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第一个世界:白切黑甜宠黄文12

    不行,自己不能怂。

    只是这阵仗会不会有点太.太那啥了一点。

    她只是单纯来吃紫沙糕的啊。

    只见一个宫女摇曳着身姿,缓缓走来,双手托着一盘色泽莹润,弥漫着红糖的香味的东西过来,轻放于杨初成面前。

    这个紫沙糕和自己想象中的有所不同。

    因是用糯米粉和木薯粉搓捻成方形,经过蒸煮,再迭成金字塔形状,最后浇上刚融化的红糖,从上到下呈由深到浅的渐变色,使得其看起来极为美观,又勾人食欲。

    “请杨姑姑品尝。”   站在一旁的御厨嬷嬷由摆了个小碟子,和一双银质长筷,还放了一张用来擦拭的面巾。

    “多谢。”   杨初成面若淡定地接过递过来的餐具,夹起最上面一块,另一只手接在筷子下面,怕红糖酱滴落下来,然后轻咬了一口,又把剩余的放回小碟子里。

    细嚼慢咽,几乎听不到声音。

    又拾起桌子上的面巾,轻轻擦拭着唇周,再迭好,把干净的一面迭在外面。

    一旁的宫人们见了心里都不禁暗自感叹,这储秀宫的就是不一样,连宫女的举手投足间都一股大户人家的气息。

    外形和味道都还是不错的,担得上色香味俱全。

    “做得不错,若我没记错,平日里负责宸妃的饮食的是张姨吧,让她过来。“   杨初成转过头,对着身旁一脸讨好的御厨嬷嬷说着,语气平平,但却不容抗拒。

    ”是是是,快去传她过来。“   御厨嬷嬷显然愣了一下,好像是没料到面前的人要喊其他人过来,但转念一想也有道理,虽然心有不甘,但还是催促刚刚上菜的宫女去叫人。

    见身边的人神情不对,杨初成笑道,   ”别紧张,这紫沙糕做得还是不错的,宸妃娘娘喜甜,但凡事也要讲个万一的,我让张姨过来,只不过是交代几句话罢了。“

    可能是御膳房的人速度都很快吧,话刚说完,刚刚那宫女就把人带过来了。

    是一个中年妇人的样子,满头大汗,手上还沾着未干的水珠,看样子应该还正在忙碌。

    杨初成也不好多耽误她人时间,连忙把话话说得干净,“张姨,从今天起,这道紫沙糕先加到宸妃娘娘的午膳,若是宸妃娘娘喜爱这道菜,则隔天加一次,若是不喜欢,以后也不用上这道菜了,具体如何,会有储秀宫的人来通传的,你明白了吗?”

    一字不落地说完,杨初成直视着身前低着头的中年女人。

    张姨没有抬头,一直把头埋得很低,腰也是曲着的,整个人像是抱成了一团,又因为中年身材发福的原因,看起来就像一团肉杵在那。

    “明白了,杨姑姑。“   张姨说话声音也很小声,头愣是没抬起来,也让别人看不见她脸上神色。

    ”明白了就下去忙吧。“   杨初成内心虽疑惑,但也没有多想,就先让她下去了。

    张姨微微拱了拱身子,看起来更是一团,连敬词也没说,就离开了这间屋子。

    杨初成心中疑惑更大了,柳眉微皱,突然一句嘲讽在耳旁响起:”   装什么清高,再装清高也是个给别人做饭的!我呸!“

    看着说话的人是御厨嬷嬷,说说完了横肉环绕的脸上都还带着刻薄的印子。

    杨初成眉头皱得更深了,这位御厨嬷嬷她是不喜欢的,看她颐气指使的样子,穿戴也比其他人好些,心中隐约对她有了几分猜测,能在御膳房这么目中无人,”权势滔天“的没几个,估计这人是负责锦元宫那位的吧。

    虽然很想离开,但刚刚那位张姨确实可疑,想了想,杨初成还是决定开口,”江嬷嬷(御厨嬷嬷),刚刚那位张姨....quot;   她故意在这延长,就是为了等江嬷嬷接下去。

    “小初姑娘,老奴跟你说啊,那位张姨,是被王公公带进来的,人清高得很,油盐不进呢,真当自己背后有人就是半个主子了,论人谁没有啊!”   江嬷嬷一边说着,声音越来越尖,唾沫也跟着到处飞,连杨初成也险些遭殃。

