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第一个世界:白切黑甜宠黄文1

    是夜。

    入春的夜晚带着几分温柔。偶尔有提着灯炉的宫女穿梭在花草间,倒显得有几分诗意。

    耳边是蟋蟀鸣语,脚下传来池水的寒意还是让杨初成打了个哆嗦。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小半月了。

    此时的杨初成一如系统说的那样,依然是杨初成。

    从头到脚,从里到外,连发丝仿佛都在诉说着自己是杨初成这个事实。唯一有些遗憾的便是框架却缩小到了自己12岁的模样。

    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

    运气不好的是,按道理明明时间应该还是有剩余的,却因为世界主莫名其妙的bug,导致计算时间出错,突然就被传送到了这个世界。

    运气好的是,虽说是架空的古代,但好在自己目前的身份是一位正被教导,还待被安排去处的宫女。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她作为一个现代人,即使偶尔看看古装剧,却也并不明白真正的宫规是什么样子的。

    本是想着靠道具,结果一看自己的积分,虽说也不是不能换,只是若不换,自己好歹还有点救命积分在,若换,那可真是一穷二白了。

    好在真是万幸,自己刚好卡着这被刚进宫被教导的点穿越过来了,正解燃眉之急。

    来到这个历史上并不存在,年号为嘉盛的朝代,借着这虽说是教导,但还算悠哉的15天的日子,杨初成算是适应了架空古代生活,顺便搞清楚了世界面的规则。

    可今个儿,杨初成却再也悠哉不下去了。

    算算日子,剧情正式开始的时间就在明天了!

    杨初成也挺纳闷自己竟然是在一本小黄文里面!?

    而小黄文的剧情还能有什么?

    一句话概括就是一个名为安秀华的普通秀女只用了叁年就成为叁个王的皇后的风流上位史。

    女主自然是安秀华,而自己则是从一开始就在女主身边,见证女主这传奇一生的最大证人。

    没错,杨初成的身份就是女主进宫后被安排的贴身宫女。

    作为小黄文,整篇小说虽对杨初成的着墨并不多,但却是为数不多的被作者交代得明明白白的角色之一。

    剧情里杨初成的结局是被已合叁为一的皇后女主赐婚后,诞有一子,却因生子后体弱,没过几年便撒手离去。

    虽说一句话就被交代了,但一想到此时这个人是自己,杨初成心中还是百般交杂。

    也不知道这世界主是怎么想的,自己的任务就是按部就班地干好丫鬟该干的事,让女主如小说那般成功走上人生巅峰。

    可问题就在这了,因为本身小说也没怎么写杨初成,但凡有杨初成出现,无疑就是送点点心,传传话,或者一些无关紧要可能就是纯粹为了凑字数而存在的戏码。

    所以自己作为女n号,究竟该怎么陪女主走上巅峰之路呢?

    这小说也没讲啊!

    这可不,明天就是秀女进宫的日子了。

    小说开头确实有说秀女进宫后,就都被分配了宫女。

    宫女的数量和质量自然也是按秀女的阶级来的。

    安府本有一女安芷嘉在后宫中已是贵妃,而这安秀华则是安府派人进来辅佐贵妃的庶女。

    说辅佐是好听,如今后宫尚且无后,贵妃自然担着这打理后宫之务,可多年膝下无子终不是长久之计。

    这不,送进来个女主当生育工具,等来年有子,这安府出个皇后自是指日可待。

    但黄文终究是黄文,要想它多有逻辑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按道理说,被送进来的秀女怎么样也会从自家带几个贴身丫鬟吧,但这女主安秀华却还真是什么也没有,连身边伺候的人都是进宫后按宫规被掌事嬷嬷分配才有的。

    文中并没有说杨初成究竟是怎么被分配过去的,反正也不重要。

    杨初中在剧情里第一次亮相就已经被分配过去了。

    这不实在是毫无头绪杨初成也不会大晚上的坐在池塘边玩水啊。

    “小z啊,任务的完成就是助女主走上巅峰对吧。”杨初成再叁思索,像是为了反复确认什么一样,再次问了一遍。

    “是的宿主。”

    “其实我的意思是只要是助女主达到结局,不管过程如何,也可算任务完成?”

    杨初成还是有些不放心。

    两只白花花的脚丫子随意地轻打着湖面,惊扰得湖面泛出圈圈涟漪。

    挽起的衣袖露出两节藕臂,一只手肘靠着膝盖,小小的手掌托着如花似玉的脸蛋,另一只手把玩着脸侧的碎发。

    借着宫房里从薄薄的窗纸透出的灯光,隐隐约约地带着几分娇憨。

    月光下的手腕仿若诗中描述的江南女子那般,一句“皓腕凝霜雪”正合此人此景。

    “是的宿主...其实,宿主也不是并非说一定要达到结局...”

    “你说的意思是是...?”

    杨初成没有把话说完,心中还是有了几分揣测。

    没继续这个话题,反正自己最关键的问题问了,其余的也就暂且走一步算一步吧。

    谁让自己的这个系统是如此不中用呢?

