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第一个世界:白切黑甜宠黄文39

    ”你那么爱她,她还不是死在了你面前!“

    乾清宫门口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在空旷安静的大厅里显得突兀而刺耳。

    男人手中的尸体已经没有了余温。

    只见他以“公主抱”的姿势抱着安芷嘉的尸体,缓缓站了起来。

    他像是没看见门口站着的人一样,直接和她擦身而过。

    quot;沉利!!!“

    她叫男人的名字,想让他停下来。

    ”你什么意思!!明明是你让我下的毒!!“

    白玉在门口,一脸不敢相信地看着男人直接无视她,还抱着另一个女人你的尸体走过的样子!

    一时间怒火中烧,内心嫉恨成疾。

    尽管她吼得再大声也无用,男人依然没有回头看她一眼。

    白玉站在原地看着男人越走越远,泄愤地跺了两下脚,也跟了出去。

    ……

    暗处的侍卫和刘文见两人出来之后,才回到乾清宫门口守着。

    《沉利.个人实录》:嘉盛年间,着名的文臣沉利,嗜山茶,沉利之墓乃一片茶花地。沉利一生无妻无子,世人谣言非非,相传沉利墓碑刻有“纯熙”二字,因此,众多谣言中,(在挖掘出沉利之暮前)最着名的乃“断袖之说”。不过,前几年,沉利之墓被发现,墓碑上的“纯熙”非虚,令人震惊的是,此墓穴竟为合葬墓穴!考古学家立刻挖出另一棺!竟是一具女尸!此女尸保存尚好,衣物破损较多,肉体未见腐烂之迹,面容身形姣好,年龄莫约20上下。

    历史学家立刻排查此女子身份。沉利享年82,而此女子太过年轻,关于此女子身份,是个谜题。

    不过,有意思的是,此女子身上的衣物竟出于嘉盛皇室之品!古物复原人员后得出结论,此衣物款式和嘉盛懿娴皇后的里衣类似,由此断定,此女子身上的衣物应是里衣。且此衣物的做工和懿娴皇后衣物的做工不相上下。众多历史爱好者迅速翻阅资料,根据此女子的特点,符合此女子的唯一身份竟然是当年失踪的“安贵妃”!细心的网友更是发现安贵妃曾住过的宫殿“锦元宫”的后院种满了茶花!

    至此,关于文景帝,沉利,安贵妃叁人的关系,引发无数人遐想。

    反正此次都是去皇宫,杨初成也不纠结刚刚的事了。

    也许是因为太无聊了,她没缘由地就想起苏瑶昨天说的一句话。

    当时她没太在意,现在回想起来,才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十分重要的事情。

    “宸妃向来是最得宠的...quot;

    苏瑶说安秀华是最得宠的?

    年前那事她还有印象,宫里不是还闹得沸沸扬扬的?

    本来她的打算是想缓一会再观察”侍寝“这事,只是后来她光顾着搞副线去了,这一搞就搞到现在。

    她还记得,那一次她也来问过苏瑶。

    苏瑶的反应正如自己所猜测的那样,皇上果然没有去储秀宫。

    而昨天,苏瑶的意思却是——那么久以来皇上去的是安秀华那儿。

    杨初成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她总觉得苏瑶说的是假话。

    不过..

    苏瑶好像还说到了安秀华身上受了伤?

    按照进度,这段时间安秀华应该是和左丘云混在一起才是啊..

    左丘云明明是叁个男主中最温柔的一个了..

    杨初成突然就觉得好混乱啊。

    她现在感觉,无论哪一方的话,似乎都有点问题。

    要说上一次见安秀华,还是在白天里给她送红豆糕的时候。

    估计是宁远澜打过招呼了,那一次她进去还挺顺畅的。

    至少那一次,安秀华看起来没什么异常。

    时间过得很快。

    杨初成本来还想再理理思绪,结果已经到皇宫了。

    果然是降温了。

    下马车的那一瞬间,一阵晚风拂面,轻轻吹动着她额前的发丝,有些阻碍了视线,也送来了凉意,她不禁眯了眯眼。

    以往她是喜欢这种傍晚的风的。

    可是不知怎么回事,刚刚的风,让她心里徒生出一些紧张感。

    安慰自己不要想太多,杨初成深呼一口气,还是走了进去。

    总感觉..

    今晚的皇宫带着一种严肃感..

    或者说..

    今晚,似乎太安静了..

    昨日下午进来的时候,还能看见来来往往的太监宫女。

    难道是她来的时间不对?

    正当杨初成疑惑之时,前面终于传来点动静。

    “安家戌时问斩,好多人都去看呢,你去不去..quot;

    quot;啊..我怕,还是不了吧。”

    “这有什么好怕的,你不去我可去了?”

    “我去我去,不过..安家,是贵妃那个安家吗..quot;

    quot;除了她还有谁?”

    “那你说..贵妃会不会..quot;

    quot;这我也不清楚,不过啊,我听说,刚刚贵妃宫里的下人全被关起来了,现在一个人都没有呢..贵妃啊,估计难逃一死。“

    ”那宸妃呢..?quot;

    quot;我也不清楚啊..我认识的人没一个在储秀宫当差..不过想想也挺凄惨的,这贵妃..quot;

    quot;是啊,真是世事难料..quot;

    ......

    说话的两人和杨初成刚好隔着一个凉亭,以凉亭为中心便是两条分岔路。

    那两人和杨初成走的是不一样的方向,又刚好被凉亭挡着,自然没有发现杨初成在偷听她们讲话。

    人已走远,声音也越来越小,杨初成就算是还想听点什么也听不到了。

    现在——

    ——   她虽然脚步下意识地走,但整个人还是完全是懵的状态。

    出事的真的是安家?

