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安芷嘉独白(3)

    我感觉到了安家似乎在兴奋什么。

    叶家一倒,宫里仅留的叶氏一脉就只剩下二皇子和叁皇子。

    表哥如今十叁岁,满腹经纶,博古通今,在军事地理方面也多有成就。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如今太子尚未确定,而二皇子叁皇子又年幼,表哥作为大皇子,如不出意外,估计是下一任天子。

    先前叶家风头盛时,朝廷上的人基本上都是支持二皇子的。

    可如今叶家遭难,朝廷里有一大半又选择投靠了安家,而另一半,保持中立。

    毕竟大皇子虽然优秀,二皇子和叁皇子同样并非池中之物。

    不过以目前的状态看,大皇子成为储君的可能性最大。

    这一年,我9岁。

    我对朝廷纷争和未来储君都不感兴趣。

    只是,如果表哥成为了皇上,按照爹娘的计划,我就是皇后。

    我准备了那么久怎么可能是为了成为表哥的皇后??

    我喜欢的人从来就只有一个,那就是二皇子,宁远衡。

    可是安家对二皇子的态度分明是对立面的。

    这些话,我也只能埋在心里,不敢告诉爹娘。

    要说我唯一庆幸的一点,便是如今皇上正值盛年,也未传出什么重病之兆,要想传位,看样子都还得等十多年呢。

    十多年里能发生的事情多了去。

    谁成为储君还不一定呢。

    这么安慰着我自己,我心里又有了信心。

    万一,最后成为皇上的是宁远衡呢?

    只要有一丁点可能,我都要努力地变成他喜欢的人,变成配得上他的人。

    我每天都还在去皇宫伴读。

    能见着宁远衡都要靠运气。

    有时候叁个月,半年,才能看见他一次。

    但都是我悄悄地看着他。

    也许正是因为每次相隔的时间太久了。

    每次见他,都感觉他有了变化,变得越来越高,越来越俊美。

    不过,他自从当年的变故之后,脸上就再也没笑过。

    我多想再看到他笑的样子呀...

    在我12岁那年。

    安府里来了一个管家,叫沉利。

    沉利模样生得清俊,身材硬朗,令我惊讶的是,只比我大叁岁。

    他人很好,博学又聪明。

    安府上上下下的家业都是由他打理,而安府,也因为有他的打理,变得越来越富裕。

    平时学业上的问题,我也会多向他讨教。

    有时候,我甚至会觉得,那么优秀的一个人,为何会愿意屈身于安府?

    沉利是一个极为心细的人。

    我不知他是如何得知我喜欢山茶花,总之,他在我生辰那年,无论送什么礼物,都一定会附一朵山茶。

    有时候,他出去置办商铺时,一走便是几个周,也会留意一些品种好的山茶,替我带回种子/

    这一点,直到我进宫之后都未变过。

    安家能有今天的辉煌,沉利功不可没。

    我13岁那年。

    发生了一件大事。

    叶氏一案被重审。

    最终定为清白。

    因此,二皇子叁皇子得到重用。

    现在想想,或许从那个时候起,那个无人之巅,就不可能属于安家。

    我想上天或许曾厚待我。

    在我14岁那年,皇上突然驾崩,传位给二皇子。

    宁远衡成为下一任皇帝。

    大皇子被登基的二皇子贬为庶人。

    宁远衡一上位就设立东西厂,叁皇子是东厂,而西厂则是一个从未听说过的人,叫晏子楚。

    东厂在民间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血腥清扫,扫除所有和大皇子有关系的人。

    西厂则把当年支持大皇子,抹黑叶氏的官员全部斩杀。

    那段时间,整个民间处于水生火热之中。

    所有人都盯着安家,甚至连我都在想,他会如何处置我们家呢?会如何处置与大皇子是血亲的安家呢?

    结果真的令人没想到啊。

    当圣旨来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这不,终于轮到安家了?

    结果却是一道让安家女安芷嘉进宫的喜讯。

    我进宫了。

    我进进出出这个地方无数次,可那一次,又才像第一次进去。

    除了我之外,还有其他人也进宫,我们都是秀女。

    我专门留意了一下人群,没有看到李潇潇。

    我心里太开心了。

    我不知道李家的状况如何,说不定已经被株连九族了吧,毕竟在抹黑叶家的事件里,要说他清白,我可不信。

    我带上了白玉和清荷进宫。

    你如果问我,最开心的事情是什么?

    无论过了多久,我都会说,嫁给从小时候就爱上的人。

    那是我第一次和他如此近距离地接触。

    第一次拥抱,第一次亲吻,第一次唤我“纯熙”....

    那些只存在于我年少时幻想中的事情,竟然一一实现了...!

    其实我很想告诉他,我是小时候那个在尚书房的女孩..

    可是,我又不想让他想起我曾经又蠢又笨的模样..

    他对我很好。

    他会带我去京城外的地方骑马,我们在月光下牵手,拥抱..

    靠在他怀里,贪着他的笑,我可以什么都不用想,那些烦恼的事情一瞬间都没有了。

    我得到的是肆无忌惮的,昭告天下的宠爱。

    我很快成了贵妃。

    如果时间能够永远停留在那个时候该有多好呀。

    因为皇上第一批秀女招的并不多。

    所以那年破天荒地招了一批新的秀女进宫。

    天意捉弄人啊。

    我竟然在新进的秀女里面,看到了李潇潇!