    或者说,这个世界主就是来坑人的呢。

    要说杨初成是怎样得出这个结论的,还真得从来到嘉盛朝的第一天说起。

    在白光一闪的时候,杨初成就接收到了剧情。

    自己是杨氏孤女,父母双亡,本是一上京城赶考书生的书童,可书生在赴京路上不幸被一县令儿子的车马所撞,身负重伤,不治而亡,恰巧被一路过巡城锦衣卫看到。

    当今圣上作风严明,疼爱天下百姓。怎能放任此等执绔子弟!?当下就将那县令一家贬为庶人,放逐边疆,世世代代不可入仕。

    见杨初成一娇滴滴书童,无依无靠,模样又生得可人,锦衣卫心下便有些不舍。

    于是就问杨初成是否愿意入宫为侍女,杨初成自然感激万分应下,跟着锦衣卫来到了掌事嬷嬷处,叁言两语一交代,这宫女身份也就到手了。

    只是刚反应过来时,杨初成正在和一大堆宫女们在一个小房间里换衣服。

    说到这她也不得不感叹不愧是架空朝代。

    锦衣卫吧那是明朝的官,可这宫装竟然是唐代齐胸襦裙!

    再看看这宫女制度,不就是清朝的叁年一选嘛!

    这简直是大杂烩啊!

    因为是正规齐胸襦裙,新送进来的宫女不懂这穿着方式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所以杨初成算是蒙混过关了。

    好不容易折腾了一番,又被急急忙忙送去掌事嬷嬷那清点人数,熟悉六宫,学习宫规.....

    等真正闲下来,已经是子时了。

    好在这些宫女也只不过是11.2岁的孩童,又是一些受过教育的门户出身,没有那么多的勾心斗角,相处起来倒是容易。

    一天忙碌下来已是疲惫不堪,杨初成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难得静下来想写其他的事,也只有这个时候,她才真的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做梦,已经回不去了。

    悄悄地爬起来,确认身边的人熟睡后,杨初成才来到这个连名字都没有湖边。

    面带忧愁,心事重重。

    “宿主你怎么了。”

    突然一个机械的声音响起,着实把杨初成吓了一跳。

    “你怎么在?吓死我了。我都忘记有个你了!”杨初成压低了嗓子,言语中的慌乱和恼怒还是显而易见。

    “我一直都在你身边。”

    “那你也不吱一声!谁知道你一直在啊!”

    杨初成倒是要被气笑了,怎么会有如此愚木之人,emmmm,虽然不是人。

    “除了休息模式作为系统不允许打扰宿主,其余世界面系统都是一直在的。”

    “那好吧...”

    似乎这个系统真的有说过......

    “那我为什么还见不到你?”

    “宿主我之前告诉过你的,虽然我是可化作人形的,但是宿主你目前经验值不达标,所以……“

    “好了好了好了你别说了我知道了..”

    杨初成急急忙忙打断,自己这还是被嫌弃上了,果然啊,主人过不好,狗也跟着遭罪。

    不过...一码归一码,她嘴上是那样说,但的确是自己没在意系统说的话,害,看来以后不能再那样粗心了。

    “那经验值要多少才你才可以化成人形啊?“

    “这...对不起宿主,我也不清楚。但是作为系统我是和宿主相生的!宿主经验值越高我的等级也越高!”

    杨初成撅撅嘴,眼珠一转,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面带严肃:   “...对了,我记得时间根本没到吧。我怎么就被传送过来了!!”

    俗话说得好,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虽说有点没结合实时,但所谓话糙理不糙,道理还是一样的。

    在没搞清楚这个世界面的问题时,凡事不可轻举妄动。

    “宿主,这个问题我已经向世界主反映过了,是因为世界面养分不够,导致世界面不能正常运转。所以才会出现bug。不过经此事后,世界主已启动新方案,将会不定时随机传送给宿主惩罚,但宿主放心,但凡是世界主随机传送的惩罚,是不计算在那叁次惩罚之内的。”

    “....”

    她此时感觉自己仿佛是一只随时准备放血的兔子,这世界主果然就是来坑人的。

    一想到这个系统跟挤牙膏一样,各种问题全靠自己想得到才问得到,总感觉前途一片黑暗啊。

    “我好想妈妈啊小z”

    杨初成可能也是问累了,叹一口气,蹲在湖边,像鸵鸟一样把头埋在胸前。

    “...”

    系统仿佛是被杨初成的称呼给愣了一下,没有及时回复杨初成,但还是很快反应过来:      “宿主只要达到一定经验值是可以选择一个世界永远生活下去的。”

    “...”

    杨初成没有回应系统。

    只是心中有些嘲讽,其实到现在自己都不愿意相信那18年是假的,虽然觉得肯定有蹊跷,但是...目前也只能这样了。

    如果最后真的能有选择的权利,自己再选择那个世界就好。

    只是...还是好想家人啊....

    身上藕白色的襦裙是纱罗织品,十分薄透,倒是传来的湿润的感觉让杨初成有些自暴自弃。

    哭有什么用啊!

