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第一个世界:白切黑甜宠黄文17

    一时辰前

    (亥时)

    话说叁王爷和杨初成放完天灯后,时间已经不算早了。

    叁王爷因为还有东厂的事务要处理,并没有直接回皇宫,而是让先前的马车夫把杨初成护送了回去。

    杨初成回宫时,交泰殿的晚宴还没有结束。

    本来想进去凑热闹,奈何心有余而力不足,在长安街玩了近乎4个小时也让她有些疲惫。

    索性就直接回储秀宫。

    也不知道女主和男二开始干内种事没有,真想看一下啊...

    于是杨初成就”随意“地从储秀宫正门进去,然后顺利地在女主闺房门前,看到了女主和男二的香艳场面才怪。

    事实上,她刚到储秀宫外的围门门口,就看到有人站在主殿的入口,一个不认识的陌生女人。

    颇有一种来者不善的气质。

    拜托!自己才是当红宠妃宸妃娘娘的储秀宫的唯一一个掌事姑姑好不好!

    饭碗即将被抢的危机感直冲脑门,杨初成大步向前,准备一决胜负!

    咳咳,以上仅供娱乐。

    (下面才是真的)

    当看到殿前门口有人的时候,她第一时间侧身在围门外,整个人紧贴着围门宫墙。

    然后头脑中迅速思索着小说剧情。

    男主给女主安排侍女的情节不可能提前那么早。

    那么,现在这个侍女...

    中秋节的晚上,书中没有提到过自己..

    小说中又确实有说男主派了一个叫做“阿素”的人保护女主...

    那自己要不要和她打个照面呢?

    等等..

    在女主和男二啪完的第二天,女主有一段心理描写..

    (她走了吗?都不打声招呼...还没对她说声谢谢呢)

    也就是说..剧情里,这个侍女至少在自己来之前就离开了。

    男主既然派人保护女主,“中途离开”这种纰漏应该是不会出现的...

    那么...

    至少她得听从了谁的安排之后,才能被允许离开。

    而自己此时又恰好出现在这里。

    原来如此。

    杨初成想通了之后,轻手轻脚地朝门口的女子走过去。

    阿素看见门口的身影,神色有一丝的不自然,再迅速往下瞟了一下。

    在杨初成离自己还挺远的时候,先上前几步道:   ”你是杨姑姑吧,我是皇上皇上派来保护宸妃的。“   ”这是我的令牌!“

    措不及防被人挡在面前,杨初成还没反应过来面前的人说了些什么,阿素就有些着急地证明自己的身份,就差没把令牌直接怼杨初成脸上。

    杨初成忍不住暗自吐槽,这妹子有点进激啊..

    接过递过来的东西,定了定心神,看了手中的令牌一眼。

    令牌上有皇上御用的图案,雕刻了一个“素”字,看来此人就是书中的“阿素”没错了。

    阿素看起来年纪不大,大概和贵妃年龄差不多,甚至看起来还要更小一些,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才做了护卫...

    物归原主,杨初成缓缓开口道:   “我知道了。今晚你都守在这吗?”

    quot;是的...quot;   quot;..那个...杨姑姑!宸妃娘娘今晚不胜酒力,这会已经睡下了。你放心吧,这里我守着很安全。“

    阿素说得有些急促,却是一脸信誓旦旦。

    杨初成内心有些无奈,不知是不是自己太敏感,总感觉面前的人每一句话都充满着”防守“的意味。

    要不是为了连接小说剧情,她也不想来找人尬聊的好吗。

    “既然如此,那今晚就辛苦你了,娘娘睡觉要比其他人更熟一些,大概巳时的样子才起。”

    “好的,我知道了!   杨姑姑慢走quot;

    quot;..那我先走了,你也早些休息。“

    奇奇怪怪的对话结束。

    杨初成嘴角抽搐了两下,转过身准备离开。

    这才惊讶地发现,自己的位置正是刚进来的门口,离进储秀宫殿内还有好一段距离。

    这...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储秀宫这设计真得她心,从长亭回去,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女主房间的窗户。

    透过朦胧的,被灯染成绯色的窗纸,依稀能见一个人的身影。

    但似乎有什么遮挡,只能看得到上半身。

    那个影子,以一种说不清是什么样的姿势,总之好像从身体的某个部位拿出了一个东西..

    不是很长..而且会动...

    有点像...蛇

    等等!这画面不太对啊!可以确定的是这个人影肯定不属于女主,那唯一的人选就只剩男二。

    但是这个“蛇”..

