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第一个世界:白切黑甜宠黄文14

    十几天的光景眨眼就过了。

    怀着忐忑不安,终于到了中秋节这一天。

    好像很多事情都有这样一个过程。一件让你紧张了很久的事,当那件事来的时候,你突然就不那么紧张了。

    杨初成也不例外。

    人对于某件事的看法,有时候一辈子也改不了,有时候,又只需要一瞬间

    她想通了。

    小说中,中秋节这天完全没提到自己。

    待在宫中又总让她提心吊胆的,不如一不做二不休,干脆不在宫中,眼不见心不烦。

    好不容易到这个世界走一遭,不好好体验一下当地的风土人情也太可惜了。

    所以,杨初成势必要出去玩。

    几经考量,她还是决定不要去找苏茵。

    早在前段时间,自己就拜托好徐司制做的一套襦裙,又让白司珍做了一套首饰,再分别给她们多塞点银钱,让她们给自己带点胭脂水粉。

    如今装备齐全,自己总算能正经打扮一回,大大方方地出去。

    嗯,至于怎么出去,自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这样的事,不找叁王爷还能找谁,反正他是东厂督主,中秋那天是要一直穿便服在人群中四处巡查的,毕竟人多,以免出了什么乱子。

    杨初成动作很快,收拾打扮完后,天色都还没黑。

    虽然自己为了以防万一已经跟内务府的人说自己今天要出宫,也被批准了。但是,女主是不知道自己要出去的。

    不是她没去向女主禀告。

    而是男主天天和女主粘在一块,自己想见女主的机会少之又少,特别是从这个月开始,几乎送饭都是男主亲自从自己手上接过,再递给女主,好像女主见不得人一样。

    于是乎,她想禀告的计划是回回落空,就这么拖到了今天。

    还是觉得不跟女主说未免有点太不尊重人,可是..万一男主此时在女主那里,自己进去也太尴尬了吧。

    想来想去,反正离和宁远澜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会,不如自己写张纸条递进去,女主看不看到,就顺其自然吧。反正自己良心不疼就行了。

    十几分钟后

    搞定!这下心里果然舒坦了许多,和宁远澜约好的时间也到了。

    自己乖乖坐着等他来接就好了!

    乾清宫

    中秋,各个宫里都热闹,灯火闪耀。

    但乾清宫依然保持着它特有的高傲,无论何时,永远都是一副处事不惊,俯瞰一切的姿态。

    在这片熙熙攘攘中,更凸显出它的独一无二。

    正如它的主人一般。

    ”沉利手上的证据已经收集全了。“   宁远衡毫无预兆地就抛出一磅重量级消息。

    ”不愧是皇兄,这手段,臣弟怕是一辈子都学不来。“在品酒的宁远澜愣了愣,暗道,真没想道速度竟会如此快。无论多少次,他都不得不说,皇兄这心思真是深啊。

    ”你东厂督主的手段,朕也是望尘莫及啊。“   坐在龙椅上的男人嘴角一扬,合上最后一本奏折,抬了抬眼皮,好似有什么东西在墨色瞳仁里暗涌,深不可测。

    每回宁远澜来乾清宫时,一定要让王公公专门安排上一把紫檀木椅子。

    就好像现在,他懒散地坐在那张价值连城的紫檀木椅上,翘起二郎腿,一个精致的琳琅酒杯在掌心来回把玩,轻飘飘地回应着,”术业有专攻。“

    ”你还真得感谢我。“   龙椅上的人给自己沏了一盏龙井,茶叶的清香顿时弥漫在空旷的厅堂里,从青瓷壶里冒出的缕缕白烟,模糊了视野,让人有些看不真切说话的人,也似乎阻碍了话语的传达。

