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第一个世界:白切黑甜宠黄文3(微微H)

    杨初成依旧是心不在焉。

    直到听到有人提到了自己

    “那今后你们的名字就是这样!奶黄包,黄金糕,椰奶冻,香芋酥~   对了,她是我的贴身丫鬟杨初成,你们叫她小初就行!”

    突然被cue到杨初成被吓了一跳!

    看着坐在梳妆台边把玩着手指的女子,一副天真可爱的样子,杨初成无奈地笑了笑。

    四位小太监这时也抬起了头,不再像之前那般畏畏缩缩,都转过身来。

    明明模样个个比杨初成年长,可喊起杨初成“小初姑娘”的时候,杨初成差点没将那句quot;乖“喊出口。

    不过杨初成这般也不是没道理,虽然现在自己这身板是12岁没错,小太监们个个都年长于12岁   也没错,但是自己好歹怎么说在最初的世界里也有18岁了。

    倒不是杨初成喜欢当姐姐,只是觉得年龄那么小的孩子就...害,算了,说多了都是泪啊。

    杨初成对四位小太监点点头,觉得自己是要说点什么好,突然脑海里浮现出不久前的画面。

    只见她眼珠一转,微微上扬着嘴角,如水般的眼眸里满是平和,还有一丝让人难以察觉的笑意:

    “今后大家要好好服侍小主儿才是。”

    四位小太监连忙又低下头连声道着“是”。

    杨初成心里默默擦汗,这怎么又把头低下去了,难道是我刚才不够温柔??

    其实啊,若是有心人在这里,定会发现,从杨初成说话起,四位太监眼睛都看直了,在杨初成说完后,他们耳根子呈一片通红,像是煮熟的虾一般。这不,为了不闹笑话,才一个个的把头低下。

    空气好像又安静了下来。

    杨初成内心有了一丝慌张。

    怎么又安静了??

    不是说好的小太监去御膳房拿饭嘛,为什么半天没人动啊!

    自己现在又没有什么看时间的仪器。

    算了算了,既然他们不主动去...那她就...

    叫他们动!

    杨初成经过内心的一番挣扎后,扬了扬下巴,又露出了招牌似的笑容,不紧不慢地呢喃道:quot;瞧奴婢这记性,这都是饭点了,小主儿该早就饿了,奴婢这就去御膳房....quot;

    quot;哎!~小初姑娘咱们去就成!“

    杨初成话未完,果然就有人抢了话,还没等杨初成看清人,再转身,只见有四个跑出去的背影。

    杨初成心中有些控制不住的得意,连精致的小脸上也出现了两个甜甜的酒窝,让人只想戳戳看这酒窝的深浅。

    经过这两下子杨初成也有了些套路。

    将笑容收敛了些,又变成之前那个温婉得像大家闺秀般得女子,转过身,将头微微偏了偏:”小主儿可还有什么吩咐?“

    安秀华仍坐在梳妆台前垫了天鹅绒软垫的通体透雕靠背玫瑰椅上,照着镜子,偶尔近点看,偶尔远点看,仿佛在做一件多么有趣的事一样。

    在专心致志忙着照镜子的少女没有回头,只是嘴上一张一合地催促着”没事没事,你先下去吧。“

    杨初成看着少女并没有转过头,有些僵硬的脸上总算是休息了下来,跟个泄了气的皮球般。

    福身行了行礼,又不忘说”那奴婢就在这外边候着,小主儿有什么事直接唤奴婢就好。“

    轻轻退出少女的闺房,再把两扇玉雕花门小心地合上。

    杨初成站在安秀华闺房外,叹了一口长气。

    ”宿主你为什么看起来那么累的样子。“

    久违的机械声音突然响起。

    杨初成有些恼怒自己的蠢笨,竟然差点把系统这个存在给忘了!!

    系统没收到杨初成的回应,又穷追不舍地接着问:”宿主你是很怕女主吗?这不应该啊。“

    杨初成内心翻了无数个白眼,本是想晚点再说这个事,没想到这个系统先是不打自招了。

    行吧,既然系统都提出来了,那就择日不如撞日。

    “你还好意思问我!你知不知道好多次我感觉剧情根本连不上啊!为什么总是要我来承接上下文!最主要的是,小说还没给我台词,全靠我临场发挥,你这系统也不提前告诉我一下!我就知道任务怎么可能那么简单!”

    一顿发泄,真是爽快!

