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第一个世界:白切黑甜宠黄文44

    杨初成这段时间每天下午都会去瑶华宫。

    每天到了一定的时间也会按时回去。

    虽然每一天,都没有什么差别。

    不过,今天不一样。

    今天苏瑶有意要留她一会。

    好吧,虽然杨初成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留一下也没什么大碍。

    苏瑶虽然说要留杨初成,但也并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无非就是聊聊家常。

    瑶华宫的灯不算特别亮,但是却很柔和。

    感觉整个宫被一层暖暖的橙色荧光笼罩着,无论是从视觉上,还是置身于其中,都让人觉得很舒服。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祥和温馨的氛围,才让她觉得多留一下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吧。

    只是,这样恰到好处的舒适感没有维持多久。

    或许曾经有过无数次的预兆,或许她也拥有过”主角光环“,只是,在即将发生,却还未到来的一件事上,杨初成第一次感受到了来自这个世界的深深的恶意。

    ”娘娘!出事了!“

    正当杨初成和苏瑶聊天的气氛正浓厚时,外面的嘈杂和破门而入的毓敏毫不留情地打破了这一无形的结界。

    “怎么了慌慌张张的!“

    苏瑶对突然冲进来的人儿不满,把手中的茶杯”砰“的一声放在矮几上。

    毓敏的脚步突然一顿,有些纠结地看着杨初成,最终选择了跑到苏瑶耳边,低声说着不知是什么事情。

    ”什么...!quot;   只见苏瑶的表情变得凝重,她垂首,眉头皱得很紧,又抬头,长呼出一口气。

    “奴婢也是听人在传...当时的谣言..莫非...quot;

    毓敏似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说出的话让人一头雾水。

    quot;闭嘴!”

    苏瑶及时地制止了毓敏即将要说出的话。

    紧接着她一会往左看,一会往右看,最后又站起来:“不能让皇上知道这件事...quot;

    quot;可有谁打断此事..?quot;

    quot;谁敢啊..quot;

    毓敏咬着嘴唇,又是焦急又是带着些委屈。

    苏瑶听了这句答复,面上的表情似乎得到了一些缓解,至少眉头皱得没那么紧了。

    然而在下一秒,她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瞪着眼:”皇上今晚翻的谁的牌子?“

    毓敏听了这句话,脸色骤变,像是听到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事情一样:“是..是..储秀宫!”

    面前的两人慌张得不行,独留杨初成一个人坐着,一脸茫然地看着她们。

    储秀宫?

    女主那里出事了?

    还没待杨初成问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苏瑶就直接跑过来,也不知哪来的如此大的手劲,把杨初成整个人从椅子上拉了起来!

    “小初,快,我们快过去!”

    “啊..什么...去哪..?quot;

    苏瑶没有多跟杨初成解释,直接拉着她,就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毓敏也随之跟在身后。

    杨初成完全不知道目前是个什么状况。

    但是..

    跑的这个路线..倒是让她心里没由的”咯噔“一下..

    这..这就是储秀宫的路线啊!

    刚刚她们又提到了储秀宫...

    女主..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越想越担心..

    大晚上的本来光线也不好,路黑看得不清。

    这一路跑过去也实属不易,不知道要多花费多少时间。

    当跑到一个分岔路的时候,杨初成告诉苏瑶有一条是近路,于是叁人便临时改了路线,继续朝目的地跑去。

    储秀宫?

    皇上翻牌?

    苏瑶为何会如此紧张呢..

    储秀宫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看苏瑶如此紧张的样子,似乎是想很快就过去..

    皇上翻的是储秀宫的牌..

    苏瑶..想赶在皇上到之前过去?

