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教主他又疯了[穿书]_分节阅读_20

    等到解决了林闻天的威胁,收拢了温琼华势力的他才能正式掌管魔教。

    他的生命也才更有保障。

    处理完事务,莫道桑转身回自己的院子,然后终于在忍了好几天后把苏万言叫到了桌边陪自己吃饭。

    也是原身对这异兽的放养行为实行得太过彻底,搞得他都不好跟它亲近。

    但等苏万言真的来了,看着对面坐着的似乎根本都不懂进食的乐趣的人,那份好心情又一下就散得无影无踪。

    莫道桑觉得自己真的有点被原来的教主影响到了,以前他可不是情绪会这么随便变来变去的人。

    索性他就搁下碗想起了正事,对那个刚刚站了没多久了侍卫小头领心里道了声抱歉后他说:“唤右使来。”

    小侍卫大概也是对最近林闻天的遭遇很是同情,但他并不能说什么,于是就那么一脸纠结地走了。

    莫道桑都怀疑他这性子,是怎么在这地方任职活下来的。

    然后再安慰对面虽然面上看不出来但确实停了动作的苏万言:“无碍,你用着。”

    苏万言于是便低回了头,继续将筷子上夹着的饭菜喂进嘴里。

    因为莫道桑身长有余,所以完全可以从上面看全了他的眉睫,长长的尾梢翘着,勾得人无端心痒。

    还有那精致的鼻翼耳尖,简直像是被刻意雕琢过一样。

    林闻天来的时候,刚巧就看到这么一副场面,他攥着的手心紧了紧,再毫不动声色地将之掩去,跪着行了礼。

    莫道桑早就察觉到了他的动静,但因为根本不在意自己在他心里是个什么样子就没有理会,这会儿也只是随手挥一下让他起来。

    然后说:“本尊欲去安庐,你安排一下。”

    这一句话,却一下子就让林闻天把之前什么算计什么情绪都忘了,只惊得马上再跪了回去,神色惊慌地说:“教主,楼兰安庐为正道所居,还请教主三思。”

    这一刻,他甚至觉得莫道桑是发现了什么,可是,没道理,不应该有人知道他出身那里才对。

    “你觉得那些人伤得到本尊?”莫道桑很是轻蔑地笑了一声。

    林闻天甚至从这一声里听出了些想要故意惹事的意味,那可不行,以教主的功力,怕是他的祖父都会被惊动,到时候可不是那么容易收场的了。

    “恳请教主三思。”面对莫道桑那副一个不答应就当场会一掌拍过来的样子,林闻天也仍是坚持着。

    莫道桑都有些佩服他了。

    “那本尊便给你面子,换个地方吧,”莫道桑说完,尚没有等林闻天表达谢意便又拦了话头,“兰溪,鸣春涧,本尊近日实在是闷得慌。”

    林闻天都不知道现在的教主是不是突然学会了耍人,他一时被噎得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还有,他的预感果然没错。

    尽管这样,他还是只能说:“教主,属下听闻秦公子身子尚不大好,浮生教可前往一观。”

    “秦公子?”莫道桑便往后靠了靠,支着右颚笑起来,“本尊不记得了呢。”

    听着那话语里隐约的笑意,他的眼前不由就浮现起那张凉薄的脸,却是那么惹人着迷,他的心又是不受控制地一颤:“禀教主,秦公子上回前来拜贺,却因属下的过失而伤,为两教安宁,教主理应前往。”

    “理应?”莫道桑这么刁难着。

    甚至小严子都看不下去了,忍不住说了句:“宿主大人,为什么要这么欺负右护法大大。”

    莫道桑瞧着跪在门边不再言语却脊背挺直的人,颇为遗憾地说:“我不会再试了。”

    “嗯?咦?宿主大人你说什么?你在试什么?”小严子听起来颇为抓狂。

    “既然不能收为己用,这么危险的人,还是离得远些好。”

    小严子这个时候理解之后居然有些庆幸宿主大人说的只是离得远些,不对,他对宿主大人的印象是什么时候突然就变了的。

    思考着这个重要的问题,小严子彻底息了声。

    终于,看着林闻天都开始撑不住一滴冷汗滴在地板上透出一点深色的痕迹,他说:“就这样吧。”

    林闻天恍惚着告退下来,出了门,身体竟然不稳地晃了晃。

    在手下人伸手来扶之前,他及时稳住并拦下了那双手,再那么走远了。

    虽然现在有些不清醒,但他总觉得,若是让别人碰到自己,似乎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还有,最后说到浮生教那里,总有种被牵着走的诡异感。

    但是,不明白,头好痛。

    坚持着走出这个院子,他才像摆脱了什么一样舒出一口气,目光中尽是复杂。

    而屋内,莫道桑这边则再次好心情地吃起了饭,就连苏万言的眼睛,直接对上他都还能笑一笑。

    小异兽如今虽然基本不会自己思考,但也莫名觉得奇异,那双淡色古井无波的眸子抬起,落在莫道桑脸上许久,才继续动了筷子。

    反正现在周围也没人,值守的人又不敢往里看,于是莫道桑遵从自己心底的想法,手掌在苏万言头顶拍了一下。

    甫一接触,莫道桑甚至都怀疑自己摸到的是不是上好的丝绸,手下的触感好到难以想象,他收回手轻轻地捻了捻指尖。

    苏万言眨了下眼,明明那样冷清的气质却因为还在咀嚼的脸颊,在这样的情景下竟然显出几分懵懂来。

    莫道桑满意了之后就不管那边的小兽,自顾自坐回去饮了口茶。

    倒是苏万言这回的饭吃得久了些。

    莫道桑也不催他,继续想着事。

    他去浮生教这事,确实是他刻意引导的。

    书里温琼华的势力之所以会那么容易被分化,也是因为他们内部对一个问题有着巨大的分歧,这个问题就是,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该不该保护莫道桑。

    虽然温琼华对他那么重视,但其实莫道桑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也觉得,守着这样的人,确实对温琼华是一种不值。

    然而感情的事情谁也说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