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第三个世界:民国旧事40(1400)

    杨初成还没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眼前的男人说了什么话,她就突然被一个铁钳般的大手死死地捏住了脖子。

    一瞬间,她感觉自己和菜市场上被拽住脖子准备割脖的家禽没什么区别,眼皮控制不住地往上翻,她几乎可以想象自己此时的丑陋狼狈姿态。

    大脑逐渐缺氧,脖子上传来强烈的紧箍感从一开始的不断加重到最后无论男人怎样用力,她也几乎感知不到。

    女孩的脸已经成了猪肝色,本就纤细的脖子在男人手里被捏到变形,像被路边小孩踢坏的罐头。

    这是第一次,杨初成从来没有那么自信,自信她下一秒就会离开人世的事实。

    整个过程,杨初成都没有一丝挣扎。

    顶多是喉间自动发出低低的呜咽声。

    她突然觉得好累。

    本是上翻的眼皮终于可以垂下来了。

    她的眼睛快合上了。

    乜予手上的力度仍没有减弱一分,不仅如此,他的眼神精明,根本没有一丝刚刚发疯失智的样子。

    他欣赏着美人垂死的姿态。

    他承认自己很喜欢她,从见她第一眼的时候,他就好喜欢,好喜欢

    喜欢到让他可以肯定他一定会永远永远永远喜欢下去的程度,从此除她之外的所有人都无法入他眼的程度。

    但感受生命的流失是他无法割舍的嗜好。

    特别是用“掐脖子”这种方式,论鲜活,没有其他任何方式可以与它媲美。

    好幸福

    把自己的爱好用在自己喜欢的人身上

    怎么办,幸福得让他快受不了了

    小初?是不是很痛苦啊

    乜予的眼神变得柔和,充满怜爱地望着眼前已经差不多死透的女孩。

    他侧着脸,微翘的鼻尖顶着女孩的面庞。

    然后张嘴,伸出暗红色的舌头,细密地舔着女孩脸上的每一寸肌肤。

    他越舔越重,连带唇齿一起吮吸着杨初成的脸颊,留下了深浅不一的痕迹

    杨初成以为自己死了。

    结果当她睁眼的时候,看到的是好久不见的人,也就是她的新系统,袁牧绅。

    这里是她的小空间。

    她舒舒服服地躺在她柔软的大床上。

    杨初成不知道该说什么,脑子里乱乱的,只能睁着两只湿漉漉的眼睛望着他。

    “别怕,你没事了,有我在。“

    温和的男声如天籁,传递着抚慰人心的温度。

    男人温暖厚实的大掌抚摸着杨初成的头,他坐在她身边,让她的身子依偎在他腿上。

    杨初成只觉得好奇怪。

    她此时此刻好想依赖他,把自己交给他。

    杨初成更加靠近袁牧绅,甚至伸出双手搂住他结实的腰,脸颊时不时在他腿上蹭,就如一只走丢的小猫被主人拎回家时委屈撒娇的样子。”乖孩子。”

    “睡一觉吧。”

    “剩下的事交给我。”

    像是中音提琴,干净,清澈,刚刚好的音色,让杨初成忍不住沉浸在其中不愿醒来。

    短短几秒,小空间外的杨初成身上所有被乜予凌虐出来的痕迹竟然全部奇迹般地恢复如初!

    即使这样,沉迷在舔舐当中的乜予依然没有放过杨初成,还在疯狂痴迷地,用力地吮吸,舔弄着她的脸。

    刚恢复好的脸颊很快又多出了红印。

    小空间里袁牧绅看着双膝上的女孩脸颊上多出的变化,眼神骤暗。

    与此同时,乜予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

    他随意擦了擦嘴唇,眼睛随意扫了一下四周,扔掐着杨初成脖子的那只手稍用力,把杨初成一把带入怀里,随后又理了理西服外套,把杨初成包裹在西服外套里面。

    他眼角下的痣散发着危险警告的味道,就连另一边灰色苍白的瞳孔,也透着毫不掩饰的杀气。

    此种神情动作,让人不禁想到一个词,护食。

    袁牧绅在暗中观察着这一幕。

    看他享用得那么起劲,连杨初成脸上的变化都没发现,一般来说也是最不设防备的时候。

    所以刚刚,袁牧绅仅仅是略微试探了一下,打算探个底。

    没想到乜予竟然察觉到了。

    袁牧绅垂眼,还好他刚刚没有大意,只是使了最轻微的惩罚。

    正好,他也想试试看,目前积分经验最高的人,究竟是个什么水平。

    (精┊彩┊书┊本┊前┇往:woo18νip﹝wσo18νip﹞woo18.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