    宁远衡这句话,说得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

    ”怎么说?“   向来在宁远衡面前没有形象可言的人,神色语气难得有了几分认真,连说话声音都比先前重了些。

    看来,在这件事情上,他这个弟弟有几分在意呢。

    ”有人对你的玩具起了心思。“   抿了一口茶,宁远衡的眼里多了玩味,似笑非笑,指节分明的大指上,玉扳指泛着一层荧光。

    ”谁?“   紫檀木椅上的人放下了翘起的二郎腿,一手斜撑在椅子的靠背上,目光直逼着高位上的明黄龙袍加身的男子,薄唇轻启一个单字儿,却有些威胁的味道。

    宁远衡笑而不语,眼眸里的墨色似乎又深了几分,如深海,神秘又望不穿。

    ”他不是喜欢...?quot;

    宁远衡依旧没说话,自顾品着茶,修长的手指紧贴着青瓷杯,指腹微微摩擦着杯子上细致的天青色纹路。

    宁远澜终归是宁远衡自幼一起长大的亲弟弟,他们对彼此的了解,很多时候,不需要把话说得太明白,一个表情,一个动作,即可领会对方的意思。

    quot;罢了,别说我,皇兄你那边呢?什么时候对他们下手?“

    像是猜测到了什么,宁远澜习惯性地挑了挑眉,一只腿再次搭到另一只腿上,恢复成之前那个样子。

    ”自然..得挑个好日子。“   宁远衡像是陷入了沉思,眼红有过瞬间的残虐和漫天的恨意,低低地呢喃着。

    ”那...你那位?“   宁远澜对宁远衡是有判断的,故意这么说只是想证实一下,做东厂督主做久了,都有职业病了。

    ”暂且留着。“   宁远衡眸光一转,低头转动着玉扳指,猜不透他此时的心思。

    ”哦?“

    有意思。

    ”我真没那些折磨人的天赋。“   宁远衡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幽幽地来一句,食指按压着眉心附近,被上天精心雕刻的脸连皱着眉头也好看极了。

    ”你是说?“   宁远澜眯了眯眼,瞳孔骤然收缩,然后又放松,眨了下眼睛,浓密纤长的睫毛根根分明。此时的他,像极了养在叁王府的那只白貂,慵懒华贵,充满着算计和危险的气息。

    宁远衡嘴角的笑意点到为止,以茶代酒,隔着龙椅前的案桌,朝宁远澜的方向抬了抬青瓷杯。

    宁远澜收起那副吊儿郎当的姿态,起身,规规矩矩的站在离龙椅前的阶梯大概两米的距离,双手捧起琳琅酒杯,也朝宁远衡的方向高举。

    两人同时一饮而尽。

    ”皇上,时辰快到了,臣先行一步。“

    ”去吧,今年还是要让你代我向额娘问好。“

    ”放心吧。“

    ”快去吧。“

    ”臣,告退!“

    宁远澜俯身,拱手抱拳,转身时拍拍衣袍,豪迈潇洒。

    宽大的袍尾随着他的动作旋转出一个不羁的弧度,干净利落。

    挺拔修长的深蓝色背影逐渐消失在夕阳余晖中。

    “等久了?”

    温柔的嗓音带着一丝沙哑,宁远澜靠两手抱胸,整个人斜靠在门前。

    一改平时的深色衣服,穿上的是淡金色修身长袍,腰挂玉佩,附系香囊,长发高高束起,用羊脂白玉镶住,一只手拿着未开的白折扇,有意无意地敲打着木雕门框,头微偏,看着面前低着头安静练字的少女,单凤眼里有着淡淡的戏谑和其他看不懂的情绪。

    “没,刚刚好。”