    杨初成心里泛着嘀咕,一路上心不在焉地跑着,托苏瑶的福,好在没磕着哪碰着哪。

    可能是天意。

    当杨初成,苏瑶,毓敏叁个人,总算是有惊无险地跑到了储秀宫时,同样刚刚到的,还有另外的人。

    比如,来翻派的皇上...以及他身边的刘公公,还有身后的站成两列的少许丫鬟太监。

    不过由于杨初成她们是抄得近路,所站的位置较隐蔽,又是夜里,所以没由被宁远衡他们发现。

    杨初成一向警惕,特别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她的神经就会比平时敏感十多倍。

    所以,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刚刚好像看到,刘文往她们这处瞟了一下。

    但也仅仅是一下,便又转了回去。

    宁远衡和刘文都朝储秀宫里头走去了。

    杨初成躲在假山后面,小心地四处张望了一下,确定周边属于安全范围,正想起身的时候,却被身后的苏瑶强行摁住。

    杨初成内心虽然不解,但还是极为配合地把刚刚立起来的身子弯下去。

    她刚想回过头问苏瑶干嘛不站起来,就听见储秀宫突然一阵喧闹。

    其中夹杂着男人的怒斥和女人的尖叫,还有一一直重复的求饶声。

    发生什么了?

    杨初成这个方向正好可以看到储秀宫大门。

    此时,朱红色的大门是紧闭的。

    它的旁边,挂着两盏宫灯。

    它像一张怪物的嘴巴,让人看不出它是闭着还是张着。

    整个储秀宫是怪物的腹部,里面的杂音愈来愈明显...

    它像是遭受了剧烈的撞击,只听闻”嗙!”的一声巨响,随之一起的,是一个赤裸的,略显肥厚笨重的身子飞了出来!

    它吐出了一个什么东西?

    那东西会蠕动,还会叫呢!

    quot;皇上饶命..!!皇上饶命!奴才冤枉啊皇上...!!奴才冤枉!”

    定睛一看!那在地上嚷嚷的一团物体,杨初成是认得的!

    那不是王公公嘛!

    他怎么会从储秀宫出来..而且..这光着屁股光着膀子的,实在有些辣眼睛...

    杨初成下意识的看了看身旁的人。

    苏瑶和毓敏显然也看到了这骇人的一幕。

    苏瑶双手捂住脸,像是不敢相信眼前正在发生的事情。

    而毓敏也一样,已经震惊到不能说话..

    再看看门外候着的宫女太监,一个个怂着身子,跪在地上,低着头,即使他们心中也是惊愕,但谁都不敢承受天子的怒火。

    敞开的红门紧接着又出来一个人。

    那人身长八尺,黄袍加持,龙气绕身。

    他面若天神而不可侵犯,但周身的空气仿佛到达了零度。

    “来人!把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给朕拉到处刑台!即时斩首!”

    他一声令下,全然无视了地上的人的哭喊求饶声。

    那个在地上艰难地爬行着的人,手上的肉也因年纪大而松弛,攀在了那个高大挺拔的男人的靴子上。

    “皇上..奴才冤枉啊!!!”

    王章颤抖着嗓子喊着这句话,只希望男人能够听他解释..

    然而...

    眨眼间,那覆在男人靴子上的手的手腕处,摆成了一个极其诡异的向上扬的姿势。

    紧接着,一阵惨叫和类似于有什么东西碎了的声音响起!