    严谨的说,   不管它是不是蛇,总之绝对不是什么正常的东西。

    男二的床上功夫是很多样。

    但...

    也并未有过道具play啊。

    这太奇怪了。

    蓦地,杨初成突然又想到了一件更有问题的事!

    刚刚的一幕提醒了自己。

    没错,最开始她是抱着来“偷窥”的目的到储秀宫正门来的,但是却只想到应付阿素了,把最初的目的抛在了脑后。

    看小说剧情的时候,书中没有交代在送女主回来后,阿素本人的去向。

    所以她以读者的角度,也下意识的默认了一种“阿素不在”的情况。

    可是,刚刚阿素确实在那里。

    联系刚刚阿素的举动,自己刚进去的时候就马上上前来不让自己再接近储秀宫主殿,紧接着言语间全是让自己赶快回去。

    一切都说得通了。

    阿素本人并不想让自己,或者说让并不想让其他的任何一个人知道储秀宫里面的事情。

    根据这个结论逆向推断,阿素肯定知道里面发生的事情才如此警惕。

    而阿素这个人又是男主派来的....

    杨初成只觉得大脑一片混乱。

    从表面上看,明明一切都是按着小说的剧情走。

    可是,男二在女主房间的怪异行为,阿素的可疑,以及看似清白,实际上又处处都牵连得到的男主...

    种种现象让她觉得仿佛有一个巨大的迷雾在笼罩着储秀宫。

    虽然目前看来还没有涉及到自己,但是如果不把其中缘由扯清楚,她就不能完全保证会不会对自己有危险。

    就在刚刚,她做了几个假设..

    这些假设,究竟哪个是真的,也许,从女主身上,就可以找到答案。

    鸟鸣古怪,风声凄凄。

    这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交泰殿

    此时的晚宴也快接近尾声。

    满座的宾客们面红耳赤,眉眼中却透露着疲惫,身旁时不时仍有娇美的侍女替其添酒。

    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侍女,端着金龙纹双耳纤腰酒壶,规规矩矩地替宁远衡倒酒。

    宽松的袖子不经意滑落出一张小小的纸条,宁远衡熟练地,装作不经意地将纸条握在手里,瞒过了所有的人。

    一旁的安芷嘉心思早已不知飞散到哪去,双眼无神地目视前方。

    宁远衡一只手握着酒杯,品尝着刚倒满的酒。

    而在没人看得到的地方,他的手指缓慢地,仔细地抚摸着刚刚的纸条表面。

    纸条上没有一丝多余的痕迹。

    这是一张空白的纸条。

    但如果近距离地看,便会发现纸条表面并不平滑,有很多小小的凸起。

    过了一会。

    宁远衡停下了抚摸的动作,反而将其紧紧的捏在手心。

    与此同时,冷峻的面孔上平白无故多了一丝笑意,似乎是在表达对酒的赞赏。

    又过了一会。

    宁远衡松开了手心,手心里,什么也没有。

    次日

    杨初成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好。

    昨晚,她询问了小z,阿素这个人的来历,想从阿素身上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突破口。

    突破口虽然没找到,但是却意外的问出了一个关于快穿世界的人物原则。

    杨初成回忆起昨晚上的对话......

    quot;小z,你能查查阿素的资料吗。“

    ”好的宿主。   阿素,真名不详。年龄18,8岁加入到东厂门下,历经5年训练,成为东厂暗卫,后调离东厂,听命于宁远衡。“

    ”你这回的资料倒是比上回的张姨详细多了啊。“

    ”宿主,阿素是小说提到的人物,我可以掌握资料。但是阿素的分量太小,我能查到的也不多。张姨这个人小说并没有提到,我才无法掌握她的信息。“(欸?自己这回怎么想起来原因了...上回为什么想不起来呢...等等,,这个问题的原因,自己好像也是应该知道的啊..怎么回事...)

    quot;我怎么记得你上回不是说你不知道?quot;

    quot;宿主,我也不清楚。这回突然就想起来了。”

    “你..你作为高科技智能产物,还会有‘忘记’的时候??”

    “宿主,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好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对了,今天我和叁王爷相处那么久,副线任务应该有进展吧,帮我看看积分多少了。”

    “宿主,您目前的积分为:1000,比上回增加了200。”

    “1000啊...(还差一点呢,离自己一直想兑换的那个东西...)quot;

    quot;宿主不要气馁,加油!”

    “嗯嗯嗯嗯嗯加油..睡了,晚安。”

    ......