    小说里完全没提到过啊!

    等等..完全没提到过...?

    小说里...完全没提到过的..

    好像还有贵妃的死因啊!

    没错,在女主最后得知“苏瑶害死的贵妃”之前,并没有阐述先前女主以为的贵妃的死因。

    换句话讲,单纯是提了一下女主知道贵妃下线这件事,仅此而已。

    而现在,安家被斩一事正好可以解释贵妃下线的真正原因。

    稍等。

    杨初成忍不住想吐槽一下..

    话说回来女主的意识里从头到尾都没有过她自己一家已经死绝的记忆啊...

    这样大的事情她都不知道,难怪叁王爷被赐婚的事情她也不知道..

    好的,问题来了,女主之后又是怎么得知自己和叁王爷成亲一事呢..???

    还有她又为什么会得知是“苏瑶害死的贵妃。”..

    她又是如何得知“苏瑶被五马分尸”?

    要说这叁件事的共同点,那就是都发生在安芷嘉下线之后。

    当然,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在女主得知晏子楚登基之后...

    晏子楚...

    安芷嘉...

    西厂抓了安家...安芷嘉下线..女主知道晏子楚登基...

    女主和晏子楚重新有了床戏...

    杨初成在这短短一瞬间突然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女主知道这些事的前后,除了和晏子楚啪啪啪以外,什么都没有..

    所以..女主能知道这些事,会不会本身就是晏子楚告诉她的呢?

    这样一来,很多疑惑点都有得解释了。

    如果这个假设真的成立,也就意味着,只有当晏子楚告诉女主一些事情,女主才会知道..

    晏子楚是自变量,而安秀华则是应变量。

    杨初成觉得,她大致能明白了。

    并且她还发现了一个很可怕的真相...

    晏子楚是不是在拿女主做一个试验....

    晏子楚应该得知了女主记忆上的问题吧..

    其实不用仔细想就会发现一个漏洞了,啪啪啪的时候怎么会专门提“贵妃死了”这种事..

    而至于女主一家死绝这种事情..

    要么就是晏子楚没提,要么就是女主选择性遗忘..

    当然,很大的概率是女主选择性遗忘..

    所以..

    晏子楚就想看,当女主知道这些事之后,她本身的记忆会出现什么变化是么...

    这种恶趣味..还挺符合他的...

    等一下,如果自己的猜想一点都没有问题话..

    那所谓的”男二“已经完全偏离了正常甜宠文的轨道了啊..

    男二都这样,男主能正常吗??

    !!!

    此时苏瑶还没有下线,安秀华不可能死。

    对啊..

    安秀华为什么没有死?

    男主对女主是真爱??

    苏瑶昨天说的是真的??

    杨初成觉得自己又陷入了一个死循环中。

    没办法,只能先停下来喘口气。

    好奇怪..

    她是停下来了,但怎么感觉前方有一种很恐怖的威压感..

    杨初成的心控制不住地“砰砰砰!quot;地越跳越明显...

    她能确定这是身体自然做出的反应...

    虽然她没有抬头,但是已经感觉到那个散发出诡异气息的人形生物离自己越来越近..

    这种感觉她是经历过的..

    可能是因为刚刚意淫晏子楚太久了吧.

    没想到路上还遇见了...

    没办法了..正面撞上,躲不过了....!

    quot;参见督主。”

    杨初成替自己捏一把汗,她可不知道对方知不知道自己是叁王妃,所以,自己还是悠着点。

    晏子楚正准备去乾清宫,没想到遇上了这个..好像只见过一次面的人。

    啧啧啧,这第二次见到,你别说,差别还挺大。

    面前的小女孩看起来更美了,身上的衣物也华丽不少.

    不过,她身上的真的是宫女的装束?

    宁家兄弟警惕得不行,储秀宫前前后后要么是宁远衡自己的人,要么是东厂的人。

    这小美人,他去储秀宫那么久,还真的就没见过呢..

    如今..

    这是不当宫女了?

    还是说宁远衡开窍了?终于发现宫里有个绝色?把别人掳去当妃子了?

    看这身边也没个丫鬟跟着,倒也不像啊..

    算了,反正也不关他的事。

    “嗯。“

    晏子楚今日的嗓音带着些低沉,阴森的基调上还带上了一些鬼魅。

    “谢督主。”

    杨初成忍不住抿了抿唇,规规矩矩地起身。

    她依然不敢直视面前的人,心里只盼着晏子楚不要找自己什么事才好。

    然而,没想到的是晏子楚竟然还真的点点头,然后便离开了...

    晏子楚内心的确是想找点乐子的。

    只不过他也无语,总共就遇到面前的人两次,两次都是自己急着找宁远衡。

    若是他此时有空,一定会停下来逗逗这个小美人。

    奈何他现在手头上的事情可耽搁不着。

    这样憋屈的感觉真不好受..

    一定要拿什么补偿才好。

    啊,小美人曾经在储秀宫待过,倒是提醒自己了,储秀宫那位..

    若是知道安家的人全都死了,会是怎样的场面呢...

    他可真是期待..

    杨初成揉了揉脖子后面的骨头,低得久了有些发酸。

    那个黑色的,修长得身影,看起来和黑夜中扭曲的恶魔一样..

    看了两秒,她便收回了眼神,生怕前面的身影突然就转过来..

    转过身,不自觉地加快脚步,继续朝瑶华宫走去..

    作者有话想说:本章已完,感谢91miss,大美女鸭,清清冷冷,淦,w,z99,,西亚春,墨,小梨涡的珠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