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第一个世界:白切黑甜宠黄文9(H)

    虽说她刚才在女主面前说是自己安置的男主的赏赐,但是实际上根本就不是她,是今天中午送赏赐的人安置的。

    应该,领一下功劳也没什么问题吧?杨初成有些坏心眼的想。

    自己每天都会带上仓库的钥匙,但这回还是第一次用,也是第一次来仓库。

    打开仓库,一种潮湿和淡淡的霉味混合的气息扑面而来。

    仓库里面,在门旁边的那个位置,有火柴和煤油灯。

    点上了灯后,整个黑暗的环境顿时明亮起来。

    不得不说,上午送赏赐的人经验丰富,这些赏赐物放得整整齐齐的,还分好了类。

    拿金子,挺俗,而且没什么独特的。锦缎,还不错。金钗,也可以。

    珍宝玉石,有些太大了,万一自己一个拿不稳摔碎了那可就完蛋了。

    有些个头不怎么大,但看起来像是刚挖掘出来的一样,没被打磨过,不过色泽品质倒是稀有罕见。

    考虑了一番,杨初成最后还是决定带一匹锦缎,两束金钗,和叁四块颜色不一的玉石。

    回去的时候女主房间外已经有一个小太监在守着了。

    小太监对杨初成点了点头,杨初成也微笑着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娘娘,奴婢把东西带来了。”

    这次自己没办法敲门,只能在女主房间外示意她

    “进来吧”

    安秀华允了,小太监也懂事,见杨初成不方便开门,便主动帮了把手。

    杨初成在对小太监点点头,眼里传达谢意,小太监也点点头,憨憨一笑。

    ”娘娘,皇上这次赏赐的东西很多,有云锦,素锦,和蜀锦,金钗,还有六百两黄金,以及在仓库里放着的翡翠雕塑和两箱刚出土的天然玉石。奴婢拿不了那么多,就挑了一匹蜀锦和一点玉石小样给娘娘瞧瞧。”

    这句台词小说里也是有的,杨初成不带喘地一口气说完,还笑眯眯地把手中的东西呈上去。

    安秀华还在吃饭,就看了一眼,便觉得没什么意思,自己一向对石头这种东西不是很感兴趣,金钗还不错,蜀锦的话没制成衣服,光一匹布料自己也没有什么感觉。

    这些东西虽名贵,但在她心中美食才是永远的第一位。

    ”嗯,金钗放这吧,这些个小石头你若喜欢就收着,至于这蜀锦...quot;安秀华有些苦恼,不知该怎么处理.

    quot;这匹蜀锦奴婢让尚衣局的人制成衣服,再给娘娘送过来。“   杨初成顺着女主的话接着说。

    ”就是这样。“   安秀华顿时喜笑颜开,露出白白的糯米牙,像个讨到食,很开心的小动物。

    想到女主还正在吃饭,自己不好打扰,再说了,也担心这蜀锦沾上了油烟味,便退下了,站在女主房间外候着。

    杨初成真没想到啊,她还能有意外收获,这玉石虽然还没被打磨,但是这触感,这颜色,就算不是什么无价之宝,制成手链,珠钗等装饰品也是相当好看的。

    害,女主真是有点暴殄天物。

    杨初成看着手中五颜六色的玉石玛瑙,暗自摇了摇头。

    ——————“皇上驾到!!”

    正当杨初成感慨之际,那阵听到就让人不由得一颤的王公公的声音又响起。

    她感觉自己全身上下的汗毛一下地竖起来,也不知是因为男主到来还是因为王公公这细尖细尖的声音,跟用指甲刮黑板的声音有得一拼。

    “小主儿,皇上来了!”   也顾不得那么多,第一反应就是先告诉女主。

    安秀华脸一红,也没出声,咬着下唇,心“嘣嘣嘣”地跳了起来,皇上怎么又来了。

    而这边杨初成则想,女主没回应自己?