    小z说,小说里没提到的人物不能查。

    那这个张姨,也就只有自己询问这个世界的人才知道了。

    但是,自己蓦然去打听的话,会不会有些奇怪呢,她该如何以一种自然的方式去问才好呢。

    算了,张姨先放一边。

    眼下女主才是最值得自己关注的人物。

    估算了一番时间,女主是该起来用膳了。

    杨初成抿了抿唇,捏紧了手心,朝储秀宫主殿走去。

    一个很宽的地下房间,铁门紧闭,室内干净,略有些潮湿的气息。

    门外什么也听不到,门内却有叁个人在交谈。

    “主子,在下还是不放心。”   一个年龄差不多有17,18岁的女子,面带愁色,跪在地上。

    “所以这就是你今早过来的理由?”   说话的人坐在女子面前,漫不经心地转动着手上的玉戒,语气间透露着他现在心情很不好。

    “主子...quot;   地上的女子浑身一抖,眼中满是乞求地看向男人。

    “主子,在下觉得阿素说得有理。”

    一道不属于二人的声音插进来,是一个容貌清秀的,大约16岁的年轻男子。

    正如男子所言,跪在地上的女人正是昨晚上,杨初成遇到的女人——阿素。

    quot;哦?你跟她相处时间更多,你说说看。”

    椅子上的人眉梢向上轻挑,难得压制住了情绪。

    “谢主子赐言。在下觉得小初姑娘平日里看起来温和,但心思却极细,她说话时总是很小心,年纪虽小,察言观色的本领却是到了家的。而且她还和贵妃宫里的人交好。在下觉得..此人,不妥。”

    说完一番话,年轻男子低下了头。

    “长夏,这次的任务是不是把你性子养软了,一个掌事姑姑,会这些本事在你眼中竟也稀奇了!”

    椅子上的人声音骤然变大,隐约有发怒的征兆。

    被称为“长夏”的年轻男子显然是被吓到了,身体有过瞬间的僵硬,但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执意上前继续说道:   “主子...主子!在下还有一事禀告!”

    “那就再给你一次机会。朕的时间不是来让你们浪费的!“

    没错,长夏和阿素口中的”主子“,正是宁远衡。

    自己当初看重长夏的最大的原因,就是他超强的耐性和异于常人的对事物判断的敏锐度。

    如今他既有话,多给一次机会也未尝不可。

    ”杨初成,回去的必经之路,会看到宸妃房间的窗户。在下..在下猜测..以她平日里一心一意待宸妃来看,很有可能已经看到了一些不该看的...quot;

    宁远衡手中的动作随之一顿。

    ”这件事...倒是朕疏忽了。“

    ”主子....quot;

    quot;这件事不要走漏一点风声。朕自有打算。都下去吧。”

    ”...是!“

    阿素虽心有不甘,但还是和长夏一道退了出去。

    幽闭的空间里只剩下一个人。

    阿素的话他并不是完全不在意。

    杨初成,你昨晚是出于有意,还是无意进去储秀宫呢?

    那些事,你究竟看到了多少呢?

    这样的大意,自己再也不会犯了。

    宁远衡咽了一口茶,看起来像一个与世无争的闲游神仙,但那双墨瞳里,布满了和周身气质全然不符的阴狠。

    储秀宫

    “御膳房的人今天都干什么去了,这个点了小主的早饭还没送过来!”

    杨初成控制着心中一股无名之火,但语气间难免透露着些情绪。

    “小初姑娘..御膳房的张姨今儿似乎有事..这才耽搁了,黄金糕已经去催了。”

    说话的人是香芋酥,他面色为难,小心翼翼地说着。

    张姨?

    这倒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自己之前还愁如何打听呢,瞧,这机会说来就来,她自然不能放过:   “张姨?那个张姨什么名字,什么来头,竟让你如此袒护   ,还知不知道自己是哪个宫的人了!”

    香芋酥回想起最开始杨初成告诫他们要一心一意护主,这心里既是憋屈又是觉得能理解,连忙摆手道:      “小初姑娘莫气,那张姨叫张明月,是宫里老人了,王公公护着呢。这..咱也不敢多得罪。”

    话到最后,香芋酥的头愣是低到了肚子里,声音也越来越弱,最后一丝底气也全无了。

    杨初成有些无奈,自己也没那么恐怖吧?

