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第一个世界:白切黑甜宠黄文22

    “咚咚咚!”

    房门外突然传来敲门的声音。

    “进来吧。“

    苏瑶把杨初成送给她的手链放到一个精致的珍珠盒里,再把盖子盖上。

    进来的人是一个守门的小太监。

    ”奴才参见小主!小主万安quot;

    quot;起来吧,什么事。“

    ”谢小主,刘公公来了。”

    苏瑶心头一喜,暗道,来得可真巧!

    先是呢喃着:“那可是贵客...”

    然后转头对替自己梳妆的两位侍女道:“秋蝉,春雨,快去请刘公公进殿,本宫稍后就来。“

    秋蝉和秋雨没有怠慢,连忙跟门口的小顺子一同出去。

    只剩下苏瑶一个人,她再仔细地看了看镜中的自己,反复确认没有一丝不妥之后,才理理裙衫上的褶皱,小吐一口气,挺了挺身,踩着带跟的蜀锦绣鞋,一步一步地走了出去。

    瑶华宫的风格和储秀宫,锦元宫都大有不同。

    比其储秀宫,少了点活力,却多了点档次。

    比其锦元宫,少了点奢华,却多了些内涵。

    总之,这皇宫里每一座宫殿,都有自己的气质和脾气。

    就像储秀宫,无论里外,都会让人觉得,住在里面的人一定是一个年纪尚小的女孩子吧。

    而锦元宫,则会让人判定里面的人非富即贵。

    再说瑶华宫,扑面而来的是书香世家之感。

    刘公公虽是进来了,却也没真的坐下。

    而是仍然站在门边,极有耐心地等着今天的主人公。

    殿前阶梯下的是一排陌生的宫女和太监。

    再后面似乎还有两个灰色衣服的小厮,他们中间放着一个盖着红布的箱子。

    苏瑶过来的时候,朝外面看了一眼,没有表现出其他的任何情绪,像是随意看了一眼一样。

    而站在刘公公身后的秋蝉春雨,还有之前进来通报的小太监,早就已经两眼直直,整颗心都骚动起来。

    “刘公公,让您等久了。”

    “哟,奴才参见娴妃娘娘。”

    “刘公公那么早过来,想必是有要事吧。”

    苏瑶深深地看了刘文一眼,脸上带上笑意。

    自苏瑶过来的时候,刘公公脸上就带着明显地讨好,生怕人看不出来,而如今,更是灿烂得略显滑稽。

    “娘娘说得是。本来这事,还轮不到奴才来,说到底还是蹭了娘娘您的光,还望娘娘别嫌弃才是。”

    刘文说话绕了个大弯子,最终也没说自己此次前来的目的。

    不过门外那么多人也不是摆设,苏瑶多多少少猜到几分。

    “怎会?是刘公公妄自菲薄了。本宫倒是觉得和刘公公有缘,当日离开锦元宫时,也是刘公公替本宫做主。还不如说是本宫借了刘公公的运道。”

    苏瑶最后一句的语气,细品,似乎和前面的不太一样。

    刘文眼神暗了暗,脸上的笑意未减,仿佛什么也没听懂:“娴妃娘娘真是抬举奴才了。”

    他没给苏瑶回话的机会,又紧接着道:   ”欸瞧奴才这脑子,差点就耽搁了正事!“

    随即又正了正神色,脸上一点笑容也看不出,跟戏班里”变脸“似的,再咳了几声,拉扯着嗓子: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锦元宫宫女苏瑶,静容婉柔,丽质轻灵,风华幽静,淑慎性成,柔嘉维则,深慰朕心。着即册封为娴妃!钦此!“

    苏瑶的笑容有过0.1秒的僵硬。

    但还是接了旨。

    刘文又接着道:“娘娘,皇上说想起宫里前段时间进了一批天然玉石,搁在宫里也废了,如今想来干脆赠与娘娘。要奴才说,皇上可真稀罕娘娘。”

    昨日皇上已经下了赏赐,今天本是走个形式,念个圣旨罢了,没想到还多赠了一箱宝物。

    当初他听师傅说,这批玉极为珍贵,就连储秀宫那位,也仅仅得到了五成罢了。

    没想到,这剩下五成,竟花落瑶华宫!

