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第一个世界:白切黑甜宠黄文28

    清荷的心骤然一缩,她怎么也没料到兜兜转转竟然还是自己让贵妃想起了这事。

    此时,比起“贵妃为何会因为这封信想起这事”的问题,她更在意的是要不要告诉面前的人实话。

    从私心上讲,她是很不想说实话的。

    从长远的角度讲,她又不得不说实话。

    权衡利弊,她还是决定,长痛不如短痛,眼里溢出复杂不忍的情绪:“娘娘,奴婢去敬事房处打听了..皇上这几日,翻的是..宸妃的牌。”

    话一说完,清荷就闭上了眼睛,不敢看安芷嘉的表情。

    只听得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

    安芷嘉愣住了,凤眸里没有任何表情,平静得像一滩死水。

    她心里交织着各种情绪,五味杂陈,她一时间不知道该去顾哪一个了。

    但她能明白一点,那些情绪,都不怎么好。

    最终,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皆化为了一声叹息,细不可闻。

    清荷虽闭着眼,但耳朵却没有丝毫的懈怠,不舍得放过一点点的动静。

    可是沉默了半天,她什么也没听到,心里生怕眼前的人出了什么事,只能斗胆睁开眼:“娘娘...quot;

    安芷嘉垂着头,脸上看不出任何波澜,听到有人唤自己,又抬眸,强行扯出一个极为淡凉的笑容:“本宫没事...清荷,陪我走走吧...quot;

    清荷看着眼前的人,心里蓦然有好多话想说,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又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说不出口,只能哽在喉间。

    她来到美人榻旁,像做了无数次那样,搀扶着美人榻上的人。

    安芷嘉畏寒,每到冬季就是她最难熬的时候。

    脚下的步子也不稳,到这个季节,就更显虚弱了。

    她今天穿的是紫红色的衣服。

    紫红色是她最喜欢的颜色。

    她曾经为了一个人改变了许多,唯一这紫红色,不曾变过。

    外面飘着雪。

    不大,落的时候也轻柔。

    她好久都没有出来看雪了。

    其实很小的时候,她每到这个季节,都要在安府的花园里玩雪的。

    只是后来,那些玩雪的日子,被永无止境的女红书画给取代了。

    她突然想起她那个妹妹,从小到大,似乎就没有变过。

    不爱读书,那就不读。

    喜欢吃,那就吃。

    家里人从来就没有对她多有管教。

    娘告诉自己,那是因为一家的期望都在自己身上,自己要努力地成为一个标准的皇后。

    安府里,只能有一个纯熙。

    一开始,她也是这么认为的。

    可是有时候,她又觉得不全是娘说的那样。

    她在爹爹眼里,看到的是对安秀华肆无忌惮的宠爱。

    这些话,她从未向他人吐出。

    她怕说出来,自己也信了。

    可是如今啊,难道自己所做的改变都是一个笑话吗?

    与此同时,脑海里突然又窜出一个女子的身影。

    她的轮廓越来越清晰....

    安芷嘉躁动不安的心不由得随之平静了下来。

    这才两叁天,能看出什么,往后的日子还长得很呢!

    他怎么可能会喜欢那样不识无数的女人!

    安芷嘉长长的护甲不禁深陷了掌心的肉中...

    凤眸里又流转着一丝光彩。

    清荷一直默默地站在一旁,替身边的人撑伞。

    宫里的雪景,华丽而璀璨。

    高墙万丈,勾心斗角。

    层层竖竖的红绿交杂,   重重迭迭的金黄瓦砖,

    一红一绿的身影,和一顶鎏金色的伞。

    天地,人间,白雪,万物,共景。

    两天后。

    离过年就只有7天了。

    杨初成这几天的膳食里多了一种食材,红豆。

    她突然就有点馋红豆糕。

    本来打算就最近做吧,这眼看又要过年了,干脆年后做,顺便赠送给其他人,正好有个好兆头。

    这几天她倒是没去打听翻牌的事情了。

    不是不想去,而是万一又是翻的宸妃的牌子,她一个储秀宫的总管还不知道,未免也有些太奇怪。

    对了,也不知道御膳房有没有红豆。

    反正闲来无事,干脆她今日去御膳房看看,没有的话好叫人添些。

    雪停了。

    天空清澈得没有一丝杂质,呈现出一种原始的纯粹的蓝色。

    梅花送来的幽香是每一个冬天的早晨的前奏。

    杨初成没有带伞,但是带了一个精致的手提木盒。

    她打算着,快到中午了,反正都是去御膳房,顺便就带点午膳回来。

    走着还算悠闲。

    突然看到前方有一熟悉的暗红色的身影。

    咦,那不是王公公嘛!?

