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第三个世界:民国旧事35

    领完证之后,肖尹书按照惯例来到瑞金医院实习。

    肖尹书并不排斥这项活动,因为他本人在原先世界里的职业就是医生,只不过在对于研究药物这方面更感兴趣罢了。

    他也经得了院长的同意,允许他自由进出医院的药物研发室。

    为了领证,肖尹书专门请了一个上午的假,又因为莫名其妙的职业操守,他今天下午一直都在医院里,直到5点过都仍然在接诊病人。

    按照往常,他是下午四点就停止问诊了。

    即使他领了证,但原主还是没有把身心所有权交给他。

    肖尹书自认为尽力了,剩下的就顺其自然吧。”咚咚咚!!quot;

    quot;请进。“

    肖尹书停下把玩着钢笔的动作,把笔盖抽出,病历本翻了崭新的一页。

    他抬头,像平时那样看向门口进来的病人。

    对他而言,所有的病人都没有什么区别,看谁都像看一个药瓶,而他则是那个决定往里面放什么药的人。

    可突然出现在他眼前的人,让他的心骤然停了一秒。

    但很快肖尹书反应过来,刚刚那不是属于他自己的感情,那是属于原主的。”肖医生你好quot;

    梁安琪今日穿着暗红色泡泡袖连衣裙,头上戴着一串白色珍珠发箍,两手并在一起,提着一个方形皮小包。她的长相本来就精致艳丽,在红色的衬托下,显得她肤白胜雪不说,整个人就像一朵开到了极致的娇花,里里外外都透着芬芳和年轻活力——

    梁安琪还原了原剧情里她和肖尹书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肖尹书在刚才那一秒就突然想通了一件事,他终于知道原主一直不给他身心所有权的原因了。

    “乜太太?是哪不舒服吗?“

    肖尹书把椅子替梁安琪拉出来,绅士十足。

    梁安琪刚想开口,话还未说出,眼神却和肖尹书对上了。

    肖尹书那一身环绕的贵气和眼里适当疏离的淡然可以说是一瞬间捕捉到了梁安琪的心。

    梁安琪不是花痴,在她之前快穿的世界里,男性角色的样貌也是拔尖的那一部分。

    可是,从来没有人能这么满足她心中所有的苏点。

    梁安琪在原先世界里的时候,就最喜欢肖尹书这种类型的男人,遗憾的是从来就没有在原先世界里遇到过,到快穿世界里,也没遇到过。

    乜予的确是各方面都完美到令人臣服的类型,但即便如此,每个人的心里都会有一块地方是专门留给某个独特的人的。

    明明原主很早就离开了,可梁安琪在这一刻还是被原主附身似的,或者说,她突然觉得自己本身就和原主是同一种人——她和原主一样,在见肖尹书的第一眼,就沦陷了。

    这和对袁牧绅的感觉不一样。

    袁牧绅和乜予比起来更接近肖尹书,再加上他还是s类系统,性格好身材好活好,厨艺还好,他身上所有的设定都像梁安琪原先世界里面的网络小说中的天使男二的设定——

    没有哪个女生会拒绝小天使一样的男二的。

    梁安琪的大脑高速运转,迅速给乜予,袁牧绅,肖尹书进行了定位。

    “嗯?”

    肖尹书面露为难地看着眼前像是被定住的女孩。

    “肖医生,我有点不舒服,我也不知道是哪,你帮我看看吧,好不好。”

    梁安琪嘟着樱唇,水灵的大眼睛像是会说话一样,明里暗里地都在对对方放电。

    如果说其他女人摆出这副姿态,那一定会充满了挤眉弄眼的做作感,但梁安琪长得就像洋娃娃,她露出这样的表情,非但不会让人感到不适,反而给更凸显出她容貌的优势,从而越发地与众不同起来。

    梁安琪当然是漂亮的,并且不是那种千篇一律的艳俗的漂亮,无论是放在原先世界里还是快穿世界里都如此。

    肖尹书作为一个情场老手,早就判断出了梁安琪对自己的爱慕之意。

    而他自己,只要对方达到了他心中设立的门槛,他向来是来者不拒的。

    又偏偏那么巧,这竟然是让原主给自己身心所有权的唯一办法。

    原剧情里的肖尹书一直都明白自己深爱的只有杨初成一个,但是他心中永远为这个时候的梁安琪留有一个位置。

    由于原剧情里和原剧情外的一些非主要因素的改变,让现在16岁的梁安琪和原剧情里20岁的梁安琪看起来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

    所以,这个时候的梁安琪,对于原剧情里的肖尹书来说,是一朵艳丽带刺的玫瑰。她热烈而张扬,是和杨初成截然相反的存在。

    对于原剧情里的肖尹书而言,他虽遗憾惋惜这朵妖娆的花最后变成了墙上的蚊子血,却不妨碍他珍藏了当初这朵玫瑰最美好的样子。

    他是复杂的。

    在原剧情里的肖尹书心中,红玫瑰可以变成蚊子血,但白玫瑰无论怎样依然是白玫瑰,就算被人肆意踩踏,被撕成渣滓扔到垃圾桶里,它还是白玫瑰。

    一定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偏爱吧,因为偏爱,所以白玫瑰的地位永远都无法撼动。”当然可以“

    肖尹书哑然失笑,毫不避嫌地拉过梁安琪的手,让她坐在椅子上。”刚刚你说,你不知道自己是哪不舒服?  那可有个范围?”

    肖尹书明知道梁安琪是装的,可这个时候仍然舍下自己宝贵的时间来陪她玩这种毫无意义的医生游戏。

    “我我不知道,但是感觉坐在这儿就好像没那么难受了。“”哦?那么神奇?“”嗯嗯,一点都不难受了!“

    肖尹书放下钢笔,作势起身离开:”那不然你就在这儿待会?我还有事quot;

    quot;欸别!“

    梁安琪一下字从椅子上蹦起来,伸出一只手拦住一脸得逞的男人。

    刚想解释什么,一抬头,梁安琪就看到肖尹书满眼玩味地看着自己。

    羞得梁安琪耳根子都红了,气急败坏地放下手,背过身,故意耍小性子不理那个男人。

    更多免费小说请收藏:po18.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