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第一个世界:白切黑甜宠黄文36

    其实宁远澜不常在叁王府。

    他一天下来大多数时候都是在东厂办事,每日基本上都是早出晚归。

    凭良心讲,宁远澜对杨初成真的挺好的。

    有时候就连杨初成自己都分不清,自己对他的那一点点好感,究竟是因为愧疚而生出的,还是出于内心本身的。

    宁远澜同意了杨初成打算每日进宫的要求。

    她进宫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苏瑶。

    之前因为着急要搬进叁王府,就把给苏瑶送红豆糕这事给落下了。

    如今正好可以作为去苏瑶那儿的借口。

    到了瑶华宫,杨初成没想到还有另一个人在这,此人正是刘文。

    也不知什么原因,或许是她离开了皇宫有一段时间了,见到刘文,总感觉氛围很奇怪。

    说不上来是哪里奇怪,她觉得刘文似乎变得陌生了许多。

    上一次见到他,还是在皇上给叁王爷赐婚前,自己给他送红豆糕的时候。

    现在回忆起来,那个时候,她就感觉刘文挺不情愿收下红豆糕的,当时她还以为自己想多了,没放在心上。

    可是这接近半年没见,刘文身上的距离感越来越明显,若不是脸还是那张脸,杨初成差点没认出来。

    这样的感觉,在她原先世界里见得太多了,她可以保证自己对刘文绝对什么坏事都没做过,既然自己问心无愧,刘文如今莫名其妙的态度,她也用不着热脸贴冷屁股。

    不过场面上还是得过去。

    杨初成还是礼貌客气地唤了一声”刘公公。“

    对方果然如她所料,只是冷漠地点点头,然后看了苏瑶一眼,才离开。

    多余的人一走,苏瑶便开口:   “今儿怎么想起要过来?“

    ”在王府里太无聊了,我进宫找你玩。给。”

    杨初成一边说着,一边把红豆糕给苏瑶。

    那么久没见,苏瑶越发有“嫔妃”的气质了。

    一旁的毓敏见杨初成递过来的动作,本想上前收下,却没想到是苏瑶自己亲手接过,自己的手尴尬地收了回去。

    苏瑶似有似无地朝毓敏那处瞟了一眼:”这天也开始热了,毓敏,去拿点冰,记得撒上芒酱。”

    “是。”

    毓敏安静的退了出去。

    芒酱?

    现在离芒果成熟的日子应该还有一会吧,而且宁国的水土不适合种植芒果啊。

    再说了,做成果酱的话,应该需要用到很多个芒果吧。

    杨初成内心琢磨着这芒果的来由。

    苏瑶见面前的女孩脸上的小表情,忍俊不禁,咬了一口红豆糕:“芒果是王公公给的。”

    王公公?

    半年前王公公也给了自己芒果,没想到还给了苏瑶啊..

    王公公这人可真大方。

    “说起来好久没见王公公了。上回我遇到他,还是在锦元宫呢。“

    杨初成装作随口一说。

    苏瑶愣了一下,随后笑道:“你离开的这段时间,贵妃娘娘身子大不如前,王公公与贵妃交好,经常照看她”

    “王公公真是仁心,说起来,也不知宸妃如何了。”

    “宸妃一直是宫里最受宠的。不过她似乎对待下人太好了些”

    苏瑶垂眸,语气平淡,看不出来有什么端倪。

    “怎么说?”

    杨初成也拿出一副话家常的姿态。

    “前些日子,我向宸妃问安,看到她手上有些淤青,她那侍女见我发现了后,表情可有意思了。“

    ”意思是,淤青是侍女弄的?“

    ”谁知道呢。“

    苏瑶看了杨初成一眼,笑得妩媚。

    杨初成如今不再是储秀宫的人,反而让苏瑶卸下了防备,那些以往不敢提的话,这会倒是说了不少。

    两人一边吃着点心,喝着茶,聊着天,日子似乎又回到了当初才进宫的时候。

    回到了那些让人眷念的下午。

    毓敏回来了。

    她把两份淋了芒果酱的冰放在苏瑶和杨初成面前,便十分懂事地出去。

    杨初成吃过王公公给的芒果,知道口味不错。

    这芒果捣成细泥,压榨出酱,光是一口便尝到整个芒果的香味。

    细品之,还有一点淡淡的草药香。

    “可是加了..?quot;

    quot;是百里香和陈皮。“

    苏瑶直接抢过话,和杨初成对视一眼。

    百里香和陈皮..以及把芒果制成酱...这些都是用来延长保质期的..

    苏瑶会不会懂的有点太多了...

    防腐的意识暂且不提,就这制成酱,相当于是冰沙一样的东西,未免也太现代了吧..

    ”藏私!“

    杨初成开玩笑似地怼了一下面前的人。

    ”我可没有,这些都是我爹教我的。“

    “令尊好生博学。quot;

    quot;得了吧,他只不过跟了个好师傅而已。”

    “嗯?”

    “这话也就只能对你吹嘘了。”

    杨初成一听,欸?感觉有料,夹着嗓子,装着可怜兮兮的样子:      “娴妃姐姐~~说说嘛~~”

    苏瑶妥协,叹道:   “其实我也不是很相信,但是我爹是这么告诉我的,你也切勿当真,听起来怪玄乎的。”

    杨初成已经坐得端正,乖乖地准备洗耳恭听。

    ”传说在几百年之前,曾出过一位神医,叫肖尹书,关于他从何来又从何去,无人得知。只知道他曾收过一名徒弟,后来就隐于世间,再也没有人见过他。不过他的徒弟,又收了很多徒弟,就这样代代相传,可惜,后来因为战乱,饥荒,那些弟子最后也就剩下了一两个。“

    苏瑶抿了一口芒果冰。

    ”而我爹的师父,就是那些为数不多的肖神医后人的徒弟。“

    此话一完,杨初成突然觉得苏瑶变得高大起来,有一种原来大佬竟在自己身边的感觉!