    她早就感觉到有人来,料到了来者是谁。

    依然没抬头,一顿笔,一提笔,浅浅吸一口气,又慢慢呼出来。

    然后撩手腕,把手中的毛笔往一旁的小碗清水里来回洗涮,很快就把碗中本是清澈见底的水染成了一片墨色。

    又轻轻往碗壁上蹭一蹭笔头,挤压着过多的水分,从笔尖蔓延出的颗颗水珠顺着碗壁流下。

    反复压了几下,杨初成才把笔挂在笔架上。

    抬头,看向门口高大的男人。

    四目相接的瞬间,双方都从对方漂亮得过分的眼睛里看到了可以称之为惊艳的神色。

    今天的她无疑是好看的。

    他一直都知道面前的女孩相貌有多么出众。

    只是平时看惯了她穿宫装,没料到原来她打扮起来才是真的叫人离不开眼。

    她今天穿的是米白色大摆齐腰襦裙,裙摆有些浮金。贴胸吊带呈鹅黄色,上绣四瓣花样,束腰带呈鎏金色,纤长飘逸。   青丝反绾成灵蛇髻,绿云绕绕间,一把精致小巧的玉篦生于其中,还有点点珠花,   如此装扮是当下盛行的风格。

    那张本是姣好的脸上,被如此精心地处理后,更是让人惊叹。

    眉毛被细细地勾勒出柔和的形状,浓淡恰到好处。高挺的鼻梁下是施了口脂的樱桃小嘴。

    口脂的颜色是有些偏橙色的,看起来亮晶晶的,透着水光,让人忍不住咬一口尝尝味道,试试口感,是不是也像看上去那样秀色可餐。

    平时总是有些无辜的大眼睛,眼尾抹了点黛粉后,变得更为温婉秀丽,也更显妩媚。

    眼波流转,尽显风情。

    白嫩的天鹅颈仿佛有一层淡淡的光晕,散发出幽幽的女儿香和花香。

    宁远澜不禁有些痴迷。

    反观另一位,杨初成是被短暂地惊艳了一下,不过适应下来了也还好。

    当然不是她自诩清高,而是她毕竟见过太多的明星包装,和高超的修图技术。

    要说区别,前者皆是只能看到图片,没有真实感,而面前的人是真实可触碰的。

    但即便如此,她不得不说,宁远澜今天是真的太好看了,像自带古风滤镜一样,仿佛是从那些修图博主里的出圈神图里走出来的人。

    给人的感觉不是那种“弱气”,而是...

    杨初成突然想道一句话,刚好可以形容今天的宁远澜。

    “不是逢人苦誉君,亦狂亦侠亦温文。”

    宁远澜如此清风俊朗,芝兰玉树的一个人,就应该多这样打扮。

    淡金色把他身上温润如玉的气质和高贵的身份完美的结合了起来,修身的款式又更突出了他优越的肌肉线条,让人无限遐想那令人血脉偾张的成熟男子的身材。折扇,玉佩,羊脂白玉,使他完完全全地变成了一个儒雅贵公子,很难让人把他和传说中血腥残暴的东厂督主联系起来。

    两人都在打量对方,却没发现他们的衣服实际上格外相衬,仿佛是尚衣局专门做成一男一女的配套成衣一样。

    万家灯火闹春桥,十里光相照。

    离长安街不远处,一辆外观极为单调的马车停了下来。

    两人走到街上,男俊女美,引来侧目无数,好一对壁人。

    “你不觉得,我们的衣服很配?”

    宁远澜后知后觉地发现了这个问题,一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多想,当看到街上的人的反应后,才肯定自己的感觉没有错。

    “九公子慧眼。“   杨初成不反驳也不惊讶,反而是顺着宁远澜的话说,顺便还夸了他一番。在马车上宁远澜就提前跟自己说好,为了不暴露身份,在外就称他”九公子“。

    后来的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一语成谶,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我还头一次知晓慧眼能这样用。“   宁远澜一手甩开折扇,扇子上写着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九瑾”。

