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第一个世界:白切黑甜宠黄文18

    杨初成尝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

    也许是自己太过消极了。

    其实仔细想想看,至少直到现在,(忽视其中逻辑)整个剧情依旧是按照小说的发展进行的...

    以上所有都只是自己的猜测..

    而且...退一万步讲...就算小说结局只是女主单纯想象出来的..

    反而还对自己有好处,免了自己完成任务的力气。

    那自己在纠结什么呢?

    好吧,实话实说,她现在连个方向都没有了。

    因为她根本无法确定小说结局的真实性。

    并且..她在意的是,所谓“按小说那样陪女主走向巅峰”,究竟是指自己要让小说的结局在自己所处的世界里成真,还是..单纯让女主的意识为小说的结局那样就好了呢..

    不懂就要问。

    “小z!quot;

    quot;宿主我在。”

    “这个小说剧情...实际上是女主的思想意识对吧..”

    “是的宿主”

    “!!?你知道?你为什么没告诉我??“

    ”我一直以为宿主知道啊quot;(欸?宿主怎么会不知道。他明明感觉宿主应该直到这种小儿科问题啊,宿主又不是新人了。)

    quot;一般人谁想得到这一点!!“

    ”对不起,宿主,是我的错。“

    ”害。算了算了。那我问你,任务是‘按小说那样陪女主走向巅峰’,我理解为只要让现实中的女主的思想意识变成小说中的那样,是不是就算任务成功了?“

    ”是的宿主,但这个任务是有两层线的,宿主选择任何一条进行完成都可算完成任务。其中一个正如宿主所说的那样,另一条线..quot;

    【快穿世界系统小贴士:小z是高科技智能系统,在和宿主对话时,会对宿主提出的问题间接对宿主进行各方面属性的评估,根据每次的评估结果,从而对自己的应答范围不停地做出调整。所以宿主越厉害,系统表现得也就越高冷哟。(嘻嘻)ps.这一点和最开始问规则那里不一样,规则这种死记硬背的东西时常有人会忘,所以不算在可评估范围内。】

    quot;另一条线就是直接让现实中的女主真正地达成小说中的结局!”

    “没错宿主。”

    ”那副线结局呢?“

    ”在这个任务里,副线和主线一样,都是双线路。“

    ”那..如果我在副线选择按现实走,主线选择按女主意识走,这样会有影响吗..quot;

    quot;没有影响,宿主。”

    “okok,我知道啦,多谢你了小z。”

    “不客气,宿主。”

    噼里啪啦问完一番,心中悬着的那个石头总算落地。

    果然一早就该问这个破系统!搞得她在那瞎想那么久!

    不过..

    两条线..

    自然和她问的那样,主结局走意识,副结局走现实。

    原因很简单。

    首先,已经确定整本书是女主的意识范围,传递出来的剧情也就是女主脑海里,或者说女主自认为的事情。

    整个小说剧情本身就存在,而自己的戏份异常少,说明自己不是主要的影响女主思想意识的人,至于这个人是谁,与自己无关。

    换句话说,完成主任务,十分轻松,自己只需要坐着看戏就好。

    而副线任务,反而难度更大一些。(难怪会获得更多积分和经验...)

    从女主意识来看,虽然不清楚被她赐婚是真是假,但是,不觉得很奇怪吗?

    明明自己后半段下线那么久,突然在女主意识里有一个赐婚..

    而且这个赐婚怎么看怎么突兀..

    叁王爷在女主意识里,唯一的联系也就只有赐婚这一次..

    对于女主而言,叁王爷就是个陌生人。

    但是,杨初成对于女主而言,那可就不一般了。

    所以,女主意识里出现赐婚这段,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能肯定的是,意识背后的真相,绝对和“杨初成”有关。

    这么一推断,女主意识里的叁王爷和杨初成结婚,多半是真的。

    至于女主“赐”这个问题..反正副线任务是达成和叁王爷结婚就好了,如果一定要求“赐”的话,走一步算一步吧。

    总而言之,副线,自己不得不亲自完成。

    退一万步讲,就算选择女主意识的线,她还真不知道怎样才能在下线已久后,突然让女主想起自己,并且还能有一个给自己赐婚的想法。

    接下来,自己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吃瓜路人了。

    真是太好了。

    叁王府

    “王爷,那老奴就先行告退了。”

    “高佟,送张姨一程。“

    ”是!“

    ”张嬷嬷,您请..quot;

    .....