    难道没听到?唉,管他呢,反正自己是已经通知了,问心无愧。

    感觉到前方有一种莫名的压迫感在朝自己靠近,她不由得有些生理性恐惧。

    杨初成安慰自己,那是男主,那是男主,男主的威慑力,男主的光环,不要害怕,他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那种令人窒息的压迫感越来越近。

    杨初成在给自己催眠的同时不禁暗自流泪,说起来今天上午自己还真没感觉到这阵传说中的威慑力,现在想想,原来那是因为人家抱着女主呢。

    现在女主不在自己身边,自己就活该承受这种难以言述的恐惧,小说作者想塑造帝王之气的男主,自己却要遭殃。

    “奴婢参见皇上,皇上万福金安。”

    杨初成面无表情地福身请安,若仔细听,不难察觉出那柔柔的音色里夹杂着的一丝颤抖和胆怯。

    站在宁远衡身后的王公公心里也不禁同情起杨初成来,皇上上午时候抱着安嫔,所以才没有那股子威慑力,现在吧,人家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又刚入宫,哪能受得住这样的反差。

    虽说这小姑娘上午差点害自己被叁王爷惩罚,不过应该也是小姑娘的无心之举,但愿皇上不要给她留下什么阴影才是。

    “都退下吧。”   宁远衡蓦地一开口,本身就有磁性的男低音此时在杨初成耳朵里更是天籁。

    本想开口说敬词,突然感觉到一个眼神刺过来,竟然是王公公!

    王公公将食指放在嘴前,做了个“嘘”的动作,虽然她很想吐槽,但还是假装露出“我懂了”的神色,只行了礼,然后和王公公一起退下。

    人都散了。

    宁远衡轻轻推开面前的门,一个少女坐在椅子上,似乎是被他突然闯进来而受到了惊吓,小嘴微张,眼睛睁得又圆又可爱,有些肉肉的小手跟刚长出的竹笋似的,又嫩又白,重迭在双腿上,不安地绞动着,看到自己进来,整个小脸红得像成熟的苹果一样。

    桌子上还有女孩没吃完的点心,和一些新鲜的水果,点心甜美诱人,水果多汁饱满,就跟面前的女孩一样。

    宁远澜低低地笑了笑,慢慢靠近椅子上的人儿,温暖的掌心放在了女孩的头上,“吃饱了吗?”

    “嗯...quot;   安秀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都已经那么亲密过了,可是每次看到他,听他说话,自己就很害羞很害羞,心也跳个不停。

    ”那接下来让朕品尝你?”

    宁远澜靠近了女孩的耳垂,牙齿紧贴着女孩耳朵上柔嫩的肌肤,一边说着话,一边轻轻啮咬着女孩耳垂上的软肉。

    本是低沉的音色此时更是添上了一丝魅惑,特别是最后的尾音,配合着耳朵上传来的濡湿,温热,酥麻的感觉,让安秀华感受到了小腹涌出来的一股热流。

    紧接着是亵裤里,既陌生,又熟悉的粘腻感。

    她只觉得自己大脑昏昏沉沉的,没有办法去思考,回答男人的问题。

    而是用了一串抑制不住的呻吟来代替。

    宁远衡的眸子暗了暗,让人看不出情绪。

    灼热的双唇终于从女孩的耳垂上移走,当然,这不意味着结束,而是又来到了女孩纤细的脖子上,上面还有些没完全消退的暗红的吻痕。

    带有热度的气息和被吮吸的感觉让安秀华全身一颤,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完全瘫软在了男人的怀里,被他充满侵略,占有,和荷尔蒙的味道包裹。

    安秀华觉得自己的力气仿佛被抽空了一样,头垂在男人宽大的直角肩上,任由男人的双手和嘴唇在自己身上每个部位游走。

    身上的衣服越来越少,被毫不客气地扔到了地上。

    没有了布料的覆盖,只感觉温度骤降,脸却惊人的发烫,安秀华不由自主地蜷缩着身子。

    宁远衡再度低笑了一声,然后把怀中之物放在了床上。

    自己则是慢慢地开始解身上的龙袍,只听得一件件衣服落在地上的声音,那完美的身材比例顿时毫无遮挡,傲人的胯下之物已然挺立,散发着麝香和精液的气味。

    一步步,走向床边,有些渐变深褐色的眸子倒映出女孩的一丝不挂的身体。

    屋内的催情香永远都被点着的。

    这个香很特殊,并且只针对女性。

    若不动情,则无催情作用,若有一点点的动情,那完全就是最猛烈的春药,猛烈到什么程度呢?

