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教主他又疯了[穿书]_分节阅读_22

    绝望和幸福重叠在极近的距离内,彼此相接,看着只觉得瞬间,沧海桑田。

    那么繁杂的图案,却很轻易就能在里面找到自己所属于的一份。

    从而激荡不可自已。

    这就是牧野的八千里路,别名浮生琳琅,也是浮生教教名的来意。

    八千里路分四段,围绕浮生教纵横南北东西,这样的山壁由何而来,却没有人猜得透。

    莫道桑回过神,却有些不知道自己看到了什么,只抬手拭去,指尖一线亮痕。

    好在其他人和他离得远,并看不到他现在的神情,让他松了口气。

    于是接下来的全程,莫道桑都是仗着自己内力深厚不会漏过身边任何细微的风向变化闭着眼在走路的。

    只不过这样看来,他整个人就愈发多了几份冷漠,却棱角更加分明。

    他身后跟着的人因为有他在,受到山壁的影响也小了很多。

    这么走了一段,察觉到有人的气息之后,莫道桑睁眼,几乎是同时的一个转弯后,他看到了跪着迎在那里一脸惊讶的浮生教管事。

    管事的身后,一座由无数石柱支撑起来的的雕纹建筑遮挡了全部的视野。

    不知是太过猖狂还是什么,盘旋着的阶梯完全暴露在建筑表层。

    却也使这冰冷的砖石多了几分婉约。

    大概是没有想到他们会那么快就穿过那个山壁吧,管事足足静了一刹才出声:“恭敬莫教主,教主万安。”因为太过慌张,这话说出口之后他身子还忍不住抖了抖。

    也不知道小严子是惊讶还是单纯在为宿主打抱不平,跟着马上就插了话:“宿主大人,这人在想宿主大人你根本就是个没有心的疯子才不会受那山壁的影响的,我们不能放过他啊。”

    莫道桑则像没听见一样极其和善地笑了下:“带路。”

    管事感激涕零地拜倒,起身后冷静下来恭敬地说:“莫教主,教主在主殿等候,请随我来。”

    之后莫道桑就跟在这管事后面认路顺便观光,小严子真的是对这么好说话的宿主大人都一脸懵逼了,极力试图辩解着:“宿主大人,小严子没有说谎的,真的真的,为什么宿主大人不理我。”

    莫道桑简直有些服了这个活宝,跟他解释:“小严子你要搞清楚,这里可是浮生教不是魔教啊,克制一点,你宿主我还不想惹太多人被在这里围着来一场,很累的。”

    “哦。”小严子懵懵懂懂回答着,才突然想起来自己看到别人犯错的第一反应居然变成了教训一顿。

    “小严子,你还小,要文明一点懂吗?”莫道桑说完又跟了一句,“不过有我在,你随意也可以。”

    小严子感觉自己,似乎,知道了什么。

    在这座建筑墙上的阶梯上走了很久,又一次次进去出来,方向感一直不太好的莫道桑只能知道他们是一直向上走的,除此之外,本打算认路最后无奈放弃开始准备一力降十会懒得再管方位的莫道桑无所畏惧。

    走得莫道桑都快睡着的时候,他们终于穿过外面的回廊来到一扇沐浴在整个浮生教最盛的阳光里于是显得格外华丽的门前,门边两个侍卫对着莫道桑行过礼再次目不斜视站回去。

    管事让到一边侧身对莫道桑说:“莫教主请。”

    莫道桑没有回应,只抬眼看着面前门上除了装饰之外的砖石,若是他没猜错,这根本就是削了山壁的一块下来。

    只不过现在效力被这些赘饰遮了大半,再加上如今正对着北方的光,除了华丽便想不到更多了。

    其实进入建筑内部之后,莫道桑本来以为这样庞大的建筑会因为见不到阳光而阴冷昏暗,却没想到这内部处处都暖洋洋让人心生愉悦。

    这让在魔教阴冷宫殿里待久了的莫道桑难得地感慨了一下。

    明白管事意思的莫道桑开口:“你们留在外面。”

    向来对莫道桑言听计从的一众下属跪下应声,捧着剑的侍卫同时恭敬地将剑举过头顶。

    莫道桑没有拿,直接便对门走了过去,门边的侍卫适时地将门推开。

    再在人进去之后,门在他身后慢慢阖上。

    林闻天看着那扇门在面前阖上,将他紧紧追逐的身影彻底掩了去,站起后全身都是摄人的气势。

    然后他开口,低沉的声音如同不耐的凶兽:“把剑给我。”

    侍卫的剑于是脱手而出。

    莫道桑听着门的声响过后,光线也一下便暗了下来,然而慢慢地,明明没有什么变化,头顶却好像亮了起来。

    拢下的光最明亮的地方,莫道桑看到了坐在高高的主座上扬着手上的案册冲他笑的少年。

    紫色的发狭长的目,铜制的有些发暗的金色发饰。

    秦风将案册放回桌上,说:“教主远道而来,洵美无上荣幸。”

    莫道桑觉得有些荒谬,还是皱了皱眉忍不住问出了口:“你杀了秦维桢?”

    秦风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站起来:“教主真是会说笑,父亲在闭关,在下不过暂代父亲处理一些事情罢了。”然后他从阶梯上走了几步下来一点,“教主心里,在下莫非便是这样的性子?”

    莫道桑抬头说了一阵子觉得别捏,于是掌上动力,还隔着远远的浮生教少主就不受控制被他抓在了手上,总算舒服了些的莫道桑恢复了轻柔的调子说:“洵美果真不怕死?”

    宿主大人刚刚自己说过要收敛的话还言犹在耳,现在就完全是狂得没了边的样子,小严子觉得脑子有些乱。

    不对,他一个系统哪里来的脑子。

    然而小严子还是乖乖闭了嘴。

    秦风果真不是能用常理来思考的人类,这个时候还面色如常:“也罢,毕竟任何人都会这样想的,只是能直接说出来的,也就教主一人了。”

    莫名觉得自己被嘲讽了智商的莫道桑将人摔了出去:“洵美该知道,本尊想杀你,只需要一掌。”

    这回莫道桑也是手下留了情,所以秦风借着力便滑了出去,稳稳站定后他说:“为两教安宁,在下暂时还不会死。”

    “洵美怕是忘了封山上,发生过什么。”

    果然一提这个,即使秦风涵养再好也免不了白了白脸色:“在下谢过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