    杨初成再吐出长气,反正这外面就自己一人,也不管不顾地插起了她那纤纤细腰。

    系统仍是那个愚木的系统。

    “所以说没问题呀宿主,任务就是陪女主走上巅峰,世界主只给出任务的结局,但是具体怎么实施还是根据宿主意愿呢。”

    呵呵,这问题等于没回答啊,杨初成假意抹了抹汗。

    不过话说回来,杨初成算是明白了,自己的任务,看似简单,实似不简单!

    可见这个世界主有多坑。

    有句话怎么说的,虽然不提我,但我,无处不在,   自己如今不就是这个状况么。

    从小说角度上看,确实自己的出场率不高。

    但是,即使没有被提到的地方也一定是有内在联系的。

    与其说自己是陪女主走上巅峰,不如说自己要串联起整个小说关于女主那部分的剧情。

    而这一点,恰恰是最难的。

    小说中对但凡涉及到了自己的事,无一例外是在说明这件事已经这么做了,就好像之前的刘公公。而自己,则是要去完成小说中被一笔带过,没有描写的那部分。

    所以杨初成难道是在怕女主吗?

    不,她只是想能不和女主牵扯,就不和女主牵扯。

    毕竟是女主角,万一自己多说了句话,少说了句话,就会触发什么剧情的大变动怎么办。

    至于其他人,那是因为小说压根就没提到,所以杨初成自然也不会那么紧张。

    忙碌一天下来,一开始也没什么感觉,只是这回又耗费了一番脑力,饿的感觉还真是出来了。

    不过....

    quot;小z,现在几点了,我的意思是按照我原来的..休息模式世界里的时间来计算。“

    ”还差5分钟到5点“

    ”那还好还好...谢谢啊“

    杨初成这才放下心。虽说自己在快穿世界,但维持身材还是很有必要的。

    下午6点后坚决不吃任何东西。

    估算了一波时间,四位小太监应该也快把膳食送过来了。

    往外探了探头,好像是听到有些脚步和说话的声音,甚至还传来一些饭菜香味,最明显的有点像自己在最开始的世界里,尝到过的大厨做的陈村河粉的酱汁的香味。

    杨初成正了正神色,站在安秀华闺房门口,看起来还真有那副大丫鬟的样子,可谁曾想到杨初成也只不过刚来这个世界半个月呢。

    四个小太监一边小心着手上端着的膳食,一边又在努力加快脚步,搞得满头是汗。

    杨初成数了数的确是四个人都走到门口了,这才上前去招呼,顺手接过走在最前边的太监手中的膳食,道:“辛苦你们了,我那份就放在这就行,我先给小主儿送进去,看你们满头大汗的,也先去用膳吧.quot;

    杨初成说着,还带上了一丝体贴的目光,显得整个人更是柔和了起来。

    四个小太监本想着不麻烦小初姑娘,只是这一路上不说有多累吧,光闻这菜香味,就算不饿那也都馋。

    见杨初成如此,便也没有再推脱,道了谢后,带着自己那份餐,跑到外面享用去了。

    杨初成看了看自己才刚拿到手上就有些发红的手心,不禁感叹到也不知这彩晶玻璃盖盖下面到底有多少吃的,可真是不轻啊!

    不轻不重地巧了两下门。

    ”小主儿,该用膳了。“

    ”快进来快进来!“

    从屋内传来安秀华甜甜的声音,想来应该是早已等不及。

    杨初成拉开门,稳稳地走进去,又把饭菜放在做工精美的红木小圆桌上。

    彩晶玻璃盖下起码有接近十道菜,除了有一两道菜是用了个小蒸笼以外,其他菜上都盖了一个小盖子,材质和大的玻璃盖无异。

    把每道菜一一揭开,既是做好了心里准备的杨初成,在真正看到这膳食的时候,也不禁大赞这御膳房的好手艺。

    男主许是调查过女主的喜好,这不,那两个蒸的菜,女主给太监们取的名就全占了。

    一个是奶黄包,一个是黄金糕。

    再一细看,那香芋酥和椰奶冻也在其中!男主这用心的可以说是真挚可鉴!