    看看床上已经开始发出浪叫,淫水涓涓从私密处淌出,一只手捏着自己的乳头,另一只手正往身下的水帘洞探去的女人就知道了。

    有了昨晚上的经验,再加上催情香,安秀华此时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

    颤抖的娇躯艰难地移动到床边,小手直接握住了男人高高抬头的阳物。像是等不及吃什么美味的点心一样,张开了小嘴,就往男人炽热的龙根上凑。

    雄性的特有的气息对于此时的安秀华而言,不亚于是沙漠里的绿洲,小嘴和肉棒像是异性的磁铁,刚靠近就忍不住吸上去。

    阳具被包裹的瞬间,宁远衡吼间发出一声闷哼,极具性感。

    安秀华只觉得自己口中的分泌液越来越多,有什么东西好像在叫嚣着吃不够,还想要。

    胯下人儿像是发情的母狗,卖力地舔着他的分身,被口交的感觉很好,但是还不够,宁远衡的大手来到了女孩的后颈和后脑勺的连接处。

    女孩已经完全被催情香所控制,只想缓解身上的饥渴难耐,丝毫感受不到身外之物。

    像是握住了女孩整个头一样,宁远衡眼底有一瞬间的残虐划过。

    手用力往下一压,然后不断前后移动,如此快速地抽动感让女孩总算有些回过了神。

    宁远衡的肉棒巨大无比,尺寸本身就异于常人,虽说有催情香加成,减少了因为吃力地含住而带来的不适感,但此时,口中的硕大疯狂地进进出出,一次更比一次深入,甚至顶到了少女脆弱不堪的喉咙处。

    娇嫩的嘴唇在男人如此粗暴的攻势下也未免遭幸免,上嘴唇被蹭破了皮,低低发出呜咽声,那双小兽般的大眼睛水汪汪的,充满着一丝痛苦和一丝快意,但更多的是欲求不满。

    腮帮子和嘴唇都火辣辣的疼,安秀华几乎被逼出了眼泪,可是好奇怪,她感觉自己是被疼爱着的,甚至还想被男人更粗暴的对待。

    肉体上的疼痛和心理上的快感交织成一张巨大的网,自己则是被网住的猎物,怎么逃也逃不开。

    不知过了多久,直至安秀华感觉自己的喉咙上的软肉被猛地一顶,尖锐的刺激感让她几乎作呕,紧接着就是一大股粘稠浓厚的热流涌入,带着腥咸和麝香充斥着她整个鼻腔和口腔,令人窒息。

    少女无力地喘息着,一丝还带着温度的白浊从残破红肿的嘴角处流下。

    “可别浪费了龙精,这可是好东西。“      男人的声音此时带着一丝沙哑,叁分轻佻,和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嘲讽。

    说着,便伸出干净修长的手指,顺着精液流到的地方,一勾,又把那缕精液送回少女的口中,少女的嘴唇再一次撞开,只不过这次换成了更细却也更坚硬的手指。

    男人的好看的双眼发红,手指在少女的嘴唇里不停的搅动,逗弄着她又滑又软的小舌头,最后伸出来时,还牵着闪着水光的银丝,淫靡不堪。

    宁远衡刚发泄完,虽然胯下之物已然高耸,但此时他并不急,反倒是桌子上没吃完的点心引起了他的注意。

    可一旁的安秀华就没那么好受了,光溜溜的身子半跪坐在床上,对于男人不看自己,而返去看桌子上的点心有些哀怨,但很快下身逐渐明显的快感覆盖过了这可有可无的情绪。

    滚圆白嫩的两瓣臀肉摩擦着被子,被子上精致的人工刺绣带着淡淡的粗糙,和花穴相互接触正好减轻了催情香带来的燥热。

    不一会,少女双腿间的被子就湿了个透,只是她依旧觉得阴道里空虚瘙痒,便抓着被子有图案的部分往自己私密处送。

    整个屁股泛上了一层粉红,像是性交一样的姿势,有着清纯面庞的少女,下身却不停地在被子上上下左右来回移动,媚眼如丝,小口吐出阵阵浪叫,既淫邪,又和谐。

    大腿膝盖骨往里侧,小腿也紧紧地夹着,从宁远衡的角度可以隐隐约约看到被少女自己蹂躏着的花穴嫩肉,水亮的,红润润的,随着不断被塞入,被摩擦,被夹紧的被子,可怜的花唇一会外翻,一会回缩。