    宁远澜放下手中的毛笔,抬起头,看了看放在自己右手边的金丝玛瑙碗。

    屋内的檀香比平时淡了许多。

    被另一缕香味冲淡。

    那是粉羹的香味。

    他其实仍然有些犹豫,回想起昨天和她一起在长安街上..

    若没记错,当时盛粉羹的碗摸起来既扎手甚至还有些灰,廉价到不堪入目。

    这金丝玛瑙碗已经是府上最差的一种了,一年到头来也就只有斋戒日他才用...

    可如今,碗里的东西分明就是”高攀“碗,虽然形容起来确实不大妥当,但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像这般犀利又准确的词了。

    再叁挣扎..

    算了,尝尝也不碍事,就当今日是斋戒日罢。

    舀了一勺,放入口中。

    味道虽有明显区别,但口感还是大同小异的。

    张姨不愧是当年在额娘身边伺候的人。

    他本不抱太大期望,却没想到张姨还真会额娘当年做的粉羹。

    自己的习惯总是在练完体术后才用早膳,突然就馋起粉羹来。

    无论是府上还是宫里,都不做这样的街边小食的。

    仔细寻来也只有张姨这一个人选。

    他知道张姨现在是在御膳房当差,烹饪也方便。

    不过却不知道张姨究竟是负责哪个宫的,这些事都是皇兄有在安排。

    宁远衡本质上是个独来独往的人,不希望他人过多干涉自己的事,无论大小,无论公私。

    这一点,作为宁远衡的亲弟弟,宁远澜一直都看得明白。

    所以,很多事,便也不会过问,更何况这种在他眼里实在是无关紧要的事就更不会放在心上了。

    宁远澜将勺子轻轻侧放在碗里。

    用绣有“九瑾”二字的深褐色软面巾擦拭本就干净的唇角。

    再将软面巾迭好,放在托碗的玛瑙盘里。

    随后在案桌上的一个装有浓茶,且插有多个卷成几层的,细小的齐鲁棉巾的紫沙柱壶里,随便抽出一条。

    摊开,在手上来回擦拭。

    棉的吸水性最强,而产棉之地又属齐鲁最好。

    空气中又多了分淡淡的茶香。

    擦拭完后,宁远澜又拾起案上毛笔,翻看着手中的待处理的事件。

    ......

    屋内又只剩下檀香的气味了,玛瑙碗的温度渐渐冰凉

    ....

    直到,

    宁远澜脸色骤变。

    传来消息,左丘云在京城客栈居住,似乎在等什么人。

    是等,不是找。

    昨晚留在宫中的是晏子楚那厮,这种事他也不管?

    看来,其中一定有什么玄机。

    越来越有趣了,他倒要看看,这左丘云的葫芦里究竟在卖什么药。

    ”来人!“

    ”督主您请吩咐!“

    ”带话给西厂,说今晚咱叙叙旧。“

    ”是!“

    话音落时,人影消失。

    一阵阴风,把窗吹得嘎吱嘎吱地响。

    这才中秋第二日,就有些入冬之意了。

    天色变得有些昏暗浑浊,像一团揉不散的泥团。

    他站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双手背在身后,望着天空,不语。

    立冬

    冻笔新诗懒写,寒炉美酒时温。

    醉看墨花月白,恍疑雪满前村。

    宁国的气候是会下雪的。

    但只下一阵子,也不大。

    颇有一种江南雪的感觉,既妩媚,又缠绵。

    如一个小家碧玉的女子,笑靥如花,羞赧待放。

    自从一个月前,杨初成打算真正做一个吃瓜路人起,那位quot;张姨”,她也失去了打探的兴趣。

    算上日子,在这个世界里真的快满一年了。

    自己在原先的世界里是正值盛夏,来时恰逢初春,现在又刚刚入冬。

    有些感慨,也有些恍惚。

    快过年了。

    这阵子她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也是有“年”的,这个世界,所有的国家过年都是同一天。