    以及杨初成先前判断的陈村河粉,还有其他的像是板栗鸽子汤,白切鸡,素菜龙虾粥....也不知女主吃不吃得完。

    没放置好膳食前杨初成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放完后才感觉到,屋内的光线还真的有些昏暗了,虽说才刚过申时,但毕竟是初春,天色也比立夏时暗得更早些。

    杨初成默不作声地把灯点了。

    整个房间顿时明亮了起来,也是这时,杨初成才发现原来这红木圆桌的边隙上也镶嵌了细碎的像是钻石一样的小砂砾。使得整张桌子上的饭菜看起来也变得更加可口,让人更有食欲。

    都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不错,安秀华在她点灯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大口大口地吃了。

    杨初成站在一边看着,饿着肚子,等待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不是她愿意在这干等着,也不是她不想办法找借口出去。

    而是她知道,这一段剧情里为了体现女主善良友好,不耍小姐脾气的本质,专门会写女主主动给自己分享点心,虽然剧情里杨初成会推脱,但女主还是会给杨初成。

    不过在小说里杨初成说自己有膳食之后,女主就没有再强求,而是让她先去吃饭。

    说来也是奇怪,书中只有两次提到了杨初成吃女主给的点心,一次是在小说开头,也就是现在这次,至于第二次嘛...都是后话了。

    所以,现在的杨初成只是坐等女主发话。

    “小初你来尝尝,宫里的黄金糕做得可真好!”

    “小主儿,奴婢怎么能...quot;

    quot;没事没事,快尝尝,愣着做什么!”

    “嗷唔——”

    “好吃吧,来尝尝这个香芋酥!”

    “小主儿不用了,多谢小主,奴婢的晚膳就在门口放着呢,等主儿您用完奴婢再去用...quot;

    ”哦...这样啊,那你先下去用膳吧。”

    ......

    杨初成把门掩上,唇齿间还残留着黄金糕的香甜,那口感简直了,软糯又带有嚼劲,甜而不腻,发酵的微酸恰到好处,堪称一绝!

    刚想提上自己的饭,便看到一个蓝色的身影朝自己这边慢跑过来。

    “小初姑娘你先去用膳吧,这里我看着就行。”

    一看来人是个太监中的一个,杨初成点了点头,对小太监展露了一个表达谢意的微笑。

    ”那就麻烦你了“

    ”哪里哪里,小初姑娘快去用膳吧。“   小太监感觉自己做胸膛里有什么东西在加速跳动,低下了头。

    ”我马上就会过来。有什么事就在后厢房前喊我就好。“

    小太监支支吾吾地应了声,便立马挺直背,在安秀华门前站好,若是腰上带把刀,也还真是个侍卫模样。

    杨初成见状,便不再多言,端上自己的膳食,出门往后厢房走去。

    说是后厢房,其实也不是在主殿后面,而是在主殿左侧。

    也不远,从主殿出去,就可看到一弧形长亭,走进长亭走十米不到的路便是丫鬟住的厢房了。

    杨初成也是第一次来自己住的地方,自然不及主殿那般华丽,但也算是中上程度了,家具也齐全,还有些许小花瓶做摆设。

    打个比方,如果女主的主殿是休息模式世界里的总统套房的话,那自己这个说是豪华标间也不为过。

    在女主光环的照耀下就是好啊!

    迫不及待打开自己那份,品种不多,两菜一汤,一荤一素,一小桶米饭,通俗点说就是家常小炒。

    尝了尝味道,还算是不错。

    只是略有些遗憾的是,自己不能慢慢品尝。

    按照小说剧情,马上便会有人通传翻牌子。

    虽说女主的梳洗打扮是有专门的人负责,但这前后的无缝衔接,还是得靠她去。就是不知这通知侍寝的人何时来了。

    杨初成晚上本就吃的不多,没吃几口,觉得差不多了,让粗使丫鬟收拾,自己则提上灯,赶紧到主殿去”守株待兔“。

    杨初成前往主殿的路上,天空已经呈现出夜晚前的灰蓝色,月亮比黑夜来得更早。

    今晚的月亮是满盘,甚至有些亮得过分,但却几乎看不见星星。

    嘉盛朝虽作风严明,但只是对于朝廷案件和及个别制度。

    对于民间文化来讲,这是一个极为开放的朝代,宫里宫外,朝廷民间,都喜欢歌颂些男欢女爱的诗词和乐曲。

    储秀宫主殿虽华丽,但却偏离整个宫的中心,所以也常有宫中一些私许终生的男女,进行这令人的夜间游戏。

    借今日花好月圆,又是这花前月下,真是天时地利。

    人若是不“合”,岂不浪费这大好时光?