    她此时真想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不是一副张牙舞爪的样子。

    深呼一口气,放柔了面部表情,语气又变成了平时那个好脾气的“小初姑娘”:

    “罢了罢了,这件事也不是你们的错。只是今天都耽搁了一个时辰了,也亏得主儿今天醒得晚,要不然我们所有人都有得受!这样,香芋酥,你先去拿些点心过来,我进去跟小主说下情况。“

    香芋酥心中的紧张感在杨初成说完了这句话后,顷刻间便消散了。

    点头哈腰地跑去厅堂。

    看着和”落荒而逃“没什么差别的背影,杨初成摇摇头,叹了一口气。

    今早自己过来的时候,就是参考了以往女主起床的时间。

    按惯例,早饭早就送过来了,她考虑到这一点,又专门比平时更早了几分,打算借着亲自给女主送饭的机会,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结果她刚到门口,就看到阿素还在主殿前看守。

    阿素见自己来了,简单寒暄一番就离开了。

    那个时候她就纳闷,怎么今早没见着粗使宫女进来。

    但转念一想,有时候迟一点也没什么,她就没在意。

    这一不在意,就是整整晚了一个时辰!

    也好在女主”巧合“地起得晚,要不然也不知道女主那个小吃货会整出什么乱子。

    刚刚和香芋酥说话的时候,透过木窗,余光瞟到女主起床的身影。

    说来杨初成对此深感惭愧。

    除了最开始那会自己还会常来服侍女主穿衣打扮,之后这活都由宁远衡全权负责。

    这次因为不可抗力原因,又轮到自己来做这差事。

    说真的,她还真有些担心生手。

    可是该来的还是得来,她敲了敲安秀华的门。

    ”进。“

    隔着一层薄薄的窗户,传来安秀华的回应声。

    杨初成推开门,看到女主的那一刻,颇有一种”熟悉的陌生人“的感觉。

    想想也是,这大半年来,自己还真没见过女主几次。

    回忆起最开始自己是如何做的,杨初成正正经经地服侍起安秀华来。

    “小主,今儿御膳房有些急事,早膳会晚些。黄金糕已经去催了,奴婢刚才让香芋酥去拿些点心过来,先给主子您垫垫胃,估计也快来了。”

    杨初成一边闲聊似地说着,一边帮安秀华穿戴衣物。

    安秀华精神看起来有些不好,回答起杨初成的话都有气无力,心不在焉的。

    而杨初成这边,嘴就没停过,一会问安秀华觉得胸带紧不紧,一会又问安秀华喜不喜欢这身衣服,需不需要换一件..

    看起来似乎很正常。

    可她的真正目的其实是分散女主的注意力!

    刚刚她已经发现安秀华身上有些淡红的印子,一种类似于“勒痕”的印记。

    不过..并不明显。

    仿佛是已经被人处理过一样..

    如果晏子楚真的玩了道具play,有这样的痕迹也很正常。

    自己想知道的是,昨天晚上,关于男二,关于阿素..

    quot;小主昨晚是没休息好?”

    杨初成突然对安秀华问道,一脸的关切之情。

    “啊..没有啊,挺好的。”

    安秀华脸上有些慌乱,她虽然不懂妃嫔晋升这些事,但也知道进了宫就是皇上的女人,而自己昨天..被一个陌生男子..

    一想到昨天,安秀华的脸又不正常地红了起来。

    杨初成真的很想吐槽:女主,你这样完全是不打自招啊喂!

    安秀华不想说,自己也会套出她的话,毕竟这么长一段时间的掌事姑姑也不是白当的。

    “小主!您身上怎么多了几处红印?是不是被虫爬了,这会的虫子就是多。”

    quot;红印?怎么会?“

    这会轮到安秀华纳闷了,昨天...自己没记错的话,那个男子..没有在自己身上弄出痕迹啊,宁哥哥平时揉捏亲吻自己的身体才会有痕迹,昨天那个男子并没有这般,他只是一直插她的后庭...

    对了,还有阿素..阿素早就离开了吧,都没打声招呼呢...自己真该好好感谢她呢。

    安秀华一脸疑惑,把头往后转,作势要看看哪出有红印。

    杨初成没有作声,手上动作依然在替安秀华束衣。

    但内心却不平静。

    安秀华刚刚那样子不像是装的,虽说她的设定是傻白甜,但是被勒过会留痕迹这种事不可能想不到吧..

    有了!

    杨初成在安秀华的背后游走着,透过薄薄的丝绸,找了一处最为明显的勒痕,然后使力摁了下去。

    !!

    安秀华竟然什么反应都没有!

    这也太奇怪了!

    没有酸痛的感觉吗?

    杨初成顿时陷入了自我怀疑中。

    难不成是自己力气太小...还是说女主痛感下降...?

    quot;咦,好像真的有红印,我手腕上也有。“

    带着一丝疑惑的声音让杨初成瞬间回神。

    她赶紧上前,替安秀华观察着手腕..