    只是说到最后,就立马闭了嘴。

    杨初成是无所谓,她装作无事到处看了一圈周围人的表情,发现除了储秀宫几个和平时无异,其他人要么很僵硬地保持着一副像是没听到的表情,更多的是担忧,害怕,而那位站得离江嬷嬷最近的年轻宫女则是一直挤眉弄眼地给江嬷嬷使眼色。

    看来有点意思。

    杨初成站起来,也没有继续接着那个话题,只是温柔一笑,“江嬷嬷,这紫沙糕我是挺喜欢的,就是不知宸妃作何感想,不过你也别担心,宸妃娘娘对待宫人一直都挺好的。这个就当作是我的一点心意,你可千万别推脱,我这接下来还有些事,想来你们也该是忙的时候了,我也不多留了,告辞。”   说着,便从袖口里拿出一串银钱,看起来足足有20两,相当于江嬷嬷半个月生活费了。

    江嬷嬷顿时也忘了刚刚的事,看到面前的美貌女子拿出银钱的时候,整个人都颤抖了,眼睛瞬间眯成了一条缝,从缝里仿佛像透着光一样,双手也是颤个不停,接过银钱的时候毫不客气。

    周围的人都是一脸羡煞的样子,江嬷嬷笑得更欢了,脸上的横肉挤成一层一层的,让杨初成有些反胃也有些好笑。

    “多谢杨姑姑,老奴送你。”   刚刚还叫小初姑娘,这一下就改了口叫姑姑,喊得倒是自然真切。

    “那就不用了,这都快到亭午了,别耽搁了才是。”

    杨初成连忙推脱,身上一身鸡皮疙瘩,也不再理会,转身就离开,身后的小太监们也跟一路出去。

    她走得很快,至于身后江嬷嬷那一群人说得什么她也听不清了,只是快到门口时,身后的小太监却停了下来,表明他们只是来送自己,一会还要带午膳回去。

    杨初成也理解,对他们福了身,以表谢意,但还是顺便问了一句:“江嬷嬷是负责哪个宫的啊,怎么对宸妃娘娘那么热情。”

    其中一个小太监好似对这种话题很有兴趣一样,连忙开口   “她啊,是负责贵妃娘娘的,起初可不待见像主子那样刚进来的秀女呢,很多不受宠的妃子都被她刁难过,”   说着,小太监又停了停,往杨初成更近了些,声音也更低了些,继续道“还经常克扣其他宫的膳食。“

    杨初成眼底闪过一丝鄙夷,对小太监点点头,又道:”你们也快进去吧,我也先走了。“

    叁个小太监便也没有多说,说声再见便进去了。

    杨初成回去的一路上心里都不大舒服。

    说出来也不怕别人笑话,来御膳房的时候自己心情就复杂,离开御膳房竟然也是复杂。

    她想的其实不是江嬷嬷,而是那个张姨。

    小说里虽也没提到这个人物,但是..也许是直觉,也许是第六感,就跟看电视剧一样,有些人,一出场你就知道一定不是什么普通人。

    也不知什么原因,可能是自己现在本身就处于小说中的世界吧,这种感觉更强烈了。就像有人在指着张姨说,这个人很重要。

    ”小z,这个张姨什么来头,你能查吗。“   杨初成始终不放心,直接问小z。

    ”宿主,我只能查到她一点点信息,更多的就不能查了。“   小z无奈开口。

    ”对于每一个人都是只能查一点点吗。“   杨初成有些无语,这个系统也太废了吧。

    ”不是的宿主,这个..我也不太清楚“(   好奇怪,总感觉应该是有原因的啊,怎么回事,又跟上次一样的感觉。)

    ”算了算了,能查多少是多少。“   叹一口气,她早该对它别抱什么期望的。

    ”张姨原名不详,年龄不详,是宁远衡带进宫里的人,为人低调,不爱说话,从不收贿赂,除了负责安秀华膳食,平时基本上很少看见她。宿主,只能查那么多“

    ”...好吧。“   杨初成默默擦汗。

    跟男主还有关系?男主举荐一个人,然后安排给了女主。要说是随机安排,碰巧安排到女主的她可不信。只是,从小说角度来看,男主安排一个信得过的人负责女主的膳食,好像也没什么问题。但...想想刚刚张姨那副样子,配合着这个信息,她又总觉得说不出来哪里很奇怪。

    绝对有问题。

    她现在是越来越看不懂这个小说了。

    可男女主那边,好像也挺正常呀。

    杨初成心不在焉地走着,没发现自己和一个身材高大挺立,面容精致如古代人形娃娃,穿深灰色长袍的人擦肩而过。

    只是在擦肩的一瞬间,杨初成身体不受控制地战栗起来,全身上下汗毛竖起,感觉从身体某个地方窜起一缕缕寒气,让她被强制性地回过神。

    那人仿若也没注意到杨初成,也没停顿,往朝杨初成反方向走去。

    他可以不在意,杨初成绝对不能不在意!

