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第一个世界:白切黑甜宠黄文27

    这个问题,她自己肯定是没法得知的。

    唯一的方法只有通过面前的人才能一探究竟。

    虽说现在苏瑶的态度..她还没有真正确保万无一失。

    不过,眼前的情况,自己先配合一下倒也无妨。

    嗯,目前也只有这样了。

    “娘娘的心意,奴婢永记在心。只是奴婢是下人,娘娘是主子,赵嬷嬷进宫时就告诉过奴婢们,尊卑有别,奴婢不敢逾矩。娘娘不也曾多次提点奴婢,有些话,有些东西,是不能乱说的”

    杨初成说这话时,先抬起头,和苏瑶对视,然后又低下头,语调也是越来越低。

    地上站着的人本来骨架就偏小,如今又缩成一团,看起来实在让人心生怜意。

    没错,杨初成是故意这么说的。

    表面上是在和苏瑶拉开距离,但又故意提到她们两以前的情意,说白了就是在表明自己和苏瑶并未生分,只是碍于身份,害怕被有心人听了去。

    紧接着又配合肢体语言,仿佛就在告诉苏瑶,自己只是个下人,无依无靠,不想惹是生非。

    好不容易有个储秀宫娘娘在,生活还算是尚可。

    可如今,这份唯一的保障,也摇摇欲坠了。

    也许是因为这里曾是用来给宁远衡温习功课的地方,整个宫里的光线既不强烈,也不黯淡,是一种刚刚好的亮度。

    地上的人被一层淡淡的光晕包裹着,散发着一种想让人去抱抱的“食欲”。

    说实话,苏瑶是很想让杨初成跟着自己的。

    苏瑶提储秀宫,就是想探探杨初成对储秀宫的态度。

    没想到态度没探得明白,反而被地下的人带偏了。

    苏瑶心里突然就莫名的慌了起来,想着反正现在就她们两个人,也就无所谓了,直接起身。

    走下去,来到杨初成面前。

    戴着那条珠链的手,轻轻拉起杨初成。

    另一只手摸了摸面前的人的头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再怎么说,先前也是贵妃的丫鬟。盯着瑶华宫的人多的去了,我虽有一个封号,但代表的还是贵妃的脸面。话不必多少,这些道理,你是懂的。”

    杨初成自然是不会全信苏瑶的话。

    但眼看目的就要达到了,她这一套戏,必然是要做足。

    “你过得如何,皇上待你可还好?”

    杨初成眼睛亮晶晶的,双眸里全是苏瑶一个人。

    “皇上待我..自然是好的。(只是还远远不够..)quot;

    苏瑶垂眸,又抬眸,看着杨初成的眼神有些说不出的复杂。

    杨初成咬咬唇,大脑里暗自组织好语言,装作一副想说却又不敢说的模样道:“其实,我有一要事..就是不知该如何告诉你...quot;

    ”你说。“

    苏瑶的手原是在杨初成的耳后的碎发上,说话间,这手的位置也发生了很细微的变化,从发丝转移到了杨初成的侧脸上。

    杨初成还是将头低了下去,柳眉稍微皱了皱,樱唇略嘟,仿佛挣扎了一番,终于才抬头:“这不马上就是年夜了,外面的戏班子进出宫里也频繁了些。说来也巧,每到晚上,他们离开宫殿的时候,会经过储秀宫,嘴里念着的,似乎是狸猫换太子的词,今日一来,发现他们离开的方向,竟和瑶华宫同路!你说,巧不巧?”

    既然是戏班子,一般去的地方就是交泰殿,交泰殿是直对皇宫城门的。若要离开,又怎么可能经过储秀宫。

    储秀宫的方向和瑶华宫的方向更是不同路。

    狸猫换太子?

    苏瑶不傻,前段时间贵妃又专门请先生给苏瑶单独教习。

    杨初成这番话说得已经是很直白了。

    苏瑶表情在听完”巧不巧“叁个字后,脸色已经有些不大好看。

    联想起杨初成刚刚纠结的模样,心里便有了些数。

    ”这是你亲耳听到的?“

    苏瑶拉着杨初成的那只手不禁用了点力。

    杨初成被这突然一下的握紧有些不适,但没表现出什么,只是点点头。

    苏瑶缓慢地呼了一口气,长长的睫毛遮住了眼中的情绪,谁也看不出她此时的想法。

    不知过了有多久,杨初成没作声,苏瑶也没有说话。

    但那只手,却是紧握着杨初成的。

    “这件事,我会去调查。”

    沉默了许久,苏瑶突然开口说。

    杨初成眼里划过一丝诧异。

    “小初,谢谢你。”

    杨初成实际上内心有点愧疚,苏瑶这是以为自己帮她了..

    可是她心中还是有点不确定,难道真有那么简单,自己一句话就事成了?

    感觉不像是苏瑶的性子啊。

    杨初成猜的不错。

    在刚刚漫长的安静中,确实,苏瑶在分析杨初成那番话的真假成分。

    杨初成究竟是凭仗着什么身份,用什么态度,带什么目的来讲这一番话呢?

