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第一个世界:白切黑甜宠黄文25(H)

    左丘云大力肏弄着身下的女孩。

    耳边不断的呻吟声..

    身下的少女逐渐与另一个同样娇软的人儿重合。

    ”皇兄..幼清还要...quot;

    quot;皇兄...我最喜欢皇兄了...quot;

    “皇兄..quot;

    一想到记忆中的人儿的叫唤,左丘云的龙根再一次胀大,几乎快要爆了。

    ”叫我皇兄。“

    左丘云揉捏着女孩的胸,话说得温柔缠绵,却带着不容抗拒的意味。

    毕竟也是一国之主,与生俱来的天子之气终究不是摆设。

    身下的沉浸于性爱的人儿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嗯....啊...quot;

    quot;叫!”

    左丘云用指甲掐了一下酥胸上的樱桃,肉棒狠狠撞到了少女的宫胞处。

    这一撞让安秀华全身酥麻,下体又涌出大量淫液。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只想顺从男人,让男人更加用力地干死自己。

    “皇兄...quot;

    她小嘴急促地喘着气,美目浮上一层水雾。

    乌紫的肉棍把小穴处的肉摩擦得仿佛要滴出血。

    这声“皇兄”,让左丘云这般禁欲系的人物差点把持不住精关,又惩罚似的揉搓了一把娇嫩脆弱的阴蒂。

    一道半透明的液体从少女穴口的小洞洞里喷射而出!

    “万人骑的淫妇!”

    左丘云忍不住咒骂着,不知是在说身下人,还是在说另一个。

    可胯下之物却是一入再入,也不管身下人如何浪叫,发疯似地猛烈抽插!

    一时间,花穴里的水声和肉体相撞的声音交杂,令人面红耳赤。

    ”啊啊啊啊...快烂了..小穴不行了...!quot;

    quot;都被肏过那么多次了,你这淫穴深得很,烂不了!“

    阳具像是永远不知疲惫一样,肏了那么久,只见是越来越精神!

    “啊......!!!quot;

    只见赤裸的女子全身颤抖,腰挺成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一缕透明的液体从花穴前方的小眼处喷洒出来!

    ”贱人!还射尿了!“

    男人双目猩红地看着红艳艳的小孔里喷出来的液体,重重地捅了洞底几下后,又把女子的一只腿抬高,自己则从侧面插入。

    安秀华自知自己竟然尿床了,脸红得不行。

    巨大的羞耻感让她的蜜洞一缩再缩。

    左丘云没想到自己抽出来之后,这洞竟然还变小了!

    他的阴茎本身就巨大无比,此时若是强插进去,只怕这场交还会不得已终止。

    于是便只能暂时妥协,换成了叁根手指先一探洞径。

    心是急躁的。

    手也不安分。

    叁个手指在蜜洞离一步步分开手指间距,把紧致的洞口撑得几乎裂开!

    花穴被玩弄到如此地步,少女想反抗,可是全身都没有力气。

    只能大张着退,一只腿还被抬高,任由男人肆意施虐。

    左丘云又放了一根手指进去,再放一根..

    五根手指全部进入了少女狭窄的花穴!

    安秀华几乎快要窒息,整个小穴已经彻底被撑开!

    她把头无力地倒向一边,小嘴也闭不拢,不敢大力吸气呼气,一点点动静都会让下身异常敏感。

    所有手指都进去之后,左丘云慢慢收拢手指,直到握成一个拳头!

    整个穴口的肉都紧绷起来,有红又湿的穴肉快要透明。

    少女的小幅处隐约透着一个拳头的形状。

    她第一次感受到整个下身被如此填满的感觉!

    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饱满的充实感..

    分不清究竟是痛苦还是快乐...

    小穴深处的拳头正在旋转..

    quot;啊....!!“

    安秀华翻着白眼,忍不住尖叫出声!

    整个阴道骤然猛缩!

    左丘云感觉到整个拳头被突然包裹吮吸的感觉,下身硬得发疼!

    他转变了念头。

    一只脚抵住安秀华立着的那只腿,空出一只手来到安秀华的尿孔处。

    伸出中指,直直朝尿孔摁去!

    搓捻着粉红的小肉,尿孔害羞极了,不停地往里缩。

    不一会就软得不能再软,红得像是被搅烂的春泥。

    尿孔被大肆挑逗的刺激,让小穴里又分泌出大量蜜液。

    连含了拳头的甬道都放松下来。

    左丘云自然发觉了身下人如此明显的变化,为了方便自己一会插入,便先由拳头在里面迅速进出!

    安秀华全身上下,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在了那个正被男人拳头侵犯的地方!