    这种感觉,多半是..小说里的男二!

    当初自己接受剧情的时候心里还调侃过,这男主带威慑力,男二带阴冷血腥气,也就男叁是个正常人了。

    男主自己是感受过了,如今遇见一个神似男二的人..

    对了!男二身上一定会带那个东西!

    “公子留步!”   想也没想,杨初成转过头去,轻声对前面那个冷峻修长的背影喊着。

    晏子楚停了下来,但并没有转过身。

    杨初成小跑过去,转到灰袍男人前面,却没有着急着抬头,而是先看着他的腰间的位置。

    小说里说过,一般情况下,晏子楚喜欢把那把小刀挂于腰侧当挂饰,有时候也会放于袖口。放于袖口的时候往往是要去执行什么任务。

    果然!

    一个小巧精致的东西在男人腰侧挂着,形状看不出是刀的样子,倒有点像一种官家子弟常携于身的玉佩。一个隐隐约约的楚字给刀鞘增添了一丝文人气息,但笔锋却潇洒利落,放荡不羁,又给人一种凛冽之感。

    当确认面前的男子的身份之后,有无数个问题在她脑海里接二连叁地冒出,让她此时根本没办法先去考虑哪一个,顿时陷入了一种停滞的状态。

    当然,这种状态没持续多久,就被打破了。

    “你是......quot;   头顶上传来一个有些空灵,又有些令人发怵的声音.

    quot;公子,公子恕罪..奴婢把公子人成一位故人,打扰了公子....望公子恕罪。”   杨初成先是配合性地抬头,然后又立马低下头去,声音带着颤抖和强烈的恐惧感。

    她的恐惧根本就不是来自于男人的声音。

    再怎么说也是阅遍无数恐怖片的人,光凭声音还撼动不了自己。

    把她吓到的,是男人的那迷一般的气质和脸。

    气质她刚刚与他碰肩的时候已经深有体会了,至于这脸,小说里明确地说过晏子楚有一张如古代人形娃娃一样精雕细琢出的脸。当时杨初成不以为然,现在才发现,这形容,果然精准!

    脸,确实好看,还是难得的好看,和宁远衡,宁远澜都不一样。晏子楚的轮廓更带一种西方的感觉,使他看起来有几分混血的味道,连带着瞳色都是有些偏绿色。

    但是,仔细想想,人形娃娃再好看,可是是个死物,没有任何鲜活的气息。

    晏子楚就给人这样的感觉!

    此地不宜久留!

    回答完面前的人后,杨初成心里只冒出这样一个想法。

    “哦?”   晏子楚有些疑惑,看面前的人应该是宫女,嗯,还是个地位比较高的宫女。

    只不过,公子?虽然他大半年没回来,但不至于让别人都忘了他西厂督主的存在吧。

    欸?不对,好像半年前确实有一批新宫女进宫了,不识他也正常。

    “抬起头来让本督主瞧瞧。“

    杨初成狠狠心,想慢慢抬起头,却不料下巴突然传来一阵尖锐的接触感,一看,竟是面前的人伸出手,用那长长的指甲抵住自己的下巴,被迫让自己抬起头。

    晏子楚神色带上了几分鄙夷,这宁国的女人一个二个娇气得很,抬个头都如此慢,像自己要吃了她一般。

    也就只有从前宁远衡那家伙的后宫里那位稍微好些了,不过还是没玩几下就废了。

    看清了眼前女子样貌,晏子楚收回手,杨初成的下巴也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迅速掉下去。

    如此貌美的女子竟然不是后妃?宁远衡这人一天天的在想些什么。

    一边晏子楚在这想事情,另一边杨初成也在想事情。

    督..督主??宁远澜是东厂督主,这个晏子楚,也自称督主..难不成,是西厂督主?!这小说究竟是在干嘛啊,啊不对,这女主究竟在干嘛啊,怎么连男二在宁国还有一个身份都不知道!

    只是还没等杨初成继续想,又被男人打断了。

    “哪个宫的?”

