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第一个世界:白切黑甜宠黄文41

    王章一到皇宫就直接朝瑶华宫走去。

    他有在锦元宫附近安插眼线,所以他是知晓清荷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去瑶华宫的。

    可是刚刚小厮的意思是说,清荷一今下午一去瑶华宫就没有再出来。

    并且看到瑶华宫的下人抬着一个不知道装着什么东西的麻袋走了出来,小厮起疑心就一路跟过去,走着走着没想到就到了荒地!一看,瑶华宫的下人竟然把那麻袋里的东西抖了出来,竟是一具女尸!

    那女尸上无一完好之处,隐隐约约才看出是清荷本人!

    王章回想起小厮这番形容,心里寒意渐生,苏茵这姑娘,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他必须搞清楚!

    .....

    瑶华宫

    宫殿里的血腥味早就散了,地毯也重新换了一张,看起来和平时也没什么差别,谁能想到在这不久前这里刚发生了一场血腥残忍的杀人案呢。

    “娘娘猜得准,储秀宫那位果然没事。”

    “哦?”

    苏瑶侧躺在美人榻上,把玩着宁远衡赠她的玉如意。

    这块玉如意玲珑剔透,呈色莹润,下面还挂着流苏。

    玩了一小会,她便觉得没什么意思,还是小初给她的手链好看,又好玩。

    毓敏来通报消息,苏瑶倒是对此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毓敏见苏瑶没表态,正想继续说点什么,小顺子就突然进来了。

    “娘娘,王公公求见。”

    苏瑶把手中的玉如意往旁边的桌子上一放,瞥了一眼身前的小顺子。

    王章?他这时候来?多半不是什么好事。

    “让他进来吧。”

    “是。”

    小顺子听命转身出去。

    毓敏有些担忧地看了一眼苏瑶,之前她在锦元宫安排的人说,王公公似乎对苏瑶起疑心了。

    苏瑶虽说一直不担心,可如今王公公都找上门来了,毓敏自己这心里就是有些不放心。

    美人榻上的女人雍容华贵,妆容精致,手上的护甲“嗒,嗒,嗒“地敲着榻的边沿。

    ”奴才参见娴妃娘娘。”

    王章来了。

    即使他心中有气,但该有的规矩还是一点都没少,真不愧是从前的总管大太监。

    “王公公快请起。”

    苏瑶仍然侧躺在美人榻上,慵懒地张口。

    然后又给毓敏和小顺子一个眼神,示意他们先跪安。

    多余的两人出去之后,这下就剩下王章和苏瑶两人。

    有什么话,也不必遮遮掩掩了。

    气氛逐渐有些凝固。

    只有苏瑶护甲依旧敲打着美人榻,像是西洋钟里最细的那一根针,滴答,滴答......

    ”王公公怕是有什么话对本宫说吧。“

    苏瑶率先开口,单边嘴角微勾,露出了一个挑衅张扬的笑容。

    她今天涂的口脂一改以往低调的风格,变成了夺目的大红色。

    和她的手链上的玛瑙红极配。

    王章深呼一口气。

    没有丝毫的客套,打开天窗说亮话:”清荷是你害的吧,贵妃是不是也是你害的!“

    王章的语气不善,不过那架势倒像在教导子女一样。

    ”王公公别说笑了。您来的路上就没听着皇上说贵妃失踪的消息?“

    苏瑶一边说着,一边装作像是听见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戴护甲的芊芊玉指挡住嘴巴,直接笑出了声。

    笑声里满满的讽刺和不屑也不知是在嘲笑着什么。

    王章也许是被苏瑶这样的反应给刺激到了,怒气值飙升到了一个点:”苏茵!你怎么变成这样!贵妃的失踪,你一清二楚吧!贵妃对你有提携之恩,清荷又没有得罪过你!你这么做的目的到底在何处!“

    苏瑶翻了白眼给王章。

    慢悠悠地开口:“王公公,本宫看您是老糊涂了吧,难怪皇上要换人呢,本宫想收拾一个下人还需要理由吗?您管的事情未免也太多了些。”