    骨节分明的拳头在甬道深处疯狂搅拌,带出了大量粘稠的花液。

    少女的小腹一会拱起,一会塌陷。

    安秀华从未被这般特大号的异物进入过下体,除了一射再射,一喷再喷,她几乎没有任何思考能力,只能不断地高潮,不断地被无情肏弄。

    已完全不能看的红肿的下体,一个成年男子的拳头正进进出出,看起来仿佛是小穴长了舌头,勾着拳头进去,贪吃得不行。

    男人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也越来越用力!

    甚至连粗壮的手腕也一起送进了穴洞里!

    安秀华整个臀部剧烈地颤抖,荡出阵阵臀波。

    男人见此,终于抽出自己的拳头!

    整个手指关节沾满了油滑晶亮的淫水,男人在少女大腿处狠狠地摩擦几下,半透明的粘液就蹭到了女孩洁白的大腿上。

    紧接着,肿胀难耐的肉棒终于顺利地滑入温暖的洞穴中!

    一杆到底!直捣黄龙!

    侧入的姿势更容易触碰到甬道里的凸起。

    攻势凶猛的龟头抵死地撞着那处让女人欲仙欲死的地方,棒身又疯狂左右律动,让洞壁也撑开!

    这种就是最原始的蛮力四撞!

    安秀华从头到尾就不停地喷射出白浊,整个蜜洞被占有地只知道往里面吞吃!

    连尿孔也一张一合,叫嚣着被人填满!

    左丘云想起记忆中那个刚满10岁的幼女不断失禁的美好画面,手指愤然来到尿孔处,直接进入了第一个指节!

    往小到不能再小的洞眼里面戳弄!

    如此双重刺激下,果不其然,少女又尿了一次!

    男人一巴掌对着尿孔处扇下去!

    尿孔处的软肉微微颤抖,好不可怜!

    肉棒也深入了宫腔里,突破子宫前的小口!

    近乎几百下的肏弄!!!

    男人浓郁的精液终于才射进少女糜烂的花穴!

    这样挑战人类极限的性爱最终让安秀华坚持不住,脖子一仰,也随之失去了意识。

    精液流满了少女整个生殖器,甚至流入了尿眼处..

    红润的尿眼毫不客气地吞咽了那滴精液。

    整个花穴和男人的鸡巴处浓密的毛发粘在了一块,难舍难分......

    安秀华醒来时,已经在储秀宫了。

    她浑身酸痛,特别是下半身,感觉更是酸胀。

    可是,她今天似乎一直在床上,根本就没有起来过。

    天色已经是傍晚的暮橙。

    今天,自己为何会睡那么久?

    可是还是好困...

    她感觉好疲惫好疲惫,对于睡梦中发生了什么也毫不知情。

    唯一的印象只有昨天和晏子楚做完后,她就晕过去了..

    奇怪,肚子也不饿。

    啊不行..还是好困。

    安秀华又转头看了看门外。

    两个侍女的身影还在外面。

    宁哥哥总是给人安心的感觉呢。

    安秀华便继续躺下,放心大胆地进入梦乡......

    泰丰楼

    “国君,在下此次前去,发现了一个有异香的粉末!“

    quot;呈上来。”

    蒙面黑衣人男子起身,拿出一个小盒子,将上面的盖子揭开,里面是一小堆粉红色的粉状物。

    左丘云幽幽地看了看这盒子里的东西。

    修长好看的指尖轻沾了一点。

    放于鼻尖处嗅了嗅。

    浅灰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诧异,随即又变得说不出来的诡异。

    ”干得好。“

    ”谢国君称赞。“

    ”这东西留下,下去领赏吧。“

    ”谢国君!属下告退!“

    话音刚落,黑衣男子眨眼功夫就消失在了男子面前。

    左丘云把玩着这个平平无奇的盒子,手指间一震,那一点粉末瞬间化成千万个肉眼不能识别的颗粒。

    有意思啊。

    这种药都用上了。

    如此一来倒是省了自己不少事。

    在没找到他的清儿之前,偶尔低级的赝品泄泄火也是不错的。

    上次晚宴他就对宁远衡的态度怀疑了许久..

    宁远衡和自己,本质上就是同一种人..

    而且,他能感觉得出,宁远衡,比自己更狠!

    没想到,果然有问题。

    反正他也是借着玩几天,如今又得知了这个消息,是在告诉自己可以不管不顾地玩吗?

    呵,真不知该说这宁远衡是大方,还是太狠了呢?

    结果都一样,得益的是自己。

    孤的皇妹啊,这是你对孤的惩罚吗..

    让孤自降身份去玩这样一个低贱货色..

    幼清,你最好快点回到孤的身边!!

    不然,孤就算翻遍整个中原大地,也要把你翻出来!

    左丘云淡然的眸子突然变得有些可怖,渗得发慌。

    他又看了看手中的盒子,突然像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一样,笑得佞邪......

    作者有话想说:本章大部分已完,感谢袁晓,亭乐吖的珠珠,下一章走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