    他今早接到命令的时候也是唏嘘不已。

    ”哪里是稀罕我,这是给贵妃姐姐面子呢。不过也算是本宫叁生有幸,能遇到皇上和贵妃姐姐这般神仙人物。”

    苏瑶眼眸流转,看了看依然站成一排的宫女太监。

    “刘公公,他们是...?quot;

    quot;哟,瞧奴才说着说着,把他们晾一边了。“

    刘文”配合“地往后瞟了一眼:“娘娘该是知道了,昨晚皇上急召,来内务府要人。只是时间太晚了些,找不到什么好的,委屈了娘娘。今个儿奴才挑了几个不错的,就直接往您这来了,还望娘娘不要责备。”

    刘文说着,还福了福身,以表歉意。

    “刘公公快请起,本宫晓得。只是..quot;

    quot;娘娘有何事,不妨直说?”

    “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在宫中有一位故人曾帮过本宫,如今她境况不大好,本宫想着,若是能在这个时候扶持一把也是好的。这件事...quot;

    quot;娘娘仁心,这不是事,敢问那位故人在哪个宫,叫何名?”

    “她是辛者库的宫女,唤毓敏。”

    “毓敏?”

    怎感觉在哪听过...

    “公公?可有何不妥”

    “啊,无事,无事,这事您放心,奴才这就把人带到瑶华宫来!”

    “此事有劳公公了。“

    苏瑶说着,做了个”请安“的姿势,借机道:”还望公公多考量我刚刚的话。“

    当然,此话只有苏瑶,刘文二人才听得见。

    在新来的宫女太监们眼里,只会觉得是苏瑶随和亲切,不摆娘娘架子。

    刘文当作什么也没听见,面色如常。

    不过他刚刚都放出话来了,眼下要做的事,便是去辛者库找那位宫女。

    他没有丝毫的不自在。

    临走前招呼了两个小厮好好当心御赐之物,又万千嘱咐新来的宫女太监们要好好伺候娴妃,最后又和她客套几句,说了些场面话,就离开了。

    御书房

    熏艾草的香气满屋。

    黑漆壁上多挂有御笔字,山水,花鸟图。边框质地不一,有紫檀,雕漆,内镶嵌象牙,宝石,点翠等。

    地上垫驼绒,如门前的支柱处设有一观赏石盆池,绿萍浮其上,戏水红鲤二叁。

    “今日那么早过来,是昨晚没尽兴?”

    宁远衡话语间的嘲讽毫不留情地盖在对面那个“活的成年男性洋娃娃”头上。

    甚至根本没抬头看来人,修长如艺术品般的手指轻轻翻过书的一页。

    “哗啦”的声音,清脆,犀利。

    晏子楚毫不在意,倚在珐琅制的书架上,手里把玩着一个粉红色的,长条的块状物。

    “我就说我们的皇上,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沉醉美人乡。”

    “你不是早就猜到了?”      宁远衡仍是看着书,不冷不热地来一句。

    “也没那么早。”

    “哦?”

    看书的人终于愿意赏脸,抬头,挑了挑眉。

    “不说这个了。你下手还真毒啊,这个都用上了。“

    晏子楚话锋一转,抛了抛手里的东西,大步向宁远衡走去,琥珀绿的眸子里布满了戏谑和算计。

    ”论下手这种事,谁比得过你?“

    宁远衡无语,这东西本就源自燕国,有何大惊小怪。

    ”噗嗤,我倒觉得是东厂更胜一筹。“

    晏子楚发自内心感叹。

    ”他那只是个人嗜好,唬人倒还不错,论精髓,你才是堪称一绝啊。“

    宁远衡摇摇头,一想到他那位弟弟的爱好,就一阵恶寒。

    晏子楚那番话并不是瞎说的。

    宁远澜那一屋子的东西,确实是闻风丧胆。

    但作为哥哥,他是知晓其过程的,总之,若要和晏子楚相比,完全是小巫见大巫。

    ”对这个,你了解多少?“

    晏子楚突然中止话题,放慢了声音,隐隐约约透露出危险的味道。

    手中的粉红色物体放在手心上,伸到宁远衡面前。

    宁远衡斜了一眼,实话实说:”一知半解。“

    他对接下来晏子楚想说的东西有预感。

    “这个药,可不只是让人变成痴儿。”

    “或者说,根本就不是痴儿。”

    晏子楚语气渐冷,像是回忆起了什么,眼里浮现出一丝杀气。

    宁远衡没有说话,静静地平视前方,一只手握成拳,随意的搁在月牙长桌上,表情也带上了几分严肃。

    “我父辈,也就是上一代燕国权贵,为了掩饰自己的丑恶,把这种药大量地用于被他们玷污残虐的百姓上。怎么可能会让人变成痴儿呢?都是诳人的。”

    “继续。”

    宁远衡墨瞳里映出那个粉红色的,看起来像石头一样的东西。

    ”没错,它不会使人变成痴儿。但是,它会让人的神智,失控。哦,或许也有可能变成痴儿呢。“

    这次晏子楚自觉地继续说下去:“它最恐怖的地方就在于,它会让人的记忆,无规律的发生错乱。”

    “无规律?”

