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教主他又疯了[穿书]_分节阅读_157

    莫道桑的声音还是那么让人讨厌,他笑着说:“我才不会陪你下黄泉,而且就算我下了黄泉,也不会来接你。”

    这样的语气,他才反应过来这人根本没死,看着他身后的温琼华,两人之间那股脉脉的情意,真切得让人嫉妒,只是他又不受控制了,装得漫不经心地说:“恭喜啊。”

    莫道桑看着他说:“跟我走吧,其实只要你不惹事,也不必一直待在这里。”然后就对着温琼华点头,而那个楚攸宁的好弟弟居然就真的毫不犹豫地走过来要解开他手上的链子。

    他真的要笑了,曾经两个人的位置调换过,他也真的没法子做到像莫道桑这样,这就是他输给他的地方吗?真是荒谬,他开口,声音里是长久干涸带来的沙哑:“我答应了楚攸宁,君子一诺千金。”

    “得了吧,别跟我说什么君子,你对我说过的话也没见你这么重视。”

    秦风生也不是头一次被他呛了,但还是习惯不了,一时说不出话来。

    然后就听见莫道桑在那边说:“稍后你兄长要是发现了问起来,你就说是我逼你的,你就不会被你兄长责罚了。”之后似乎又悄悄补了一句什么,他听不见,但看他们的表情就没有心思去听。

    莫道桑笑得那样志得意满,说:“放心,楚攸宁打不过我,你跟着我会很安全。”

    秦风一点都不想理他。

    然后根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就被他们带进了一个屋子,沐浴用过膳后,他等着他们接下来的安排,他不知道他们到底要做什么,却不知道为何,自从他们出去之后,一直都没有再回来。

    但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也乐得清闲,看着旁边有张床,感觉着肩颈的酸痛,他直接就躺了上去,只是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而他是被一阵莫名的寒气激醒的。

    醒来的时候眼前便是那么一张冷峻如冰的脸,两个人互相看着,却谁都没用开口,最后,他匆匆起身,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要解释,他说:“莫兄那边有我一样东西,我去拿回来。”

    其实谁都知道他身上根本没带什么东西,却听得楚攸宁依旧平稳地嗯了声。

    他不知哪里来的气直接就像往外走,一刻都不想再在这里待下去。

    身后又有了声音,从一个地方传来可见说话的人根本就没有动,声音也是不急不缓的,他却一个字都不落地全部可以听到,他说:“这里是我的地方,你以后住在这里。”

    完全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借口,他虽然知道这就是楚攸宁的行事风格,还是忍不住急得继续跑了几步。

    离开那个院子之后,心还在不受控制地跳着,让他觉得头都有些晕。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但想着既然出来是找莫道桑的,就干脆真的去见一下他,问问他到底想怎么样。

    只是辛辛苦苦找到了地方,站在院子里听着里面的声音,他实在没办法再前进一步。

    有谁冒着酸气的声音在说:“魔教送来的,骏惠你最喜欢这个果子了,要吃吗?”

    然后是盘子被放在桌子上的声音,莫道桑笑得声音都在荡:“靠我的功力才能拿到的果子,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然后最先那个声音立刻就再寻不见了之前的冷意:“嗯,是没有。”

    “令仪,来,尝一尝,是不是很好吃。”

    秦风忽然想虽然他现在浮生教是回不去了,但禁地其实也很不错的啊,到底为什么要把他放出来。

    他要去哪里啊。

    难道真的要回去吗?内心一阵纠结,秦风转了身朝来时的方向看去,只是这一转,他就又见到了睡醒时见到的那张脸。

    分明没有一处有变化,仍旧是在一直看着他。

    秦风张了张口,能言善辩的他却不知道一时能说什么。

    于是有人先他一步开了口:“我们回去。”

    望着那仿佛一直在等着的人,跟他无数次从浮生教望出去时看到的也没有任何分别,恍然间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但却卡在喉头什么说不出口。

    楚攸宁皱了皱眉仿佛在想着什么,然后慢慢伸出了一只手,跟他说:“我们回去。”

    这样都依旧没有什么回应的时候,楚攸宁眉头皱得更深了,仿佛陷入了极深的纠结中,最后,他吸了口气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定,直接走过去。

    片刻之后,那里已经只剩下一阵风。

    有叶子落下来铺在旁边的水面上,荡开一圈涟漪。

    鸟儿飞过,再不见踪迹。

    殿外殿内,一片分明。

    门扉微掩,隐约可以窥到斜着的高大椅背上后倚的一帘长发,以及,那一双眼尾含了红艳后格外潋滟的眸子。

    有克制不住的喘息透着门扉传出来,仿佛周围的温度都在悄然上升。

    “令仪,就算我如今习惯了这事,你也别想…呃~你不要太过分,要做就快些。”

    之后一夜无话。

    只不过待到天方微明,想起什么的莫道桑就捻着旁边人的发梢笑了起来:“令仪,打个商量,我们今后不说那些情情爱爱安心过日子可好?”

    有阴影慢慢罩下来,莫道桑对上满眼结实的肩颈。

    “令仪你要做什么?”

    “不行。”

    “嗯?别,停下,你说什么?”

    “我说,不行。”

    于是喧嚣又起,不知停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