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第三个世界:民国旧事36

    “还耍小性子。”

    肖尹书环胸站一旁,调笑她。

    梁安琪性子骄横,不肯理肖尹书。

    “附近新开了一家西式餐厅,乜太太要不要一起去试试看?”

    肖尹书正在整理桌子上的资料,身上的大白褂还没脱下来,说话的语气就像在问候“早上好”一样,让人心里没有丝毫被冒犯的感觉,反而是一种拥有被关心的温暖感。

    对一般人而言尚是如此,对梁安琪来说更甚。

    突然的转移话题让她间歇忘了先前两人在聊些什么,她转过头去,一抹带有余温的夕阳洒在肖尹书金色的头发上,似细碎的浮金,缠绵地勾勒出他的身形侧影,使他整个人被包裹在淡淡的光晕之中。

    梁安琪被蛊到了,她只知点头:”好......quot;

    肖尹书一笑,此时他已经收拾完资料:“那走吧。”

    梁安琪愣愣的,沉迷在肖尹书的酒窝里,不知何时和他一起出去,也不知何时到了他口中那家新开的餐厅。

    新开的餐厅口味的确不错,就连肖尹书这样如此挑剔的人在尝到第一口时都忍不住在内心赞叹。

    听说这家餐厅的老板就是主厨。

    赞叹之后他又忍不住嘲讽,这快穿世界现在真是越来越严谨了,连随便一个餐厅的东西都能做到那么用心。

    梁安琪尝第一筷的时候也是同样的感觉,惊叹于爆发在舌尖的美味。

    可下一秒,她突然反应过来,这种感觉似曾相识,并不是第一次才碰见。

    很快,她联想到上次在袁牧绅那里喝到的热可可,下意识地,仿佛是为了证明什么,她也点了一杯热可可。

    服务生一端上一杯奶棕红色的饮料上来时,还没尝,梁安琪就确定了这就是自己在袁牧绅那喝到的那杯。

    令人难以置信......袁牧绅的厨艺竟然那么好。

    梁安琪上一刻还一心扑在肖尹书身上,这会又清醒不少。

    再怎么说,肖尹书也只是这个世界的虚拟的人物.......就算他是自己心水的那一类,但是又不代表以后不会再出现像肖尹书这样的,万一会有比他更让自己心动的也不一定呢?

    她何必要那么认真呢?

    没必要。

    有这个功夫不如去拿下袁牧绅这个s类系统。

    梁安琪咽下口中芬芳的可可,温热香甜的滋味在唇齿间翻滚,久久都不消散。

    肖尹书的习惯和杨初成一样,晚上是不怎么吃的。

    梁安琪心里有事,吃的也不多。

    可莫名其妙的,这一顿饭就是磨蹭了许久,等肖尹书结账出去的时候,都快要八点了。

    餐厅是在上海的市中心,离乜家和肖家都不算太远,和平饭店更是就在乜家的对面。

    两人本是达成共识,都想逛逛,赏赏夜景,可不知怎么回事,走着走着就走进了和平饭店。

    夜色浓,天寒春宵暖。

    两个夜晚,肖尹书和梁安琪如胶似漆,难舍难分。

    杨初成按照往常的点起床。

    伸了个懒腰,今天格外的神清气爽。

    啊....久违的感觉!

    杨初成觉得自己很有资格说,肉吃多了是真不好。

    不过话说回来,昨天怎么一天都没看见肖尹书?

    不对,应该是两天没见着了。

    从领证那天下午开始就没见着人。

    欸?没见着人?不对不对,昨天好像还和他一起出去了。

    可是她怎么没有一点印象!?

    这个问题她半夜醒来的时候好像就考虑过了,当时脑子不太清醒,就没深究,但现在大清早的,杨初成偏偏就钻牛角尖,不想清楚这事她就不舒服。

    她的记忆是错乱了?

    要不然找袁牧绅帮忙?

    ......唉,还是算了。

    明明最开始她对袁牧绅挺有亲近感,可是时间一长,反而还越发生疏起来,再加上前段关于袁牧绅那事......

    杨初成还是决定不找袁牧绅帮忙。

    对于大脑那段过于生硬,就好像被强行植入的记忆,杨初成对其还是持中立态度。

    她对自己和其他人都产生了怀疑。

    心不在焉地换上衣服,洗漱,头发捆成低马尾,因为连着两日都没有进行性生活,整个人的状态看起来比平时更好了些。

    在肖家待了那么久,每天早上起来的情景和第一天来时没有什么不同。

    林英栀在阳台上浇花,肖楠峥在泡茶。

    要说唯一的变化,坐在沙发上的人比平时多了一个。

    ”小初,感觉好些了吗?”

    肖尹书最先注意到杨初成出来,朝她看去。

    杨初成眉头微蹙,看起来似乎是身体不太舒服,实则是对肖尹书那句话下意识做的反应。

    她刚想说“好多了”,额头上就覆上了一个修长优雅的手。

    微凉干爽的指腹贴在杨初成的皮肤上,温度在两人之间传递。

    “嗯,好多了。”肖尹书放下手,亲昵地将自己前额和杨初成的靠在一起,又是哄又是夸地呢喃着。

    “你啊,昨天性子倔,药也喂不进,你哥哥昨天打了好几个电话问你的情况呢,我说你睡了,他还不放心。”

    还没等杨初成发话,肖楠峥又抢着说。

    “快过来坐,让我看看。“

    肖楠峥一手端着茶,一手招呼着杨初成。

    杨初成感觉到背后有人在推着她过去,她也不想反抗,当作不知道,任由身后人推着走。

    长辈话多。

    肖楠峥碎碎念的本事不是盖的,把昨天的情况说了个七七八八。

    大概意思呢和杨初成印象里的差不多,不过从他话里,好像说的是杨初成昨天是自己回来的。

    说是和肖尹书出去之后,就把杨初成送到了楼下,还说她回来时状态不好,魂不守舍的。

    肖楠峥话里话外表示他和林英栀一开始只以为她是累了,便没理会,可没过多久,医院就打来电话,是肖尹书打过来的。

    说是肖尹书察觉杨初成有点发烧,所以放心不下,让肖父肖母多照看些。

    结果肖母前去一看,果真发烧了,便按照肖尹书的指示给杨初成喂药。

    虽然没喝几口,但还是强行灌了几滴。

    昨天晚上的情况大致就是这么回事。

    听起来,好像没啥问题。

    可杨初成却不这么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