    苏瑶顿了顿,把手上的甲套给取了下来,里面长长的指甲又细又尖,薄薄的,半透明的,尖端散发着冷光,看起来慎得慌。

    王章不知苏瑶想做什么,就见苏瑶继续道:“本宫可没那个能耐对贵妃做什么,哦,现在应不算是贵妃了,就一个罪臣之女罢了,本宫也怕脏了自己的手。”

    苏瑶走向一边的香炉上,拨了拨一丝丝烟。

    白色的烟雾鬼魅地往上升起,让王章有些看不清苏瑶的侧脸。

    王章听着苏瑶这些话,瞪大了眼,拳头捏得紧紧的,怕自己一个没忍住就一巴掌扇到前面的人的脸上。

    他知道了,此次沟通无果。

    这苏茵,他可不能放任她如此下去。

    若是不知悔改,必将酿成大祸!

    此事,自己得从长计议。

    王章再次深呼一口气,拳头一会松开,一会又捏紧,那双略带疲惫的双眼里浮着一丝未褪的血丝:“娘娘如此任性,奴才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望娘娘好自为之,奴才告退!”

    没等苏瑶回应,王章便愤愤离去。

    苏瑶打量着王章有一点中年人臃肿的背影,冷哼一声,又把自己的护甲重新戴上。

    王章离开瑶华宫后,并没有直接回他的宅子里去。

    刚刚在瑶华宫里他是被气着了,没去仔细思考一下事情额来龙去脉。

    如今气头过了,他便思索出一些不对劲来。

    清荷再怎么说也是贵妃身边的贴身宫女,是在皇上那里都叫得出名字的人物。

    苏茵再怎么样,也不会如此没顾虑地就这样把人杀了,还直接抛尸荒外。

    她怎么会如此有底气?

    而且,自己虽然现在有意在放权,可并不代表着他就真的什么都不关心了。

    他知道,这半年来,皇上都是宠的储秀宫那位,这次安家被斩,目前都没有涉及到安秀华。

    苏瑶的底气究竟是谁给的...

    这人一定不是皇上..

    皇上对安秀华的宠爱天下人皆知。

    究竟是谁呢..

    能给她底气的一定不是一般人...

    难道说苏茵勾结了朝廷中人?

    结合安家此次出事,倒是有可能...

    后妃私自参政可是死罪!

    苏茵这丫头..不行,自己万万不能看着她走入迷途!

    刚刚苏茵那个样子,不像是会就此停手的意思。

    自己活了大半生,形形色色的人哪样没见过,想必苏茵还会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

    安秀华...

    储秀宫那位可是宁远衡的心爱之人,自己是万万不能眼睁睁地看苏茵去杀害的。

    可是,苏茵这孩子..最开始也是个好孩子..

    王章想来想去,觉得苏茵必是被这宫中繁华迷了眼睛,重了坏人的套。

    他不想牵扯到什么朝廷纷争上去,却又想把苏茵拉出深渊,又要保护储秀宫的安秀华免受苏茵将来可能存在的伤害。

    该怎么办呢...

    唯一的办法,也是最不留后患的办法,就是让苏茵彻底地离开皇宫!

    看来,他离真正放权的日子又远了些了。

    晏子楚把手头上的事情办完之后,心里一阵空虚感和疲惫感。

    大半年没见,真是便宜了左丘云那厮。

    手下的情报说左丘云这半年来时不时会便装入宫..

    做的什么事他心知肚明。

    不知今晚上会不会碰巧遇到左丘云呢...

    还有就是,安秀华若是得知自己的长姐,家人全部死完了,会有什么反应呢?

    他真想看到呢。

    亥时

    储秀宫

    安秀华坐在床边,情绪有些低落。

    她想,她应该好好处理一下她和宁哥哥,晏子楚,左丘云叁人的关系了。

    晏子楚和宁哥哥已经有大半年没来她这里了。

    她心里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她知道,宁哥哥在忙..

    晏子楚当初就是一声不吭地出现,现在一声不吭地消失也算正常。

    这段时间里,一直是左丘哥哥陪着她..