    但是和自己原先世界里最大的差别就是,不会铺天盖地地庆祝。

    就拿宁国的子民来说,他们认为,过年最重要的是团圆。

    所以,过年的时候,每家每户都在家,吃着夜宵,喝着热酒,聊聊一年来的悲欢喜乐。

    宁国有放烟花的习俗。

    但这种事只是东厂负责。

    百姓们是不能大摇大摆地上街看的,只能在自家门口张望,或者打开窗看。

    第二天,才能上街,窜窜门,祝祝贺。

    总之,有相似之处,也有不同之处。

    其实,这样的年,或许更温馨?

    听香芋酥他们说,皇宫里倒会处处挂上灯笼,张灯结彩一片,据说是宁国的第一位国君,为了体恤不能回宫的下人,以挂灯笼表示慰问,并且还会动用国库给下人们红包。

    过年那天,宫里的人是不被允许出宫的。

    妃嫔也不可以。

    这也难怪中秋之夜会让下人们出宫去,原来是有这一出。

    小说里的苏瑶..快上线了。

    虽然并没有什么标志性事件和明显的时间...

    但是按照剧情走,苏瑶下线的一年后,叁位男主似乎达成了某种协议,共享女主,也就是小说的结局。

    整个小说的时间历经叁年。

    苏瑶能上线的时间,也就只有从第一年年尾到第二年年初了。

    储秀宫的后厢房种了梅花。

    过去的日子里,她也没认出,只当是些杂树。

    只是突然有一天,嗅到缕缕幽香,才发现那平日里光秃秃的树枝上,冒出了一点粉红。

    这会正是开得热闹的时候。

    连粗使宫女们,都有意无意地往这边多走动了起来。

    “秀秀这儿,朕最爱来,就连下人也生得讨喜。“

    ”小初是很好看,宁哥哥去喜欢吧。还说带我出来透透气,分明就是自己...自己!!!”

    “自己什么?朕的秀秀吃醋了?”

    “才没有呢!阿秋!”

    “秀秀着寒了?让你出来多穿点,你就是不听话”

    “人家不想穿太多嘛,不好看..quot;

    quot;朕的秀秀是最好看的...走,回去添点衣服,摁?”

    “哼...quot;

    .....

    直到身后的脚步声渐渐消失,杨初成才缓了一口气。

    这男女主,有事没事跑她这来干嘛!

    还有...小说里是没有这段情节的...

    先不管这个,总之,那两尊大佛是把自己吓得够呛。

    好在是在身后,说话声音也不是特别大

    自己才能装作没听到的样子。

    不过..这番折腾,赏梅的心情也没有了。

    储秀宫

    (主殿)

    宁远衡还有朝廷的事要处理,送安秀华回宫后便离开了。

    临走时还再叁嘱咐让黄金糕要多照顾好安秀华。

    烤着红炭的房间透着极为舒适的暖意。

    和窗外的寒冷形成鲜明的对比。

    一个面容清秀可爱,身材娇小的女孩儿,卸下沾着少许冰渣子的披风,坐在西洋镜前,仔细地端详着镜中的倒影。

    随后又叹了一口气。

    已经有些偏女性成熟的脸上,带着些愁色。

    小初确实长得很美。

    自己一直不是什么大美人,小的时候,她一直很羡慕贵妃姐姐,长得可漂亮了。

    进了宫,身边连丫鬟都好看。

    还好宁哥哥只喜欢自己。

    只是..她还是很在意刚刚的那一句。

    小初,会不会本身就知道宁哥哥会过来呢?所以才站在那?怎么会那么巧呢?

