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如何死得重于泰山[快穿]_分节阅读_2

    陆恒还是有些不明白的问:“平行位面啊,那跟原来的世界都没什么关系了,这也行啊?”

    “执念这种东西呢,只是需要看到一个如果,就没那么执着了。”小助手的语气听起来有些沧桑。

    “我知道了,就像看了一本结局很不爽的小说,这个时候只要去找一本符合自己心意的同人来看,心情就舒畅多了。”陆恒恍然大悟。

    “你要这么理解也可以……”

    ……

    陆恒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泛着冰冷金属光芒的天花板。根据脑海中的资料,天花板其实是可以根据个人喜好,调节成各种景色的。比如星空,比如蓝天白云,喜好再特别点,调成电闪雷鸣也可以。然而这个房间的主人并没有做出任何的改变。

    身下的床垫一点也不柔软,睡起来会令人感到非常的不适,但这种特制床垫能很好的刺激每一块肌肉。简单来说,就是一款在睡梦中也能锻炼身体的床垫。

    眼前的房间极其的简单,一张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个衣柜,唯一特别的大概是那个挂着重力训练室标识的门。陆恒翻身下床,走进卫生间准备洗漱。

    出现在镜子里的青年却让他大吃一惊,修长的眉毛,眼尾微微上挑,有些微醺的感觉,眼眸中像是潋着一汪清澈的湖水,这分明就是陆恒自己的脸。但又有所不同,小麦色的肌肤,眉心因为经常皱眉形成的纹路,线条更凌厉一点的下巴,又是委托人莱纳中校的样子。

    【小助手,这是什么情况。】陆恒被吓得半死,连忙在脑海里呼唤任务小助手。

    【我也不知道啊,数据库里也没有……】小助手也是一脸懵逼。

    【连长相都不对了,不会因为ooc被遣返了吧,我不要啊,这可是我第一份工作第一个任务……】陆恒欲哭无泪。

    【别急,既然现在还没遣返,应该就没什么影响。现在只能这样子了,等我回总部后再好好查查。】

    听到这里,陆恒松了口气。他对着镜子调整自己的表情,不得不说,陆恒还是十分有天赋的。很快,因为外貌改变带来的那丝柔和感很快的消失了,镜子里赫然就是那个严肃刻板的莱纳中校。

    莱纳是个十分自律的人,除了出任务,每天的作息都有一个严格的计划表。清晨起来后,必然是雷打不动的两小时的体质训练。已经开始进入角色的陆恒,也就用两个小时的战斗训练作为一天的开始。

    第2章 为国捐躯的beta中校

    训练刚完成,陆恒手腕上的光脑突然响起通讯接入的声音,能掐准这个点打电话过来,看来是个熟悉的人。

    按下接通按钮后,一个军装男人的全息影像凭空出现,脸部线条很是硬朗,鼻梁很高,眼窝深邃,一头微卷的红发有些凌丨乱。衬衣上端几个扣子散开着,隐约露出健壮的胸肌,军装外套随意的披在肩膀上,整个人看起来充满着野性不羁的魅力,正是修伊特。

    “哟,小纳纳,在训练啊。你这样脸蛋红扑扑的样子,让我想起来不少往事……”

    “指挥官阁下,请问有什么事?”陆恒面无表情地打断了他,一旦修伊特开始追忆往事,短时间内都别想把话题扯回正题。

    “我觉得现在时间还很充足,我们可以稍微聊聊过去。”修伊特看起来有些意犹未尽。

    “指挥官阁下,请问有什么事?”陆恒冷淡地重复。

    修伊特正想说什么,一个柔软清澈的声音忽然插了进来:“修伊特,你再这样小心莱纳副官又挂你通讯哦。”

    他表情僵硬了一瞬,似乎是想起了上次被直接挂掉通讯的场景。片刻后,修伊特收起脸上不正经的笑容,正色道:“莱纳副官,请速来作战指挥室一趟,有重要情报。”

    “是,马上到。”

    这两个性格完全南辕北辙的人能成为挚友也是挺神奇的,陆恒拿起桌上的装饰性平光镜架在鼻梁上,走出了舱室。

    沿着长长的舰桥,陆恒向着位于星舰前端的作战指挥室走去。他的腰背挺得笔直,每一步都像丈量过一般的精准,军靴踩在坚硬的地板上,发出极其规律的“哒哒”声。

    沿途的士兵看见陆恒,都站直了身子敬上一个标准的军礼。也许与指挥官的性格有关,风雷其实并不像其他军团那样规矩严格。在没有任务的时候,整艘星舰一般处于比较轻松随意的氛围,不过这并不包括陆恒出现的时候。严肃刻板的他,一直要求风雷上下无论什么时候,都用最严格的军人标准要求自己。再加上在很多事情上恪守规矩,不近人情,其实风雷内部颇有些异样的声音。