    “当年燕国权贵,以为这是一种能让人失去记忆的药,结果,他们错了。它并不会让人失忆,甚至..会让人多出一些本不存在的记忆..quot;

    quot;如何说?”

    “不同的人,吸食它,就会有不一样的反应。并且每个人脑海里呈现的东西都是不一样的。最开始,是后宫的人用来加深床第间的欢愉,可久而久之,便发现了问题。正因为只有日积月累地吸食,才会被它侵蚀,渐显端倪,偶尔吸入体内,是无大碍的。所以当真正地被人发现问题所在时,已经是病入膏肓了。“

    ”那如何会流传于权贵手中?“

    ”缘由也可笑,此药不至死。仅仅是让服用之人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罢了。“

    ”啧啧啧,世间竟会有这般妖物。“

    想不到,这药还如此诡妙。

    ”后来这药莫名的就消失了,我也是曾听父辈说过,书上也有过记载,那晚上觉得眼熟,这次回燕国办事,顺带确认了一番。果真如我所料。只不过,你还真厉害,这药都能搞到。“

    晏子楚由衷地感叹着,这宁远衡不愧是天选之子,这种好事都被他碰上了!

    “你手上不也有?”

    宁远衡悄无声息地避开了这个问题。

    “我就想试试看,没想到还真在老头子那翻出来了,不过也仅有这一个,还费了我几番力气才搞到的。”

    晏子楚收回掌心,几个手指包住了掌心的东西,生怕被人偷了抢了似的。

    “你今天是跟朕交流心得来了?”

    宁远衡的话如一泼冷水,让晏子楚抽了抽嘴角。

    “燕国那边的垃圾已经清得差不多了,宁国也快差不多了,北国那边我又不是很感兴趣,这日子实在无趣得紧“

    “玩可以,别过火。”

    宁远衡哪里不清楚晏子楚话里有话,就像他说的,晏子楚,就是个十足的人形武器,想想那日自己临时做的决定..

    九瑾,你可真要感谢朕啊。

    “臣谨遵皇上教诲。”

    晏子楚把手心的东西放在嫣红的唇边,轻轻吻了吻,宝石般的眸子闪烁着令人发怵的兴奋和嗜血......

    瑶华宫

    刘公公办事麻利,颇有王公公的影子。

    人很快就送到了苏瑶面前。

    苏瑶的寝宫里只有她自己,和在地上跪着的人。

    其余人,都被苏瑶遣走了。

    苏瑶慢悠悠地吹着手中的茶,:“抬起头来,本宫有事问你。”

    毓敏颤颤巍巍地抬起头,当看到面前那张脸时,眼里满是惊诧!

    怎..怎么会是她!!

    早就猜测到会是这般反应,苏瑶并没有在意。

    只是轻笑一声,:”本宫问你,如今跟在本宫身边可好?“

    毓敏低下了头,又抬起了头。

    咬着下唇,手指深陷在掌肉里。

    ”你可要好好考虑清楚了,本宫要的可是忠心于本宫的人。一颗心,都完完全全地属于本宫。”

    苏瑶看起来一点也不着急,抿了抿茶水,脸上露出愉悦的表情。

    ”我..我可以效忠你!但是..我必须要做一件事!!这件事,你一定不会同意!!“

    毓敏狠狠心,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

    苏瑶对于她倒是极宽容,连如此“以下犯上”的行为都不甚在意。

    把手中的五彩玲珑双耳矮杯放在茶案上,舒了舒腰:”说来听听?“

    敏毓皱皱眉,上前,侧在苏瑶耳边,低声说了些话,然后又倒回去。

    苏瑶眼神一暗,笑道:”那咱们倒是不谋而合了。“

    面前的人不为所动。

    ”来,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

    敏毓有些警惕,但还是上前。

    苏瑶也在她耳旁说了些什么。

    只见敏毓脸色骤变!

    再之后像是决定了什么一样,直接跪在苏瑶面前

    ”奴婢,参见娴妃娘娘!“

    “本宫请你来,其目的也不是为了听这一句敬词的。”

    “娘娘的意思是...quot;

    quot;那日,除了本宫以外,怕是还有其他人来找你吧...她是谁?”

