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第三个世界:民国旧事30(h)

    (咳咳,这章会有比较膈应的内容,但是!看了以后不要慌张!在心中默念叁遍:男主们全员恶人全员恶人全员恶人,即可解除膈应)

    肖尹书埋在杨初成淫穴的阴茎在她说完这句话后又胀大了一圈!

    能说出这种话,看来她的菊穴已经被人爆过了。

    意识到这点,肖尹书心里莫名不太舒服,而后又反应过来,自己这是怎么了,都是待了两轮的人了,竟然还会在意这些?

    纵然如此,但他心里还是有股阴火。

    “太大了....我...我会死的....尹书哥哥去插我后面的洞洞吧....quot;

    杨初成觉得自己的小穴就像是一个气球,马上就要被撑爆了!

    她连呼吸也不敢太重,说话也是断断续续,小心翼翼的。

    好在前戏做得足,又是个水穴,不然的话,光凭永久止痛药的副作用就已经够她受的了,更别说再来一个如此庞大的阳物!

    肖尹书额前血管凸起,一滴汗液从他饱满的太阳穴划过棱角分明的侧脸。

    他的呼吸声越来越急促粗重,连带八块精壮结实的腹肌也微微起伏。

    男人的肉棒依旧深深插在女孩的嫩穴里。

    他大脑里只回荡着杨初成那句“插我后面的洞洞吧”......

    后面的洞洞.....

    肖尹书低着头,双眼火辣辣地盯着两人性器相接的地方,发丝上的汗珠滴落在杨初成平坦光洁的小腹上。

    他眼神一暗,猛地抽出狰狞粗长的阴茎!把懵懂的少女翻了个面,让她的菊穴正对自己!

    肖尹书的动作太快,让杨初成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脸就已经贴在了被子上,屁股也被迫高高撅起来。

    挺立的乌紫色的肉柱上沾满了少女肉穴里的淫液,油亮亮的。

    而那形状有些往上翘的硕大的龟头则还在分泌着口水,对准了它的目标,打算一杆入洞,直捣黄龙!

    原剧情里,杨初成的菊花可是没有被谁采摘过。

    但并不妨碍原剧情里的肖尹书觊觎它已久。

    肖尹书察觉到了原主此时快要喷涌而出的兴奋感,他仔细地欣赏少女细嫩的菊眼,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指,轻轻抚摸着小眼周侧密密的褶皱。

    指腹传来菊眼处的紧致感,他还没探进去,那小成一个缝的洞仿佛蕴藏着巨大的吸引力,像是一个深不可测的漩涡,要把他的手指吸进去。

    龟头处的液体散发着男人的麝香,它一步步朝少女的菊眼靠近。

    男人把娇臀往两边分开,本来是一个小孔的菊眼终于被撑开了一点点。

    “唔......quot;

    杨初成难受地呜咽出声。

    后穴没有润滑,永久止痛药的副作用总算显出来了,然而杨初成本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狰狞肿胀的龟头在娇嫩的菊穴处蹭,堵住了可爱的小眼。

    杨初成的手紧紧抓住身下的被子和枕套,她有不祥的预感,但是前穴一抽一抽的,还在往下滴着蜜液,让她一时半会不知道该注意哪个穴才好。

    男人的手臂从杨初成小腹下面绕过,几乎是把她下半身提起来,这样的姿势让他更方便肛交。

    ......

    “梁小姐今日怎么来我这?“

    ”我......quot;

    梁安琪有点无地自容,双手僵硬地放在双腿上。

    “喝点东西吧。“

    袁牧绅没有强行问下去,而是给她拿了一杯热可可。

    ”谢谢。“

    梁安琪两手捧着热可可,把它当成暖手袋温手,然后再喝了一小口。

    本以为是市场上流水线的味道,没想到手中这杯的味道竟然如此惊艳!

    ”好喝!“

    她发自内心赞叹出声。

    袁牧绅露出一个极淡的笑容,看起来有些疏离。

    梁安琪见他对自己不太热情,心里有一丝挫败感。

    不过一想到她都能拥有乜予那样完美到不可思议的人,这个又算得了什么呢,她的自信又找了回来。

    “我知道你是s类系统,才不是什么袁老板!”

    她不想酝酿半天,直接奔入主题。

    “然后呢?”

    袁牧绅不知从哪里又拿了一个杯子,里面装着橘色的液体,他握着杯柱,轻轻摇晃着里面的汁液。

    ”我......没事,就是有点羡慕。她真幸运。“

    ”你很羡慕她?“

    ”嗯....quot;

    quot;是因为我吗?“

    袁牧绅的声音太过温柔,把这个问句说得像是在蛊惑人。

    ”....是.....quot;

    梁安琪不敢抬头看他。

    袁牧绅走到她面前,摸了摸梁安琪的头,仿佛是一个兄长,轻声哄着她:“真是诚实的好孩子。”

    “可是.....quot;

    梁安琪惊讶于男人的举动,水灵的眼睛望着他,想说点什么,却又被男人修长的手指堵住了快要问出口的话。

    ”嘘,我爱她。除非她不要我,我是不会换宿主的。”

    梁安琪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男人,嘟嘟樱唇难过地撅了起来,果真是个活的芭比娃娃。

    袁牧绅见她这副模样,眼神微暗,把食指悄无声息地移开,把自己的唇覆上去。

    两唇相贴,梁安琪身子明显颤了一下,随后她眼中闪动着得意,整个人如水蛇缠上男人精壮高大的身躯。

    没过多久,豪华的包房里就响起男女激情欢爱的声音。

    ......

    ”好疼....放了我....!quot;

    暗色调的房间里,一个年龄在14岁上下的女孩正被一个俊美高大的男人压在身下无情肏弄!

    杨初成一丝不挂的身体被摆成倒“vquot;的姿势,本是细细的臀缝正被一根庞然巨物给填满!

    仔细一看,那臀缝边还有干涸的深褐色血迹。

    粗壮乌紫的阴茎把杨初成小小的菊洞撑成一个有四指宽的大洞!肉棒在窄小的洞里进进出出,每次都重重捅在菊芯上!

    杨初成的屁股一片红肿,后穴被男人不留余地地奸淫,她已经不能想其他事了,只会本能地向身后正在侵犯自己菊穴的男人求饶。

    ”饶了我...尹书哥哥...呜呜呜好疼....quot;

    quot;不行呢,是小初让我肏菊穴的,这穴,果然好!又紧又会吸!“

    ”不要了不要了.....疼.....quot;

    杨初成眼泪汪汪的,抽着鼻子,转过头,咬着嘴唇,试图赢得男人的怜惜。

    肖尹书把杨初成拉回怀里,吻了吻她的脸和嘴唇。

    但身下的肉棒仍是不知疲惫地在菊洞里打桩!

    肠腔挤压肉棒的爽快感让肖尹书几次差点泄出来。

    杨初成自知男人不会放过自己,只能认命地自己哭喊,那哭声又娇又淫,一听就是被男人奸狠了才能发出的哭声。

    直到杨初成嗓子都叫哑了,第叁次从晕厥中醒过来时,肖尹书猛地连续重重捅了她的菊穴几百次,才射出一股浓精,把杨初成整个肠腔堵得满满的,从臀缝里溢出不少。

    杨初成又被射得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