    果然,和背后的痕迹一模一样..

    quot;我...我不知道怎么回事..quot;

    安秀华也慌了...整张小脸都皱在了一起。

    这种印子...好难看啊,怎么办...

    杨初成看面前的人神色不对,连忙安慰道:quot;娘娘别担心..用雪颜膏擦擦就好了。”

    安秀华一直是比较信任杨初成的,见她承诺,才浅浅呼一口气,放下心。

    看来,这女主是真不知道这勒痕的缘由..

    却知道自己和男二啪啪啪的事实...

    难不成她还失忆了?不会吧,这也太扯了...

    等等,小说中女主是记得阿素的...

    自己或许可以从这个角度入手...

    杨初成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撒了个谎:”小主,一个叫阿素的宫女让奴婢传话给您,说昨天多谢您照拂了。“

    quot;阿素吗..昨天多亏了她呢,她好厉害,那些下流坯子根本打不过她。“

    ”小主没事就好。“

    杨初成替安秀华穿戴好最后一样衣物,正好传进来敲门声。

    “小主,奴才给您端点心来了。“

    是香芋酥的声音。

    杨初成去开门,把点心放在安秀华桌子上,便行礼退出了房间。

    她大脑又是一片混乱。

    梳理了一番整个事件的线路。

    刚刚女主说的下流胚子,对应的是小说里她回宫时的剧情。

    这一段是没有问题的。

    从这里开始,安秀华回房休息,男二出现...

    小说里的安秀华在睡觉,睁眼就看到了男二..所以,男二怎么进来的小说中没有提到...

    这一段看起来也没有问题。

    (她走了吗?都不打声招呼...还没对她说声谢谢呢)

    (阿素吗..昨天多亏了她呢,她好厉害,那些下流坯子根本打不过她)

    等等!!最大的逻辑问题!就在这里!

    女主绝对是知道阿素一直在储秀宫守着的!

    小说里女主看到男二的时候,首先是惊慌..紧接着男二霸王硬上弓,再接着女主高潮晕了过去,剧情直接到了第二天

    按照正常思维,女主既然知道阿素在外面,而且遇到男二表现出了害怕,那么..难道不是应该求助吗!

    女主自己难道没有觉得她的记忆前后逻辑出现了很大的问题吗!

    以及她身上的勒痕...

    如果,联系自己昨天的其中一个假设...

    安秀华回宫睡觉,阿素守在外面,阿素默许男二进去(暂且不追究其中原因),女主惊醒,并且叫唤阿素。阿素既然默许了男二进去,那就肯定不会回应女主。

    若自己是女主,在求助后没有得到回应,那么此时多半会觉得阿素被男二干掉了。

    紧接着又被男二一系列操作,再然后高潮晕倒,时间来到第二天。

    内心活动怎么也不会是“(她走了吗?都不打声招呼...还没对她说声谢谢呢)”这样的吧。

    女主如果只是失忆..那不应该出现逻辑如此不通的现象。

    排除失忆..只有一种可能..女主的记忆,被替换掉了一部分..

    并且女主并没有发现自己的记忆有很大的问题...

    可是..小说里的内容却和女主的记忆完全吻合。

    那会不会有一种可能...整个小说表达的本身就是女主的意识..

    所以,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自己之前接受剧情的时候觉得逻辑不通..

    并不是因为是小黄文所以没逻辑,而是因为..女主的记忆逻辑出现了问题,导致小说前后逻辑不正...

    话又说回来,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也就是说小说里的剧情和现实里的剧情可能是存在偏差的。

    因为女主的记忆有bug,并且她自己还不知道!

    那么,自己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当现实是白的,女主的记忆出了某种问题,所以把它认为是黑的,那么小说中表达的也是黑的。

    而现实始终还是白的。

    自己的任务...

    quot;按小说那样,陪女主走上巅峰quot;

    如果..小说的结局..女主的记忆也是被替换了呢...

    这样一来,要达成小说的结局,其实意思就是..不管如何,总之要让女主自我认为“成为了叁个王的皇后“??

    这...这究竟是什么世界..什么任务啊!!!

    作者有话想说:这章就到这里啦。比较烧脑,暗黑的感觉要开始了哈哈哈哈哈哈,感谢与夏椿子,damo,禾粿,小灿,吃辣条的小男孩,行邢藏,西西妹儿,哆啦c萌。夷光,夏露可可%的珠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