    宁远澜的下身顿时肿胀了几分,挑了挑眉,笑得残忍而邪恶,又像是在说世间最温柔的情话:”上面的小嘴饱了,下面那张嘴也该喂了。“

    一手端起桌子上的一盘椰奶冻,再拿过一旁的簪花小勺子,放在盘子里侧,朝着那那个玩得不亦乐乎的人儿走去。

    宁远衡一手夺过被淫水打湿透了的被子,扔在了床的最里侧。

    他动作太快,正在兴头上的少女根本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只觉得身下的小洞洞一阵空虚,小屁股又开始扭动着,转过头,神色娇怒地瞪着这个始作俑者。

    觉得他真的太可恶了,刚刚不理会自己,现在又打断自己,还抢走了自己的东西。

    这么想着,一时间那双圆圆的眼睛中既是委屈,又有嗔怒,不过更多的还是那种类似于母猫发情一样的神色。

    一阵天旋地转,安秀华直接被宁远衡压在了身下。

    强烈的男性气息瞬间包裹了自己,胸前的滚圆紧贴着滚烫结实的男性高大身躯,完美的肌肉线条,处处散发着对女人而言致命的诱惑,让她几乎分不清是自己身体太淫荡还是面前的人太具有吸引力。(ps.安秀华并不知道是那个香有催情的作用,第一晚是按照规矩必须吃春药的,所以第一晚她只知道自己是吃了春药,从头到尾都不知道屋内的香催情。)

    只是没了被子堵住的蜜洞,又开始瘙痒了起来,随着少女的呼吸一张一合的,时不时还流出潺潺蜜汁,果真是一张流口水的小嘴。

    感受到身下的人一开始还在盯着自己看,眨眼功夫便开始发骚了,挺着细腰往自己的龙跟上蹭。

    宁远衡直直地看着眼前那个粉嫩的洞口,整个洞几乎看不见里面究竟什么风景,像是要把什么东西吸进去一样的黑洞,只是这黑洞不断地吐出蜜水,让整个洞看起来亮晶晶的。

    被如此露骨的眼神盯着,那个神秘的洞穴仿佛有了意识一样,在男人灼热的眼神之下,流出的水越来越多,甚至发出流出来时的靡靡之音。

    ”她真是饿极了呢,流了那么多口水。“   宁远衡忍不住调笑着,还伸出两根手指去拨弄那个湿哒哒的洞口。

    手指才刚伸进去,便带出了一大堆淫水,男人的掌心都被打湿了一片,透明而黏糊糊,滑腻腻的。

    “嗯啊..好舒服...还要..quot;   花穴终于被填满了一部分,安秀华不禁舒爽地呻吟出声,整个身子也扭动得更厉害了。

    手指在蜜洞肆意搅动一番,整个花穴已经被完全地打开,宁远衡才缓缓抽出满是淫液的手指,花穴里的媚肉还恋恋不舍地吸附在上面,直到男人整个手指抽离,那被勾出来的媚肉才一点一点地缩回骚穴里。

    抽出来的手指已是不能看,宁远衡将沾满淫水的手指擦到了少女鲜红挺立的乳珠上,沾染了体液的乳珠像是美味的樱桃,泛着蜜汁的光泽,可口万分。

    由于男人之前用手指把安秀华整个花穴凌虐得又酥麻又酸软,所以即使现在短暂的抽离,她也并未像先前那般空虚难耐。

    只是那阵酥麻还未消退,安秀华突然感觉一个冰凉,细小,扁圆状的异物冲进了自己紧致的的甬道,对未知事物的恐惧让她的阴道不由得一阵紧缩。

    这一收缩才发现除了坚硬的异物外,似乎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软软的,是一团不知道什么形状的物体。

    巨大的恐惧让安秀华清醒了许多,她惊恐地支撑起上半身,小脸已是泪迹斑驳,面前的一幕让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男人竟然往自己的那处放椰奶冻!

    心里便顾不了那么多,只想阻止男人如此疯狂的行为。

    可是再一看,男人的神情温柔得不可思议,完全没发现自己的动静,而是专注地,好像真的在喂

    刚出生的婴儿一样,一勺一勺地往自己身下填着椰奶冻。

    安秀华突然感觉自己不能动了,在温柔得快要溺死人的眼眸中,被完全蛊惑了。

    但是下身逐渐被撑开的饱胀感让她忍不住低吟起来,“不要了...小穴好胀..quot;

    听到女孩弱弱的求饶声,宁远衡像是终于良心发现,大发慈悲地停住了动作。

    安秀华也发现了这一点,更是睁大了眼睛,试图让男人不要再继续玩弄自己的花穴。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让安秀华的希望瞬间破灭。

    炽热而硕大的巨物势如破竹地冲了进来!