    那个赤裸的男人被痛得猛地翻了一个身,控制不住地左右摇晃着肥重的身躯。

    他是想来回打滚的,可是却没办法。

    因为他的手被人死死地踩在了脚下,用鞋底狠狠的碾磨着。

    “少用你的咸猪手污了皇上的靴子!“

    刘文一边用力转着脚底,一边俯视着在地上无法翻身的人。

    他看他的眼神,就像是看一条虫一样,可怜又恶心。

    这声音,一时间让王章忘却了手腕上的剧痛。

    也让他忘记了口中的求饶。

    他变得有些迟疑,但是他还是尽力转头过去。

    他看到了那个总是跟在他身后的徒弟。

    那个总是腼腆,怕生,又努力的刘文。

    浑浊中年的眼睛对上明亮年轻的眼睛。

    一边还是浑浊,一边却是讥笑,嘲讽,同情。

    王章还想求饶的。

    他认为他应该还想的。

    可是他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宁远衡已经上了凤辇,地上的丫鬟太监们也跟着离开。

    刘文忍不住大笑起来。

    他身后站着叁四个带刀侍卫。

    王章早就不能爬起来了。

    “皇上吩咐了,即刻处刑!还不快去!“

    ”是!“

    带刀侍卫们提着王章的手臂,把他拖着走,朝处刑台的方向。

    刘文似乎又朝杨初成这边看了一眼。

    但也好像没有。

    他也跟着带刀侍卫走了过去。

    终于安静了。

    杨初成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

    刚刚那副场面,谁都看得出来,宸妃给皇上戴了个天大的绿帽!

    王公公..和安秀华..?

    小说里没写过这一段啊....

    王公公..下线了?

    刘文..刘文刚刚...他对自己的师父...那么狠..?

    杨初成突然觉得自己需要消化太多太多的东西...

    她甚至有点想去处刑台..

    她觉得这来的太突然了...

    杨初成转过头,身边的苏瑶看起来似乎更淡定一些。

    “苏茵..我..我有点想去处刑台...quot;

    杨初成有点不好意思地开口。

    可没想到苏瑶竟一点都不介意,甚至露出了一个也许是出于”礼貌“的笑容:”好啊。“

    杨初成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但是她此时一心在想去往处刑台这件事上,便没有多想

    虽然机会很渺茫..但她想知道,王公公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处刑台

    那个全身赤裸的人,已经被押上斩首台上了。

    他身边不远处,站着刘文。

    杨初成和苏瑶她们还是来晚了一步。

    杨初成在离处刑台还有差不多一百米的距离处停了下来。

    苏瑶还在后面慢悠悠地走着。

    杨初成只当她是累了想歇会,并没有在意。

    她知道,做什么也没有用了。

    她看向了那个中年男人。

    那个男人也看向了她。

    他的头被紧紧地压在了一个铁拷下面。

    他..好像还有很多事想说。

    杨初成试图从男人的眼睛里看出什么。

    但她什么也没看到,又好像什么都看到了。

    王章脖子上的千斤重突然一松。

    处刑台的人正举起刀。

    前方好黑啊,虽然有路灯。

    王章他突然觉得这一瞬间好漫长。

    漫长到他想通了很多事。

    他想通了为什么自己会突然出现在储秀宫里。

    为什么宸妃和自己都是赤裸着身体。

    为什么皇上会突然过来。

    他看到了那个叫杨初成的女孩子,他看到了在她身后,此刻笑盈盈的,叫做苏茵的女孩。

    他又想起了好多事。

    他想起了苏茵给他送药,他想起杨初成和自己拌嘴,他想起了刘文,想起了曾经教他识字念书的日子..

    脖子上空传来的凉意和风力变得明显...

    他的一生,好像也挺短暂的。

    窝囊吗?

    也许吧。

    “你不知道吧,有一个地方,叫南城,南城里什么都有,茉莉也有!”

    “要是皇宫里能永远都有茉莉就好了。”

    “年前的时候,南城的茉莉开得可好了!”

    “小章章!做人也是要有骨气的!下人也是人啊!”

    “来,我给你一本书,你可要好好收好!”

    “王公公..从今以后,远衡就交给你了...quot;

    ……

    quot;是今年的茉莉啊..真好..quot;

    那些久远到王章做梦都没由在梦到过的事情,突然又想起来了..

    恍然间,他好像听到,有人问他。

    你后悔吗?

    后悔吗?不后悔,只是有点遗憾罢了。

    遗憾?

    遗憾什么?

    遗憾..菀菀啊,以后的茉莉,不能陪你看啦....

    一声巨响!血溅叁尺!

    一颗头颅,竟就这样飞滚了下来...

    滚在了苏瑶脚边。

    作者有话想说:本章已完,感谢悸,小灿,説小,?w的珠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