    苏瑶又重新端起案上的茶,优雅地翻翻茶盖,一缕清香飘出来。

    毓敏心底传来一丝寒意...

    背上悄悄起了冷汗,手心里的温度也逐渐降低。

    “回娘娘,是清荷。”

    苏瑶的睫毛微微颤了一下,清澈的茶水里,倒映出她的面容....

    杨初成今天收到了一封没有署名的神秘的信函。

    信上的内容她看过了。

    是一封邀请函。

    邀请的人当然不是自己。

    而是女主!!??

    奇怪了,小说里没有说谁邀请女主啊...

    但是..女主这记忆又出了不知道是什么问题,那万一她其实是被邀请出去了怎么办?

    这..似乎有点麻烦啊。

    别急别急,让她好好想想。

    这封信来得就挺诡异的。

    并且,写信的人很明确自己邀请的对象就是安秀华。

    仔细想想,那应该是见过女主本尊的。

    自己现在虽说不在女主身边,可到底还是身居储秀宫。平日里女主究竟有没有外出,她心里还是有数。

    那么,这个人,到底是谁呢。

    首先排除宁远衡和晏子楚。

    这样一来,唯一剩下的最有可能的人就是男叁了,也就是到目前为止,她都没有见过的

    北国国君,左丘云。

    如果按照小说的剧情,或者说,按照女主的意识走,左丘云和她第一次相见,是在一个晚宴上。

    似乎是左丘云对女主一见钟情,趁其出去的时候,悄悄跟了出去,然后就有了第一次单纯的互动。

    在此之后,左丘云便一直在女主面前找存在感。

    小说里的安秀华,起初是并不喜欢左丘云的,。

    左丘云是知道这一点的,但他并不介意,反而对安秀华殷勤不断。

    最后绞尽脑汁,终于感动了安秀华,再加上她半推半就的态度,两人就这么顺其自然地滚了床单...

    ok,理清了关于左丘云这部分的剧情。

    那么问题来了,他在书中出现的时间是什么时候呢...

    大概是在整个小说的中间部分..更准确的说,苏瑶出场后,才轮到他。

    现实中苏瑶已经出场了,但还不是小说中苏瑶上线的时间,所以,左丘云这个时候不应该和女主有交际。

    而这封信...

    理应左丘云应该是还没见过安秀华的...

    看来,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东西被自己忽略掉了!

    一定要说的话..来到这个世界以来,自己唯一一次距离女主最远的时候,那就是中秋那天了...

    她之前也略有耳闻,本着中秋是宁国特有的佳节,所以那天会有很多其他国家的使者来宁国作客。

    难道..

    左丘云亲自来了这个中秋晚宴??

    所以说,其实左丘云在中秋宴上就已经注意到了女主...!!

    等等,小说里确实是说左丘云对女主一见钟情...

    自己手上的这封信,以及目前的推测,都在指向一个答案

    左丘云对女主一见钟情是真的!!

    有了这个保障,其实以她一个路人的角度来看,赴约也无妨。

    只是杨初成现在真的很纠结。

    毕竟上次男女主赏梅一事,小说里也没写到,可确实也发生了。

    如今女主被邀,她到底该不该通知女主呢?

    说起来这封信...写的对象倒还是自己,只不过主要内容却是让自己传达给女主”邀约“一事。

    如果自己不和女主说的话,对剧情是没什么影响....

    但对自己,那可就不一定了...

    回想起来,这封信是宫里一位嬷嬷在这里循例汇报事务的时候给她的,说是一位没见过的小太监要求转交给自己。

    表面上看起来好像很正常。

    但杨初成可不这么认为,这件事,大有文章!

    首先,她做储秀宫总管才第叁天。

    知道这消息的人就不多。

    其次,从信上的称呼就可以看出来,对方是知道她升职了的。

    再者,正好卡到嬷嬷来她这汇报的点...说明,对方不仅是掌握了自己的作息时间,甚至连那个嬷嬷,也应该是有七八分了解的。

    也许.....自己已经被监视了很久了..

    也许...现在那个”陌生小太监“,正偷偷在暗处观察自己也不一定...

    杨初成不敢继续往下想,真是太恐怖了!

    如果不去通知女主,那自己的人身安全会受到极大的威胁啊!

    行了,想通了。

    她绝对,马上,立刻就去通知女主!

    明明是下午,怎么就突然觉得自己这屋阴森森的呢..

    究竟是”床下有人“还是”门背后的脸“...

