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第一个世界:白切黑甜宠黄文24(微h)

    两日后

    距离上回的窗户诡异事件已经过了两天。

    这两天杨初成是再也不敢去偷看了。

    原因很简单。

    那天晚上之后,杨初成回去,静下心来思考了很久。

    回想起来就觉得很是不对劲。

    事出反常必有妖。

    自己“路过”主殿,为什么就有人在守着,像是知道自己一定会过来一样。

    而且,那个侍女看到自己不仅没有丝毫的吃惊,而是直接赶自己走。

    语气也不善。

    百分百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至少,是不能外传的事。

    那天过后,她自然不会那么蠢,再去明目张胆地巡查(偷窥)情况。

    现在最重要的是让对方放松警惕,以及自己韬光养晦。

    同时,她也要装作那天只是无聊出来散心,当作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所以这两天,她一切的行动都是边打听皇上的翻牌情况,边进行推理猜测。

    得到的结果让她吃惊不已!

    皇上这两天连续翻的是安秀华的牌??

    这就耐人寻味了。

    就算没有上次的“此地无银叁百两”状况,光凭那想起来都后怕的血印,都让杨初成可以断定,在女主房间里的神秘人,绝对不是宁远衡。

    怎么说也是晏子楚的可能性最大。

    可是..

    宫里人却都是说翻的是宸妃娘娘的绿头牌。

    能确定,这两天男主绝对没来女主这。

    那男主去了哪呢?

    为什么又要明面上说是来了女主这呢?

    如果男主这两天有去其他嫔妃宫里的话,那去的是谁那里呢?

    其实杨初成心里已经有了猜测。

    只不过,要想知道心中的猜测究竟是不是真的,只有亲自问那个人...

    也是,退一万步讲,单作为储秀宫总管而言,这点交道,迟早也是要打的。

    害,看来该来的始终躲不过啊。

    杨初成这个时候注意力全然在“皇上这两天究竟去哪了”的问题上,完全把另一个同样重要的问题抛在了脑后。

    想想,那封神秘的邀请信,定的时间,就是今天啊!!

    她虽然忘了,但不代表着,其他人会忘。

    比如,宁远澜。

    再比如,写那封信的人,左丘云。

    储秀宫

    (主殿)

    时间快到了。

    安秀华房间外,两位真实身份为东厂手下的侍女相互看了一眼。

    最终,其中一位侍女敲了敲雕栏木门。

    没在外等里面的反应,而是敲了两下后直接进去   。

    “娘娘,该出发了。”

    安秀华不解地看着来人。

    出发?

    她不记得要出去啊。

    可是还没待她多想,只觉得后脑勺处突然被击,就这么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她已经坐在马车上。

    迷茫地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空间很窄,摇摇晃晃的,有布帘,有软枕,这是一间豪华的马车。

    怎么回事?

    她什么也想不起。

    只记得今早上似乎是起了床...

    然后呢,然后发生了什么。

    ”娘娘,您醒了?“

    从帘外突然探进一个脑袋。

    哦,是宁哥哥给自己的侍女。

    quot;我们这是要去哪?为什么我会在这?”

    安秀华迫不及待地想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一手拉开帘子,整个人趴在马车窗处。

    “娘娘这是睡迷糊了。咱这是去泰丰楼呢。”

    “泰丰楼?”

    “是啊娘娘,一会要去见一位贵客呢。这可是娘娘您两天前就决定的事。“

    ”是吗...我,我怎么完全没有印象...quot;

    quot;所以奴婢才说,娘娘您是睡迷糊了呀。“

    ”.....quot;

    quot;娘娘别着急,马上就要到了。“

    说罢,帘外的侍女就直接把帘子拉上,一瞬间,像是隔绝了外界一样。

    安秀华始终觉得有一种说不出哪里的怪异。

    可是,那人是宁哥哥给自己的侍女,是来保护自己的。

    或许真的是自己忘了也说不一定呢?

    说起来好久都没看见宁哥哥了。

    这几天都是晏子楚过来..

    想到这些日子,和晏子楚天天做那事,她脸上不禁浮现一丝霞红,全身上下也有些颤抖。

    晏子楚说他是宁哥哥的朋友,告诉自己宁哥哥最近都在忙国事,所以才不能来看自己。

    唉,她应该懂事些才对。

    但不知道为什么,她真的好想好想宁哥哥,好想见到他。

    对于晏子楚,即使亲密了那么多次,她还是会忍不住害怕。

    那种害怕不是心理上的,而是一想到他,身体就本能地发颤。

    自己还是太胆小了。

    帘外传来马车夫“吁”的唤马声。

    马车也随之停了下来。

    流苏布帘被外面的侍女拉开:“娘娘,到了。”

    安秀华有些愣,没想到那么快就到了。

    她下了马车。

    眼前的是一栋高大宏伟的酒楼。

    涂金镶边的牌匾上刻着霸气威武的叁个字“泰丰楼”

    这叁个字让她有些恍惚。

    记得小的时候,曾听闻这家酒楼的饭菜特别好吃。

    一直没有机会尝试,没想到进了宫后,反而能来这泰丰楼了。

    她已经闻到了从里面传来的香味了。

    一时半会,安秀华只想着名声大噪的美食,忽略了自己这次来的目的。

    所以,自然也没注意到身边侍女鄙夷的表情。

    不敢耽搁一分一秒,侍女走上前:“娘娘,奴婢带您上去。”

    “啊..好..quot;