    “天哪,你爹可真幸运,能被收为徒弟。”

    “我爹是他师父的第叁位徒弟,不过我爹并没有见过他的师兄师姐。“

    ”这样啊,那还挺可惜的。“

    杨初成还挺感慨,也替苏瑶的爹深感遗憾。

    苏瑶再一次被杨初成逗笑了:“你不觉得我爹是在唬人?几百年前的神医,亏他想得出来!”

    杨初成刚想反驳,毓敏突然又进来了。

    但脸色,并不怎么好看,似乎有什么急事。

    苏瑶也放下了手中的白玉碗,嘴角的笑容逐渐消失,整个人变成了杨初成刚来时的,完美合格的”嫔妃“模样。

    只见进来的人稍微行了个礼,便弓着身子,在苏瑶耳边,不知低语着什么。

    苏瑶从毓敏进来的那一刻到毓敏说完话后,从头到尾,她的表情都没有丝毫的变化。

    她只让毓敏先出去,然后继续和杨初成聊着天。

    苏瑶能聊下去,不代表杨初成可以。

    而且,看起来人家都有急事,自己也该识相点。

    于是杨初成便没有久留,找个借口便离开了。

    待杨初成离开后,毓敏才进来。

    本来以为苏瑶此时应该会一脸严肃才对,可没想到进去看到的确实苏瑶仍然在吃红豆糕。

    皇上不急太监急。

    毓敏忍不住剁了两下脚:”娘娘...“

    ”多大点事儿啊。“

    苏瑶慢条斯理地嚼着红豆糕。

    毓敏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干站在一旁,心里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娘娘..?quot;

    毓敏看着苏瑶突然冒出一句她听不懂的话,以为苏瑶是有什么对策了,但又好像不是这么一回事。

    “没事。”

    苏瑶吃完最后一块红豆糕,用新制的手巾擦了擦唇瓣。

    “坐着看好戏便是。”

    毓敏永远都记得,在嘉盛六年的某个午后,那个平日里如一个再世菩萨,仅仅是微施脂粉的女人,眼里闪动令人恐惧的自信的样子。

    她甚至记得这天的温度,记得这天空气的味道......

    杨初成出去之后,遇到了一个人。

    这个人,她曾在叁王府里见过。

    但是她没有和这人有直接接触的经历,只是见过他和宁远澜谈事情。

    如今迎面走来,她要不要打个招呼呢..

    可是自己也不知道他是谁啊..

    黄太医也是第一次正面见这传说中的未来的叁王妃。

    啧啧啧,样貌还真是不错,这宁远澜啊,一看就是个公子哥脾性。果然,就连这种事,挑的人都是上等货色。

    看这姑娘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真是..令他都有点于心不忍呢..

    “臣参见叁王妃。”

    面前身穿玄色仙鹤官服的男子突然拱手作揖,垂首行礼。

    在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下,突然这样一招,还是把杨初成暗自吓了一跳。

    可是..她真的不清楚面前的人是谁啊..

    而且,叁王妃..是不是喊得早了点,要知道,圣旨上不仅没提日期,甚至连名分都没提呢..

    虽然道理是这般道理,但是人家都这么喊了,自己也不能太不给面子对不对?

    “快请起快请起..quot;

    quot;谢叁王妃。”

    “叁王妃今日怎进宫来了?”

    “故友在宫中,我今日来探望一番。”

    “原来如此。叁王妃可真是重情重谊之人!”

    杨初成出于礼貌,脸都快笑僵了。

    ”敢问大人如何称呼?“

    ”哦?在下黄审言,乃宫中太医。“

    黄审言浓眉一皱,没想到对方竟然不认识自己,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又是一行礼。

    黄太医?

    原来他就是黄太医..

    小说中虽然没提到过,但在宫里,黄太医可是个红人。

    毕竟是皇上的私人太医..

    “久仰大人尊名。“

    知道了人的身份,她心里便也没那么膈应了。

    ”不敢当不敢当...quot;

    黄审言忙摆手,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有几分滑稽。

    ”大人过谦了。“

    杨初成无奈一笑。

    ”叁王妃,臣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黄审言突然又正经起来,说话语速都放慢了许多。

    ”大人直说无妨?“

    杨初成觉得奇怪,偏头,带着一种茫然和无辜的表情望着对方。

    ”这...臣观您身形似有些过于瘦弱,往后恐生不便之处,叁王妃要好好养身体才是..quot;

    嗯?

    怎么感觉听起来怪怪的..

    quot;劳大人挂心了,我必会放心上。”

    “如此甚好,那臣就不打扰王妃了。臣告退。“

    ”大人慢走。“

    黄审言利落一转身,头也没回,仿佛是专门来和杨初成交代此事的一般,事交代完了,便大步朝前走去。

    杨初成站在原地,心理想着刚刚那番话,隐约觉得和生子有关。

    可是..为何黄太医要专门说”生子“这个问题呢..跟他也没什么关系吧..

    杨初成本不想再想这件事,可是,她脑海里却总是浮现出之前看到黄太医出入宁远澜书房的情景..

    那番话和这样的情景慢慢重迭起来..

    总能让人联想到一些不好的事...

    空气带着一些不符合宁国气候特点的潮湿粘腻感,乌鸟低飞,杂音阵阵,天空的暗沉色,都预示着明儿是个阴天,让她有些,说不出的不舒服...

    作者有话想说:本章已完。感谢lovelessking,纯色,喜乐?,黄色好看吗,大美女鸭,斯特凡,lipl,w的珠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