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教主他又疯了[穿书]_分节阅读_17

    温琼华闭上了眼,这一刻,痛反而都可以忽略。

    他在等着,等自己被像殿内其他人那样彻底终结,最后却等来了剑刃落地的声音。

    他于是又睁了眼,他看不清莫道桑是什么样的表情,只感到一股股厚重的内力绵绵不绝传入自己的身体。

    这样完全不在乎后果的挽救,终于让他衰败下去的生命力得到了维持。

    甚至温琼华还能思考下大概老教主看到剑划下就走了吧,不然现在这样的场面,他一定不会允许的。

    他想去碰碰跪在身边的孩子的头,告诉他不要那么难过,可手指根本不听使唤,连话都说不出来。

    眼前似乎出现了幻觉,意识都起起浮浮不甚清晰。

    等到他彻底清醒的时候,面前挂着陌生的绣着云纹的床罩。

    胸口包扎完好满身干爽,虽然还是无力他却能感到自己已经没有了没有生命危险,简直难以想象那样的伤口,有谁能救得了他。

    他很想问问发生了什么,他身体里多出来的力量是怎么回事,还有,他如果不死骏惠一定会被难为的吧。

    那个老教主折磨人的法子多么狠毒他也是领教过的。

    他想等骏惠来看他,给他解惑,却就这么养了一日又一日,身边仍是只有那么几个侍奉的侍女侍卫。

    问话一概不知,他已经要急疯了。

    可这样的身体,根本连这床榻都下不去。

    然后突然有那么一天,他们开始唤他左护法,言行间的恭敬更加明显。

    他预感到了什么,于是不再问了。

    这么过了一年,当他终于养好身体能出门的时候,接到命令去的第一个地方却是山顶新盖的一座华丽宫殿。

    与魔教所有人都远离的教主宫殿。

    他在那里,第一次跪拜了自己待之如弟的童年好友,也就是现在一身邪气的魔教教主。

    也见到了和自己同样阶位的新晋右护法。

    然后,被赏了一掌,再在床上躺了半年。

    不过这半年,他也有了自己的势力,于是知道了当年自己被发现的时候胸口有一道凝结的伤疤,从肩头到小腹。

    教主某夜一个人便闯进了承泽殿,然后第二天早上大家被召见却见主座无人,正奇怪之时,他从外面进来,剑上滴着血就那么堂而皇之坐上了教主的座位。

    他在位,下面的人稍有忤逆就是剑刃划下,毫不迟疑。

    从此魔教上下更是噤若寒蝉,整个教派的人都奉行起了严刑酷吏,恍若人间炼狱。

    直到温琼华和林闻天逐渐掌控了整个教派,这样的局面才有所好转。

    记忆到这里戛然而止。

    温琼华抱着怀里的人走在山道上,慢慢能看到了矗立在山顶上迎着风的宫殿。

    那么华丽,却连他都觉得阴寒不愿多待。

    推开殿门,将人放在他那张宽敞到不像话的床上。

    然后起身,见到那双红色怯怯的眼睛时他才意识到莫道桑已经醒了。

    或者根本没有晕,毕竟他们之间,实力实在太过悬殊。

    气氛一度凝结,谁都没有开口。

    终于,温琼华叹了口气,像小时候那样摸了摸他的头:“骏惠,我去给你拿些吃食。”

    莫道桑不说话,只是手指又紧了紧,温琼华顺着他的手掌,看到自己被握皱的衣角。

    于是他语气更轻缓了:“骏惠不要怕好不好,我很快就回来。”这一刻,他反倒更希望他是那个不会哭不会忍耐的魔教教主了,至少那样的他,感受不到痛苦。

    莫道桑迟疑着,强迫自己松开了手,只不过又很快就抓紧了身下的床单。

    温琼华只好狠狠心果断离开,用最快的速度去扫了些食物回来,然而还是晚了。

    面对着瑟瑟发抖的锦被,他根本无从下手。

    第12章 第十二章

    莫道桑对于现在的状态还是颇为满意的,也不排除他其实是在为自己附身的这个人讨回些公道。

    除了继承了莫道桑记忆的他,外,永远不会有人知道当初为了救下温琼华,莫道桑近乎耗尽了内力。

    原本充盈的筋脉陡然干涸,那种感觉他只是略一窥边角便难以忍受。

    再之后,为了早一日报仇,他将温琼华放在自己床上便开始守在隔壁闭关,那样甚至是自虐地练功,让他脆弱的筋脉差些就生生爆掉。

    最后他还是熬了过来。

    靠着一日日增长的仇恨与不甘。

    也不知道里面有几分是魔功作祟的缘故。

    他还知道,莫道桑甚至是活在愧疚里的,愧疚着让那个老家伙多逍遥了那么多时日。

    可他最初的时候实在是有心无力。

    杀了老教主之后,没了目标,他的神智便彻底撑不住了,开始慢慢被魔功侵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