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教主他又疯了[穿书]_分节阅读_26

    秦维桢半举酒杯,身后的侍女便及时将其斟满,然后他向莫道桑敬了一杯:“莫教主请用茶。”

    莫道桑这下终于信了,毕竟这个秦维桢看着根本不会开玩笑的样子,于是他借着这个被敬酒的空档在袖后狠狠皱了一把眉。

    才在重新面向这两人的时候没表现出什么异样。

    莫道桑甚至都有些怀疑,秦风的计划是不是就是为了看见他失态的样子然后拿去做文章,好吧,魔教教主似乎早就没有什么形象可言,这个他自己想想都觉得不靠谱。

    然后他将酒杯放回桌上,悠悠然望向主座:“秦教主真是好雅兴,本尊倒是好奇得很,此茶为何名?”武功不练竟然去找这种茶,也真的够闲的。

    自然他刚刚的那一切自然是瞒不过林闻天的,林闻天看着这样居然有些咄咄逼人的莫道桑,前所未有地竟然从他身上感觉出了几分孩子气。

    然而下一刻他就觉得自己这个想法真是荒谬地过分。

    秦维桢并没有理会莫道桑这句话里微弱的敌意,瞧着杯底将一个颇有意境的名字念得毫无起伏:“春和景明,”然后自己便起了筷,示意莫道桑说,“教主请用。”

    莫道桑只好耸肩,在这个怎么都感受不到其他人气息的大厅里用起了膳。

    第17章 第十七章

    魔教教主和随行侍卫在浮生教的走廊上穿行,沿途侍卫皆回避退让,暗处偷窥的侍女更是不知凡几,真是好不威风。

    可那些人怎么都不会想到如今走在路上一脸温和从容的莫道桑脑子里自己理的线索都快要把人绕晕。

    小严子从最开始跟着自家宿主大人一起找线索到放弃旁观,再到现在晕晕乎乎只求感受不到一样,根本都没有过多久。

    最后小严子只能赶在自己要烧坏之前说:“宿主大人,不要再想了,小严子觉得自己的内存要不够了啊。”

    莫道桑正在进行的思路被打断,最直接的表现就是正在走路的他突然停了下来。

    林闻天都感觉得到那种浓重的低气压徒然就在他们教主身上升起,知道他们教主遇事一贯喜欢亲自动手的他明智地低下头退了退。

    偷窥的人们还以为自己被发现,马上就散得一干二净。

    小严子却知道最惨的是自己,可他跟莫道桑绑定又不能像那些小侍女一样跑掉,只得惶恐地马上认起错来:“不不不,宿主大人,我不是故意的,别,别生气啊。”

    莫道桑没有接话,慢慢,最初的怒气过去他的脑海也终于平静下来,他才察觉到额头有些发沉。

    再去找刚刚自己不断推翻又建立的假设又总觉得缺了些什么,莫道桑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只此一次。”

    “啊啊啊?好好好,宿主大人小严子下次一定及时关机,不会打扰宿主大人想事情的。”

    莫道桑反倒被他逗笑了:“算了,这事情太古怪,我怕是也想不出什么。”他抬手揉了揉自己的额角,又皱起了眉。

    本来防备了这么久想了无数可能,到最后不仅他的猜测没一个实现,甚至在那个宴会上他们说的话都寥寥无几。

    就像浮生教真的只是为了尽一下地主之谊请他吃饭而已。

    可联想秦风的态度又不太像。

    到了这一刻莫道桑真是看不明白了。

    小严子战战兢兢开口:“宿主大人,不要烦恼了,小严子,小严子帮你看一看秦风到底在想什么好不好?不废宿主大人的次数的。”

    莫道桑说:“擅自透漏这些信息,没有问题?”

    小严子总觉得自己似乎不能乱说些什么不然以后一定会被宿主大人压榨干的,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的犹豫就已经暴露了很多。

    “如果宿主碰见生命危险的紧急时刻,是可以违例一次的。”小严子吞吞吐吐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莫道桑反而拒绝了:“如果后果很严重,就算了吧,量这个浮生教也动不了我。”

    小严子完全被自家宿主大人的霸气震慑几乎马上就转成了莫道桑的脑残粉:“不会的,宿主大人,就是我使用的话这个能力会有冷却,而且冷却会随着使用次数延长,比如第一次两天,第二次四天,第三次八天这样的,小严子这次用了下一次就要等三十二天了,这么久,万一左护法大大突然回来,小严子就不能及时知道宿主大人对左护法大大的感觉了好难过。”

    被脑残粉属性支配了的小严子都不知道自己刚刚暴露了什么。

    可既然是系统是内部人员按理是不该被限制的,而现在不仅使用有限制,掌控的还是这样一个萌蠢系统,莫道桑都觉得这个能力其实是为了宿主特意备下的了。

    但看自家小系统这么喜欢,他也不是非得要靠这个东西才能做事,干脆还是留给小严子自己玩吧。

    想了这么一通后莫道桑倒是也不生气了,反而问他:“你上次看的时候,我对令仪是什么感觉?”

    “啊?”小严子懵逼了。

    莫道桑从这个反应猜出了些端倪,也就不再多问:“不过你,还真是喜欢令仪啊。”

    小严子瑟瑟发抖不敢说一个字。

    知道小严子之后会告诉他结果,莫道桑终于放下了一件事,重新走了起来。

    林闻天借着起步辨认方向的动作痴痴凝视向他的背影,从被薄薄的布料包裹的肩颈到挺直的脊背,再到纤细的腰线,一路向下。

    气息都有一瞬间的紊乱。

    他马上惊慌地抬头,却见莫道桑根本没有注意到他。

    林闻天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有些落寞,眸色慢慢地发起沉来。

    他到底,在想谁?

    感慨窥探人心真是个利器的莫道桑很难得地被冤枉了一次。

    之后回到屋子,莫道桑却并没有像以往一样直接走进去,而是先在自己的侍卫里扫了一圈,而后为了他们的生命安全最后还是无奈地选了林闻天。

    “右使,随本尊进来。”

    林闻天惊讶了片刻还是很快应了下来。

    只不过这份冷静在进入屋子后看着在床上躺下阖目的莫道桑后险些就崩得支离破碎,天知道他到底是多克制才能不让自己直接冲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