    从看到她的时候,我心里就好紧张。

    果然,他翻了她的牌子。

    不过给她的名分倒是不高。

    我是贵妃,她只配匍匐于我的脚下。

    “娘娘”听起来焰气太盛了,她根本不配。

    我偏偏要叫她,李夫人。

    并且让下人也这样叫她。

    其实这叁个字一说出口,我就后悔了。

    清荷也劝我向众人解释一番是口误,但白玉却说,这样太丢“贵妃”面子了。

    清荷说的话我是听进去了,可是我依然遵循的白玉的意见。

    这件事闹得很大,皇上也知晓了。

    我本以为宁远衡一定会做点什么,但是,他竟然默许了我这番闹腾。

    白玉说,这是他偏爱我。

    我心里也是这么认为的。

    宫里妃子多,他就算不去李潇潇那,也要去别人的人那,知道他心里最爱的那个人是我就够了。

    可是啊,他去她那里的日子越来越多了。

    就连我,每个月竟才只侍寝一次!

    我告诉自己,没关系,他心里是有我的。

    他没回都会在我耳边,唤我纯熙。

    我每天都在等他。

    可是谁能想到呢,等到的是李潇潇怀孕的消息!

    白玉告诉我,这宫里的女人,谁怀孕谁就是最大的敌人。

    向来和白玉意见相违的清荷这次也站在了白玉这边。

    李潇潇的孩子,绝对不能留!

    清荷买通了李潇潇宫里的人,每一天都在李潇潇饭菜里做手脚。

    我每分每秒都在期待着她滑胎的一天...

    我等来了吗?

    我差点等来了...

    每一次...她的孩子都保住了..都被黄太医保住了..

    也因此..得到了宁远衡更多的怜爱...

    她怎么就那么命大!

    我无数此后悔,我就应该在她进宫的那一刻,让她这辈子都怀不了孩子!

    我想,这是上天又一次厚待我。

    她的孩子,一生出来,才啼哭一声,就夭折了。

    活该!

    我原以为,这样就结束了。

    可是宁远衡在她滑胎之后,对她特别特别好...

    好到她的位置仅次于我之下...

    李潇潇对我说,宁远衡从头到尾喜欢的只是她!

    说我只是个替代品,说我无论有多努力,永远都只是在模仿她的风格..永远都超不过她..

    她还说,我就没有做人上人的命,承宠那么久,连个孩子都没有。

    说上一位安家的妃子,就是靠的见不得人的手段嫁给的先皇...!

    我让宫里的人把她赶了出去。

    我第一次如此冷静。

    冷静到我不想和她吵,我只想让她闭嘴,永远的闭嘴。

    我想让她,死。

    我不相信她的鬼话。

    宁远衡的心里是有我的。

    我想了一个办法。

    小时候,我贪玩,总是对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感兴趣。

    我听说过“巫蛊之术”。

    我是不信这些的,我只是觉得有意思。

    当时,被安府里的嬷嬷发现我在扎小人。她立马制止了我,她还告诉我,若在皇宫里行此术,是会死得很惨的。

    嬷嬷还给我举了好多个例子,那些千奇百怪的死刑,听着都让人害怕。

    李潇潇说得对,我没有孩子,她有。

    我不相信巫蛊之术。

    但是,或许我可以让其他人相信呢。

    我有了一个计划。

    不过,这个计划需要牺牲一个人。

    我把这个计划告诉了我最信任的两个人,一个是清荷,一个是白玉。

    我心里希望牺牲的人是白玉。

    但是我更想她自愿为我牺牲。

    所以,说这番话的时候,我是看着她说的。

    白玉愿意成为这个牺牲品。

    李潇潇的宫里有我的人。

    我要在她房中放纸人轻而易举。

    我找人替我寻到了一种毒药,也把解药给了我安排好的太医。

    我早已计划好,在我服下毒药的一段时间后,白玉必须投湖自尽。

    一切如我想的那样。

    白玉投湖时动作诡异,疑似中邪的样子被清荷“故意”看到。

    我得到消息后服下解药,但还是昏迷了一会。

    这中间,我早已把剩下的事情交给了清荷。

    果然,清荷把巫蛊“替死鬼”的事情告诉了宁远衡。

    西厂督主接手此事,果然在李潇潇房间搜到了扎满银针的纸人!

    纸人上面写着让贵妃无子的诅咒和让贵妃运势衰败的诅咒。

    只是“她没有料到”,白玉“替”我死了,所以我才能“苏醒”过来...

    不错,我计划了一场李潇潇陷害我未遂的假象!

    我从昏迷中苏醒,而白玉离奇死亡的事情本就太巧合太离奇,我确实又多年无子,这一年来,明眼人都看着李潇潇的位分紧逼我贵妃之位。

    当初在她怀孕之前我又针对过她,而在那之后她就怀了孩子..

    一切证据都表明,她记恨我当初的针对,于是暗自残害我已久..

    连宫里的人都在传,善恶有因果,她那夭折的孩子就是残害我的报应..

    果然,宁远衡大怒,将李潇潇定为斩首之罪,连她身边的宫女都被乱棍打死...

    那个药的副作用很严重。

    我的身子越来越虚弱..

    侍寝这种事情对我来说都很艰难..

    宁远衡心疼我受李潇潇如此暗害,对我疼爱有加。

    没有再踏足过其他人的寝宫。

    我的身体虽然难受,但是,我真的好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