    王公公不比刘公公,对于王公公,杨初成是万万不敢没规没矩地打招呼的。

    目测对方虽往自己这边走,但似乎没注意到自己是谁。

    杨初成也就先稳着,装作没看到前面的人是谁。

    直到这距离实在是不能再扛下去了。

    杨初成才福身行礼:“奴婢参见王公公,王公公安”

    “哟,小初姑娘,许久不见,看你这行头,如今可是总管啦?”

    王章也停下脚步,看了一眼眼前的人,不禁有些诧异。不过也巧,他今上午才到京城,在自家宅子迅速收拾一番,便急急忙忙往宫里赶,没想到第一个遇到的还是杨初成。

    “是啊王公公,多亏王公公曾经的提点呢。“

    一年来,杨初成深识宫里说话套路,现在说这些奉承话也是脸不红,心不跳的。

    “哎哟不敢当不敢当,我哪里提点了你什么”

    王章连忙摆手,脸上却笑得开心。

    “听得王公公前些日子出宫去了?可是今早才回来?”

    杨初成话突然一绕,眼尖地瞅到眼前的人,手里还提着一个外观看起来十分华贵的盒子。

    “可不是?你这妮子运气好!也是遇上了本公公,我出宫一趟,带了些好东西,这芒果啊,是南城特有的水果”

    王章挤眉弄眼地说着,嘚瑟地指了指自己手中的箱子,还专门递到杨初成跟前,让她近点瞧。

    杨初成毕竟不是真正的这个朝代的人。

    听到芒果,自然是不觉得有多稀奇。

    但是她仍然十分配合地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这其中,真假各掺半。

    假的那部分不必多说。

    至于真的那部分————

    ——说到底,这季节也不产芒果吧?

    南城?难道是一个类似海南的地方?

    这个架空朝代还真和她原先世界相似啊。

    “奴婢听闻芒果在京城千金难求呢”

    “话也没错,可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植物瓜果,也是同理。芒果在南城可不算什么稀有物”

    杨初成没有说话,笑眯眯的,露出两个甜甜的酒窝,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王章如一个教习先生般,继续道:“这芒果口味甜而不腻,酸而不涩,水分足,京城寒冷,恰好这芒果可储存几日,今一进宫就见着你,说明你和这芒果有缘,我便赠你几个?”

    那么好的事,不要白不要,她岂会拒绝?

    ”那实在是太感谢您了!

    ”一会我让人包好给你送过来。“

    ”多谢王公公,奴婢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才是。“

    ”无事无事,反正我这回带了挺多,也怕吃不完。我还有要事,你一会去哪儿?“

    ”奴婢正准备去御膳房呢。“

    ”那你先去,我这得赶快去乾清宫。“

    ”恭送王公公。“

    杨初成原地没有动,目送王章离开之后,才起来,转过身,继续朝御膳房走去。

    她一路上心里都暖暖的。

    如果忽略男主女主那一堆事的话,她觉得这宫里的人都还是不错的。

    生活节奏也不算很快。(好吧她承认那都是因为自己是储秀宫总管的关系)

    ”欸你听说了吗..quot;

    “怎么了?”

    quot;皇上不是翻的宸妃的牌吗..quot;

    quot;对啊..quot;

    quot;昨天我听到有人说,分明是看到皇上进的瑶华宫。“

    ”可是敬事房的册子都是写的储秀宫那位啊。“

    ”你可有亲眼见到。“

    ”没有。“

    ”那就是咯,昨天说看到皇上在瑶华宫的还不止一个呢。再说了,谁还会把皇上认错。”