    怎么办...

    其实,她好像,好像真的有点喜欢上左丘哥哥了..

    对于宁哥哥和晏子楚....

    她..她也说不清楚,她想,自己应该是喜欢他们的。

    可是,每次这么想,她脑海里就会出现左丘哥哥的面容..

    她心里就徒生出一些愧疚感。

    可是,她真的不想失去他们中的任何一人。

    其实她自己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了...

    要说最喜欢的是谁,她之前,真的真的,真的只喜欢宁哥哥的!!!

    只是..她也说不上来,第一眼看到左丘哥哥的时候,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

    她小时候曾听奶娘说,若是没见过的人,第一眼便有熟悉感,就说明是上辈子的情人,这辈子,是注定要在一起的...

    即使小时候在书房里看过宁哥哥的画像,也并没有一种熟悉感..

    但是,对于左丘哥哥,见他第一眼,她就忘不了..

    她是宁哥哥的妃子,和晏子楚又有了关系,如今还加上一个左丘云..

    不得不说,她心里有时候会很庆幸,庆幸宁哥哥这段时间很忙,庆幸他不知道自己已经有了其他两个男人,其中一个还是他的好兄弟..

    可是这种事情,不可能永远这样持续下去..

    总有一天会被识破的。

    她该怎么告诉他们呢..

    或者说,该怎么告诉宁哥哥呢..

    左丘哥哥说,他不介意自己是宁哥哥的女人..

    可是..

    宁哥哥对自己也很好..

    “不识寡人了?“

    晏子楚一进来,就看见安秀华正坐在床边发呆。

    他心里暗道,这药够可以的,过去那些事忘记就算了,如今连自己这个人也忘了?

    听到声音,安秀华一抬头,她没料到晏子楚会过来。

    还好,左丘哥哥提前给自己捎了信,说这几天有事情,就不来了,还给自己带了一些腌制的酸梅。

    ”你..你怎么突然来了...quot;

    安秀华望着来人,不解他为何突然又出现在这,心里不禁变得紧张起来。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看到晏子楚的时候,永远都很害怕..

    不过..刚刚晏子楚说..寡人..?

    她记得晏子楚之前一直用“本皇子”自称,如今变成了寡人..?

    他..难道他这回离开,是回燕国继位去了..?

    左丘哥哥是北国的君主,宁哥哥是宁国的皇上,如今..就连晏子楚也成为了燕国的王..

    天呐..那她该怎么办,这下和叁个国家的王都有牵连了..

    quot;寡人来告诉你一些消息。“

    晏子楚一步一步朝安秀华靠近。

    自从杨初成没在安秀华身边伺候以后,这安秀华的闺房里,始终没点几盏灯,整个屋子总是暗暗的。

    晏子楚身形偏瘦长,在昏暗的环境里,一步步地走过来的样子,就像是话本里的妖怪,要吞吃掉小孩的心脏。

    他的影子在在墙壁上变成了几倍大,在安秀华的身前笼罩着阴影。

    随着他越走越近,安秀华的身体又不自觉地出现了”颤抖“的反应..

    直到晏子楚整个人贴近了安秀华的耳侧,安秀华的身体又猛地一僵,全身上下的血液仿佛停止了一般。

    这样的反应,安秀华从来就控制不了。

    晏子楚在安秀华耳边说了一些话。

    他的声音极轻,但音色依然保持着他独特的森惨,像是恶魔在低吟着咒语。

    那些话只有他和她听得见。

    也许,真的是咒语吧。

    少女的脸色逐渐失去了血色,整个人在咒语停止的那一刻便晕了过去。

    而那个恶魔,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幕的发生。

    他没有做什么。

    仅仅是转身离开,像他进来的那样。

    房间的香还在燃着,并没有因为谁的到来,谁的离开而改变。

    宫灯里遮罩的火烛,偶尔摇晃,发出“沙沙”的声音。

    床上的少女,紧闭双目,她熟睡着,无人打扰。

    那就祝她做一个美梦吧。

    作者有话想说:11点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