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第一个世界:白切黑甜宠黄文45

    王公公逝世已经有一个周了。

    杨初成现在还能回想起那极度令人恐慌的一幕。

    有生之年第一次见活生生的人被砍头的画面...

    那种刺激感是和在原先世界里看的限制级恐怖片不能比的...

    这也导致了她突然对皇宫有了一丝阴影。

    所以这段时间,她都乖乖的在叁王府没有出去,甚至每天还要确认宁远澜在否,才敢入睡。

    但是...宁远澜最近似乎更忙了..总之,有好几次要么白天不见人,要么晚上不见人。

    她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从来不管宁远澜东厂事务上的问题。

    宁远澜也很细心。

    应该是发现杨初成这几天都有些粘他,但并没有过问原因。可能真的是很忙吧,还派了一个东厂的锦衣卫高佟在叁王府保护杨初成。

    她打心眼的觉得宁远澜真的是极为喜欢”杨初成“的吧。

    为什么说是”杨初成“而不是她自己呢?

    其实想想也能明白,杨初成还没有自信到那种程度,人家叁王爷什么美女没见过呀,再说了,自己一直是一个很”现实“的人。

    所谓一见钟情,维持一个月还有可能,维持一年多,那就不太可能了。

    而且,她无聊的时候也会跳出自己所在的圈子,以一种客观的眼光看宁远澜对自己的态度。

    凭良心讲,进展真的太快了。

    黄太医那番话她还记得,之后也暗自观察了很久,宁远澜并没有出现什么问题。

    而且她已经设想过了,自己在这个世界里,无父无母,遇见宁远澜也是纯属偶然,她还真想不出宁远澜究竟能利用自己什么地方,再说了,他东厂督主,要是真的想利用自己,何必搞前面那么多事情。

    鉴于之前她已经推测出虽然女主那边的剧情存在偏差,但是自己这边,问题不大。

    所以,要解释宁远澜的这种情况,估计也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宁远澜受这个世界的设定影响。

    有时候她觉得挺可悲的。

    就算叁王爷在原剧情里仅仅是一个路人甲,却还是摆脱不了这个世界的设定。

    可能出于同情,也可能出于不想当一个白白接受别人一切的好的忘恩负义之人。

    杨初成总会下意识的做好“杨初成”这个角色。

    所以,对于高佟,她也摆出了作为一个督主夫人应有的姿态。

    高佟这人憨厚又老实。

    看起来十分讨喜。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也许和宁远澜的“忙碌”有关。

    高佟这人,也挺忙碌的。

    至于有多忙,杨初成没有过问,但是有的人就是能把“忙”这种状态词给表现出来。

    反正杨初成每次看到他,他都是急匆匆的,要不然就是拿一堆东西进进出出。

    所谓好奇心害死猫。

    那些高佟每天都在搬得东西,她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她真的很好奇究竟是什么。

    她有猜测过,会不会是什么特产啊什么的,或者是什么上好得衣料之类,要不然社么书籍?毛笔?瓷器?家具?总有一样能沾边吧。

    遗憾的是,府里的这些相关事物都没有发生丝毫的改变。

    这就奇怪了。

    既然搬进搬出府里,总该有用到的时候啊。

    今天,高佟又在搬那一箱不明生物了。

    杨初成就杵在一旁看。

    没忍住问了一嘴:“高大哥,你每天搬这个不会累吗,要不然我叫人帮帮你?”

    高佟咧开嘴,露出一排大牙齿,一副淳朴的模样:“不累不累,就是青梅而已。“

    青梅?

    她这几天的水果里也没有青梅啊,难不成是去做梅子酒了?

    ”是要做梅子酒吗?“

    杨初成歪着头问。

    ”不是不是,是那位北国的姑娘,她特别爱吃酸。“

    ”北国..的姑娘?“

    “是啊!我得先赶去送梅子了!先告辞了啊!”

    “啊...好。”

    高佟搬上东西就走。

    杨初成看着他的背影,眼眸暗了暗。

    高佟并没有发现,在他身后,有个人,悄悄跟了上来。

    安秀华即将被打入冷宫。

    这个消息,还没有放出来。

    这等机密,还是刘文才有资格知道。

    没错,王公公死了以后,刘文自然当上了这总管之位。

    刘文虽不知为何宁远衡迟迟没有行动,但有些事,不是他该问的。

    刘文作为苏瑶从前的盟友,很“仗义”地把消息透露给了苏瑶。

    但也仅仅是透露而已。

    想做什么,要做什么,都是苏瑶自己的事。

    宫里的人应该也察觉到了。

    这段日子,皇上都翻的是娴妃娘娘的牌。

    都说这娴妃娘娘命好。

    贵妃宸妃挨个出事,这皇恩就落在了她头上。

    不过也有人说,这当什么都不要当宠妃,前有李氏,后有贵妃和宸妃,个个都要出些问题,下一个出问题的指不定是谁呢。

    由于之前两次谣言事件,这宫里的人也不敢乱说话,最多也就到此为止了。

    瑶华宫

    男人精壮的小腹骑在女人的水蛇腰上,炽热的龙根快速地撞击女人的花壶。

    女人无力的娇吟和男人性感的低喘在肉体拍打出粘腻的声音中交织成一首淫靡的乐曲。

    宁远衡一手掐在了苏瑶的腰侧软肉上,进行着最后的挺进。

    女人快要招架不住了..