    ”论本意,这么用固然有错,可若论字面,我这么说也未尝不可。“   杨初成这句话说得极柔,语速似乎还放慢了些,仰着尖尖的小下巴,看向比自己高了一头的男人。

    ”你倒是玲珑舌。“   轻挥着扇子的男人脸上永远带着一抹浅笑。此时一袭白衣,如谪仙一般,说出来的话的内容却不知是在夸奖还是在反讽。

    不过那样温柔到骨子里的嗓音,无论说什么都让人感觉不到任何的不适,只有满满的陶醉感。

    ”是公子教得好。”   杨初成一直都是最会装贤淑的那一个,也不细品宁远澜的话究竟是哪个意思,只是甜甜地笑着,露出小小的酒窝,好像刚刚男人真的在夸自己一样。

    宁远澜最喜欢女孩此时的模样。

    不是没见过,而是大部分时候女孩总是一副娴静的样子。

    不过好像只有在自己面前会笑得如此甜。

    这样,就很好。

    “走,带你去逛逛!”   宁远澜突然拉上身边柔软的小手,陌生而熟悉的触感让他的神经不由得跟着一颤,脑海里浮现出之前手把手教女孩写毛笔的片段,这么想着,又忍不住握得更实了几分。

    掌心相贴,十指相扣。

    (以下加更)

    她对于任何可以增进感情的桥段来者不拒。

    任由着温暖的大手包裹住自己的小手,穿梭在人来人往的繁华长安十里路上。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

    香烟乱飘,笙歌喧闹。

    一夜鱼龙舞,飞上玉楼腰。

    腰上的玉佩一上一下地擦过祥云锦缎。

    头上的珠簪随着拥挤的人潮来回摇晃不停。

    有时候惊扰到了路人,见他们郎才女貌,便也一笑了之。

    如此张扬,   倒是让杨初成不好意思了起来。

    手心被紧紧握住的感觉竟一点都没有要放开的意思。

    “九..九公子!!..我!..quot;   她忍不住开口,想让宁远澜别那么快,一时差点忘了保持人设,好在话到嘴边及时刹住了车。

    只是,这种反应阴差阳错地处处都体现着女儿姿态,让人觉得她是因为牵手这种事而红脸。

    ”嗯?怎么了?”   宁远澜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唇角一直上扬着,侧偏着头,眼里全是满满笑意。

    “我...我饿了!”   杨初成怕被宁远澜发现自己撒谎,故意撅着嘴,低下了头。

    却不知如此一来,对于男人而言完全是”不打自招“,坐实了自己在他眼中“害羞”的事实。

    “想吃什么?”   宁远澜笑得更是毫不收敛,松开了两人连在一起的手,不介意掌心上热乎的湿意,反而一把拉过身旁人的手臂,让她和自己挨得更近,也更紧一些。

    “都..都行。“手心突然被松开,紧接着又是被强行一拉扯,这个朝代的高跟鞋稳定性本就不好,显些没让她摔倒。

    宁远澜手劲控制得很精准。

    既不会让女孩感觉到痛,又能使女孩往自己的方向倒。

    在这样的力道下,杨初成身体不受控制地一把靠在了男人肩膀处,出于在快摔倒前的本能,双手下意识地环住男人的一只手臂,结实的触感和比自己稍高一些的体温,让人十分有安全感。

    她紧紧抓着名贵的布料不放,像是抓住了一个救命稻草一样,直至回过神,确定自己站稳,才渐渐松开了紧扣着男人衣袖的手指,但手还是依旧保持着环着的姿势,只是心还有劫后余生的感觉,蹦蹦地跳着。

    宁远澜十分享受这种被需要的感觉。

    他内心一直不认同皇兄说杨初成是自己的玩具,但这个时候,又觉得皇兄说得也并不是全无道理。

    玩具,是需要主人的吧?

    或许,她做一个真正的玩具也不错呢。

    杨初成虽然是找了一个借口,但一路上小摊数不胜数,或琳琅满目,或十里飘香。

    心跳逐渐的平复也让她回忆起自己最初的目的。

    难道自己不是来体验风土人情的吗?!

    不可能就只是散步吧?

    不行,绝对不行。

    空气中弥漫着女孩的脂粉香,男孩的香囊的香气,和一直在鼻尖萦绕纠缠的美食混杂的气味!

    杨初成悄悄耸了耸鼻尖,嗅了嗅,眼珠子还左看看,右看看。

    究竟是哪个不要脸的美食在勾引自己的胃!