    强迫自己整理好情绪。

    良久。

    “小z,我跟你说话其他人能听见吗?”杨初成灵光一现,突然意识到这个很重要的问题。

    “听不见也看不见的。宿主放心,在你准备跟我交流的时候我就会收到来自你的交流电波,会自动屏蔽外界的。”

    “那就好...”杨初成这才放下心。

    一阵敲钟的声音传来。

    杨初成也打了个哈欠,意识到确实很晚了,明早还要学习宫规,可不能精神不好,给系统道了声晚安便也起身回去了。

    思绪渐渐被拉回。

    可能就是触景生情,在同一个地方,当时自己还如孩童一般不独立,才不过短短半个月,杨初成怎么也没想到人类的适应力既然会如此强。

    想来自己当初还在思念家人,而如今自己心心念念的却是怎么才能完成任务,或者说能尽可能多赚点经验。

    不过即使杨初成很想一夜暴富,但是最开始还是慢慢来比较好,谁也不能一口吃成个胖子是不是?

    回顾了一番夜里起来问系统的问题。

    虽然杨初成本身就对这个系统没报什么太高的期望,系统当然也是毫无疑问没有辜负自己这一番评价。

    但好在几个比较关键系统也不至于一问叁不知,自己起来这一趟也算是没白费。

    杨初成揉了揉坐得有些麻木的双腿,一如既往地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给系统道了声晚安,便回房了。

    睡前杨初成左思右想很久,也还是没一个完整的方案,索性不想,便直接沉沉睡去。

    叁王府

    外面是夜深人静

    而里面却是一片春色无限。

    随着一声闷哼,身材高大健硕的男子抽出半软的下身,随手拿过身边小太监递上来的外袍,披在肩上。

    一连串动作毫不拖泥带水,根本就不像一般人在结束后那样的疲惫,想来也是因为男子多年来没日没夜地进行各种锻吧。

    一层龙纹外袍隐隐约约透露出男人极其诱人的人鱼线条,以及那在名贵布料下肌隐隐作祟的八块腹肌。

    突然一声响指。

    几个侍卫低着头小跑进来,熟练地拖走早已昏厥在地上的叁个衣不蔽体的舞女。

    叁个舞女无一不是身上伤痕累累,红青一片,还有不明浑浊液体附着在女体上,论谁看了都于心不忍。

    然而,室内的人都是一副见惯不惊的样子。

    “皇兄这是怎么了,到底是事务繁多,连房事都在弟弟这行,这若是天下百姓看到了,那说不定有多心疼呢。若弟弟没记错,明天就是秀女进宫的日子,皇兄何必来我这儿找乐子?”

    说话的人慵懒地躺在虎皮软榻上,骨节分明的手轻捏着白瓷杯,薄唇微启,一口就将那杯中液饮尽,偶尔有一些从男人嘴角流下。

    男人倒也不介意,只见那晶莹的汁液流过男人优越的下颚线,再到凸出的喉结,结实的腹肌...他另一只手下轻抚的白貂见状,轻盈一跳,便伏在男人小腹旁轻舔着留下的酒汁。

    随即男人轻哼一声,那双微微上扬的丹凤眼闪过一丝满意,剑眉轻佻。

    空气中弥漫酒香和性交杂的气息,更给说话的男人增添了一丝诱惑。

    若要书童杨初成来看,这人,不就是那个把自己送入宫的巡逻锦衣卫!!??

    不过可惜了,对于现在的杨初成而言,所谓锦衣卫,也仅仅衔接自己身份的剧情的一个路人甲罢了,反正也没在书里出现过,杨初成自然对这个人是谁,长什么样子毫不关心。

    “叁弟可别调侃我了。倒是叁弟你,前段时间让你替我私访民间,可你却毫不掩饰自己东厂督主身份,据说还带了个玩具进来?”

    发泄完的男人此时也是衣冠楚楚,身上的龙袍和修长大指上的玉戒无一不在昭告着天下他这无比尊贵的身份。

    没错,这人,就算杨初成不知道是谁,也会毫不犹豫地说出他的名字。

    他就是叁大男主之一的宁远衡!

    “皇兄谬赞了,玩具倒也谈不上,这不是为了衬托我们当今圣上爱民如子,就当做件好事,反正那女娃也无父无母。倒不如让她进宫当道风景线也无伤大雅。您说是吗,皇上?”白貂的主人,他琥珀色眸子流光一转,眼里调侃意味更浓。

    “哦?你这人的恶趣味还真是十年不改啊。”

    宁远衡话是这么说,但眼中还是带上了些遗憾和无奈。

    也不知这次的玩物会坚持多久呢?

    不过作为哥哥即使自己是不参与这种丧心病狂的游戏,但对于这个一母同胞的弟弟,他自然是更偏向的。

    “要说恶趣味,那还是皇兄更胜一筹。”说话的人一双勾人的丹凤眼中满是不认同。

    但言语中却是一点也没之前的玩味,反倒是一本正经起来。

    宁远衡也没有反驳,只是举杯。

    而在他对面的那位,也给自己斟满。

    两位人间绝色相视一笑。

    夜,还很长。