    安秀华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要见一个人的。

    她也很好奇那个人是谁。

    二仆一主来走进了泰丰楼。

    泰丰楼一片富丽堂皇,一进去,饭菜的香味就更浓郁。

    宾客满座,楼下还有红台,上面是雇的戏班子在唱《牡丹亭》,正唱到”杜丽娘梦中与柳梦梅相遇“部分,台下的人看得目不转睛,津津有味。

    安秀华对这些不感兴趣,连看都没看一眼,就上了楼。

    叁人在一间厢房门口前停了下来。

    在外面,透过镂空木雕折门窗纸,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

    “娘娘,您进去吧,奴婢们在外面候着就是。“

    ”是啊娘娘。“

    两位侍女都催促着安秀华进去。

    安秀华其实有些不想进去。

    因为她真的不知道里面的人是谁。

    看着身影,应该是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

    踌躇了一会,她还是选择进去。

    门外的侍女相互看了一眼,脸上扯出一个奇怪的笑容,并没有站在原地,而是走向了挨着此间房的另外一间。

    在安秀华面前的是他从未见过的人。

    这个男人很好看,是除了宁哥哥,晏子楚以外,自己见过的第叁个如此好看的人。

    但是他和前面两者的好看都不一样。

    面前的人,像是幽居竹林的神仙,双目清澈而深邃,仿佛才从天上下凡。

    他一身紫衣,没有过多繁杂的花纹图案,黑发泼墨而下,一根银白簪束起小小一团。

    他正品着青竹酒,眸中温润,看着来人。

    ”不知该如何阁下,安姑娘,安夫人,还是..宸妃娘娘?“

    说话人的声音富有磁性,却又干净清冷。

    安秀华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在见到面前的人的一瞬间,只觉得心里像是被什么冲击了一下。

    这种感觉..在宁哥哥,晏子楚上都没出现过。

    ”我...叫我秀秀吧...quot;

    “秀秀?”

    “嗯.....quot;

    quot;好名字。”

    安秀华觉得自己耳根子都在发烫。

    半天仍杵在门口,不敢再进一步。

    “秀秀可知道我是谁?”

    安秀华摇摇头。

    “鄙人左丘云,是北国人。”

    “北国?”

    ”秀秀为何离我如此远,是我貌丑令秀秀害怕了?“

    左丘云说着,眼里竟也划过一抹失落,看起来和被人遗弃的小狗没什么区别。

    这样的左丘云立马触及了安秀华心中最柔软的部位,她连忙摆手道:“怎么会...你特别好看...quot;

    quot;有多好看?”

    左丘云微抬眼眸,似笑非笑地看着门边的人。

    “反正..反正就是很好看很好看...quot;

    安秀华没读过多少书,自然找不到什么形容词。

    ”既然如此,那秀秀就离我近些。“

    左丘云声音也低了下去,看起来着实让人觉得可怜。

    安秀华拗不过他,只能走过去坐下。

    这个时候安秀华才发现,这间房好大啊。

    所有的家具都很齐全,除了桌子椅子以外,还有一张画屏,画屏背后似乎是一张床的模样。

    墙上也挂着花鸟画。

    这间房一看就是给贵宾准备的。

    一坐下来,她的注意力又被桌子上琳琅满目的一桌子饭菜给吸引了。

    之前在门口时,光顾着和左丘云讲话,也没注意桌子上放了些什么。

    至于香味,这一整栋楼都洋溢着饭菜香,一路上来也习惯了,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左丘云见面前的女孩眼睛都放光了,轻声笑了声,替她夹了个酸笋在碗里。

    但自己却没有动,仍旧端着酒杯,时不时轻抿一口。

    安秀华心中只道这个叫左丘云的男人真体贴,为什么会对自己那么好呢?

    最开始的疑惑和戒心渐渐地弱了下去。

    她尝了一口男人夹的酸笋,即便是不常吃酸的她,也被口中的味道所惊艳到了!

    泰丰楼的盛名果然名不虚传!

    滑嫩香脆,酸咸适中,回味无穷。

    紧接着男人又给他夹了一些其他的菜。

    都是偏酸咸口味的。

    也许是不常吃,安秀华只觉得根本吃不够,完全就停不下来。

    却没发现,整个过程中,一直是自己在吃,而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丝毫没有动一筷子。

    不知过了多久。

    安秀华突然觉得好累。

    眼前的景象都是模糊的。

    在意识消散之前,她似乎看见眼前那个男人一直在笑...

    ......

    quot;嗯啊...嗯.....quot;

    是谁...

    小穴好烫...

    身上好沉啊...

    快喘不过气来了..

    但是又好舒服...

    一个皮肤有些许苍白的男子,只露出健壮的上半身,八块腹肌随着他不断进出女孩下体的动作挤压出诱人的曲线。

    少女的下身早已泥泞不堪,被男人捣出细碎的白沫。

    ”你...quot;

    安秀华艰难地睁开眼睛。

    她丝毫没想到身上的人竟然是左丘云!   是那个如此脱俗的男子!

    左丘云发现身下的人醒了,但胯下之物并没有因此收到任何影响,相反,还胀大了一圈。

    极度湿润的小穴吞吐粗大的肉棒并不困难。

    左丘云看着身下的人,眼里全是含情脉脉,似乎身下的人是自己深爱多年的伴侣一样。

    安秀华逐渐迷失在这样的眼神和身下无限加重的快感之中。

    ”啊...还要...quot;

    作者有话想说:这章就到这里啦。闺蜜给的意见,以后我一章大概字数不会像之前那么多,尽量控制在3000~4000,其实和平时没有区别,平时两天一更,一章7000多,道理还是一样的哈。感谢行邢藏,damo,淦,叁姨娘,夏露可可%,nami,与夏椿子,啊奶茶啊,南浔你wan,纯色,大美女鸭,dino,   xx   _brown,小灿,?,公主病的珠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