    ”啊...!!quot;   少女几乎带哭喊地尖叫了出来,其实并不是痛,而是花穴毫无征兆地被闯入带来的惊慌感,以及整个下体被一丝缝隙没有地填满的过分充实感。

    宁远衡这边也是被夹得舒爽,本来就紧致的通道,又被放了那么多椰奶冻,更是变得狭窄。

    青筋爆起的巨物狰狞可怕,毫不留情地一次次穿梭在少女小小的肉洞里。

    她几乎能感觉得到体内的椰奶冻被撞碎的样子,整个花穴被挤压得变形,平坦光洁的小腹被顶得高高得,甚至能看出肉棒凸起的形状。

    一时间,少女的娇喘声,抽泣声,男人进出蜜洞的“啪啪”声,和椰奶冻被一块块撞碎的声音络绎不绝地响彻整个屋内。

    肿胀感逐渐被另一种快感所代替,   从一开始的被迫接受到慢慢地开始迎合,被一次又一次撞击,一次又一次填满,那种灭顶般的快感毫无预兆地突降。

    “啊啊啊啊!!!”      少女全身上下在这一刻近乎绷直,腰只挺到了一个快要被折断的形状,媚肉拼命缠绕着依旧如打桩机一样,红得发紫的粗大龙根,一大股热流浇灌在上面,宁远衡发出一声舒爽的闷哼,但胯间的动作并未就此停下。

    发狠地抓紧少女两瓣臀肉,两个睾丸在如此快速的穿梭下也拍打着娇嫩的外阴,椰奶冻完全被捣碎了,随着男人近百下的抽动,混杂着淫水和精液的白白的椰奶冻碎末飞溅得到处都是,而在紧密连接之处,那些粘稠的液体在如此攻势下变成了白沫。

    没了椰奶冻的阻碍,男人抽插得更为顺畅,身下的女人被操弄得眼泪直流,淫水也直流。

    宁远衡抬起安秀华的瘫软在床上的腰,把她的双腿往下折,整个臀部更是完整地暴露在了面前,用力把她的臀部一提,这样的姿势让自己插得更深。

    感觉到巨大的龟头顶到了自己子宫口,安秀华不禁回忆起昨晚上那痛苦的快感,心里既是畏惧,又是期待。

    阴道又流出一大股蜜汁,仿佛已经为男人更深的进入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宁远衡的肉棒也十分配合,毫不迟疑地顶进了女性神秘的宫房。

    雄性的龟头和雌性的宫颈亲密地嬉戏,难舍难分。

    安秀华嗓子已经喊到失声,脚趾无力地蜷缩着,一波波快感袭来,无数次的高潮让她终于昏了过去。

    然后又是被巨大的快感弄醒,反反复复,这场淫乱的性爱看不到尽头。

    整个下体一副惨遭人虐的样子,连臀部也是红通通一片,上面还有被男人按出的指印,里里外外的媚肉全部翻出来,红得快要滴出血,仿若泥泞的春泥。

    蜜洞仍是艰难地吞吐着粗壮的龙根,阴道附近的肌肤全被精液和淫水打湿,直到后面男人的肉棒几乎和少女的阴道糊住,才终于随着一股浓稠的龙精射入,男人猛地一挺!到了一个从来没有那么深入过地方,尖锐的疼痛感和快感同时传来,少女紧闭着双眼,咬紧下唇,在一阵眩晕中喷出了大量淫水...

    宁远衡看了看身边的盘子里,还剩下一两块椰奶冻,再看了一眼已经昏死过去的少女,不由得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然后拿起勺子,挖了一小块椰奶冻,慢慢靠近少女不堪的花穴...

    烛火摇晃的屋子,缭绕的催情香,体液交缠的气味,身体相连的男女...

    夜还很长。

    储秀宫

    (后厢房)

    杨初成回到了自己那个后院小屋,闲着没事干便仔仔细细地欣赏着女主慷慨赏赐地玉石。

    玲珑剔透,光润细华。

    越看越喜欢,心下便想一定要叫司珍房的人帮自己打磨成首饰。

    俗话说,玉养人,人养玉,也不是她封建迷信,既来之则安之,就当是有个寄托倒也不伤大雅。

    好好放在胸口,用里衣包裹着,逐渐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