    不行不行,自己不能这样想。

    可是...

    小初那么好看...

    要是身边能换一个人就好了..

    至少,要让宁哥哥不在意的..

    就像阿素那样的就行。

    对了,阿素..

    阿素就是宁哥哥派给自己的!

    宁哥哥那么宠自己,自己撒撒娇,让他多派几个阿素那样的人来照顾自己,宁哥哥肯定会同意的!

    可是..小初会不会难过啊...

    那就..那就让宁哥哥的人只在身边伺候,小初..小初就还是原来的职务..

    嗯!这样..以后自己不出门,小初又不在身边伺候,宁哥哥怎么样也不会看到小初了吧!

    今晚自己一定要求宁哥哥这件事!

    这么想着,女孩的愁色一扫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有些小小的得意。

    东厂

    (囚室)

    “你们是谁!...不要碰我!!放开我!!”

    一个衣衫不整,披头散发的女人挣扎着,一脸惊恐地瞪着不断向自己靠近的男人们。

    手上的手铐和脚上的锁链也随之发出叮当硄咚的响声。

    东厂是什么地方?

    来到这里的人,哭天喊地的多了去了,最后还不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站在最前面的男子一脸的嘲讽,对面前的女子没有任何的同情,在他眼里,面前的人和平日的犯人没什么区别,等抽完一顿鞭子自己也好去休息。

    偏偏这女人不识好歹,一个劲地瞎嚷嚷,听得他心烦。

    ”啪!“

    ”啊啊啊啊啊!!!“

    只见男人熟练地挥起带勾刺的鞭子,一下打在在角落里蜷缩成一团的女人身上。

    女人身上瞬间出现了一道明显的,长长的血痕。

    隐约可见皮肉外翻的模样,狭窄的,不见天日的牢房里,血腥味又浓郁了许多。

    ”再给老子嚷嚷一句试试!“

    ”老子不抽死你!他娘的晦气!“

    ”我呸!“

    拿着鞭子的男人粗俗地说着,吐了一口痰在女人脚边。

    鞭子上的勾刺一滴一滴地往下淌着血。

    角落的女人全身发抖,却是再也不敢出声了,疼得倒吸一口冷气。

    整个身子紧挨着磕人的墙角,头转了过去,两手颤颤巍巍地换着自己的身躯,甚至连呼吸都不敢用力,上下打颤的牙齿却暴露了她此时真实的内心活动。

    就在这时,门外一阵脚步声。

    随即”哐当“一声,牢房的锁被人解开。

    之前在牢房里的男人,全部转过身,当看到来人是谁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立马收回之前凶恶的态度,转成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

    “参见督主!高大人!”

    “都下去!”

    “是!”

    来的人一袭深灰色银丝祥云飞鱼服,头戴高毡帽,腰配绣春刀,刀身挂和田玉流苏穗,身后跟随侍从一二。

    侍从着暗红色飞鱼服,行头和刚刚出去的人们差不多,但身上的佩刀和令牌,以及衣服面料质量都昭示着身份地位比那些出去的人高了不少。

    两位侍从像是形成了一道肉墙,站在那个身份尊贵的人的身后。

    男人两手抱胸,头微偏,有些近乎可以说是“俯瞰”地看着角落里像个被人遗弃地破布娃娃的女人。

    这是宁远澜经常用的姿势。

    他享受犯人在他面前像蝼蚁一般,可是时常有犯人太不听话了,吵吵闹闹的。

    他喜欢安静的东西。

    特别是,又安静,又美丽的东西。

    阴暗潮湿,充斥着腐烂森冷的的地方,此时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静。

    角落里的女人在男人这道意味不明的目光下,终于转过了身子。

    她刚刚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明白刚刚打自己的人已经出去了,进来的人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物,刚刚那些人都怕他。

    但是...可能是第六感..