    自打杨初成从自己的厢房出来,耳边那艳词淫语就没停过。

    ”小骚货,水那么多!quot;

    quot;嗯啊..表哥好大..轻一点...quot;

    quot;咬爷的肉棒那么紧,还想轻?看爷不肏晕你“

    一时间,水声四溅,男子一次又一次用力进出女子小穴的靡靡之音,混合着女子无法抑制的尖叫和男子急促的低喘...终于,总算是清净了。

    只是空气中那种说不出来的,从花丛里弥漫出的暧昧的气息,在杨初成鼻尖挥散不去,实在是让她有些头晕。

    杨初成并不是什么单纯小白花,自己在原来的世界里也是没少浏览欧洲精品,甚至还经常看双龙入洞,3p,4p,群交..几乎能看的都看了。

    只是吧,这看多了,就失去了最开始的性趣,久而久之,也就变得更挑剔,看什么都觉得乏味无趣。

    对于刚刚那种状况,杨初成不仅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赶紧到主殿。

    因此,杨初成加快了脚步,本来也不长的距离,让杨初成只花了差不多一分钟的时间便到了。

    到主殿门口时,叁个略微熟悉的小太监正守在门口。

    看见来人是小初姑娘,叁个小太监笑得憨憨的,喊着小初姑娘好。

    杨初成也笑着回应了后,便径直走进去。

    先前替杨初成守着的小太监见杨初成回来,意识到自己在安贵人闺房前逗留有失礼数,寒暄客套了几句便和其他小太监一样在外候着了。

    还没等杨初成站多久,门外这翻牌的通知就赶着来了。

    一想到这可能是自己今天最后一个任务,杨初成此时就多了分莫名的紧张,理了理耳侧的碎发,又再次固定了头上的珠簪,紧了紧胸前的襦裙带子,挺直腰杆,隐约看到有叁叁两两的身影,深呼一口气,向外走去。

    ”王公公安”

    杨初成一看来人是王公公,才稍微放了心。

    “哎呦快请起,要我说呀这新一批秀女就数安贵人福厚,你看这才第一天,皇上就点名要你家小主。这不,人刘嬷嬷都在这候着了”

    王公公脸上笑得谄媚,这言下之意就是让女主赶紧出来。

    “多谢王公公了,奴婢这就进去通报安贵人一声。“

    杨初成同样笑着,看起来还真像是发自内心的替主子高兴。

    她转身回去,回忆起小说中说这个时候女主睡着了,索性也不敲门,但还是轻手轻脚地进去。

    果然见女主安秀华正趴在桌子上,桌子是被收拾干净了,可是女主却是真睡着了。

    于是便按照小说那样稍微使了点力,摇了摇安秀华半裸露的白花花的胳膊,安秀华有些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慢慢抬起头,嘴角边还沾着椰奶冻的残渣,白色的,看起来有些像凝固的精液,显得安秀华又是淫靡,又是纯真。

    见此光景的杨初成这时虽然很想大吼一声作者诚不欺我,但眼前事关自己的任务,想来搞定这一次,今晚就没自己的事了,杨初成暗自咬咬牙,“小主儿快起来了,今晚皇上翻的是您的,王公公和敬事房的刘嬷嬷都在外边等着呢,小主儿可千万别误了时辰。”

    安秀华虽说还是那副有些迷茫的样子,但关键词“侍寝”还是听到了的。

    即使安秀华暂是闺中少女,但也深受朝代风气的影响,且入宫前,李嬷嬷多多少少还是普及了一些侍寝规矩。

    安秀华想想便抬起了头,刚才才睁眼的混沌此时已被清澈明亮替代,记得进宫前全家人都嘱咐自己要早日给皇上生个大胖子,自己也曾听说男女行档子事的快乐没有任何凡物可比。

    民间传言圣上尊容堪比天上神仙,自己也曾在父亲书房的画像上偷看过一两次......

    她这心里面便多了几分期待。

    感受到身下那隐秘的部位传来一丝丝粘稠的湿意,那张水嫩嫩的小脸就随之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绯红。

    杨初成当下只想着快点把这尊大佛送出去,   理所当然地就错过了这幅美景。

    “奴才叩见安贵人。”

    王公公一行人见安秀华出来了,连忙行礼。

    “免礼”

    安秀华这声免礼几乎让人听不见,像小蚊子一般,但软糯的声音又惹人怜爱。

    “安贵人好福气,这位是刘嬷嬷,刘嬷嬷,还不快带安贵人去准备准备。”

    王公公转过身,尖着嗓子对一个中年女子说。

    “是是是,安贵人,请”

    刘嬷嬷连唤叁声是,又对安秀华做出一个“请”的姿势,整个人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

    “有劳了。”