    “那敬事房...quot;

    quot;嘘..,这事啊,古怪得很...quot;

    quot;....quot;

    杨初成在御膳房门口把这两位陌生宫女的谈话算是听了个一清二楚。

    她虽不识那二人,但那二人可是看出了眼前的人是储秀宫的总管,连忙行个礼,就慌慌张张地走了。

    杨初成留意了一下那两人的宫牌,既不是贵妃宫里的,也不是瑶华宫和储秀宫的。

    奇怪了,前些日子还好好的,怎么这才两天,就传出了此谣言。

    她心里虽奇怪,但也没有太过在意,而是先进御膳房。

    来接待她的依然是负责锦元宫那位的嬷嬷。

    距离上次见面,那都是好久之前的事了。

    她对此人本就只有一面之缘,不算太熟,但此人表现出的似乎是她们每天见面那样,没有丝毫的生疏。

    一上来就是”杨姑姑“”杨姑姑“地叫,还来挽着她胳膊肘。

    别的不说,被眼前这样一副一脸横肉的老妈子叫“姑姑”还真的...挺膈应。

    杨初成苦笑道:“江嬷嬷你还是叫我小初姑娘吧。”

    “好好好,小初姑娘。”

    “江嬷嬷,御膳房还有红豆吗。”

    “红豆?有是有,就是不知道您要多少,过几天又要进一批的。“

    ”我打算做点红豆糕。大概要几日才能到呢?“

    ”红豆糕?那御膳房肯定不够了,年前可以进得来。“

    ”那就好那就好。我顺便带午膳回去。”

    江嬷嬷带着杨初成往里走,御膳房里已经备好了各式各样的菜。

    江嬷嬷今天看起来格外的殷勤,杨初成添的东西不亚于是嫔妃吃的。还好杨初成眼疾手快地阻止了:”嬷嬷您看你太着急了,这主子吃的我一个下人哪能吃呢。“

    江嬷嬷像是没听到那样,还是继续往里添,又忙用手肘撞了撞杨初成,眼睛几乎眯成一条缝,整张脸上的肉挤成一层一层的,悄悄咪咪道:“小初姑娘啊,宸妃娘娘近来可好?”

    这话的用意,太过直白了。

    杨初成内心不禁暗暗摇头,刚开始她还以为事情不大,看样子是她小瞧了。

    “宸妃娘年近来一直都很好。”

    “哦?小初姑娘可有听说谣传?”

    “谣传?”

    杨初成装作一副不解的样子。

    江嬷嬷又挨得杨初成的耳侧,不知道叽咕叽咕地说着什么。

    一开始就早有准备,杨初成听了之后也没有什么感觉:“谣言止于智者,江嬷嬷又怎会不懂得这个道理。今早我还看到皇上从主儿那出来呢。像这等不切实际的谣言,还是少说为妙,免得啊

    “

    说到这,杨初成停顿了一下,又故意加重了声音:”祸从口出,引火上身“

    江嬷嬷当时脸上的表情就有些挂不住,但也闭上了嘴,安安分分地替杨初成装膳食。

    王章听到宫里多了个娴妃的时候就觉得心里发慌。

    当自己内心的猜想得到了验证之后,更是震惊到不行。

    那个会药理的姑娘怎么就成了嫔妃了,还改了名字?

    随随便便一找个下人问,这一切的来龙去脉,他也清楚了。

    突然他就回忆起那天下午,在太医院一事,真的是巧合?还是早有预谋..

    可是他又指不出哪里有问题。

    但愿,一切都是巧合吧,那个姑娘,怎么看也不像这种擅于心机之人。

    瑶华宫,他是很熟悉的。

    十多年前,皇上常在那处温习功课。

    他便长年在那处侍候。

    如今再来,竟成了嫔妃的住所。

    不过,说起来也巧合。

    虽然这么说是不符规矩了,但在他心里,皇上也算是他半个儿子了,如今,他视为女儿的苏茵也进了此处,也许这就是缘分吧。

    作者有话想说:本章已完,下一章今晚会早一点放。感谢淦,小灿,xx_brown,?,北冥有渔,叁姨娘,夏露可可%,小暖哒哒哒,黄色好看吗,稳。的珠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