    刚向陆恒敬完礼的一个士兵,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立马用手将自己的眼睛向上拉起,模仿着陆恒的神情。他的同伴抖着肩膀露出心照不宣地笑容,却又不敢笑出声来,他们可不敢挑战3s级别的听力。

    这边被挂断通讯的修伊特泄气的趴在了桌子上,自言自语到:“真是越来越不好玩了,好想再看到一逗就脸红的小纳纳啊。”

    “修伊特,你和莱纳副官很熟悉吗?”出声的少年长得非常清秀,皮肤像奶油一般白皙而细腻,嘴唇像花瓣一样的娇艳,再加上单薄的肩膀,纤细的腰身,像是omega一样的美丽。

    “是啊,我们可是从三岁就认识了。那个时候的小纳纳跟小卡洛你一样的可爱。”修伊特越说越觉得万分怀念幼年的莱纳,羞涩可爱,乖巧听话,自己说什么都信。哪里像现在,像个老学究一般,满口的军纪军规。

    就算是少年时期的莱纳也好啊,虽然有点被自己带歪了。修伊特重重的在心里叹了口气。

    卡洛睁大眼睛,红润的嘴唇惊讶的微微张开:“是吗?我还以为莱纳副官一直是这么严肃的样子呢。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有种见到教导主任的感觉呢。”

    “怎么会!在军校的时候,很多坏点子可都是小纳纳出的,真是美好的青春岁月啊。”修伊特坐直身子,突然来了精神,“你知道吗,在我们入学集训的时候,那个教官……”

    “我在军校的时候就经常听到队长的事迹呢,那时我就立志要加入风雷。“卡洛有些突兀地打断了修伊特。

    虽说对往事的回忆接连两次被打断让修伊特觉得有些遗憾,但对卡洛他总是多了那么几分耐心。顺着卡洛的话,修伊特捡了几件在军校的趣事讲给他听,逗得卡洛笑声不断。

    两人聊得兴高采烈的时候,作战指挥室的门滑开,卡洛突然安静了下来。

    空气中弥漫着几分尴尬,走进来的陆恒却仿佛什么都没感觉到的样子,向修伊特敬了个礼,然后坐在了他的右手边。

    “那我们开始吧。”修伊特点头示意,随后按下了全息投影仪的开关。

    出现在半空中的是一颗黄色的星球。这是一颗中立星球,资源贫瘠,漫天黄沙,并不属于人类联盟哪个特定的国家。这是所有罪犯、骗子、小偷、妓女的天堂,是穷凶极恶的通缉犯,杀人如麻的星盗们最爱的销金窟,这里的秩序就是没有秩序。

    “根据可靠情报,艾雷登现在就躲在芙瑞星最大的城市纳比亚中。”修伊特放大星球投影,定位在北部的一个城市上。

    “他想通过拍卖会出手星路图?”陆恒皱了皱眉头。

    “宾果!小纳纳你果然跟我心有灵犀。”修伊特不正经地调笑了一句,见陆恒一脸严肃地盯着投影,完全没有搭理他的意思,只好耸了耸肩,继续说正事,“所以我们必须在拍卖会开始之前,找到他,夺回星路图。”

    “作为军方势力,我们不能公开进入芙瑞。上次的事情,议会已经对军部提出严正交涉了。”陆恒说。

    “这个我们刚刚已经讨论过了。“一直沉默的卡洛突然开口,”修伊特说,我们三人秘密潜入就好。“

    陆恒闻言,本就没有松开的眉头愈发的紧锁。

    这次任务就是卡洛发情暴露身份的任务,也是这对挚友第一次产生巨大分歧的地方。名叫艾雷登的叛徒盗取了军方一块刚绘制完成的星路图,据说上面标明了好几个未开发的稀有矿星,价值巨大。这次的任务就是追捕艾雷登,寻回星路图。

    卡洛的父亲是因为救修伊特而牺牲,导致修伊特对他总是特别厚待,但是在如此重要的任务中带上一个新人,显得过于的不理智。

    卡洛看见陆恒满脸不赞同的神色,有些委屈的看了修伊特一眼。见他未做什么表示,又鼓起勇气说:“虽然这是我第一次执行任务,但我一定会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