    今天极为漂亮的眼睛里浮现一抹探究的神色,然后偷偷看身边的人一眼,似乎是在考虑吃什么,根本没注意自己的动静。

    既然如此,不如自己代替他解决吃什么的这个世纪难题。

    于是短暂地安下心,迅速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在红红橙橙的灯光下像是活了一般,宛如蝴蝶的扑闪着翅膀。

    短短一两秒的时间,又睁开!

    睁开的眼睛里带了点狡黠,配合着眼尾的黛晕,还以为是哪个调皮的妖精专在中秋夜祸害人间。

    虽说自己平日里严于律己,六点之后绝对油盐不进,杜绝一切热量,卡路里,碳水化合物,但是,特殊情况下,为了尊重节日,她还是会偶尔破例的。

    “九公子,不如吃粉羹吧!”   杨初成有意放慢脚步,声音第一次如此又娇又软,但又维持着那种淑女的状态,和晚辈的放纵撒娇完全不一样。

    这种感觉就像,平时在台面上端庄有礼的夫人太太,私下里和丈夫相处时,又变回了闺中少女的样子,但气质上又不全是闺中少女那般不谙世事,而是处于两者之间,像是一朵刚盛开的花,既成熟,又稚嫩。

    “好啊!“   他被少女的声音和娇俏的模样勾了神,下意识地就答应了。

    其实他并不知道粉羹是何许物也,自己向来是不吃民间杂物的,觉得拉低了自己的身份。

    不过,既然自己刚刚有从今以后或许可以把她当成玩具的想法,就为她破例一次也无妨。

    得了允许的杨初成,许是因为节日气氛,也变得大胆起来。

    拉着比自己高大不少的男人朝一个摊铺走去。

    离目的地越近,那个香味就越浓郁。

    一个娇小玲珑,如花似玉的少女,拉着一个高大儒雅,貌比潘安的成年男子,游走在人群中。

    看起来有些暧昧,有些滑稽,也有些让人羡慕。

    也不知是托了谁的福,本来看着排着长长的队的小吃摊,走过来这会功夫,人竟也少了一大半。

    杨初成和宁远澜刚到的时候,排队的最后一人好端着一碗刚舀的粉羹,还冒着热气,准备转身离开。

    “两位要吃点什么?”   还未等她先开口,卖粉羹的中年男子已经热情地招待起来,黝黑的一张脸,咧着嘴笑,露出白白的牙齿,头上满是汗珠,一边说着一边用挂在钩子上的,已经打湿了大半的巾帕擦着汗。

    “就要刚刚那位姐姐的粉羹,两份!”   杨初成玻璃球般的眼眸里,映照出缕缕烟生起的样子,又闪着整个街上红红火火的光点,就如二分之一的球形镜,尽收一片人间喜乐,笑语欢声。

    “好嘞!”

    粉羹老板把已经赶到不能再赶的袖子又往上压了压,这么做已经是他每次做羹时改不掉的习惯。

    掺上水,大火烧开,半锅开水很快咕噜咕噜地冒着泡。

    倒入两碗调好的香芋粉,又撒上切好的青菜碎,瘦肉丝,胡萝卜块。

    少许葱姜和一勺高汤。

    锅里的粉质逐渐呈透明粘稠状,混合着煮熟的其他配菜,香味顿时冒了出来。

    拿上两个矮矮扁扁的翻边灰瓷碗,将木勺里刚出锅的粉羹倒进去,再往里面各添上一个小勺子。

    ”两位在这吃还是带走?带走要多加五文钱哦!“

    粉羹老板笑得憨厚,其实每到中秋夜,他们做饮食小生意的就会早早囤一堆碗和勺,知道很多人就喜欢边吃边玩乐。

    “带走吃!一共多少钱?”   她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整个心思都在面前的粉羹上。

    所以也并没有发现整个过程中,身边的男人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直到提到”钱“时,才回过神,默默拿出一串银子,大概有叁十两左右。

    “一共二十五文钱!两位慢走。改日再来啊!“

    没等杨初成先动,宁远澜就和老板的回答声不分先后地,拎着那串银钱放到了中年男子满是沧桑地手上。

    老板掂量着手上的重量,估摸着这钱绝对比二十五文多,一下就笑眯了眼,改口也改得极顺溜,拉着洪亮的嗓子送客。

    有人付钱,杨初成心里乐开了花。

    就想着人家都付了钱,自己就装个样子短暂地帮忙端一下碗吧。

    于是她一个人,一手一个瓷碗,装模做样地走了一小段路后,才递给身边的男人。

    宁远澜不作声地接过瓷碗。

    手空了下来,她再也忍不住,小小地尝了一口。

    嗯!和上回一样的好吃!