    若是以一个储秀宫总管的身份的话.....

    苏瑶回忆起,自己刚刚似乎有说“皇上来自己这”的事..

    如果那番话是假的,杨初成这么说,是来挑拨自己和皇上关系?

    不,她若是都想挑拨关系了,就意味着她担心储秀宫的主失宠,本质其实是担心她自己以后的日子过不好。

    而先前自己就已经试探过她了。

    态度不明,但能肯定一点,至少她目前没有想投靠自己的意思。

    毕竟,一个一心只担心自己失势的人,眼中哪有什么忠心可言。

    等等..狸猫换太子?

    储秀宫,瑶华宫?

    究竟谁是太子,谁是狸猫...?

    两个宫中间,必有真假。

    这几日她见到的那可是真人..

    而杨初成,只是一个丫鬟,侍寝的是安秀华。

    也就是说,只有安秀华才知道自己侍寝的对象是谁..

    如今杨初成作为总管,自是不会待在安秀华身边..

    唯一能得到的关于皇上翻牌的消息,也一定是从其他人那里听来的。

    翻牌这种事,哪有人敢诳言..

    下人了解翻牌都是通过敬事房的册子上的记录看来的..

    如此一来,杨初成说的...都是实话!!

    皇上他为何要这样做...!?

    可是,就算这样,这瑶华宫上上下下的奴才婢子,就没有一个出去炫耀自己受宠??

    这其中,一定有猫腻!

    小初告诉自己,也是替自己着想吧。

    苏瑶发自内心地对杨初成抱以谢意,看着眼前身量比自己矮了些的女孩,她心中某一块地方突然就软了下来。

    眼看天色也不早了,若是再待着久一些,还真怕其他人起疑心。

    杨初成早就想离开了。

    只是,为了方便以后来打听消息,她临走前还不忘说:“娘娘,时辰不早了,奴婢以后若是有空,定会常来看娘娘。”

    “有你这句话,我也放心了。”

    苏瑶心中突然生出了百般不舍,这宫里,恐怕也就只有眼前这个人是真心待自己了。

    杨初成内心的愧疚又深了些,“含情脉脉”地望了苏瑶一眼,便离开了瑶华宫。

    锦元宫

    安芷嘉自从那日得知皇上翻了苏茵的牌子之后,心情一直都保持愉悦。

    人看起来也年轻了不少。

    就连这锦元宫,似乎也跟着恢复了以前的活力。

    安芷嘉一直是了解宁远衡的。

    她其实见苏茵第一面的时候,就知道,这个人一定是宁远衡喜欢的那一款。

    前些日子又得知宁远衡翻了苏茵的牌子,她更是敢肯定,宁远衡这段时间也一定是留宿瑶华宫。

    这些东西,不需要过问。

    你要说安芷嘉最自信什么,她其他的不敢承认,但对于了解宁远衡这个人,她是有一万分的自信的。

    安芷嘉是悠闲,清荷却是提心吊胆。

    每天无论醒来还是入睡前,第一件事都是默默向佛祖祈祷,一定不要让贵妃问自己皇上翻牌子的事。

    她好久都没有见贵妃那么开心过了..

    贵妃就应该每天都是这么开心才行,这样,才是常态才对啊..

    连着叁天贵妃都没有过问那事,今天应该也不会再问了吧..

    即使心里这般猜测,但多年在宫里,养成的习性还是让清荷比常人更敏感,更谨慎。

    她想着自己还是先说些其他的什么事才好,免得贵妃自己找话题,那提到侍寝的几率可就高了。

    “娘娘,沉管家又来信了。”

    “沉管家?那么多年不回去,难为他每年还挂念着我们,信上怎么说?”

    “信是给娘娘的,奴婢怎敢看。”

    “你啊,他无非就说那些家常,有何敢不敢看的?”

    清荷从袖口里拿出包得好好的信封。

    上面还贴着干茶花花瓣。

    沉利一直是一个细心的人。

    安芷嘉接过信封,用护甲的甲尖把信封上的胶勾掉,看了一眼干茶花瓣,上面还有干涸的胶的痕迹。

    淡粉的唇角不禁露出一抹笑意,手伸进信封里,往里拿出信纸。

    信上的字迹工整大气,内容和往年没什么太大的差别,都是讲讲安府里一年来的状况,又过问自己在宫里过得如何,偶尔还会告诉自己哪里的茶花又出了什么新品种之类..

    沉利..沉管家..

    安府的恩人..

    也是自己的恩人。

    若没有沉利,她哪里能放下心在宫里过日子。

    这都是自己进宫第五年了..

    沉利进安府似乎也快有八年了吧..

    他那么优秀一个人,可不能把青春年华白白浪费在了安府里..

    自己是该给他谋个好亲事。

    这婚事,以天子做媒是最好.

    那也只有向皇上开口了..

    quot;清荷,皇上这几日翻的可还是娴妃的牌?“

    作者有话想说:本章搞完,沉利是真天使。感谢?,北冥有渔,行邢藏,叁姨娘,小梨涡,嘤嘤怪,91miss,大美女鸭,damo的珠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