    安秀华此时异常羞腆,面带春色,紧跟在刘嬷嬷身边。

    王公公看自己差事办完了,没有多余停留,习惯性拍拍身上蟒纹红袍,随既转身离去。

    而其他人在恭送完后,便各做各的事去了。

    杨初成倒没有什么事,索性回自己的厢房。

    乾清宫

    宁远衡听完手下的报告,那张完美得像是上帝仔仔细细雕刻出来的脸上充满了嘲讽,但细细观察,便会发现这嘲讽之下还有着一丝可以称之为“满意”的情绪。

    放下手中的奏折,说了声:”下去吧“。

    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反倒是抬起头看向这大殿内的另一个悠哉的人。

    本是跪立在地上的男子,在宁远衡一声令下后,眨眼功夫便消失在了殿内,仿佛从未来过此地一般。

    ”皇兄看人眼光果然犀利,才第一日,成果就如此显着。“

    说话的人正是这另一人,也是当今皇上唯一的亲弟弟,叁王爷宁远澜。

    宁远澜依旧是那副玩世不恭的妖孽模样,和他在外面那”魔鬼东厂“的称号可谓是天差地别。

    怎么也让人想不到,这东厂公私下里竟是一副纨绔子弟作态。

    ”这样的还不够,离我们的计划还差一段距离。“

    宁远衡薄唇微抿,有些微微上挑的好看的瑞凤眼满是不认同。

    其实作为亲兄弟,宁远衡和宁远澜还是有五分相似的。只是两者天差地别的气质让人们总是忽略了他们长得相像的事实。

    即使这天下百姓都说当今圣上爱民如子,极为亲和,可是也只有见过真人的人才知道,宁远衡是个天生的帝王,只要他站在那,若是像新进来的宫女太监,没一个不是瑟瑟发抖的。

    宁远衡那张过分优秀的面容又怎会恐怖,只不过是被他身上与生俱来的威慑力给吓住了。   说到这威慑力,在早年皇上还不是皇上时,确确实实因为它遭到了些流言蜚语...不过,都是过去的事了,不提也罢。

    宁远澜还是带着笑,他似乎总是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带了个面具。

    说起宁远澜,在宫里宫外的评价可是大相径庭。

    宫外说东厂公办事心狠手辣,干净利落,满身血腥气,干的专是折磨人的事,想当初皇上刚登基,东厂在民间进行了血腥大清扫,可以说在那段时间,家家户户生怕某个远亲近亲和大皇子一党有什么牵扯,每天都胆颤心惊,足不出户。

    但又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东厂一上位就如此草菅人命,也导致自当今皇上15岁登基以来这民间竟还真是风平浪静,各行各业百花齐放。

    至于这宫里头怎么说,谁不知道叁王爷天天都要进出乾清宫,久而久之也算是面熟了,要宫里头的丫鬟讲,叁王爷这人实属不错,见人就笑,温润如玉,总是看得她们春心荡漾。

    不过呢,却从来不会和她们这些丫鬟有什么牵扯,长得一副妖孽模样,作风却如高岭之花,还不摆官架子,这宫里的人,就没有挑叁王爷错处的。

    “皇上,门外刘嬷嬷来传,说已经准备好了。”

    王公公从门外小跑进来,福身,有些小心翼翼地试探皇上脸色。

    “是啊,这天色还真是不早了,臣就不误人美事儿了。皇上,臣告退。“

    宁远衡还没开口,宁远澜倒是先说话,只是那丹凤眼里多的是玩味的情绪。

    ”恭送叁王爷。“

    王公公见宁远澜起身,立马转向头对宁远澜行礼。

    宁远澜依旧是那副不理事的样子,只随意摆摆手,再对脸色不明的男人行了个不规不矩的礼,慢悠悠地走了出去,直至背影消失。

    ”皇上...这儿....quot;王公公有些犹豫,不知该说不该说,生怕自己说错了什么就惹得这位大人不高兴。

    “带过来。”

    让人捉摸不透脸色的男人不冷不淡地回应着,直让王公公有些发怵。

    “是,奴才这就叫刘嬷嬷把安贵人送过来。”

    “下去吧。”

    王公公出去后大口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捏紧的手心这下张开,才发现早就是一片湿润,心里暗道,皇上这气势,即使自己侍奉多年,有时候也还是禁不住啊。

    不过皇上对这安贵人...可真是用心啊,这宫里头向来都是皇上去嫔妃那儿办事,皇上却把人接到自己这儿,还真是自皇上登基以来的第一回!

    当然也不是说历朝历代没有这样的事,只是要说上一回皇帝把嫔妃带到身边侍寝这种例子,那都得追溯到先皇了,不愧是父子啊...

    刘嬷嬷在敬事房待了多年,虽说刚听到要把人送过去时还是有点惊讶,不过姜还是老的辣,刘嬷嬷立马反应过来,办起事来一向是又快又好的。在王公公通传后,便把安秀华送了过去。

    (下一章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