    “回督主,奴婢是储秀宫的。”   杨初成不敢动,故作镇静地回了一句。

    几乎是同时,自己腰间的宫牌就被晏子楚扯起。

    ”倒是乖觉。“   晏子楚冷不及防来一句,也不知是在说杨初成改口改的快还是说杨初成没有说谎。

    ”督主..奴婢..奴婢还要回宫伺候宸妃娘娘..可否先行告退...quot;   她专门提到女主,这位西厂督主不可能不知道如今叁千宠爱在一身的女主宸妃娘娘吧。

    ”去吧。“   晏子楚一脸玩味,让他身上森冷的气息减轻了几分。

    ”谢督主,奴婢告退。“   真没想道那么容易就离开了,但她这心还是跳动得厉害。

    杨初成动作僵硬地行了个礼,赶紧转过身,加快脚步,远离这个诡异的生物,

    看着落荒而逃的背影,晏子楚的神色变得有些意味深长,琥珀绿的眸子看起来颜色加深了积分,眼眸又眯了眯,变得有些狭长,像是正在等待猎物的雪豹。

    储秀宫?宸妃?宁远衡对那个叫安秀华的还真是上心。

    只是这位女子,储秀宫的宫女?有意思。

    这样的偶遇,可真“巧”,偏偏就遇上了一个储秀宫的人。

    难道是刚才那女子有问题?

    不对,当所有事情最终指向她时反而就不是她了。

    所以,有问题的还是那位宸妃娘娘。

    皇上啊皇上,盟友,兄弟,君臣,有什么好东西就应该共同分享不是?

    啊,好久都没有开荤了呢。

    嫣红的舌头舔了舔有些苍白的嘴唇,像是给嘴唇上了色一样,妖异的绿眸里满是疯狂,晏子楚有些迷恋地又舔了嘴唇几下,这才心满意足,收回目光,朝乾清宫走去。

    晏子楚以为自己猜对了,可是在多年以后,他无数次后悔自己此时的愚蠢,也无数次唏嘘于宁远衡的千谋万算。

    回去的路上,杨初成的心跳总算是平稳下来。

    之前那些来不及仔细思考的问题总算可以拿出来慢慢捋。

    晏子楚已经出现,那就意味着女主快要和男二勾搭上了。

    但是,小说里没有十分明显的时间线。如果硬要说的话,女主和男二的第一次应该是今年的中秋节。

    距离现在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

    那么..在这一段时间,男二为什么没有去找女主,而是要等到中秋节那天。中秋节那天,男主又在哪里呢。

    还有,为什么女主只知道男二是楚国人,却不知道他是西厂督主。

    心里的谜团越来越大,也伴随着一种隐隐约约的不安。

    乾清宫

    “来了?”   宁远衡一身紫袍,席于软垫上,也没有看来人是谁,一颗白棋落于棋盘上,发出“嗒”的一声,清脆好听。

    “你不是沉于美人乡无法自拔?怎么还会找我?“   晏子楚站在宁远衡面前,调侃着。

    ”下一局?“   宁远衡没有接着往下说,只听得又一白棋的落下。

    ”..好“   晏子楚低笑起来,坐在宁远衡对面的软垫上。

    晏子楚不喜欢太过亮敞的环境,宁远衡早年认识他的时候就知道这一点。

    即使是亭午,这间屋子也看起来十分昏暗,仅有一盏卧地灯在棋盘旁亮着。

    两人习武,又可夜视,这点对于常人来讲过于微弱的光,对于他们而言,却是足矣。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棋子下落的声音像是秒针,分针的转动。

    因为太过安静,唯有的棋子与棋盘的接触声听得让人有些发慌。

    不知过了多久。

    “皇上好谋略。”   晏子楚声音有些遗憾,但更多的是对对面之人的佩服。

    “在明处罢了。”   宁远衡用两指夹住一颗白棋,看似不经意地以松手,那颗白棋就像脱缰的野马,呈一道直线,一下子往晏子楚飞去。

    晏子楚眼中一抹狠厉,同样用两根手指接住了宁远衡这一招。

    摊开手心,看到这颗指甲盖大小的白棋竟发着微微的荧光。

    这宁远衡也真是大方奢侈到什么程度了。他自是知道这盘棋,361颗的材质都不一样,只是没想到其中竟还有用夜明珠做的!