    不敢看不敢看。

    杨初成赶紧把信乱揉成一团,在手心里。

    脚步有些慌乱,几乎是跑出了这间屋子,连门都忘了合上。

    大约过了一两分钟后..

    ”嘎吱...quot;一声..

    敞开的门,关了。

    这个冬日的下午,少见的没有起风。

    杨初成到主殿的时候,门口两个面孔和前几次的不一样。

    害,这件事她是知道的。

    说是换了两个武功级别更高的侍女过来。

    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杨姑姑。“

    两位侍女见来人,虽有一丝诧异,但表面功夫还是得做的,行了礼,算是给杨初成一个面子。

    杨初成看着两人如一堵墙一样挡在面前,没有一点要让开的意思。

    她虽然有些无语,但也不是很介意,反正她话带到了就问心无愧。

    “这封信务必交给娘娘。”

    杨初成面不改色地拿出皱巴巴的纸团,又依然面不改色地把它重新迭好,给了面前的其中一个人。

    本来杨初成想给了她之后就直接走人的,但是..感觉又有点说不上来的,一种不太好的感觉。

    于是便在转身前加了一句嘱咐:“好好照顾娘娘。”

    两位侍女点点头,望着杨楚成离开的背影,屈膝福身。

    待亲眼看到杨楚成的身影消失在了储秀宫主殿门沿的时候,手里拿着那封信的侍女,和另一个侍女,相互看了一眼。

    拿着信的侍女眼里是探究和询问。

    另一个侍女看着对方手中的信纸,皱了皱眉,又点了点头。

    出了主殿的杨楚成觉得心里顿时轻松了不少。

    连有些凄厉的鸟鸣声此时在她耳朵里都变得动听了起来。

    宁国有一处地方,四季如春。

    但远离京城,接壤宁国和燕国的交界处。

    其实它本身是宁国的附属国,前身是南国,自从被宁国吞并了之后就改名为“南城”。

    (ps.就是有点类似于港澳制度的感觉)

    南城是个好地方。

    历代宁国权贵,亦或是富裕之家,若是日里得闲,便会来南城度假。

    南城也是读书人爱来的地方,佳景美酒,总会让人一抒心中之感。

    那里土地肥沃,盛产稀有的瓜果花卉,在宁国与其他国的贸易往来上,它功不可没。

    王章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来南城。

    这也是为什么他一出宫就是七天。

    毕竟来一趟就要花叁天两夜的时间。

    就连宁远衡都不知道王公公出宫究竟是为何。

    从他记事起,王公公就已经这般做了。

    王章是茉园的老熟客。

    今年是王章来茉园的第二十叁年。

    漫长的光阴里,茉园的管事算是见着一个尚未加冠的小伙到不惑之年的大人的整个过程。

    也见着当初一个和自己穿着差不多的人变成现在身上的衣料都可买十亩田的的人。

    当然,自己也从一个无名种花工变成茉园的掌事。

    他从来不知这位姓王的客人究竟是什么来头。

    但是他知道,一定是个身份不凡的人吧。

    只是,很久以前,这位客人来茉园的时候,总是心情好的。

    这位客人的变化,是从什么时候起呢?

    如果他没记错,那应该是十年前了。

    这位客人,每一年只来一次,日期也永远是今天。

    没错,每年这个时候的茉莉,开得是最好。

    作为养花人,他曾也无数次惋惜,茉莉开得最好的时候,因着是年末,反倒没人瞧了。

    不过这位客人是例外。

    相必也是惜花之人吧。

    十年前的今天,这位客人依旧没有缺席。

    他记得,那一天,这位客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也就是那天,这位客人再也没有带茉莉回去,只是单单独自欣赏。

    一晃就十年过去了。

    ”王先生,还是老规矩吗?“

    ”嗯。“

    ”好的。”

    他默默退了出去。

    留王章一人在茉园里。

    天赋仙姿,玉骨冰肌。

    向炎威,独逞芳菲

    ....

    笑江梅,雪里开迟。

    香风轻度,翠叶柔枝。

    与王郎摘

    美人戴,总相宜。

    ......

    quot;菀菀...今年的茉莉,也开得很好呢。”

    风吹动,雪白的花瓣轻摇曳,送来清香阵阵......

    霜染鬓,空留他满目悲凉。

    作者有话想说:这章搞完,感谢91miss   ,吃辣条的小男孩,叁姨娘,小灿,臣妾很无辜,凉姜,行邢藏悸,夏露可可%,大美女鸭,啊奶茶啊,毒钕,黄色好看吗,稳。的珠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