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教主他又疯了[穿书]_分节阅读_8

    “后院。”莫道桑说。

    一行人便谨慎地走向了后院。

    然而莫道桑都说了停下,他们却仍是什么都没有找到,甚至连任何生灵的气息都感觉不出来。

    直到他们又开始寻找,再一次走上院子中心的石桥的时候,不知道是谁无意间从桥上向下看了一眼。

    这一看,便彻底呆住了。

    桥下,那是满池盛开得灿烂的荷花,纯黑色的池水正中,背对着他们站着一个蓝衣的少年。

    他的衣摆在水中荡开,却完全没有凭水波起伏的动静。

    这个时候能出现在这个地方的,根本不可能是什么真正的孩子。

    大抵是察觉到动静,少年转了过来,然后,高高扬起了头。

    精致的眉目惹不起人的半分注意,众人对他唯一的映像,便是那双似乎草木一般空洞的眼。

    眼中容不了任何的存在。

    却像从深渊中投来的视线,显得无比绝望与可怕。

    然后,莫道桑从怀里拿了一个铃铛出来,于是少年便跪了下来,用没有丝毫情绪的语调叫了声主人。

    至此,这场风波终于解决,异兽被莫道桑带上了封山,还有了个可笑的叫苏万言的名字。

    事后经过查证,发现这是一桩千百年前的事,当时异兽出世,祸及苍生,于是便有数位高人联手,将异兽的神智锁进了铃铛。

    这次的事故,便是铃铛流落到了这户主人手上,这户主人却不幸被残害至死。

    于是,异兽便失控了。

    这本书里异兽最后的结局是他会在莫道桑被主角解决之后与主角对上,然后被楚攸宁无意劈碎铃铛,恢复神志后归顺主角。

    回忆到这里结束,莫道桑神色复杂地看着面前的孩子,发觉异兽现在的样子跟以往与原身相处并没有什么差别,他禁不住松了口气。

    要是这异兽再来发一次威,他可没有原身那样的狠劲。

    况且,因为这异兽后期混得确实挺惨,他总有些舍不得下手。

    于是他原本准备好想要问的那么多句子最后却一句都没有问出口,只说:“随本尊回山。”

    小严子在他脑中再一次开始啜泣。

    苏万言并没有答话,只是在莫道桑走的时候悄悄跟在了身后。

    莫道桑不免心情转好。

    下了精铁山,长长的山道直通前山,却有意料之外的一个人等在了那里,于是莫道桑吩咐身后的少年先行回去,轻轻掸着袖上不存在的灰尘看了一眼。

    嘴上却毫不留情地说:“是在等本尊吗?”

    山道上的男人于是跪了下去,低沉的声音显得无比恭敬:“教主万安。”

    莫道桑笑了笑:“可是本尊,不大喜欢安啊。”

    山道上的风,好像突然就扬了起来,刮得人脸颊发疼。

    第6章 第六章

    男人听了这话,反倒抬起了脸,白色的兜帽下一双扬起的眉入鬓,似乎不管什么样的神情由着他一金一蓝的眼透出来都会变得霸道。

    莫道桑记忆中那模糊了被白色兜帽代替的面貌才终于清晰起来。

    他的脸庞融合了中原人和异域人的优点,深邃却并不粗糙,充满了吸引力。

    缺了胳膊的白色的斗篷下,隐约可以看见他贴身的红色软甲,以及,露出的一截结实的胸膛。

    金色的长长的护腕和护膝包裹着他力量十足的四肢,靠着上面浮雕了的锦绣山河图总算将整个人的野性压下去几分。

    大概他本来是在检查值守防卫的,所以即使是来见教主也配着剑,此刻,巨阙正依着他的护膝静静靠着。

    他跪着,却更能激发人征服他的兴趣,他笑了下,说:“属下记得了。”

    莫道桑正跟小严子讨论怎么能让这么个人服服帖帖认他为主,听到这话,抬脚就将人踹翻然后对准那胸口踩下去:“你真当本尊不会处置你?”

    小严子娇羞无比地捂了眼:“宿主大人威武霸气。”

    莫道桑说:“乖,对付这种人,还是听我的,直接揍到乖最管用。”

    小严子于是决定一切都以宿主为准:“小严子晓得了。”

    因为被踹得太急,林闻天岔了气,现在根本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于是莫道桑将全部的重量压到踩在他胸口的那只脚上,如愿以偿看到这人脸色越发地红起来,他满意地笑了笑,抬手,除了他脚下还踩着的一块,林闻天白色的斗篷全部一寸寸,碎成碎片。

    莫道桑着重欣赏了一下这一副他前世都不能比的健壮身躯,才说:“本尊倒是十分好奇,右使这样装扮,若是为了隐蔽身形,这白色却是选得不怎么好用,况且时日久了,不但不能隐匿身形,怕是右使的身份都一窥便知,真不知道要他何用?”

    小严子早就已经因为突然出现的近距离大尺度内容陷入感官系统全面崩溃当中,真的是满满的吐槽都表达不出来。

    于是这一刻,小严子深深地对完全有口难开的右护法大人产生了绵绵不尽的同情。

    “右使为什么不回话?是在试图激怒本尊吗?”莫道桑突然发现这样无理取闹似乎很是有趣。

    “属下,”这两个字一出,林闻天的口腔中便传出淡淡的血腥气,知道他是硬生生用内力逼开了莫道桑压着的声带,莫道桑总算没有再无耻地加把力气,“属下不敢,只是若是教主若要处罚属下,还请教主亲自动手,不要将属下交给刑堂。”

    “你倒是有趣。”莫道桑终于肯放过他,自己起了身,“说吧,来寻本座所为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