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教主他又疯了[穿书]_分节阅读_28

    可知道自己无能为力的小严子只能更加虔诚地祈祷他的宿主大人只是想单纯地那么看一下然后感慨几番自己这段日子的根本不会是他想象的那个样子。

    可,好心酸,宿主大人你能不要这么明晃晃地笑吗?这么不加掩饰很伤系统自尊的啊。

    小严子简直郁卒。

    此刻,被小严子记挂的莫道桑正立在山壁上眺望着面前一眼望不到头的绵延山脉,远方天色昏沉,不断有雨丝打下来,却在到了他身边就都被无形的力量弹了回去。

    他的身周于是像是笼上了一层纱,面孔都似模糊。

    林闻天从山洞中出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一瞬间的心惊差点让他将教主二字喊出了口。

    可到底还是惯了克制,他生生忍了下来。

    然后将手中的木色油纸伞撑开,轻手轻脚走了过去。

    “教主,以气御物毕竟损耗甚大,若是教主实在不愿撑伞,属下愿为教主代劳。”

    这么贴心的行为,让莫道桑突然就有了一种自己很过分的感觉,可毕竟这人,总归最后是要背叛的。

    莫道桑阖了眼再睁开,方才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一丝念头便散了,他说:“右使衣裳湿了,回去吧。”

    林闻天尽管畏惧还是硬撑着说:“属下无碍。”

    莫道桑于是转过了头,看向面前人大半身子都落在伞外的人,他的兜帽而今不再像以往那样顺服地戴在发上反倒整个都垮了下来,显得他难得有些狼狈起来。

    莫道桑视线在他额发表面结了的几个小缕上停了下,于是笑起来,伸手轻轻一推,伞便稳稳罩住了林闻天,他似是好笑地说:“右使觉得,本尊需要这些吗?”

    林闻天看着面前即使没有他的伞遮着衣着仍旧整洁挺括只是显得离他更远了些的莫道桑,不甘心地一下将伞丢开低头跪下行礼,可开口却依旧是极为恭从的声调:“是属下多事了,望教主责罚。”

    他快要受够了这样的日子,尽是一味地忍耐着,每次都感觉心脏像是要被扭成皱巴巴的一团,难受快要死掉。

    真不知道过去那么久,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

    莫道桑尽量不去在意他的情绪,开口:“本尊需去处理一件事,若是雨停后本尊未归,你便带人去浮生琳琅外找好客栈候着。”

    林闻天还没有明白莫道桑说的是什么的时候声音就传了出来:“属下明白了。”

    莫道桑再点头,脚尖使力,整个人便腾空跃起,一个闪落便不见了。

    林闻天直到面前空了好久,才终于从地上站起来,慢慢走回洞中。

    至于那把伞,被雨内外浇了个通透,直到被忽起的风刮走,也再没有人管过。

    却说莫道桑这边,一向爱说话的小严子在路上也沉默起来。

    等了好久,他怯怯地组织了一下语言,试探性地叫了声:“宿主大人啊。”

    莫道桑看着面前的路辨认方向,随意甩给他个回应:“什么事?”

    小严子还是很怂:“虽然宿主大人你是说要放弃右护法大人了,但现在是不是,不做数了?”

    莫道桑简直要被气笑了,但想了想他还是只说:“不要乱猜。”

    小严子于是没了话,只能在心里偷偷猜着自家宿主大人的想法,好可惜哦,读心能力冷却真的好难受。

    这一刻,他甚至忘了去管自己的宿主大人是要去什么地方做什么。

    莫道桑唇边露出一丝了然的笑。

    临近浮生教那个完全是招摇着的建筑后,莫道桑落了下来,面前刚好便是上次转角的地方。

    他靠着山壁再打量这建筑,突然开口:“小严子,你说,这浮生教是不是修得太碍眼了一点。”

    小严子觉得自己完全可以被吓得打个哆嗦:“宿主大人,不要祸及无辜啊。”

    莫道桑笑盈盈地逗他:“原来小严子你也不喜欢秦风啊,没关系,你的宿主大人会帮你讨回来的。”

    小严子无力反驳,能怎么样呢,能让宿主大人安分下来,秦公子,小严子就只能祝你好运了。

    在和小严子闲话的这个空档,莫道桑也大致照着记忆判断出秦风的房间位置。

    也是难为他一个路痴能做到这个地步了,就这个大致都是他硬生生凭着记忆力将几个窗口的风景找到再逆推出来的。

    小严子就是太死板,人生嘛,不好好玩上几回怎么够本呢。

    “宿主大人,小严子是系统,除非被销毁,否则是不会像人类那样消失的。”

    莫道桑被这么噎了一下也知道自己刚刚那个念头太过明显以致于都形成了跟小严子的脑内对话。

    他醒悟过来只能叹口气:“小严子,你被制造出来多久了啊。”

    小严子很快就可以回答他:“宿主大人,系统是不会被编入这个信息的。”

    莫道桑同情地拍拍自己的头顶,这回没再说话。

    不知道怎么样就突然成功让宿主大人冷静下来的小严子一脸懵逼中。

    莫道桑也没有发现自家小系统此刻的震惊,找准方向他最后确认了一次便朝着那个屋子运气闯了过去。

    那样的架势,真的是用闯的,小严子看到的第一眼甚至都怀疑宿主大人是不是要把浮生教整个翻过来图个省事。

    但好在莫道桑还是有理智的,而且他用了这么快的速度也没有影响到自己避开该避的守卫和建筑,最后近乎完美地停在了自己想到的地方。

    而这个近乎完美的缺憾也只是在他落地之后才发现那里竟然已经有了一个人。

    顺直的长发挺直的背,白色的长袍毫无褶皱。

    一个名字几乎脱口而出。

    然而短暂的失神醒悟过来莫道桑立刻便恢复了原本的淡然,他噙起惯常的笑说:“盟主可知这里是什么地方,以身犯险可真是令本尊敬佩。”

    小严子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节奏,但还是无比庆幸自己矜持了一回没有在宿主大人面前再丢掉些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