    在学规矩那段时间,苏茵就和自己说过”粉羹“这东西,是宁国民间着名的小吃。

    后来有一次黄金糕他们出宫购置一些物品时,她就顺便让他们给自己带一份粉羹,那一次吃过之后自己就念了好久。

    宫里是不做粉羹的。

    只会做一个类似的龙虾羹,虽说也好吃,但始终变了味。

    美食之所千变万化,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它不分贵贱,雅有雅的情调,俗也有俗的情怀。

    不一会,自己这碗就见底了,腹中也有了饱胀的感觉。

    下意识地想看看身边的人有没有吃,或者说吃到什么程度了,好一起找个地方放碗。

    宁远澜仅仅是平稳地端着,看都没看一眼碗里的叫做“粉羹”的东西。

    “九公子?你不吃吗?”   杨初成忍不住问道。

    “你不吃吗?”   宁远澜反而觉得疑惑,用女孩的话反问女孩。

    饱腹的感觉让杨初成连忙否定,如拨浪鼓一样迅速摇晃着小脑袋,发间的珠花也随之荡起了波澜。

    这下难办了。

    宁远澜皱了皱眉,第一次用正眼看了看低劣的瓷种制成的碗里装着的糊成一团,看不清材料的东西。

    于他而言,这种东西称不上是给人吃的食物。

    杨初成看着男人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又想想他先前反问自己的话。

    心下了然,宁远澜是以为自己想吃两碗,才顺着她买了两碗。

    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又觉得如果自己不吃的话,未免也太不礼貌,太不尊重人了。

    但是自己真的吃不下了。

    那就只能......

    quot;九公子,把它给我吧。”

    杨初成没等宁远澜说话,顺势把碗夺过来。

    “这样吧,九公子若是不嫌弃,我们做个交易,你尝一下这个,我就答应你一件事。“   杨初成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一点点的攻击性,眉眼弯弯,明眸水润,瞳孔里只倒映出宁远澜的影子。

    她自然不是自信得过分,觉得自己和宁远澜关系已经好到可以做交易的程度,也并不是认为宁远澜喜欢自己。

    而是她知道,既然结局是嫁给宁远澜,就说明有些东西是定死了的。

    不如自己在中间再加把火,交易带来的约束感最容易增进两人的关系。

    见女孩满眼只有自己的样子,宁远澜感觉脑海里只冒出了一个想法

    真像个漂亮的玩具啊。

    这种想法突然抑制不住地,疯狂地增长起来,像是在和另一种东西抗拒,甚至于想占据整个大脑。

    宁远澜偏深褐色的眸子暗了暗,浓密的睫毛在眼睑处投下淡淡的阴影,再一抬眼,嘴角勾出一抹和往常一样,却又好像不一样的笑容。

    鬼使神差地

    轻声道:”一言为定哦。“

    作者有话想说:这一章就到这里了哈,下一章再来个小小的转折,就讲宁远衡了哈,后面两张可能都看不到小初和叁王爷了。所以这一章几乎都是他们的剧情。下一章也许会有一点点肉,在下一章是大肉。

    然后!收藏破100了!!   !撒花庆祝!!(乜予:作为男主的我还有多久出来,我太想和大家见面了。lt;阴森一笑gt;)   感谢小朋友你是不是有很多问号,夏九城,蝶毒,斯特凡,ribbit,有空一起吧,南浔你wan,puppy,吃辣条的小男孩的珠珠!!你们的珠珠和收藏就是对我最大的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