    当年宁国也只发现两个夜明珠,一个赏给了现在的贵妃,另一个本以为不知所踪,没想到竟用来做这用途。就是不知道,除了这颗棋子外,剩下部分的又被用来做什么了呢。

    “多谢皇上赏赐。“   晏子楚恭恭敬敬地抱拳行礼,满脸尽是对君主的尊敬。

    ”说正事。“   宁远衡话锋蓦地一转,挑明了此次召晏子楚过来的目的。

    ”我手下的人说左丘云最近好像在找一个人。“   晏子楚随意地起个身,不像刚刚那副一本正经的样子。

    ”谁?“   有意思,左丘云刚即位没多久,第一件事不是清理朝廷,竟是寻人。

    ”还不清楚,但好像是一个女人。“   晏子楚语气越来越轻佻,跟说个笑话一样,虽然他的声音已经让他永远地失去了说笑话的权力。

    “北国国主还是个痴情种?”   宁远衡似乎觉得有点好笑,平日里总是一成不变的声调,此时也有了些反问的上扬。

    “谁知道呢。”   晏子楚耸耸肩,把玩着手心里的白棋。越发觉得果真是好东西,手感有好,又还能做武器,杀伤力,看起来还不错,有机会私下里找人试试。

    宁远衡轻笑起来,他最喜欢有软肋的人了。

    软肋就是世界上最好的东西。

    “继续追踪下去,务必赶在左丘云之前找到那个女人。”

    “那是自然。”

    话一结束,只听得两声低笑,在这黑暗的屋子里,如魑魅魍魉,勾起人内心深处最阴暗的贪婪和欲望......

    储秀宫

    “小初姑娘,怎么样?”

    “我觉得是不错,就先给娘娘安排上了,只是不知道娘娘喜不喜欢。”

    “那便好,多谢小初姑娘了!quot;

    quot;都是为主子好,客气什么。我不在的时候可有什么事。”

    “哦对对对对对!还是你细心,刚刚锦元宫的清荷过来送了点糕点,说是娘娘爱吃的,我也不知该不该给娘娘送去,就先放前厅了。我就想着要不等你回来了再做决定。”

    “谨慎点是好事,锦元宫拿的东西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我这就先给娘娘送过去,正好黄金糕他们也快回来了,你正好到门口接应他们。”

    “欸,也好。那我就先到门口去了。“

    ”去吧。辛苦你了。“

    ”嘿嘿。“

    看着小太监跑到门口去的身影,杨初成心中不由得有些感叹,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感叹什么。

    储秀宫虽然华丽,但是构造却和其他宫不大一样,从正门进来,先看到的是房间,再往里走才是意义上的”前厅“。

    果然看到一个手提红木盒放在桌子上。

    提着,走到女主房门前。

    轻叩两下。

    “娘娘,贵妃娘娘又送点心过来了。”

    “进来吧。”

    ——推开门。

    “娘娘,今个儿香芋酥说御膳房新出了紫沙糕,刚刚奴婢去试过了,色外观和味道都很不错,一会午膳的时候就会有。”   杨初成一边把红木盒打开,一边说着。

    “好,小初,贵妃姐姐送的点心可好吃了,你也尝尝。“   安秀华眼睛亮亮的,一脸期待的样子。

    ”那奴婢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这次,杨初成也没拒绝。

    小说里仅有两次描写女主给自己吃点心。

    上一次是进宫那天,这一次,也就是最后一次了。

    可能人总是对“最后一次”这种事情格外在意,任何事物,只要被赋予了“最后一次”的标志,它的价值瞬间就变得高了起来。

    杨初成也不例外,所以,她吃的时候竟还有几分伤感。

    吃的是栗子糕。

    不愧是贵妃送来的,味道和口感不亚于宫廷御厨。

    ”娘娘,贵妃对您可真好。“   杨初成突然想到了什么,就当是入戏太深吧,意味深长地来了一句。

    然而她依然低估了小说设定对人物的影响力,

    ”是呀,可是贵妃姐姐就是身子不好。“   安秀华说的倒也挺伤感。

    杨初成无奈,算了算了,自己还是按小说走吧。

    本想提醒女主,礼尚往来这个道理还是得懂吧。

    现在看来,这种想法好像有点愚蠢,或许,遵循剧情和人设才是最好的。

    作者有话想说:这章就到这里啦!下一章小初破案将会有新的进展,因为,小初来大姨妈了!然后,发现了问题不对劲!然后,叁王爷要来教小初下围棋啦!苏茵那边,也要正式开始行动了!安秀华的变化也要开始了!

    收藏破60了好开心!!感谢杀手不冷,七生花,puppy,兔子萌萌萌萌萌,七月是你的,倾城一笑的珠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