    她觉得面前的人比刚才的人更可怕。

    她转过了身,仍是不敢直视男人,她知道,面前的人身材高大,衣服的料子很昂贵,堪比北国的皇室专用衣料,还有那把威风十足的刀,和价值不菲的玉佩...

    面前的人..是谁?

    督主?

    自己究竟在哪里...身上好疼..她好想回家..

    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男人的相貌...

    不...不回去,自己永远都不会原谅他的...

    quot;幼清?“

    低沉的男中音带着一丝迟缓,轻柔地念着这两个字。

    女人一下子抬起头,不知什么时候这个陌生的男人挨得自己很近。

    黑色的高毡帽下在男人秀美的俊脸上投下处淡淡的阴影,牢房的光线不好,她还是看不清男人的长相,但也更为这个男人增添了一丝神秘感。

    唇线有形,偏薄的嘴唇,线条凌厉流畅的下颚,比常人更为挺立的鼻尖,人中恰到好处的下凹更成为这半张脸的点睛之笔。

    这一定是一个极为好看的男人。

    她想。

    ”哑巴么?“

    和刚刚相同的声音再次传来,不同的是,这次带上了明显的调侃。

    ”我..我不是...quot;

    宁远澜半屈膝,握住女子身上令牌的手稍微捏紧了一些,只听“啪!”的一声,牵着令牌的金丝线就被扯断了。

    “你!!你还我令牌!!那是我的!!”

    她此时不知道是该惊讶自己的令牌突然被抢走还是惊讶这位陌生男子的怪力了。

    令牌上的绳子,是北国皇室御用的材质制成,用纯金金丝和其他材料编织,经叁年烤制,可以说是刀都切不断。

    令牌在她身上15年来就没有一次损伤过,无论是整个令牌表面还是绳子,都如新的一样,其韧度和稳度日月可鉴。

    如今...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被这个陌生人扯断了??!!

    “啧啧啧,脏成什么样子了。”

    宁远澜站起身,把令牌牢牢握在手心里,看了看地上的人,忍不住捏着鼻子,有些嫌恶地站得更远了些。

    “你...quot;   幼清有些窘迫,知道自己现在确实不怎么好看,一时半会也找不出来什么词来堵住男人。

    除了高佟外的另一个侍从,眼疾手快地,像变戏法一样地拿出一条干净的帕子,已经在一旁替宁远澜净手。

    宁远澜净手完后,又恢复成之前那副姿态,幽幽地来了一句:      quot;本督主不会要你的命,留着你还大有用处呢。”

    “你想干嘛...quot;

    幼清一脸谨慎地看着面前的人。

    这次,她看清了男人全貌,果然是个相貌出众的人。

    也许是出于男人出色的容颜,她面上虽担心,但心里却比之前轻松了不少。

    宁远澜没有再理会女人,转过身,先走出了这个令人不舒适的牢房,只是仍不忘安排属下做事。

    quot;高佟!带她下去梳洗!”

    “是!督主..那梳洗完后...quot;

    quot;随便找个房间扔进去就行,事情办完了传本督主就是。”

    “是!”

    “去吧!”

    “别碰我...放开我...还我令牌!!”

    身后是女人的哭喊,宁远澜皱了皱眉,加快了脚步。

    果然他就不该quot;屈尊quot;来此处。

    不过....

    宁远澜看了看手中的令牌,“幼清”两个字秀丽清新。

    他解下了衣袖上的一颗看起来平凡的扣子,往那两个字的旁边照着,一个赤金色的,具有艺术感的标志,在那颗扣子下面,被完整而清晰地透了出来。

    那可是北国皇室的专用标志啊..

    这一趟...也不是全无收获嘛。

    作者有话想说:考虑到剧情分布,这章就到这里哈。感谢puppy,小暖哒哒哒,蜜蜂牛奶,nami,91miss,   dino,   puppy,叁姨娘,臣妾很无辜,兔子萌萌萌萌萌,稳。,吃辣条的小男孩,南浔你wan,小灿,西西妹儿,悸,多啦c萌的珠珠。猜猜幼清是谁....下章苏瑶上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