    ”皇上...轻点嘛...quot;

    “乖..再等一会..quot;

    quot;嗯...哈啊...臣妾..不行了...quot;

    quot;想肏死你...quot;

    quot;太快了...好深....!quot;

    宁远衡此时也急促地喘着气,一下比一下更用力地撞击着女人的蜜穴,半透明地汁液随着快速的进出而飞溅出来,沾到了被子和窗幔上面,留下一个个暧昧的痕迹。

    男人又连续抽动了几百下!

    最后重重地撞进了女人的宫口!

    但他依然没有抽出下身,而是紧紧地抱住正在颤抖的女人。

    他的下巴靠在她的头顶上,爱怜地抚摸着女人的全身,亲吻着女人的面颊。

    他含住她的耳垂:”让你受委屈了..就快结束了,等朕处理好,好吗?“

    结束了一场性事后的男人,声音带着一丝沙哑,结合着他磁性的音色,染上了几分蛊惑。

    ”臣妾不委屈。“

    女人低低地回应着男人。

    男人把女人抱得更紧了,他闭上了双眼,只想享受这片刻的温存。

    苏瑶的睫毛带着一滴水珠,她眨了眨眼睛,水珠化成了珍珠一样低落下来。

    她抬眸,眼里尽是一片淡漠。

    ......

    男人离开了。

    苏瑶的脸色有些冷。

    她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气质。

    她不知道宁远衡究竟想对安秀华做什么。

    她也不想去了解。

    只是,她还是很在意刘文说的话。

    说白了,只要安秀华活着,她的心就不能安定下来。

    宫里那些下人的话她偶尔还是能听到一些。

    安家没出事时,即使皇上不去贵妃那里,但是贵妃的日子过得还是很滋润。

    最大的原因无非就是有安家这样的依靠。

    如今安秀华之所以能活,想必也是她身上有宁远衡忌惮的事情,或者说想利用她达成某种目的。

    不管怎么样,这两者,都是因为有一个前提存在,才能活下去。

    可是..

    自己没有可以依靠的家世,似乎也没有什么值得挖掘利用之处...

    万一未来出了什么事,那该怎么办呢...

    她必须要找个依靠。

    母凭子贵...

    要是有个孩子就好了...

    自己为什么那么久都没有孩子呢..

    她的身子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贵妃就是不能身孕,所以安家才把安秀华送进来这种事情不用想就知道..

    这安秀华也没有孩子...

    贵妃的身体自己看过,体质极寒..

    不是娘胎里带出来的,但又寒了有些年头了..

    安秀华的她不了解。

    这就奇怪了...

    苏瑶的手不禁摸着自己的小腹的位置,眉头皱得很深。

    毓敏见苏瑶似乎心情不好,连忙把刚做好的点心递到苏瑶面前。

    苏瑶的眼神变得更奇怪了。

    她把目光转向了毓敏。

    先前她隐约了解到毓敏似乎和贵妃有旧仇..

    毓敏是比自己进宫还要久的人..

    既然有旧仇,那应该就和贵妃发生过一点事。

    不如..问问她好了。

    毓敏被苏瑶的目光看得有些发毛:“娘娘...可有什么事?”

    ”毓敏,贵妃如今已去,你现在可以告诉本宫你和她之间的事了吧。“

    毓敏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吓死她了,她还以为什么事呢。

    放下心,把当年的恩怨娓娓道来。

    ......

    当年的事一说起来,就没完没了。

    茶都凉透了。

    可苏瑶的表情却是越来越凝重。

    “贵妃...先前是最受宠的?”

    ”是的娘娘。quot;

    毓敏如实地回答道。

    那就更奇怪了。

    贵妃进宫五年都没有身孕。

    可是她当时给贵妃把脉时,贵妃体寒至少都有八年之久。

    所以,排除贵妃被下药的可能。

    但是..

    李夫人为何一进宫没多久就怀孕了呢。

    刚刚毓敏说,李夫人有多次滑胎的征兆,都是被贵妃害的,但孩子都被黄太医保住了。

    遗憾的是生下来一小会就夭折了。

    苏瑶越挺越觉得不对。

    这绝不可能。

    就算孩子体弱,不可能几分钟便夭折,而且....黄太医保住了那么多次,说明宁远衡很在意这个孩子..

    再说了,生下来若是看出了问题,黄太医怎么样都会尽力抢救...也不可能那么快就说孩子夭折了...

    最大的疑点就在于,这个孩子之后,就再也没有传出宫妃怀孕的消息..

    quot;毓敏,你实话告诉我,当年经常进出李夫人寝宫的,除了皇上以外,还有没有其他的人!”

    “这..奴婢也不知道啊。不过...那会子倒是经常看到西厂督主。”

    毓敏有在尽力回忆着当年的事,她的手挠挠头发,实在也想不到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了。

    ”西厂督主进出李夫人的寝宫?“

    苏瑶有些激动,声音也提高了些。

    “不不不,那怎么可能,只是那会子经常看到西厂督主,那个时候他经常伴皇上左右呢,后来倒没怎么见到了。”

    毓敏连忙摆手,认真地解释着。

    苏瑶没有作声,她低下了头,心中那个答案已经有了雏形。

    当年那个孩子...

    会不会根本就不是皇上的!

    西厂督主...真是巧呢,怎么就那个时候常伴皇上左右...

    黄太医是皇上的御用太医...

    他肯定知道些什么...

    她一定要亲自去探探那位黄太医的口风...

    作者有话想说:本章已完,感谢z99,w,小灿,稳,白小姐穿高跟鞋,纯色,清清冷冷?的珠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