的美貌,还因为她的那些风流韵事。临阳郡主爱好收集各式美男子,被她看上眼的,总要使出万般手段得到手,到手之后却又很快厌倦。

    恭亲王离开都城,举家搬迁至领地,就是为了这个声名狼藉的女儿。在都城,除了那些攀权附贵的小人,已无世家敢娶这样一个女子,即使她是恭亲王的嫡女。

    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来到临江城的临阳郡主依旧没有改变。珉是她看上的第一个男子,却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

    很快,临阳郡主就感到了厌倦。珉却一心想着不能对恋人隐瞒,告诉了她自己是一只碧踪狐。之后的事,就如释空告诉陆恒那样的发展,被恋人背叛,失去理智的珉杀了凡人,引来了梵音寺的高僧,被关进了锁妖塔。

    之后的事情,又与陆恒他们听到的有所不同。因地动侥幸逃出了锁妖塔的珉,不甘心之下回到临江城找临阳郡主,却又被她欺骗,使计困在这不知何方高人布下的阵法中,取了妖丹。

    陆恒想了想,问道:“临阳郡主那贴身婢女可是你所杀?”

    “我等修行正道的大妖,岂会为难一个凡人女子。当初杀的那些凡人,也是因为一时之间入了魔。”

    释空和陆恒查看过那婢女的尸身,确实是死于妖术之下,再联系到今夜临阳郡主的举动,取那婢女性命的是何人就不言而喻了。只是她本只是一凡人女子,从何得这这些与妖族有关的秘术。

    疑惑的陆恒转头去找释空,想从他那里得到解答。却见释空站在密室角落的一个书架旁,手持一本看起来颇有些年头的书册细看。

    陆恒走过去,随意抽出一本来看,发现是临阳郡主的手札。上面竟详细描述了与她有过首尾的每一位男子,从相识相知,再到相恋,直至最后心生厌恶,得陆恒是瞠目结舌。

    陆恒翻到手札的后面,在珉之后,这手札上就满满的只记载了关于释空的事情。

    从手札上就可以看出,临阳郡主待释空态度与之前的男子极为不同,可说是迷恋到了疯魔的地步。也许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整整三年,临阳郡主再没有看任何一个男子一眼,满心满眼的都是释空。甚至为了释空,在恭亲王想为她说一门亲事的时候以死相逼。

    陆恒神情复杂的看了释空一眼,没看出来他魅力竟这么大啊。不过看着释空俊逸的五官,眉目如画却又总是表情冷淡,陆恒突然有些理解临阳郡主的心思了。

    似乎是感受到陆恒的目光,释空放下手中书册,略带疑惑的向他看来。

    偷看被逮了个正着,陆恒老脸一红,又想到自己现在的外貌只是个七八岁的幼童,怕个什么。于是便无所畏惧的盯着释空说:“你手中那书册写了什么?”

    “一些关于妖族的事情,应该是设下这阵法的高人所留,”释空说,“你手中书册可有什么要紧之事?“

    陆恒反射性的把手札往身后一藏:“没什么,就是些杂记之类。”

    释空闻言,也不在多问。两人一番翻找,总算是在书架中找到了破开阵法的方式。

    从阵中脱出的珉,大概是损耗太大,体型迅速缩小,变成猫咪大小。陆恒将他抱起,同释空一起走出了密室。

    见到陆恒一行两人一狐,呆立在房中的临阳郡主面露慌乱之色。陆恒本以为她是因自己做的恶事被发现,心中发虚所至。但释空解开她的禁言之术后,陆恒才发现自己真是太天真了。

    “释空大师,我与这狐狸并无什么苟且,当初是他使妖术迷惑了我!”临阳郡主焦急说道。

    虽说知道古代权贵阶层向来不把下人的命当一回事,但使邪术弄死了一院子的人,被发现后的临阳郡主开口竟是这么一句话,陆恒对她的恶毒有些叹为观止。

    “你有没有什么要和她说的?”陆恒问珉,“我可以帮你传达。”

    珉沉默许久,终是一声叹息:“该说的,在我来找她那天已经说罢。其余未尽之话语,她既于我无意,说了也枉然。只是我之妖丹,留在凡人体内终是不妥。”

    “你可有办法将她腹中妖丹取出?”陆恒问。

    珉勉强支起身体,点了点头,而后张口吐出一道光芒。只见在那光芒的吸引之下,一颗珠子渐渐从临阳郡主的口中冒出,那珠子金光缭绕,看得出是修行正道妖族的妖丹。

    妖丹落入陆恒掌心,细看之下,妖丹之上,缠绕着丝丝黑气,想来是因为临阳郡主修行邪道害人性命所致。

    “你可有办法将这黑气化去?”陆恒抬头问释空。

    释空点了点头,掐了个手决,口中默念了几句经文,那妖丹上的黑气就慢慢淡去了。

    陆恒将妖丹送到珉的嘴边,催他快收回自己的妖丹,对于妖族来说,妖丹离体太久,会受到极大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